首页 > 言情女生 > 凤舞九天之一品女帝

第二十六章 不好的预感(1/1)

目录

“孩儿这些年吃的亏可太多了,您简直想都想不到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奇怪的人和事,要不是一直牢记您对我的教诲,孩儿就差点看不到您了。”

云家平说道,本能的想撒个娇,却是突然想起来自己不是个妈宝男,就顺势止住了。

“很早前娘亲就对你说过了,这个世上,人都各有追求,多为名利,其行事千奇百怪,下场也是不一而足,而你什么都不缺,只需要做好你自己就行了。现在这么多年过去了,你成长了,有了自己的看法,但是明白怎么样做好自己了吗?”

见儿子委屈疑惑,云依依自然也要为他开导,打开他心灵的枷锁,使他成为一个性格圆满的人。

“不太明白,我很多事情都能做得很好,但是我……只要一想到……一想到过去,我就不能让自己平静下来。”

听见儿子述说,云依依知道他无法面对过去,他希望是自己的亲儿子,但事实他知道自己不是,所以这道枷锁一直束缚着他,堪破了名利却堪不破情感,这让他一直无法圆满,性格上始终有漏缺。

“过去?过去有什么,难道就因为你不是我亲生的么?猪脑子,你是我一手抚养长大,这其中已经没有区别。绝大多数时候,你没有什么身份,你只是你自己,至于其他,你只需要记得两个字,坦然。在坦然中追求自己的欲望,这是娘希望你能做到。有时间我让我朝的燕必之大元帅给你讲讲他的故事,听一听他的母亲是如何教诲他的。”

云依依说道,性格圆满不是无欲无求,而是一种精神境界,恰如燕必之母亲教诲他的那句话,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刚柔自如才能更好的为了大将军之位而付出所有。

“孩儿晓得了,孩儿现在只需要为自己负责,为了追求自己的目标而负责,不用考虑什么。”

云家平说道,却是让云依依眉头皱了皱,却不好多说什么,道理说的多了,很容易就把人绕进去。

“绝大多数道理都是具有多面性,为娘只是告诉你需要坦然,至于如何坦然,则需要你自己好好思量。我刚从缥缈山回来,素心阁主丁香告诉我即将召开武林大会,将重新推举一位武林盟主,如果你想去追求,不如一试,你的这些个产业,没有自己的势力保不住也控制不住,信息的沟通太过困难,漏洞太多,及早抽身的好。”

云依依没有对儿子说什么解散的话,她身为人皇,自然有她的考虑,这世上,办法总比困难多。

“武林盟主?好像很不自由……”

云家平一听心里就有点发怵,他知道武林盟主也是皇帝的臣子,那自己以后不要总是上朝下朝,一听宣就要去的样子,那也太让人难受了。

云依依没有感受到儿子心里的想法,在那看他不情愿的样子说道:“不做盟主,你怎么管理你这日益庞大的利益集团,没有盟主的威严,你怎么压住那些想要背着你搞事的下属,没有盟主的权力,你怎么安排你集团的工作?你不会想着半途而废吧?”

云依依说着心里咯噔一下,看着儿子那表情,估计是说到他心里了。

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得转口又说道:“为娘只是给你个建议,如果你现在就不想担起你那群兄弟的责任,就此抽身也无所谓,任他们被那个天星剑派欺凌,直到各奔东西,甚至是生死不知也是不定。”

谷/span  说着云依依看向了云家平的眼睛,自己这儿子怎么有点走偏了的味道。

云家平听了说道:“母亲也知道天星剑派啊,其实孩儿早就有着解散他们的想法,原因刚开始的时候,孩儿就和您想到一块去了,只是当时日子过得艰难,好不容易有个机会,便只能抓住了。很多次,孩儿都想抽身的,就是因为母亲说的责任,这才没有及时抽身,而是想办法去维护。这次这个天星剑派太过分了,打着素心阁的招牌,强行压迫孩儿,真的是一忍再忍,昨日实在是忍不住,想要教训下他们,然后解散,并不是半途而废,我会将藏起来的积蓄分给他们,让他们去过别的生活也好,或是自己另起炉灶也好,总之孩儿与他们的缘分是尽了。”

听到这里,云依依才放下心来,半途而废算是什么事。

“等你告诉我,那天星剑派不得把你欺负死。这个什么剑派与我没什么太大关系,只是娘曾经路过,还给了不少好处他们,这次武林大会上,你好好教训他们。另外如果你想抽身,处理这件事的方法也不太完善,娘曾经做过和你一样的事情,至今都是耿耿于怀。昨天还被那个老瞎子戳着心窝子骂,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云依依说着,一股煞气从鼻子里窜了出来,吓了云家平一跳,他虽然听过一些母亲的事迹,但此时亲眼感受这种煞气,还是有点吓人的。

“敢问娘亲……那个老瞎子是什么人,看娘亲的样子,很是可恨。”

“岂止是可恨……娘曾经有一位故友,与你一般心性坦荡光明,却不知其内还压制着一个暴戾血腥的人,最后因娘而去。本来不会如此,就是此人一味造成,昨日还想将你变成与他一般的人,你说娘该不该生气?”

云依依缅怀道,拿起杯子就一饮而尽,却是一点茶水也没有,不过是空杯,可见心情之差。

云家平见状,乖巧的为娘亲倒了一杯茶水,却是耳朵一动,听出动静来,脸上又是有些为难。

“怎么,脸色又不对了。”云依依接过儿子的茶杯,饮尽后这才心情好一点,却发现儿子面色不对,眉头一皱说道。

“孩儿曾与兄弟定下暗号,有事可以吹口哨,您听这口哨,就是兄弟们有事找我了。”云家平说道。

“那你去吧,去完回来,娘还有事与你说就要走了。”

云依依说完,云家平应了一声便出去了,好一会,这才面色难堪的推门而入,脸色发青,一看就是愤怒到了极点。

“家平怎么回事,你脸色怎么这么差。”云依依一看儿子脸色,心中升起了一种不好的感觉,忙是问道。

“娘……飞星剑派被人灭了,全死了……”

https://www.nantunwang.com/book/57384/46770674.html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