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仙侠 > 从仙剑开始拯救女娲

第二十三章 可曾以死惧之?(1/2)

目录

怒然一剑斩鬼神,谢云书虽内伤外显,行剑却越见轻快,反趋收发自如。

但他此刻,深感妖力真气大量消耗,经脉亦有受损破裂之像,却也顾不得多想其他,唯有专注一念对付阎王。

反观阎王那一方,饶是惊讶于谢云书亢奋狂态。耗损了部分元气之后,阎王此时差不多清楚,只要能一直拖下去,胜利终究仍站在他这一方。

脑中有了盘算,老不死索性拿住心思,按兵不动以守代攻,仅图谋着慢慢消耗谢云书,将他拖至累倒一刻。

但是——

“晚霞灿然!”

临阵爆发的黑山妖力,反正留也留之不住。谢云书敞开胸怀,凭恃此刻丰沛元功,竟欲一试仙霞剑法最上之招。

应声一剑冲霄,磐龙灵剑高悬,却未撞在冥殿房顶炸开,而是莫名消失不见。与此同时,谢云书背后突现一名骨相精奇,面容清癯有神的老者,浑身仅着着一层破布青衫,依稀可见过往蜀山印记。

晚霞灿然,亦名——剑神!

这老者幻影,正是姜清。

改招创者姜清生前,乃是他那一代最为杰出的蜀山弟子,最终却因情枯守困死锁妖塔,将毕生苦研所学,尽注仙霞剑法之中。

而这最终一式,亦是蜀山剑法精华所在。

暮色四合,晚霞灿然。

这一招,来无踪影,去无踪迹。唯见发招之人,凭着一股剑意不放,一口真元不泻,力透全身四溢,剑与意同生,无所不至。

旋即无数虹霓剑影,从各方虚空迸生,应着发招之人心意回旋纵横,无休无止、无穷无尽、无处不在,一往无回,至死方休!

通俗的形容说法,可以认为如同万剑归宗。

换作谢云书使来,他虽不如蜀山开派太清祖师仙神化境,更没有姜清精深修行,但在这一殿魑魅魍魉之中,此刻却显得极为光彩夺目。

无论结果将是如何,此时此刻,谢云书已无须再在意掠阵一旁的鬼差冥吏动向。只因那绚丽缤纷的剑虹过处,根本无一鬼怪可阻。仿佛那硕大老者身姿,宛若斩妖诛鬼之煞星,剑指所向,生机不存!

骤见仙剑霞威所向披靡,阎王首当其冲,不得不承受此招最正面的压力。老者虚影猛然一喝,所有剑虹化作流光风旋席卷现场,将整座冥殿彻底摧毁。什么妖魔鬼怪,什么投机陷阱,全是无用废物!

下一刻,谢云书横身飞入剑旋风暴,人已追光胜电,眨眼身合磐龙剑,决绝直捣黄龙。

无从逃避之下,阎王迫不得已放弃固守之念,转将全数鬼元凝聚双掌,猛然朝前释放出一个恶鬼骷髅巨首,狰狞张开獠牙喷薄鬼气,即欲吞噬掉万千剑虹,抵消这仿佛被血色沾染的红霞。

然而,一步胆弱,一步心怯,就此失了主动!

令阎王无从料想的却是,谢云书竟拼着自身伤上加伤,借着漫天流光剑影掩护,以自身肉体穿过浓稠鬼力。

近身一剑,穿透阎王前胸后背,谢云书随即竟紧紧揪住阎王不放,在剑神煌煌之威下,胁迫着阎王一同撞出了宫殿,直往十八地狱倾坠!

“神,会留血吗?”

“你——”

未曾在意巨大油锅旁添燃狱火的阴鬼,被剑虹风暴绞碎。强压着阎王滚入鼎沸油锅,谢云书只觉全身妖气急剧大耗,足见这油锅不仅只是沸腾的热油,更在渴饮生命。

但,比起谢云书这种活人,这十八层地狱的酷刑,对阎王来说竟似更为难熬,意外使他惨嚎起来。

眼见此景,谢云书稍稍一怔神,终见生路何处——就算要死,那也得让阎王死得更快更早!

“你、你竟害本王受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