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仙侠 > 从仙剑开始拯救女娲

第三十二章 不喜(1/2)

目录

这字迹与自己有八九成相像的书信,柳梦璃显然不会不明内中信息的前提下,当着谢云书的面拆开。而既然决定在这里等厉江流寻仇,那就意味着几人会在陈州待上一阵子。

不久四人在客栈中汇合,从柳梦璃口中得知前因后果,明白这几天即将“大敌临头”,韩菱纱与云天河都有些义愤填膺,却丝毫没有畏惧。

而得此休闲间隙,谢云书如前所约,传了韩菱纱、云天河两人丹道练气之法。韩菱纱她自己的那本仙术书,终于算是派上了用场,在大家一个接一个辅导云天河文化课同时,也让云、韩二人的灵力大为长进,不像一开始那般气息浅薄。

“天河练纯阳一类的功夫,似乎进步神速啊?”

“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这股气在我体内蹿来蹿去,暖洋洋的,很舒服,忍不住就多练了一会儿。”

原本比拼一开始的基础修为,云天河应是三人当中垫底。但几日的时间一晃而过,韩菱纱竟惊讶地发觉,云天河的真气进境,赫然已经超过了她,只能说云天河的确天赋独到。

不过云天河出生时,应该是继承了她母亲夙玉所服下的那一块阳阙功效,所以天生对阴阳两气较为容易接纳,能够精进神速,却也不足为奇。可惜目前未必有机会取得玄霄的凝冰诀,否则大有阴阳调济的机会。

而韩菱纱自己并不是没有收获。最起码她体内那被望舒浸染的寒意,已被纯阳之气中和不少,平时不会再显得没精神,同样增进了不少功夫。

当然,谢云书把望舒封印,压制了它觉醒的进程,算是一个重要原因。否则没有羲和剑制衡,长此以往下去,随着望舒剑灵力觉醒越多,韩菱纱依然免不了剑主心性上的极端之变。

可至少现在,大家都仍安然无恙,能高高兴兴聚在一起,四处游山玩水,行侠仗义,也算是美事一桩。

然而算算日子,差不多该到了和厉江流的约期,谢云书往千佛塔的方向望了眼,总算想起还有个女人在那弹琴悼念亡夫,索性便建议道:“来陈州这么久,要不要去千佛塔看一看?”

“云书你信佛?”

“我肯定不信啊,只是跟你们去逛逛。三皇在上,三清尊神在上,我怎么可能信佛呢?”

“菱纱见过道士信佛?”

总觉得来陈州那天分开之后,谢云书和柳梦璃相互称呼没变,距离却近了一些。

不过,韩菱纱难得见柳梦璃笑颜,却也没去多想其他,点了点头道:“行啊,就当是去看看热闹。梦璃难得出远门,和我们这些江湖儿女一样天天练功,劫富济贫得多无趣。”

“不会……这样的日子,我很快乐。”

虽然有许多记忆找不到,过去寻不回,柳梦璃却也发自内心的喜欢这样四处悠游。

唯一可惜的是,柳梦璃刚从谢云书身上发现了一些秘密,但他本人却又被另外一团谜团笼罩。

但在柳梦璃想来:谢云书先是挡了蜀山弟子搜寻异类,又救了无辜槐妖,再立誓为欧阳明珠一雪深仇,总归是一个正直值得信赖的人没错。

既是如此,曾经的一些警惕地方,自该烟消云散。算上信中一些私密内容,更让柳梦璃难抑追根究底的心绪。而谢云书本身就对柳梦璃没有偏见,因此韩菱纱所察觉的变化,不过是自然而然的事。

于是,结束了今天的修行,时间已经到了晚半天。四人在客栈里吃过晚餐,便一起相约去了千佛寺附近,看到了一名寺外弹琴抒发胸中抑郁的女子。

在千佛塔前弹琴许久的女子,自称琴姬,年少及笄时,曾仗剑行走江湖,锄强扶弱。而后与陈州书香世家子弟秦逸,因琴律而相互结识,情投意合。

只是,秦逸的双亲并不中意琴姬这么一个“侠女”,但耐不住秦逸为了爱情坚持反抗,两人最终还是完了婚。然而婚后婆媳冲突愈发加剧,某一次琴姬与婆婆争执激烈,连秦逸都忍不住斥责了一句。琴姬一时气不过,便索性离家出走,一去就是好些年头。

但经历过江湖风霜,琴姬虽走江湖看似痛快,实则无日不在思念起秦逸,四年后终忍不住归乡,却在回到陈州时,意外得到夫君已于不久前病亡的噩耗。

琴姬本想入千佛塔,至少给秦逸上一柱香,恳请他原谅不告而别。而在秦逸病危时,他家母亲曾做主给他纳了个妾冲喜,无奈秦逸仍然病重早逝。

于是,秦家上下为此深恨琴姬,遂下了一条死命令,请求千佛寺方丈不允许琴姬入塔祭拜秦逸。

那琴姬回来弹琴弹了好些天,本该早几天等到多管闲事的云天河。怎奈谢云书故意拖时间,却是让她又多烦累了一阵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