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女生 > 大佬在星际搞基建

第619章 云栖暮骂了个痛快(1/1)

目录

“砰砰砰——”

云栖暮吃饱喝足了刚好从桃源空间出来就听到了一阵胡乱的敲门声。

“谁啊,吵死了。”

云栖暮皱着眉嘀咕了一声,然后抓了抓头发不满的走过去开门。

门刚一打开就被外边一个圆滚滚的玩意儿撞了一下腿,云栖暮猝不及防的往后踉跄了一下,而那圆滚滚趁着这间隙冲进房间里来了。

云栖暮眉头一皱,往后追了两步伸手就拽住了小胖子的后衣领。

“你放开我放,放开我,抢我阿姐房间的坏女人,快放开我,不然我让我爸打死你。”

小胖子九岁的年纪已经到云栖暮腰以上一点的位置了,整个人跟颗球似的,双手双脚激烈的划动扑腾着,胖到眼睛都快看不见了的脸上肥肉滚滚,嘴里吱吱哇哇的凶残的威胁着。

云栖暮脸刷的冷下去,冷笑一声,“想打死我啊,你爸怕是不敢。”

她手一松,还在往前用力跑的小胖子一下没稳住,砰的一声狠狠砸在地上。

顿时房间内哭声震天。

外办原本看热闹的几个女人匆匆的赶过来。

一个是云栖暮以前在云家那么久只见过五六面的祖母卡琳,一位是刚才在云家大门口才刚见过一面的菲利茜雅,还有一个是三叔云靖亮的妻子冯贝妮,最后一个是眼神恶狠狠,满脸看云栖暮倒霉模样的云上月。

其余人都是仆从。

“我的小阳。”菲利茜雅尖叫一声,慌张的跑过来去扶小胖子。

祖母卡琳穿着高贵华丽的深红色长裙也跟在后边走过来,姿态刻板优雅,此时正绷着一张脸,严厉的看着云栖暮,张口就训斥道,“才一回家就闹妖蛾子了,不光抢了你堂姐的院子现在还欺负你堂弟,我们云家可没有你这么不知礼节的小姐。”

云栖暮被她那高高在上的态度气笑了,“哦,我也觉得你们云家没有我这样貌美如花,富可敌国,资源丰富的小姐。”

原本还想训斥的卡琳顿时一噎,还没说出口的更严厉的话哽在了喉咙里。

这边扶起儿子正拍着他的背安抚儿子的菲利茜雅恶狠狠的朝着云栖暮瞪过来,抓住机会怒声训斥道,“你怎么跟祖母说话的,她可是你长辈,像你这么没礼貌的死丫头就不应该是我们云家人,我们云家可教不出你这样忤逆长辈的东西,快给你祖母道歉。”

不愧是做了这么多年的婆媳,这说话的语气像极了。

云栖暮心中一声冷笑,眼底满是嘲讽。

“哦,既然大伯母觉得我不是云家人那我就不是云家人吧,我是来散心的可不是来受气的,不住在你们云家多的是家族欢迎我去他们家住,我现在就走,什么破云家我还不稀罕待了,一个两个都跟我摆架子,还真当自己是个人物啊。”

说着云栖暮一副气恼的模样拉开半开的门就要往外走。

躲在院墙外听墙角的云家三个男人站不住了,云靖亮一马当先的跑出来,像是刚来的模样,“大侄女这是要去哪儿啊,马上就要开饭了,你看你祖母都亲自来喊你吃饭呢。”

云靖亮心里慌的一批,这个大宝贝可千万不能让她走了,就跟她说的一样没了他们云家,外边不知道多少家族想抢这个宝贝呢。

云栖暮顿住脚步,眉梢一挑,“哦,我可没看出她们来喊我吃饭的,还以为她们是上赶着来骂我的呢。”

这话一出,四个女人脸色齐齐一青。

云苍一身气势的从外边走进来,先是扫了一眼菲利茜雅和云上月,看的两个女人脖子一缩,眼神心虚的往外瞟。

接着他威严沉厚的就对云栖暮说,“这件事是你祖母和大伯母错了,我让你大伯母给你道个歉,这件事就这么算了。”

云靖海跟着走进来冲菲利茜雅使眼色,快道歉,这蠢女人一刻不看住就来捣乱来了。

菲利茜雅心里不甘,但也不得不从。

她快速调整好情绪,脸上带着讪笑的说,“对不起啊侄女,我刚才看见你堂弟摔了所以激动了点,你大人有大量就别跟你大伯母计较了。”

云苍满意的看了她一眼,然后如发号施令的语气命令说,“现在可以去吃饭了。”

“等等——”

云栖暮喊道,脸上带着嘲讽的笑意看着这一群表情僵在脸上的人,似笑非笑的说,“就这么算可不行,爷爷该不是以为就这么随便敷衍的一句道歉就好了吧。呵,爷爷还真是跟两年前一样独断偏心呢,都没调查过就直接判断我有辱云家门楣,把我赶出云家。”

“我还以为三叔低声下气道了那么多歉,邀请我过来,你们是真心改过了,现在这么看来你们还是跟以前一样没变化,祖母偏心不待见我,稍有不高兴的就拿我们一家撒气;

祖父不分黑白又偏心,独断专行让人厌恶;

大伯母虽然顶着金伯利这个高贵的姓氏却没有一点尊贵气质,反倒连市井妇人都不如,一遇到事就尖叫,两个子女犯了错却全把责任推到别人身上,呵呵,我就没见过这么不要逼脸的女人。”

云栖暮骂了个痛快,看着在场人一时间纷纷闭嘴,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可算是把心里憋着的这口恶气发出来了。

随后她话音一转,真诚笑着说,“也就大伯和三叔叫人改观了,从前高高在上,鼻孔朝天,现在倒是接地气多了。”

云靖亮:......并不是很想要你的夸奖,谢谢!

云靖海:这大侄女说的还挺有道理,菲利茜雅这个女人也就那个姓氏高贵,其他的可一点都不像是个贵族,是他以前蠢了,娶了这么个粗俗的女人回来。

云苍一脸铁青难看,威吓冒着幽光的双眼狠狠的瞪着云栖暮,身上那经历无数战场的狰狞杀气喷涌而出。

在场的人吓得直接倒退好几步。

他们还从没看见过他发这么大脾气,当然也没见过云栖暮这么猛的“勇士”。

云栖暮嘴角一扬,非但不怕,还下巴一扬,继续挑衅,“怎么,祖父恼羞成怒想对我动手了,呵,这我可不怕,我单身一人来金伯利也不是没有准备的。”

https://www.nantunwang.com/book/65485/46766935.html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