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青春 > 黑莲花绝不认输

第二章(1/2)

目录

第二章

骨鸟话音刚落,辜廷突然一个回身,直直朝画面看过来。

他眉间冷峻,目中凝霜,就像万里海面瞬间冰封。

骨鸟喊了一声:“糟糕,被发现了!”

骤然,一道苍白雷电如有生命,撕开画面,轰然劈在骨鸟身上,骨头碎成一堆,掉在地上,那画面也应声消失无踪。

苏芝芝后退两步,避免鞋尖被掉落的骨头碰到。

她垂下目光,眼睛盯着骨鸟的遗骸,眼前看到的,还是辜廷那个动作。

他修长的手腕翻转,冒着热气的汤,都送给那盆绿植,干脆利落,就像拂开扰他的灰尘一样。

不介怀,不在乎。

要不是骨鸟现在焦黑一坨,她甚至怀疑那是幻觉。

这样的辜廷,很陌生。

不像苏芝芝第一次见到的辜廷。

那年她六岁,苏家发生剧变,苏芝芝向来温和的母亲,突然走火入魔,杀死苏芝芝的父亲,几乎将整个苏家都屠戮完。

她的刀刃滴落的红色血液,有疼爱苏芝芝的父亲、总捉弄苏芝芝的堂哥、维护苏芝芝的护卫……

当时,苏芝芝在忠仆的保护下,逃出苏家,她身上有母亲的追踪符,本来是苏家人防止她走丢而设,在母亲走火入魔后,却险些成为索命咒。

母亲穷追不舍。

幸好辜廷与辜廷的师父赶到。

那时候的辜廷不过十岁,乌发盘在发顶,睫毛若长羽,五官精致,但已经甚少有情绪外漏,俨然是个小大人。

没人发现苏芝芝身上的追踪符,他一声不吭起剑,斩断黏连在苏芝芝身上的追踪线,阻止苏芝芝继续被追杀。

杀阵内,尘沙汹涌,他很沉稳,不惊不忙,牵引苏芝芝:“往这。”

惜字如金,却叫本饥寒交迫、极度恐惧与悲伤中的苏芝芝,不自觉心中安宁下来。

至今她都很难形容那种感觉,辜廷于她,从第一眼开始,就是十分特殊的。

她懵懂地想,她没有家了,但还有期盼——她想和这个师兄一起长大。

这个念头是一颗种子,播在沃土,十年后,慢慢生根发芽到结果,她与辜廷成为道侣。

辜廷的性子,确实冷淡,她一直觉得,辜廷对她是不一样的,甚至隐含不为人道的小得意。

现在这点小得意就未免有点打脸,所以,这一切都是她的错觉?

她感觉心口堵着点什么,特别膈应。

总之,她不爽了。

此时此刻,她手上一刻也没停,埋了骨鸟,本来晴朗的心情,有些乌云密布,抓一把土,洒在骨鸟之墓上。

结果刚埋好,一只骨头爪爪就从坟墓里探出。

苏芝芝:“……”

骨鸟的鸟头探出土地,呸出两口土:“你怎么把我给埋了?”

苏芝芝:“你没死啊?”

骨鸟用骨爪拍拍土地,愤怒地说:“我是天神的化形,不会那么容易死的!”

苏芝芝:“天神的化形,你被大师兄一个招数打散架。”

骨鸟又一次被拆台,它勉强解释:“我每天能用的力量有限,今天在山崖下救你一次,又开启天眼看辜廷的踪迹,就用完了……”

苏芝芝坐下来,看着骨鸟用一根爪子挖自己的身体,有点出神,这只突然闯进她生活里的鸟,透着诡异的感觉。

她直来直往,问:“既然你笃定大师兄不喜欢我,提醒我,想要什么好处?”

骨鸟“呔”了一声:“我不是来要好处的,我是为你好的,都说了这是渡劫……”

苏芝芝一指头把它按回泥土里。

骨鸟:“你干嘛!”

苏芝芝眼珠子下移,俯视骨鸟,手上力道没减,声音也凉了几分:“我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你最好说实话。”

见她这样,骨鸟不自觉抖了抖,咳嗽两句:“真的……”它发觉苏芝芝神色阴沉,立刻补充一句,“当然,我也想要好处。”

苏芝芝心道果然如此,问:“什么好处?”

骨鸟说:“我也有一个劫难,只能你帮我过,所以我帮你渡劫,你帮我渡劫,我们之间扯平。”

苏芝芝追问:“什么劫难?”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