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青春 > 黑莲花绝不认输

第六章(1/2)

目录

第六章

谁都知道大师兄的大名,但没人会叫他“阿廷”,因为太过亲昵,而辜廷这个人,天生与亲昵二字无关。

他和别人之间,有泾渭分明的线,包括苏芝芝。

但苏芝芝今天总算见识到,真有人会这般亲近他。

画面里的他,虽然看不太清神情,却不至于是厌恶烦躁。

他自己也接受这个称呼。

试想一下,若是贺安雪之流叫他“阿廷”,他早沉下脸,逼那些女子不敢再擅自靠近一步。

苏芝芝盯着那女子,觉得格外扎眼。

她很清楚,认识辜廷十年,他从来没给其他女子好脸色,不仅惜字如金,也从不应付,这种情况下,他投向苏芝芝的目光就显得多了许多。

这不是苏芝芝的错觉,相比其他人,辜廷确实给她更多的关注。

她性子直,因为喜欢,所以想争取,哪怕最后被拒绝,也不想留下遗憾,抱着这种心情,苏芝芝想和他结为道侣,当时提出来,都做好被拒绝的准备,却怎么没想到,辜廷会颔首答应。

她还记得,他当时回她的话:“可。”

不对,也不是一句话,而是一个字。

即使如此,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怎能让苏芝芝不认为自己是那一份特殊?

但,辜廷能送她碧琥珀,也会送别人赤陨铁,还是她送给他的赤陨铁。

不能深想,不敢深想。

而骨鸟这家伙,再坚持不住,“咔嚓”一声碎成一地,成一堆骨头。

这个声音,将苏芝芝从脑海混沌的旋涡,她定在原地,紧紧咬着嘴唇,好半晌,才长长舒出一口气。

想再多,不如做点实事,比如调查这个女子究竟是谁,为什么她从没在辜廷身边看过她。

一边埋骨头,苏芝芝翻腾的心,慢慢平静下来。

只是她刚埋好骨鸟遗骸,下一刻,却见骨指头穿破土壤,骨鸟伸出头来,吐出土来:“呸呸,你又埋我做什么!”

苏芝芝:“呀,你还没死?”

骨鸟:“都说了我是天神的……”算了,这一幕似曾相识,苏芝芝明显就不信它的说辞,它也懒得再说。

骨鸟把自己挖出来,一边挖一边观察苏芝芝:“我都说了吧,大师兄不喜欢你,你还不信,一头热!”

苏芝芝伸出一根手指,把骨鸟按回土地里。

骨鸟:“……”

不过等骨鸟再次爬出来,苏芝芝撑着下巴,终于良心发现,用树枝帮骨鸟挖遗骸,直接问:“小白,你知道那个女人是谁吗?”

骨鸟点点头:“今天能力不够了,你等我明天有能力,就能用寻人手法,找到她!”

一切能让苏芝芝和辜廷产生隔阂的事,骨鸟都是冲在前面的。

苏芝芝皱起眉:“太慢了。”

只看她拿出纸笔,稍作思考,再下笔时,画面里女子的神韵出来了,等细节补充完整后,一个与那女子九成像的画像,跃然纸上。

可惜没有眼珠,如果把眼睛神色添上,那就是十成的像。

骨鸟“哇”了一声:“你还有这手呢!不过为什么不把眼睛画上?”

苏芝芝眼尾一抬,问:“画龙点睛听说过没?”

骨鸟:“你就抬举你自己吧!”

苏芝芝卷起画,没多解释。

从会提笔起,苏芝芝修的是画修。

这世上,万物皆可修,剑修、医修、画修、器修、音修……然而,大道有所偏爱,剑修、医修更容易有成就,况且,也适合修真界。

所以,几乎所有宗门只推此二修,像画修此类,便有闲云野鹤之嫌疑,即使能炼成大乘,却难上加难,且还不定能与剑修大乘对打超过十招,画修难修杀意,完全不适合修真界。

只是,因为朝星峰苏家势盛,父母宽和,自认为能庇佑苏芝芝一辈子,所以从没逼她修炼,让苏芝芝偷了六年懒。

虽然脱离画修十余年,但苏芝芝再“点睛”也不合适,既影响如今剑意,也会影响这幅画,毕竟只是寻人所用。

苏芝芝把画给魏远,让他去查。

在魏远调查时,松峰小秘境被关闭,流云宗动作很快,对外宣称,因魔气潜入,松峰小秘境被毁,不再开启。

至于魔气怎么潜入这么大宗门的,宗门对外自然有一套说法,苏芝芝向来知道这些人掰扯事实的能力,不是很信。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