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青春 > 黑莲花绝不认输

第十五章(1/2)

目录

第十五章

想是这般想,能给卢峻打下手,可是多少修士求之不得的,就算有权有势也不行,只有辜廷敢直接带着一个人上门来“打下手”。

苏芝芝心念一转,有点期待。

只是,卢峻看着苏芝芝,却问:“她?

能坚持住么?”

辜廷便只说:“她和我一起过的金丹大比。”

意思是苏芝芝至少不会拖后腿。

他们这对话,让苏芝芝脸色微红,实在是,她真的拖过后腿,卢峻不满她,没什么奇怪的。

她不想错失机会,便主动再次行礼,说:“请卢长老指教。”

卢峻说:“算了,我弟子们都出去历练,那就你们吧,要是坚持不住,记得提前说。”

苏芝芝不在乎卢峻言语露出的挑剔,莞尔:“谢谢卢长老!”

她又回过头看辜廷:“谢谢大师兄!”

算了,就冲这点,苏芝芝打算压下其他,暂时不计较。

她还是挺看得开的,反正不爽是一时的,修炼受益却是终身的。

活得越久,说话才越有分量嘛,她要是到卢峻这级别的长老,想让别人付出代价,不就一句话的事。

没人料得到苏芝芝猫儿一般灵动的眼中,到底在盘算什么。

卢峻惯常用的炼器室,铸在流云峰两座小峰之间的山涧,这里灵力十分充裕,就连瀑布都与灵力融为一体。

踏入此地,苏芝芝便觉得神清气爽,失血而带来的症状,被一股脑抛到脑后。

炼器室除了炉火,屋内全是阵法,连天花板也是繁复的结界。

卢峻手里抓着火琉球,口中念念有词,从他指尖流出的灵力,慢慢包裹火琉球,要融掉整个火琉球,但是下一瞬,又把火琉球聚为一体。

火琉球好似不再不是球,它在卢峻手上,像水非水,再没有定型。

卢峻主打锻造,控灵的步骤,就转到苏芝芝和辜廷手里。

豆大的汗水从苏芝芝鬓角落下,每次她撑不住,想主动放弃时,就去看辜廷。

辜廷倒是神色自若。

如果她不知道他受伤也便罢了,金丹期有金丹期的绝对优势,但现在,她才发觉,辜廷没有金丹的优势,他带着伤,靠频繁转换灵力,维持控灵。

之前在秘境,他只能控制住灵力不要流失太快,并不能阻止灵力流失,现在,他确实也没阻止他破漏身体流失灵力,只是,更快地吸纳其他灵力。

难怪其余人没发觉他的不对劲。

他很强,能有今日,当不是吹的。

当然因为强,在唯实力为尊的修真界,才能为所欲为。

这般看着辜廷,苏芝芝就能咬牙坚持。

一次次,她把身体里的灵力用完,又一次次吸纳周边丰沛的灵力,转化为自己所用,这个过程,从最开始的艰辛,到后来熟练,苏芝芝都麻木了。

炼器并非一朝一夕能完成的,过了七七四十九个时辰,第一次锻器才堪堪结束。

苏芝芝收回灵力,身体分外轻盈,几乎要融入这浓郁的灵力里。

卡了一两年的筑基初期,竟然有所松动。

她激动地看了眼卢峻和辜廷,想问能不能就地打坐,卢峻也察觉到了,说:“可以,这里留给你。”

苏芝芝没推脱,连忙盘腿,沉下心来打坐。

卢峻温了一壶暖酒,他和辜廷坐在一尘不染的殿宇上,与月相邀,俯瞰云卷云舒。

流云峰乃制高点,这殿宇上,还能看到极远处,流云宗万千的灯火风景。

辜廷此人看起来虽然清冷,但饮酒时毫不犹豫,这么一壶百年桃花酿,他眼睛不眨,一杯杯下肚。

卢峻率先开口:“你小子,真成个闷葫芦了,说吧,这身伤怎么回事?”

别人或许看不出来,但能住在流云峰的都是老怪,卢峻第一眼就知道,辜廷受了不轻的伤,只是掩饰得好而已。

辜廷说:“在秘境遇到元婴后期的凶兽,动了封印。”

辜廷身上有一个封印,除了流云峰的大能,无人知晓。

当初他天赋太强,身躯无法承受骤然越来越强大的修为,水满则溢,月满则亏,强行承受修为,只会爆体而亡,所以,在众大能的参详下,特地在他身上下这个封印,以防天才陨落。

而作为大能的穆冬雪,也参与封印,所以,如今苏芝芝的血液,对辜廷有用。

自然,靠外力来封印结界是一时的,不可过度依赖。

如今他可以自己调节灵力,调整封印,便叫人看不出受伤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