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青春 > 黑莲花绝不认输

第二十五章(1/2)

目录

第二十五章

他声音不高不低, 泯于簌簌风声,苏芝芝甚至以为那是幻听。

倏然之间, 他们进入魇心, 所有魔气拢进魇心,凝在他们周身,那魔修就要自爆!

刹那, 辜廷周身爆发强大的灵力, 团着他们的魔气被打散,他额间光芒大盛, 乌发飘散, 随灵力窜动, 恍若谪仙。

苏芝芝眨眨眼, 也不知道为何, 竟然不敢直视他, 此时的辜廷,有种让人天生臣服的贵气。

这威压,就像上次在地宫, 他爆发出远超金丹的实力。

骤然之间, 战局反转。

那魔修本以为事成, 见辜廷实力暴增, 大诧:“你怎么做到……”

辜廷不和他废话, 长剑从外面飞来,倏地回他手中。

这回, 苏芝芝没法搬板凳围观, 饶是她同为剑修, 也不得不往后退几步,以防被伤及。

剑意分成几股, 杀戮之意强势,结成一道道虚影,所过之处,四面八方的魔气顷刻被打散,气势十足骇人。

紧接着,魇心轰然爆开,卷起一阵狂风。

它不是自爆,而是被长剑一剑贯穿,被迫销毁。

魔修惨叫一声,方才他还能与辜廷一战,当得起强大二字,此时,却被辜廷轻易碾死!

苏芝芝亲眼瞧着这一切。

这种震撼,远比见到辜廷将元婴期凶兽灭为灰烬,还要令她心惊胆战。

那可是魔修,凶兽根本没法和相比,然而,不管是谁,对辜廷而言,如蝼蚁,似蚍蜉,若灰尘,没有区别。

他是这天地间的主宰,翻手为云,直情径行。

苏芝芝蓦地记起,骨鸟提过几次的飞天境,拥有恐怖实力的辜廷,确实不像修真界修士。

或许不能称之为人。

此时此刻,魇心既毁,天地间魔气逐渐退散,辜廷回过头来,他一袭白裳,额间纹路形似燃烧的火,又宛若逐渐合起的花,在昏暗中带着不可亵渎的圣洁。

他缓缓将剑入鞘,本来泛着灼眼亮光的印记,慢慢变淡,一身杀气也收于剑鞘之内。

好似从一个杀神,变回来了。

不远处,那个魔修瘫倒在地,痛苦地抽搐着。

他浑身魔气枯萎,夸张的魔纹布满他整张脸,看不出他长相,他对着苏芝芝,咒骂着:“穆冬雪!你这个老妖婆,我就算死,也要诅咒你不得好死!”

苏芝芝:“……”

谁,什么,他在骂她娘亲?

搞半天,仇家居然是她的?

苏芝芝有点不好意思地瞧他,原来人不是冲辜廷来的,还是她差点连累他,魔修视线跟着苏芝芝,看向辜廷:“你就是苏畅然?”

这下更尴尬了。

他不仅认错苏芝芝,还把辜廷认成苏芝芝的父亲,苏畅然。

苏芝芝捂捂额头。

魔修又骂道:“苏畅然,你这个骈头当得可窝囊,你不可能有这修为,该不会偷偷修魔功吧,哈哈哈,你们都该死!”

灵力一扬,辜廷冷冷地说:“我不是苏畅然。”

魔修痛苦得龇牙咧嘴,还要争:“你就是她骈头!”

辜廷缓步走到魔修跟前,他指尖翻腾一道雷电,乍然闪烁。

那魔修却双眼圆睁,好似看到极为恐怖的东西,一瞬间,他从嚣张到惊恐:“你、你你是辜廷……”

没给他再说话的机会,辜廷指尖雷电亮光起,风一扬,魔修变成灰烬,和着最后一丝魔气,飘飘洒洒。

苏芝芝赶紧回过神,问:“大师兄,你没事吧?”

辜廷拂开袖子上的灰烬,看向苏芝芝。

他眼眸极深,态度较之前,明显冷了几分:“无碍。”

在魇心里打斗这么短的时间,辜廷做了一个决定。

当时被魔气与魇心包裹时,辜廷听见外头细碎的说话声。

有一瞬间,他脑海里只有一个人,是把淡粉指尖伸出来的苏芝芝,是于混沌之中引他灵力平息的苏芝芝。

可当他荡开魔气,看到的却是章梦时,他心内一闪而过不悦,

但他本不会看重这一点心情起伏,只是改变发生在最后,苏芝芝拉住他的手时。

她咬着牙关,额上冷汗涔涔,手却干燥而暖和,像突如其来的日光,炽热又耀眼。

一瞬间,辜廷向来古井无波的心绪,颠簸起来,起落分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