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青春 > 黑莲花绝不认输

第四十五章(1/2)

目录

第四十五章

五月十五, 端午佳节,凉州城。

这日天色晴好, 太守府前停了不少马车, 贺节声不断,前院忙来忙去,张氏与一群夫人寒暄, 发现女儿还没过来, 她叫来身边的大丫鬟,拢着嘴角小声说:“去看看芝芝准备好了没。”

大丫鬟领命, 垂手束手慢慢后退, 离开前院, 她步履匆匆, 穿过垂花门, 绕过游廊, 到西厢房。

一推开房门,结果,房中空空, 姐儿果真不在。

大丫鬟拍拍额头, 懊恼地叹息一声。

又是这样!

另一头, 苏芝芝穿着黑色短褐, 头戴方巾, 脸上拍点灰,宛若一个闲来无事的小厮, 嘴边咬着根嫩草, 在凉州城, 只有这个时节多见点绿植,其他时候, 便是宽广的地,黄的土,蓝的天。

苏芝芝今年已经十四,这个端午,太守府宴客,会有不少青年才俊到府中,张氏是借着宴客的名义,给她择婿。

当然,这已经是苏芝芝第三次乔装打扮逃走,让张氏扑了个空。

究其原因,她不想嫁人,这又得说到她身上的秘密。

她从小就发现,她好像不是一个寻常人,当然,话并非骂自己,而是事实上,真有那么一点不对劲。

小时候老祖宗去世,大人都说老祖宗去极乐世界享福,她去灵堂磕头,却看老祖宗坐在棺木上唉声叹息。

那时候她还天真地询问老祖宗怎么了,把周围的大人吓一跳,他们看不到老祖宗,只以为她被魇住,还专程请道士做法。

从那以后,苏芝芝看到什么,不会宣之于口,毕竟道士做法声音真的太吵。

这是她和其他人不一样的第一点。

第二点,还是小时候发现的,白都尉家的大胖小子,嘲笑堂姐苏灵灵是根竹竿,苏芝芝一个气不过,撸袖子扛起大胖小子,丢到河里。

丢完之后,四周一片安静,一起玩的小伙伴们全部惊呆。

那时候她才七岁。

苏灵灵还说,白都尉都不一定这么轻松扛起他家的大胖小子。

也就是说,大人都做不到的事,苏芝芝简单就做到,她一开始不信,后来存心一试,她居然能轻松提得起一石米,因为她看家里小厮都是把米扛到肩头的,到八岁时,她已经能开一张十几斤的弓,而新入伍的士兵都不一定做得到。

发现自己的怪力,她没告诉父母,因为苏灵灵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

苏灵灵比她大一岁,因为会琴,她观察过,已经无数次担任起热氛围主手,要是这时候她高调,被知道这身怪力,可能以后逢年过节,那些将领伯伯来她家做客,她就得表演胸口碎大石。

想想,她一边胸口碎大石,苏灵灵一边弹琴,大人们还在一旁拍手叫好……

苏芝芝差点连夜扛着马车离开凉州。

掩饰这些并不难,但是如果以后嫁人,生命中出现另一个亲近的人,总会有露马脚的时候,到时候可能会遭受奇怪的目光,又是在婆家,多不自由。

想到这,苏芝芝搓搓身上鸡皮疙瘩,她最讨厌被拘束。

所以这天,她在外头看龙舟,吃粽子,逛逛市集,看花灯,直到夜幕时分,觉得时候差不多,才溜回后院。

她钻到树上,越过院墙跳进院子,像猫一样没有任何声音,轻手轻脚,推开窗户,一个完美的翻滚,落地。

再抬头时,张氏坐在雕花椅子上,看着她。

“咳,”苏芝芝小声说,“娘,你怎么还没睡啊?”

张氏:“……”

张氏心里第九十九次提醒自己,这是亲生的,这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千万不要发火,但下一刻,还是忍不住抽出藤条。

苏芝芝大骇,一边抱头鼠窜:“君子洞口不动手!”

张氏追着她:“老娘是女的!”

这般你来我往几个回合,张氏累得直喘,因为到底心疼,藤条没落在苏芝芝身上,想想苏芝芝这脾气像她,又是几分的无奈,干脆歇下来。

她叫来大丫鬟,让那些在外头悄悄找苏芝芝的家丁都回来,这才端起茶杯喝茶。

苏芝芝见机行事,忙上去拍张氏的背:“打是亲,骂是爱,我知道娘心里还是担心着我的。”

张氏气笑了:“那你还在外面鬼混那么久,就不知道城里最近不安全吗?”

苏芝芝无辜地眨眨眼:“我知我知,这不赶着回来了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