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仙侠 > 真千金是国宝级天师

国宝级天师15(含入V公告)(把你做成水泥香炉...)(1/2)

目录

下午3点半。

湍丰桥工地上聚集了大量警察,其中一部分是特情处工作人员,还有一部分是县局过来帮忙的警察。

湍丰桥现场施工负责人也被带来。

昨晚找人就已经惊动了很多当地村民,不过到底是晚上,看热闹的没那么多。

现在是白天,尽管有大量警力维持秩序,拉警戒线,不让附近村民进入现场,可这个地方太开阔了,堵得住一个地方,堵不住另一个地方。

有村民跑到对面山头上往下看。

那是当地村民私人承包的山头,警方也不可能都给围住。

从下午三点半到场,一直到下午七点,刘炎坤才被打捞上岸。

尽管在打捞的过程中,已经做了一些防护措施,但那么大一块混凝土,要打捞起来已经很费劲,吊机在起吊的过程中,根本防不住周围的目光。

饶是见多了惨案的警察们,在看到打捞上来的刘炎坤时,也都心口发冷。

怎么忍心这样对待一个孩子。

第一时间,刘炎坤就被防尘布包裹,送回县局。

一直到很多年后,当地村民在吓唬不听话的小孩时,还会说“把你做成水泥香炉”。

刘炎坤被送走。

现场勘查还在继续。

被带到现场的那个工地施工负责人已经完全懵了。

“怎么会?搞错了吧!不可能!”

“那……那是什么东西?不不不,那什么……我不知道啊……”

负责人腿软得站都站不起来,语无伦次。

罗静璇脸色十分严肃:“你是工地现场施工负责人,这么大的事,你不知道?”

负责人直接给吓哭了:“我对天发誓,我真的不知道,这……这都什么啊!我是公司的正式员工,我一个月固定工资一万多,我上有老下有小,我犯不着啊……”

犯不着是吧,那就说说谁犯得着。

鲁照进离开了一会儿,跟他的副手对了一下审讯思路,就把现场审讯交给副手了。

作为老刑警,看人是很准的。

这个工地负责人心理防线很浅,审讯难度并不大,主要是通过审讯去挖掘一些被这个负责人忽略掉的重要线索。

鲁照进交代完就又过来找沈初一。

“工地太大。”

鲁照进说,“全部排查完,估计要到明天了。”

沈初一迟疑片刻,道:“我再算一下。”

她捡了块石头,在卫重远和鲁照进满怀期待的目光中,蹲在地上开始……画圈圈。

没错,就是在画圈圈,一个圈又一个圈,圈套圈,有十分工整的圆圈,还有不那么规整的圆圈,仔细看来的话,什么形状的圈都有。

从一开始就看着沈初一画圈的两人,知道她一直在画圈。

而不知道的人,乍一看成品图,这不就是在胡乱画吗!

卫重远也不知道沈初一画这有什么意思,他也不敢说。

鲁照进也一直都沉默着,对自己不了解的领域,一言不发。

终于,沈初一的圈圈画完了。

最终,她在圈圈里面点出来了一个点。

她站起来,看向鲁照进:“以此点为中心,西北方向400米内。”

鲁照进立刻就朝西北方向放眼看去。

400米?

西北方向一眼望过去,只有几辆工程车停靠,别的什么都没有。

鲁照进立刻带人过去查看。

工程车只有一辆上面装满了用来垫路的石粉,看起来停靠的时间不短,前两天下过雨,这辆车的石粉表面已经凝结了一层。其他车都是空的。

会被埋在这一车石粉中吗?

叫司机过来显然是来不及,一群警察打开车厢门,爬上去一锨一锨地把石粉给卸下来。

但还是什么都没有。

看着累的汗流浃背的警察们,沈初一皱起了眉头。

应该就是在这个方位。

“来个人!”

鲁照进的声音忽然响起。

所有人都看过去。

只见鲁照进不知道什么时候,趴到一辆渣土车下面,正在抠车底盘上的东西看。

“手电。”

“拿个证物袋,把这块刮下去做个鉴定。”

“还有这里……”

保险起见,停靠在这里的每辆车都被做了一次全面检查,从轮胎到底盘,不过发现异常的就只有那一辆。

鲁照进从车底爬出来,看着证物袋,交代道:“再核对一下受害人失踪时的衣物,传唤这辆车的司机,尽快弄清楚这辆车的行驶轨迹。”

罗静璇拿着其中装布料的证物袋看,脸色凝重:“服装颜色无法辨别,不过这里有一点蕾丝,这个蕾丝纹路对的上,可这个纹路太普通了……我再拿去叫他们做个详细的比对。”

这一片又被仔仔细细地检查。

但其他什么都没发现。

天色已晚,刚刚用铁锨卸了一车石粉的警察们,又去其他地方忙了,鲁照进被副手叫去,审讯到些东西。

卫重远和沈初一什么忙都帮不上,坐在一边的石头上休息。

不多会儿,鲁照进走了过来。

“审讯到了一点东西,我们在这儿连夜处理,叫人先送你们回去,案子的事情,别多想。”

鲁照进看着沈初一,“我们查案什么都遇到过,有顺利的,但不顺利的更多,有时候经手的案子,可能到我们退休都不一定能破。在这个案子上,你已经帮了很大的忙。如果不是你,这起案子恐怕不会有一个幸存者。你还帮我们找到了刘炎坤……”

卫重远也赶紧说:“是啊,你已经很厉害了。”

沈初一:“……”

不至于,真不至于,她真的没有难过,就是奇怪自己算的怎么会出错。

本来两人都说不用送,大家这么忙,谁知道局里打来电话说刘炎坤家属不知道怎么得到消息,这会儿都在局里,要见刘炎坤的遗体,阻拦解剖。

罗静璇要回去处理,顺便开车带两人回去县城。

路过水满镇的时候,沈初一忽然叫罗静璇停车。

“怎么了?”

罗静璇下意识地踩了刹车,慢慢把车靠路边,又朝车窗外看了一下,“这个时间,你是不是饿了?这样,也不差这二十分钟,咱们下车吃个饭。”

沈初一摇摇头:“我去买点东西,很快。”

人生地不熟的,买什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