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仙侠 > 真千金是国宝级天师

17、天师17(1/2)

目录

“初一, 暂时不能送你回学校。”

罗静璇沉声说道,“刚才电话里,那个运送这一堆混凝土的于虹升, 表现很可疑。我现在让果园老板把于虹升约出来, 晚点一起去吃夜宵。”

卫重远已经给鲁队打完电话:“还没确定这里面有没有呢,鲁队说他那边的顾问到了,正在测算什么位置, 说……可能还有其他像刘炎坤一样的受害者, 没有找到遗体, 又没人报案失踪,就被忽略掉了。”

罗静璇皱眉:“为什么说可能还有其他受害者?”

卫重远轻咳一声:“鲁队说,那位顾问算着如果要完成那个什么的话, 4个肯定不够, 最少要6个。”

鉴于谈亦承和果园主人都在,卫重远声音压的很低,也不敢明说某些字眼。

罗静璇脸色更差了,“真是这样的话,那就还有2个。”

沈初一看了过来, 非常肯定:“只有四个。还有一个计划外的祝欣欣。”

罗静璇和卫重远的表情都很凝重。

现在怎么办?

卫重远:“鲁队刚电话里说安排几个人过来帮忙, 他过不来,这边让你看着先处理。”

罗静璇深吸口气:“这样, 我跟果园老板一起先回水满镇, 晚点去会会那个于虹升, 就算这里面什么都没有,那个于虹升从工地上偷材料,说不定会碰见什么线索。”

卫重远:“你一个人去?太危险了。”

罗静璇:“我先回镇上,鲁队派来的同事估计也出发了, 到时候碰个头,叫俩人跟我去,剩下的叫他们来这边挖。我没那么傻,放心吧。”

她又看向沈初一:“你俩……”

沈初一说道:“你去忙吧,我跟小老板一起,晚点再回,案子要紧。”

车子挂的警用牌照太扎眼,罗静璇把车留下,给待会儿过来的同事们开,她坐果园老板的摩托车走了。

沈初一看向谈亦承:“你现在走吗?刚看到你车上有工具,能否借用一下,你留个联系方式,到时候工具寄给你,或者折算现金给你都行。”

谈亦承:“你们要挖?虽然这些混凝土配比不对混合不均,只有部分凝结,但越到下面越不好挖,凝结住的基本都在下部。有工程车的话,比较容易作业。”

沈初一:“还不确定能不能挖到东西,叫工程车来太兴师动众,这个时间也不好叫。”

天都黑透了。

谈亦承点头,转身回车上去拿工具。

他的工具还真不少,锤、锹、錾子、斧头、十字镐……什么都有,光锤子就好多种,另外还有一个工具箱,里面还有充电钻等。

“只挖材料不同的这部分?”谈亦承问。

沈初一看他:“你不走吗?”

谈亦承:“刚才帮我拖车,也耽误你们的时间了,礼尚往来吧,我帮你们挖。”

沈初一和卫重远都迟疑了一下。

毕竟要挖的不是别的什么物证,而是祝欣欣的遗体。

沈初一在这里没有感受到阴气,祝欣欣的遗体大概率不在这儿,但还是要挖,需要确定一下。

可万一有别的因素导致她感受不到阴气,而祝欣欣的确在这儿,那……

谈亦承从车上拿出自己的钱包,里面有身份证、驾驶证、名片,还有一张帝都大学通行证,姓名谈亦承,帝都大学地空学院地质学教授。

他把东西递给沈初一和卫重远看:“这些是我的详细身份证件,如果涉及案情需要保密,我可以做到。”

卫重远立刻就拿出手机上网搜。

还把搜索结果给沈初一看:“帝都大学最年轻的教授,博士生导师,官网上有,应该没错。”

他轻咳一声:“我说谈……教授,您也太谦虚了,您这哪是一般的大学老师啊。”

他学历也不低,但在这位帝都大学最年轻教授面前,还是矮了不少。

谈亦承:“都是老师。”

沈初一:“那就抓紧时间吧,天都黑了。”

谈亦承车上还有户外应急灯,一并拿出来用。

沈初一也打算动手,谈亦承直接递给卫重远一把铁锹,自己也拿一把,说道:“只有两把,我们来吧。”

卫重远也不让沈初一动手,但他没挖几下就满头大汗:“我去,这没硬化好也这么难挖。”

废话,混凝土啊,真要是硬化好了,得拿电镐打,如果里面扎的有钢筋笼,那更麻烦。

卫重远自认为这两年锻炼的不错,不像在大学时候那么弱鸡了,可挖了一会儿他就不行了。

这不像是在割麦子割稻谷,或者除草施肥,这是纯粹的下大力气,他真不行。

没一会儿就气喘吁吁的卫重远,铁锹撑地休息。

而样貌看起来十分弱鸡的谈亦承,却只是微微见汗,手上不紧不慢地继续挖,半点不见疲惫。

帝都大学教授的体力这么好的吗?

另外三个警察过来的时候,谈亦承和卫重远已经把上层好挖的都给挖掉了,当然了,其中大概三分之二的活儿都是谈亦承干的。

现在下面这部分已经凝结,不太好挖,谈亦承拿电镐出来给卫重远用,打孔之后再放上錾子,拿大锤砸……

大概解释了一下谈亦承的情况之后,赶来的三位警察都肃然起敬。

帝都大学的教授,这么年轻。

没办法,大家对帝都大学有光环,本县一年能有一个考上帝都大学的,都会在县电视台新闻里连播一个月。

有帝都大学教授这个身份背书,警方完全相信他能对案情保密,更别说,发现这边混凝土用料不同并且提供有助于案情的分析的,也是这位谈教授呢。

几个人轮流挖。

别看就只三四个立方,可单凭人力挖起来还是太难了。

随便挖挖,一两个小时过去了。

“这快到底了吧?”

警察累得直不起腰。

谈亦承递水过去:“歇歇。”

他接过警察手里的錾子锤子,继续挖。

下面这一部分的混合比较充分,更多的水泥浆都沉入下方,已经基本凝结,凿起来确实很费劲。

这和天然岩石不同,天然岩石只要找对位置方向,顺着岩石纹理很容易就能一破两半,甚至工匠可以把某些岩石破成一片片薄薄的成品。

因为上面已经挖完,这里很靠下,灯光照不到,沈初一就提着应急灯过去给谈亦承照明。

他戴着露指手套,动作迅速却半点不乱。

钻孔,放錾子,再轮锤砸。

这其实需要两个人配合,但不经常干这个的话,根本不敢去扶錾子,怕被砸到,也不敢轮锤,怕砸到人。

刚才卫重远跟谈亦承配合的时候,他就既不敢扶錾子也不敢轮锤,是另外一个警察跟谈亦承配合的。

这会儿那几个警察都累得瘫坐在地上喝水。

沈初一:“你扶錾子,我来砸。”

谈亦承抬头看她。

沈初一笑:“怎么,怕我砸到你手?”

谈亦承:“怕你没力气。”

沈初一把照明灯固定好,手在边沿一撑,直接跳下去,拎过靠在一边的大锤,冲他扬了扬下巴:“来吧。”

原主即便瘦弱、营养不良,她的力气也远比很多同龄人大。

谈亦承微微挑眉,倒也没多说什么,从善如流地半跪着,扶好錾子。

沈初一看他一眼,目光落在錾子上,拎锤抡起,砸下。

“砰!”

火花飞溅。

力道、角度非常精准。

砸两锤换一个位置。

沈初一连砸10下,这一片基本砸完,要开始用十字镐撬,再用铁锹继续往下挖。

卫重远像是看怪物一样看着沈初一:“你这小胳膊小腿儿,看不出来啊,还真有劲!”

那架势,恨不得上来捏捏她这胳膊腿儿,看是不是真的。

沈初一懒得理他。

谈亦承的声音忽然响起:“这……是你们要找的吗?”

沈初一立刻抬头。

几个瘫在地上的警察也飞快爬起来跑过去看。

被沈初一刚才砸下的錾子撑开,又被谈亦承用十字镐撬开的一块原本凝结的混凝土裂缝中,有着所有人都想找到,却又怕找到的……

在那看不出颜色的布料包裹之下,是支离破碎的骨肉,只有一部分。

应急灯拿到跟前,有经验的刑警一眼判断出来:“应该是人的手部,能看到小段指关节,还有指甲。”

也只能这么判断,毕竟已破碎到连基本形状都没有。

“不能再这么挖了,我给鲁队打电话汇报情况,老赵你给小罗打电话,告诉她已经发现部分残肢,千万别轻举妄动,我们立刻通知鲁队那边派人去支援小罗,抓捕嫌疑人。”

这位周警官很快打完电话。

“小卫,鲁队很快就过来,待会儿你先送小沈同学回学校,这位谈教授,还要麻烦您稍后跟我们去一趟局里,补一份笔录。”周警官道。

谈亦承点头。

卫重远:“我怎么送她啊,开你们警车?不好吧。”

周警官迟疑:“先等鲁队来吧,能抽出来人送你们最好。”

谈亦承:“我今晚连夜要去省里,明天有个会推不得。等下我直接去你们局里做笔录,也顺便送他们回去。”

卫重远也点头,没意见。

周警官:“那可太合适了。”

鲁照进很快就带人赶过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