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仙侠 > 真千金是国宝级天师

20、天师20(1/2)

目录

吴淮捏着试卷的手不由得用力。

刚打印好的A4纸, 被他捏得变了形。

范薇看着忽然出现的吴淮,又看向沈初一。

她抿唇:“所以你的真实成绩,真的很好?比……比吴淮还要好?”

沈初一点头。

吴淮是年级第一, 而原主的成绩, 确实比吴淮更好。

高中三年,原主每一次的真实考试成绩,都在吴淮之上, 哪怕是在发烧时参加考试, 结果也一样。

范薇咬了咬唇, 看向沈初一:“郑朦……知道吗?”

沈初一摇头。

“你的真实成绩……谁知道?”

“只有苗老师。”

“那你每次考试……”

“我会在草稿纸上单独写一份答案,交给苗老师。”

范薇扭过头去,擦了下自己的眼角:“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们?我和郑朦真心拿你当朋友的。就算知道你的秘密, 我们也能守口如瓶, 绝对不会告诉别人。我什么都跟你说,可你……”

沈初一:“抱歉,我不能冒一点风险。”

原主和郑朦范薇的关系都很好,她也很多次纠结,要不要跟朋友说实话, 可是终究, 她不敢赌。她也怕自己的所谓“直觉”说服不了朋友们。

范薇吸了吸鼻子:“所以每次考完试,你成绩倒数, 我和郑朦安慰你的时候, 你是不是都在笑话我们?你哪需要安慰啊!”

沈初一:“抱歉, 我……一直很愧疚。”

她说的是原主。

实际上她并不觉得原主需要愧疚。

“你是嘴上说愧疚吧!”范薇眼睛通红,“还有吴淮,吴淮每次给你讲题,你也不拒绝, 那些题你明明都会,毕竟你真实成绩可是比吴淮还要好呢!可你还要装作听不懂,一遍遍听吴淮给你讲,又一遍遍故意做错,看我们为你的成绩急得团团转,你心里是不是很得意?”

沈初一:“范薇,隐瞒你们这件事,我真的非常抱歉。”

范薇:“别再跟我说抱歉了!你要真觉得抱歉,就不会瞒我们这么久!我和郑朦每次考试,考好不敢高兴,因为你考得差;我们考差也不敢难过,因为你比我更差,我们怕你难受。可你呢?是不是觉得我俩跟跳梁小丑一样,就考那点分数也值得说道?”

“范薇。”

吴淮皱眉,“你别这么说,她不是故意的,如果不是家庭原因,她一定比谁都想能正大光明地把成绩摊开给大家看。”

范薇咬唇:“是,她不是故意的,她是有意的!你说的没错,她的确比谁都想正大光明地炫耀她的成绩,所以现在高考完了,成绩还没出呢,她就已经迫不及待地来跟我们炫耀了。一定比你考得好呢,一定会是省状元呢,还一定会是有史以来最高分呢!”

吴淮:“范薇你冷静一点……”

范薇:“我冷静不了!一想到我全心全意对待三年的闺蜜,竟然骗了我三年,装得那么可怜,博取我的同情心,而我明明成绩比她差那么多,却还跟个跳梁小丑一样为她的成绩担心,为她报考学校担心……我他么……我他么就想扇自己一巴掌!”

沈初一在心底叹气,无话可说。

她之所以道歉,是因为原主对这几个朋友真心感到抱歉,原主一直很愧疚没告诉朋友们她的真实成绩。

原主没什么朋友,不想失去他们。

可是现在看来,好像很难不失去了。

沈初一也没再多说什么,她已经帮原主道歉并挽留,实在挽留不住,她也没办法。

当然了,她自己本身不会强求。

见沈初一低头不吭声,范薇冷笑:“无话可说了吧?不愧是从小就会算计的人,你这样的心计城府,还需要我们担心吗?”

也不知道去了穿越局的原主,会不会再看被沈初一接管了的这个原生世界。

如果看到的话,大概会难过的吧,毕竟原主只是个十几岁、受尽磨难的小姑娘。

而对沈初一来说,范薇的话不痛不痒,她甚至赞同。

但一个人有心计有城府,并不代表她就是个坏人,她的心计城府从来没用来伤害别人,只是为了生存,为了自保。

难道非要当个傻白甜,被人算计坑害一辈子,才叫好人吗?

不过总归是原主欺骗了范薇,这点是原主理亏。

沈初一叹了口气,又向范薇说道:“对不起。我一直以来都非常感激你和郑朦、吴淮。日后,你认不认我这个朋友都无所谓,我欠你们一次,如果你们遇到什么麻烦,都可以找我。加你的那个企鹅号我会一直使用,这个承诺也一直有效。”

范薇无语了,像是听到什么天大的笑话一样:“我说沈初一,你是不是太自大了!你就算真的成了高考状元,上了最好的大学,那又如何?你不会以为上个好大学,就能成为人上人吧。”

范薇冷笑连连:“还欠我们一次,还遇到麻烦可以找你?天哪,你以为你是谁!现在这个社会,你以为有学历就能代表一切?你算老几啊!”

“范薇,你冷静一点。”吴淮脸色也很不好看。

范薇:“我很冷静!”

“郑朦和吴淮的家境不用说,都比你强百倍。”

“而我爸是公务员,我姑姑是银行行长,我叔叔今年升上去成了D市二把手,我大伯的公司去年上市资产多少个亿!”

“别说我至少能考个二本了,就算我大专都考不上,我也不担心出路!我爸妈我姑姑大伯叔叔都能给我安排。想上大学我去国外随便上,想工作多的是公司要我!”

“而你沈初一,就算从最好的大学毕业,不还是要给人打工,看人脸色。还有你那对极品爸妈,不拖死你才怪。你有什么可骄傲的?你牛什么牛啊!”

“还遇到麻烦可以找你?搞笑不搞笑。”

范薇冷笑连连。

“老实说沈初一,我这三年来一直都很同情你,有那样残忍刻薄的父母。现在我倒是要问了,你爸妈怎么就只针对你啊,哪有父母不让孩子上学,哪有父母会嫌弃孩子成绩好的?根本就说不通!除非他们早就看穿你的本性,知道你就是个没心没肺不懂感恩的白眼狼!”

沈初一没有吭声。

原主不敢告诉朋友们的原因也是如此,哪怕她举出再多父母因为她成绩好就发脾气打她的例子,可也还是无法圆满解释,怎么会有父母嫌弃孩子成绩好这个问题。

原主解释不了,她也不敢置信,也怀疑过恐惧过痛苦过,可最后还是只能凭直觉判断。

毕竟,父母爱不爱自己,原主完全能够感受得到。

其实原因真的很简单,那根本不是原主亲生父母,而是偷换她的人生,生怕她出人头地的罪犯养父母!

他们又怎会希望原主成绩好考大学?他们恨不得把原主一辈子困在这里。

这些理由原主不知,她也只能凭直觉。

只可惜沈初一不能现在就把这个理由摆出来。

吴淮:“范薇!你这样说太过分了!”

范薇:“我过分?吴淮你到现在还向着她!是,你一直都向着她,当我不知道呢,你喜欢她。”

范薇眼睛忽然就红了,“我问你题目,你直接把作业本丢给我让我自己看,我说哪里不懂,你说都这么清楚了怎么还不懂。可是到了她,你就不厌其烦再三解释,教一遍又一遍,上午教的她下午又做错,你还不生气,再教一遍。”

“我找你,你永远忙、有事,她都不用找你,你就去找她。”

“我们同班那么多年,又当了好几年的邻居,为什么啊吴淮?还不是因为你喜欢她。”

“可是她呢?她不知道你喜欢她吗?她肯定知道,但她装作不知道,还要故意吊着你。”

“她为什么要拖着你三番五次给她讲题?还不是想要浪费掉你的时间精力。要是你把给她讲题的时间精力全部花在学习上,你怎么可能考不过她?你能不能清醒一点?”

“吴淮你到底喜欢她什么?还不就是她那张脸!漂亮,确实漂亮,没有男人不喜欢!可她心机那么深,一直都在骗你在利用你,你知不知道啊!”

吴淮一张脸涨红:“范薇,你太偏激了。我也给你讲过很多次题目,但你每次都不用心听,你……你都不看题目,只盯着我看,还总有意无意凑近我……”

范薇:“我就是喜欢你,我有错吗?你不喜欢我,为什么不拒绝?”

吴淮抿唇:“你没有明确说什么,我要怎么拒绝?我不给你讲题,不靠近你,不和你闲聊,不接你的话……这些,还不算拒绝?”

“你高一的时候搬家到我家对面,你的房间窗户正对着我的房间,还总不拉窗帘就换衣服……穿着……那样的睡衣趴在窗口叫我,问我学习的事情……”

“此后我房间窗帘再也没打开过,我甚至不敢叫你知道我在家。一放假回家我就去图书馆。”

“你还跟我妈混熟,说要借我什么书看,我妈带你去我房间,你的头发蹭在我枕头上,还……还偷拿了我睡觉穿的T恤,当成你自己的睡衣穿……”

吴淮声音越来越沉:“你和沈初一交好,真的是因为可怜她吗?”

“她妈妈跑来学校打她,是因为她偷钱这事,是谁说出去的?你为什么不告诉别人,她没有偷钱,她连生活费都是自己挣的。”

“还有是谁跟班上同学说看到她从别墅出来,还有男人开豪车送她回来学校?那是我介绍她去当家教,送她回来的是学生妈妈,那位阿姨离婚带着女儿,人家自己开公司,成功女性,哪来的男人?”

……

范薇跑了。

沈初一没停顿,追了出去。

从楼梯上跑下去,卫重远下意识叫住她:“你干嘛,现在就走吗?”

沈初一:“我先送同学回家。”

范薇一口气从网吧跑出去,沈初一追了出去,不过显然,范薇这会儿一点儿都不想见到她。

沈初一也知道,就只是在后面远远地跟着。

看范薇在路边拦出租车,沈初一也连忙招手拦车,不过这个地方不太好拦。

这时一辆车靠边停,车窗降下。

卫重远:“先上车。”

沈初一打开副驾驶车门,上车:“前面,稍等一下,她在打车。”

等了几分钟,范薇终于拦下一辆出租车。

卫重远这边也赶紧起步,追上去。

“什么情况,来的时候不好好的吗?闹别扭了?”卫重远问。

沈初一叹了口气,三言两语把自己一直隐瞒成绩,刚才向朋友摊牌的事情说了出来。

卫重远挠挠头:“这……也没啥啊,不过你真能考全省第一?”

沈初一点头。

卫重远兴奋了:“我去,省状元啊,咱们县多少年都没出过一个,成绩一出来绝对轰动!那什么,再有十来天就公布成绩,到时候帝都名校要来上演抢人大戏了啊!想想就激动人心!不过,你真的有十足把握,别出什么意外翻车……”

沈初一:“不会有意外。”

这么自信?

卫重远兴奋得不行:“帝都名校过来抢人,肯定会开各种条件,你可以把家庭情况说一下,名校都有钱的很,绝对能保证你在大学的生活学习。哎,你自己有意向选哪所名校了吗?是谈教授所在的帝都大学,还是帝华大学?”

沈初一目光幽幽地看向卫重远,没说话。

卫重远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片刻之后,他瞪大眼睛:“卧槽,卧槽,沈初一你不会吧!你来真的?真要考农大,学兽医?”

沈初一:“是动物医学。”

“呸呸,说白了就是兽医。”卫重远差点儿心梗,“你不是吧,省状元去农大,学兽医?!你这……”

“红灯,小心看路,一会儿追不上了。”沈初一语气平淡。

卫重远一口气憋着,差点儿窒息。

前面的出租车七拐八拐的,穿过老城区往城西开去,老城区车多人多,卫重远好悬没跟上。

“你同学是要回家吗?”卫重远问。

沈初一摇头:“我也不清楚,我没去过她家,不过……大概不是?她家好像是在新区那边。”

而这是要去城西。

出租车刚出老城区,就在去城西的西环路口停下来。

范薇从车上下来,往前走了一段,转过去这个路口,前面就是西环路和城关村路的交叉口,路口下去几百米就是城关村。

西环路比较偏,城管不怎么管,而城关村住的人也着实不少,久而久之,这边就形成了一个夜宵市场。

肉菜夹馍、花甲粉丝、烤鱿鱼、烤串、关东煮、小龙虾……

像肉菜夹馍一个小吃车就够,花甲粉丝一两个折叠桌即可。

烧烤小龙虾之类的,一般摊位比较大,放的桌子也多,围坐的人也多。

“真香,你同学这是化生气为食欲,来吃夜宵了啊。待会儿咱打包一份小龙虾和烤鱿鱼,再来俩肉夹馍。”

浓郁的椒盐孜然香味,不断刺激着人的嗅觉,沈初一也不由得咽口水,确实香啊!

不过这会儿下去被范薇看到,她估计心里又不舒服,等等吧。

看她是打包还是怎样,总要看她安全到家的。

沈初一:“待会儿咱们办完正事,找个地方吃夜宵。”

卫重远点头。

他知道她说的是送刘炎坤回家见见父母这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