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仙侠 > 真千金是国宝级天师

21、天师21(1/2)

目录

3号和4号, 就差了一天而已。

沈初一看那对夫妻3号拍的照片,断定他们命中无子。

他们4号采集血样送去血样……

结果是,怀了男胎!

一日之隔。

怎么会呢?

“初一, 你想到什么了吗?”郑朦忍不住问。

其实她还对沈初一刚才向她说明的事情有些怀疑。

结了次阴婚, 就忽然……觉醒了?就好像是解开封印了,能见鬼能捉鬼?

怎么听着这么不靠谱呢。

总觉得哪里不对的样子。

沈初一:“你有你小姨和姨夫最近的照片吗?比如这一两天的。”

郑朦摇头:“没有。”

沈初一:“你小姨在哪个医院住院?”

郑朦:“县人民医院啊,怎么了?初一, 你该不会要自己过去吧?”

沈初一:“我还有一次心理辅导要做, 给我做辅导的医生也是在县医院, 我顺路经过的时候看一眼就行了。”

郑朦迟疑:“没必要吧?玄学……我不是说你骗人啊,就是……可能也做不到百分百准确吧。”

沈初一:“放心,我只是顺路看一眼, 保证不会打扰到你小姨。”

郑朦抿了抿唇:“你今晚住哪儿?明天早上我跟你一起过去看看我小姨吧。”

沈初一:“我今晚还有点别的事情, 那明天早上八点,医院门口见。”

关掉聊天窗口,沈初一还在疑惑。

玄学确实不是百分之百正确的,这得看水平。

很不巧,她自认为自己的水平绝对不会出错, 那么问题出在哪里?

或者是染色体检测那边出了问题, 中间人想要坑钱?

这倒是不太可能。

中间人既然做这个这么长时间,肯定是有口碑的, 如果检测不准, 就不会再有人口口相传找他帮忙送去港市检测。

再者, 对方也没必要坑钱,人家只是负责检测,提前就已经收钱了,没必要对结果弄虚作假。

“想什么呢, 给给,快点趁热吃。”

车门被一把拉开,卫重远提着打包的几袋东西上车,把其中单独分开放的肉夹馍递给沈初一,其他的都放在后排。

沈初一也收起电脑放好,接过肉夹馍。

馍略微炸了一下,外焦里软,夹的肉炖得软烂入味,剁了青椒进去,吃起来又辣又脆,特别过瘾。

两人分别干掉一个肉夹馍,卫重远又递给她一瓶水,这才发动车子:“那女的是她妈,咱走吧。”

沈初一又看了一眼那个烧烤摊。

范薇熟练地送酒开酒,还跟食客笑着打招呼,看起来情绪上好像并没有受到太大影响。

沈初一挪开视线,情绪能这么收放自如,也是一件好事吧。

掉头之后,卫重远说:“这边过去刘炎坤家正好顺路,他家旁边有个小公园,咱们到那边把夜宵报销了,时间估计就差不多,咱们再去他家?”

沈初一点头。

路上,沈初一又让卫重远找找看有没有卖香火的店。

县城的主街道上肯定没有,这得去老城区的街道找。

果然,在老城区街道里找到了一家小店。

里面香火都有,难得的是还有沈初一要的金银纸!

除了这些,沈初一还买了一些红布、红纸、红线,还有毛笔朱砂等,看得卫重远莫名其妙。

“你买这些做什么?”

“难得碰上,买来备用。”

买完东西出来,两人开车去刘炎坤家附近的小公园。

到了小公园,把打包的小龙虾、烤鱿鱼、烤羊肉串、鸡翅什么的都给摊开。

卫重远又说:“你先坐,我到对面便利店买两瓶果啤,还要买点什么不?”

沈初一想了下:“买点小孩子爱吃的零食吧。”

“行……额,买零食……”卫重远眼神飘忽地往沈初一手腕上瞧。

沈初一笑:“没错,就是给刘炎坤吃,哎你等等,我先问问他想吃什么,免得买回来的他不想吃。”

眼睁睁地看着沈初一对着空气说话,询问空气想吃什么……

卫重远又麻了。

两分钟后,沈初一看向卫重远:“旺仔牛奶、□□糖、话梅、大面筋、果冻、火腿肠、薯片……嗯,还有方便面。”

几分钟后,卫重远提着一个大袋子回来了。

除了他和沈初一要喝的果啤,剩下的全都是小孩零食。

沈初一手上已经戴了一次性手套在剥小龙虾,冲卫重远扬了扬下巴:“撕开啊。”

卫重远抽了抽嘴角,开始撕各种零食包装袋……

他买得实在是太多了,除了沈初一刚才说的,还买了其他好多,一撕开……

公园的圆形石桌都不够放!

终于撕完了,卫重远准备坐下吃小龙虾。

刚要在沈初一旁边的石凳上坐下,沈初一立刻开口:“坐对面,这儿有人。”

“哪有……”卫重远的声音硬生生地拐个弯,“行,你早说啊。”

卫重远立刻跑到石桌对面坐。

见沈初一剥了一些虾尾放在打包盒盖子上,卫重远也不客气,没戴手套,直接捏了一个放嘴里。

馋死他了!

“哎别……”沈初一刚开口阻拦,卫重远已经把虾肉放嘴里了。

她也只好闭嘴。

反正……

也就是难吃了点。

“呸!”

“呸呸!”

“什么味道!”

卫重远刚嚼了一口就立刻吐出来。

沈初一的剥虾技术不错啊,剥出来的虾尾看起来都很完整,可怎么一到嘴里,就跟渣一样。

嚼一口更是什么味道都没有,跟变质的豆腐渣一样。

这口感,太恶心了!

“卧槽,难怪你剥出来却不吃,闻着那么香,吃起来什么味儿啊!渣滓一样!这虾肯定不新鲜,绝对都是死虾。气死我了,那老板还跟我说绝对新鲜,每一只都是活虾。我他么回去找他去,叫他自己尝尝,这都什么垃圾玩意儿!”

卫重远气得不轻。

沈初一忽然转头朝身侧说道:“叫你吃一个尝尝,你非要连吃好几个,辣到了吧,喝点牛奶,解辣。”

她又抬头看卫重远:“小家伙吃龙虾辣到了,你把牛奶吸管插上啊。”

卫重远:“……”

沈初一又慢慢悠悠地剥了个虾放进自己嘴里:“老板没骗你,虾是新鲜的,味道挺好。”

她又道:“那几个……是刘炎坤吵着要吃,就随便给他剥了几个。刚要拦你,谁知道你动作太快。”

卫重远瞠目结舌:“那虾……”

沈初一:“被嚼完,吸了味儿之后,剩下的可不就是渣滓了么。”

卫重远胃部顿时开始翻腾。

“我他么……吃了他吃过的?”

漱了半天口的卫重远,脸色十分不好看,自己亲手剥了个虾……

果然,是正常小龙虾的味道,跟刚才的口感天差地别!

“叔叔对不起。”

还没变声的小男孩,声音清脆可爱。

卫重远手里刚剥的一个虾,掉了。

一抬头,果然,一个白嫩嫩的小男孩,就站在他身边。

卫重远浑身僵硬,一动不敢动。

他看过刘炎坤的资料,知道刘炎坤的样貌。

眼前的小男孩,正是刘炎坤。

而他真的很难把这个白嫩嫩的小男孩,跟从水底打捞上来的嵌入活人的水泥香炉重叠起来。

“你……你好。”卫重远磕磕巴巴地打招呼,然后拼命地给沈初一使眼色。

沈初一笑:“无妨,现在是晚上,阳气没那么重,给你开一会儿天眼也不影响什么。再说了,他是你带回来的,今晚过后就要送走他,总得让你看一眼。”

卫重远脸上露出一个僵硬的笑容:我真是谢谢你,并不需要好吗!!

卫重远不断提醒自己,旁边的小孩儿是鬼,是鬼,是鬼。

可小家伙非常活泼,说话吃东西都很自在,更没有哭闹……以至于,卫重远提醒着提醒着,就忘了他是鬼的事儿。

毕竟,他也没见过哪个鬼跟他抢鸡翅吃啊!

就是在抢的过程中,他的手一不小心就从小家伙的胸口穿过去,穿个透心凉……

他一个激灵,才瞬间想起,眼前的不是真小孩儿,是鬼!

一个多小时后。

卫重远不得不认同沈初一说的,脱敏治疗十分有效。

他对小鬼娃刘炎坤,从一开始的害怕,到这会儿他已经能面无表情地伸手在他身上穿来穿去,这种洞穿透明人的体验,可不是谁都能有的!

与此同时,他还发现了一个问题。

像是他吧,十几二十岁的时候,天天泡在电脑跟前,作息吃饭都不规律,以至于落下慢性胃病。

辣椒只要吃一点,晚上准拉肚子。

这还不算,他还不能吃太饱,每次吃个七八分饱,胃就比较舒服。

一旦吃饱,胃就开始胀痛,辗转反侧难以入睡,还得吃药。

要是吃撑的话……

那就等着上医院吧。

因为胃病,卫重远已经很久没有好好放开地大吃一顿了。

今晚点的这些东西,按照他的食量来说,三个人吃都多,他就是想都尝尝,肯定还是会剩的,打包带走。

可没想到,沈初一是个大胃王。

他才吃了三分之一都不到,剩下的已经被沈初一给包圆了。

就没见过这么能吃的女生!

这还不算,旁边的小鬼才更叫他嫉妒。

他买的那么一大包的零食,火腿肠各种口味都买了一包,泡面也是买了好几桶不同口味。

可是呢,刘炎坤这个小鬼,居然一口气全部吃光!

光是看着刘炎坤吃,他都觉得撑。

但刘炎坤吃得津津有味。

让他去便利店要热水,泡了3桶,还有一桶是捏碎了撒上调料粉,吃干的。

刘炎坤也说,平时妈妈根本不给他吃这么多零食,泡面更是一年都不一定吃一次,这次太过瘾了。

卫重远一脸麻木。

原来当鬼了之后,还有这种好处?

吃的时候很爽,收拾东西时,就很头疼了。

刘炎坤吃的是食物的气,虽然开了天眼之后,在卫重远眼中,刘炎坤吃东西跟正常人没什么区别,可实际上,刘炎坤吃完的东西,外表看起来都还跟原来一样。

这就导致,在丢垃圾的时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