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仙侠 > 真千金是国宝级天师

23、天师23(1/2)

目录

邹局要亲自去趟省城。

旗下人马出了这么大的事, 他是坐不住的。

罗静璇作为鲁照进的得力助手,她也要去。

案子的情况,她比较熟悉。

邹局立刻联系了副局等领导, 交代部分工作事宜后, 马上就得出发。

祝欣欣的家属,奶奶房春兰和姨奶房秋兰作为嫌疑人已经被刑拘,父亲祝俊伟和母亲何丝苹也正在分别接受问话。

不过何丝苹的身体还不适合出院, 警方安排刑警在病房对她进行笔录。

这会儿还在局里的, 万分关心祝欣欣案进展的, 就是郑家人了。

郑朦一家子还在外面,大概还无法接受案件的真相。

也是,换做是谁, 恐怕都无法接受。

沈初一跟邹局说:“我也去一趟省城。”

邹局迟疑片刻:“案情重大, 对方已经袭击我们的刑警,这在系统里属于很严重的情况,特情部门那边,也立刻启动应急措施,特情处省城分部已经安排特情人员过去协助……”

沈初一明白邹局的顾虑。

她什么身份都没有, 贸然参与进去, 实为不妥。

沈初一:“卫老板要去省城见同学,顺便带我过去玩, 跟警方行动无关。”

罗静璇问沈初一:“你去是为了……祝欣欣?”

沈初一点头。

祝欣欣尸身破碎不堪, 不得全尸下葬, 她的神魂也不知归于何处。

最大的可能,还是跟那个邪修有关。

沈初一道:“我想问房春兰几个问题,恐怕不合规矩吧?”

罗静璇点头:“不合规矩,不过我可以帮你去问, 作为笔录的补充部分。”

沈初一:“房春兰找的那个邪修,给对方钱财了吗?或者说是,对方跟他要什么东西了吗?”

罗静璇:“我们之前的询问过程中,已经问过类似的问题。对方收费明码标价,一次一万,还要取一滴死者的心头血和一撮头发。现金、心头血和头发,房春兰已经通过快递邮寄出去,我们跟踪快递信息,显示已经签收。”

沈初一点头:“那别的就不用问了。”

罗静璇:“能确定了”

沈初一:“肯定在那边。”

罗静璇迟疑:“会不会……比较危险啊?”

沈初一笑了一下:“不是说特情处的人已经去了吗?我只是担心,对方拘下的魂灵太多,特情处那边估计没空辨认哪个是祝欣欣。”

她跟郑朦是好朋友,郑朦不懂这些东西,但她不能眼睁睁看着祝欣欣成孤魂野鬼。

情况好的话,特情处那边集体超度的时候,也把她给超度了;情况要是不好,特情处顾不上这些魂灵,那祝欣欣就要成为孤魂野鬼,要么被其他恶鬼邪灵吞噬,要么撑不过日光,直接魂飞魄散。

她得去把祝欣欣带回来,让她安息。

邹局:“那就走吧,但得时刻注意安全。等这次事毕,我把你推荐给特情处那边,你要是能通过考核,就能成为特情处的成员,以后遇上类似这样的事情,行事就会比较方便。”

沈初一点头。

立刻就要出发,没空多说什么。

沈初一只能把郑朦拉到一边,三言两语跟郑朦说一下情况,说得去把祝欣欣的灵魂找回来,如此才能真正让她安息。

郑朦很是焦虑,不知道该怎么办:“会不会很危险?”

沈初一摇头:“不会,我去把她带回来就行了。你们在家好好等着。”

说完,沈初一把昨晚上在酒店里制作的几个平安符拿出来。

给郑朦一个,郑朦妈妈一个。

郑爸爸阳气足,不容易撞见邪祟,可以不用要。

还让郑朦捎带给范薇一个,交代郑朦,可以不用告诉范薇,是她给的,不然范薇肯定不要。

另一个是给吴淮的,原本说放在网吧叫吴淮去拿的,她也没空去网吧了,就让郑朦给吴淮打电话,叫吴淮出来拿。

没时间多说别的,沈初一就跟着罗静璇邹局他们走了。

刚要上车,又被追出来的郑朦叫住。

郑朦跟她爸爸一起跑过来的,她直接往沈初一怀里塞了一个信封。

信封还是公安局的信封,一看就是仓促之下跟民警要的。

郑朦语速飞快地说:“时间来不及了,现金就这一点,里面有张卡,密码是我生日,你先拿着用!”

郑爸爸也点头。

显然,这是郑爸爸授意的,郑朦经事少,今天又格外受惊,脑子都是懵的,恐怕很难想到这些。

其实,不需要的。

但是看着郑朦和郑爸爸的眼神,沈初一点点头:“好。”

见沈初一没拒绝,郑朦这才算是松了口气,脸上也勉强露出个笑容:“如果太危险,就别勉强。”

郑爸爸也说:“欣欣已经不在了,如果能把她带回来当然最好,但如果很难,也别勉强,人活着才最重要,先保证你的安全!安全第一。”

沈初一再度点头。

她明白郑爸爸的意思,死人当然没有活人的安危重要。

车子出发。

卫重远也是被拉上车的,走的时候还一脸懵逼,不知道什么情况。

刚才他只看到沈初一跟罗静璇快步往里面走,还以为有别的什么事。

上车之后,罗静璇才来得及详细跟卫重远解释。

卫重远大吃一惊:“鲁队他们都出事了!那岂不是很危险?”

鲁队本身就是经验非常丰富的侦查员,带过去的也都是老手,居然全都中招。

罗静璇:“可能是因为没有防备,把对方当成普通人了。”

嘴上这么说,其实罗静璇很清楚,就算是把对方当成普通人罪犯,鲁队也从来不会托大。

沈初一知道卫重远胆小,看他有些焦虑,她就说:“你把那个邪修的信息再全部过一下,追踪一下看看。祝欣欣绝对不是唯一的受害者。”

邹局声音很沉:“我们也考虑过这个问题,如果真是这样……这个案子,可太惨重了!”

卫重远立马把电脑拎出来,以从房春兰那边得到的邪修的网络信息开始摸排,任何一点线索都不放过。

他嘴上还在说:“这种人,到底想干什么!为了钱的话,可以去给有钱人看风水,那钱挣得轻轻松松,非得坑害人命!坑害人命能叫他长生不老吗?!”

沈初一:“不能,但这种人往往不把自己当人,走上修行之路,就认为自己高人一等,普通人在他眼中就是蝼蚁,如果能牺牲几只蝼蚁的性命,让自己修行稍有进益,他们就会毫不犹豫。”

卫重远不由得打了个寒战。

这种心态……

关键在于,他们觉得自己比人高贵。

认为自己和普通人,已经不是一个物种了。

一旦有了这种认知,就太可怕了。

就好比是大家都一起努力学习,成绩差不多,忽然有一天,告诉你说,你只要弄死几只蚂蚁,就能叫你考试前进一名。

会有多少人,毫不犹豫?

如果弄死几十只蚂蚁,能叫你前进十名呢?

会有多少人,争先恐后?

如果弄死几百几千几万只蚂蚁,能让你成为第一呢?

会有多少人,不顾一切?

对于邪修来说,一旦杀人成为他们修行的捷径,那是根本不能指望他们有良知的。

邹局和罗静璇电话不断。

对于邹局来说,很多事情需要上通下达,还要跟省城各个部门沟通。

罗静璇一方面要不断听取局里同事打来的电话,另一方面也要不断联系省医院那边,时刻关注鲁队他们的情况。

沈初一想起来平安符,她原本没准备邹局的那份,不过现在情况紧急,也顾不得了。

早知道昨晚让罗静璇晚一点走,把符带去给鲁队就好了。

谁也没想到,鲁队今天凌晨就带队去省城抓人。

她昨晚一共做了9个,给郑朦那边4个,还剩下6个,这里面除了一开始就给罗静璇鲁照进和卫重远准备的,还剩2个,刚好邹局和司机一人一个。

等回去了,她再做两个,给苗老师和杜医生。

所有人都慎重地把这个小小的红三角在身上装好,拍拍,确定不会弄掉。

司机说不要,他没什么危险,留着给其他兄弟。

邹局让司机拿着,其他人这会儿已经昏迷,有也没用,倒是司机,可不光是司机,也不能出问题。

去省城,开车快的话也要三个小时。

一路上他们紧赶慢赶,中途就停了一次去服务区上个卫生间。

中午肯定没空吃饭,罗静璇在服务区买了点面包和水,在车上就当是午饭了。

罗静璇和司机替换着开车。

邹局也是吃了点面包喝瓶水。

卫重远死盯着电脑屏幕,手指在键盘上快速飞舞,眼睛一眨都不眨,专注至极。

沈初一也没打扰他,自己喝了瓶水。

马上就要进入省城外环路时,卫重远忽然一拍大腿,瞪着眼睛咬牙说道:“我草他个祖宗的,这畜生到底害了多少人!”

其实从房春兰供出那位大师之后,警方除了第一时间固定证据,追踪IP,找出那位大师所在位置之外,警方也在网络上对那位大师进行全面的调查。

只不过时间有限,人手有限,那位大师的信众除了线上传播还有线下传播,这给警方的调查带来很大难度。

卫重远接收了同事们的初步调查结果,以此为基础进行进一步的追查……

此刻,他通过诸多手段追踪,找出了一个又一个的受害者!

“目前可以固定证据的,已经有17个!”

卫重远咬牙切齿。

“这些聊天记录,全都是他一步步手把手教那些傻×们,怎么溺死、掐死、捂死……靠,草,居然还有烧死、烫死的……”

罗静璇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溺死掐死,居然还有烫死?

那些不是小鸡小鸭小狗小猫,是一个个活生生的小孩,是他们十月怀胎生出来的……

卫重远眼睛红得不行:“有些是刚出生的小婴孩,有些是已经一两岁、三四岁的孩子!”

“畜生!”

“骂他是畜生,简直是在侮辱畜生!活该下地狱的垃圾玩意!”

罗静璇在开车,紧抿着唇。

邹局神色冷肃:“他一定会为他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卫重远咬牙:“这种畜生东西,判死刑都不解恨!”

因为涉及到的受害者遍布全国各地,而那位邪修人又在C省城,现在案子已经不仅仅是江峰县的一个祝欣欣案了。

邹局这边直接向省厅汇报,由省厅牵头,成立专案组。

那个邪修肯定是要特情处接手去抓捕,但是除了邪修之外,这一系列案子的本身,其实还是普通刑事案件。

哪怕是受邪修“改命生男胎”的诱惑,可终究亲手残忍杀死那些无辜婴孩的,都是她们的亲生父母,都是普通人。

是人,就别想逃过人间的法律!

车子直接开往省院。

守在这边的,是省城C市兄弟单位的同事们。

司机去停车,邹局打头带着罗静璇卫重远和沈初一,快步进了医院,去往鲁照进几人所在的病房。

到了门口验证身份,值守的警察立刻给邹局敬礼,说明情况。

“从群众送他们入院到现在,这几位一直都昏迷不醒,但身上又找不出来任何毛病。”

“我们周局给医院打了招呼,医院这边也安排了好几位专家医生过来,都没有检查出来是什么问题。”

“抽血、心电图、脑电图,甚至是CT,全都是正常的。可这几位就是一直昏睡不醒。”

“一开始医生考虑是不是吃了助眠之类的药物,但血液检查显示没有,什么都没有。”

邹局点头,跟对方握手:“辛苦你们。”

罗静璇已经带着卫重远和沈初一进去。

医生没查出来问题,也不能使用任何急救的措施,他们这几位也没有任何缺氧症状,不用吸氧……

所以几个人就是,躺在病床上睡觉。

一个病房里只有俩病房,只能躺俩人。

这个病房里躺的就是鲁照进和另一个警察。

罗静璇紧张地上前,也不敢动手,但是观察了一会儿,也确实……

观察不出来什么。

鲁队面色正常,躺的姿态很松弛,呼吸均匀绵长,一看就是陷入熟睡,而且看起来睡眠质量很好。

另一张病床上的警察,同样睡得很熟,好像在做着什么美梦,咧嘴笑,口水都流出来了。

罗静璇看向沈初一:“这……看起来还真像是熟睡。”

各项检查都没问题,那可不就是熟睡吗?

但正常人,又不是几天几夜没睡觉,怎么可能睡着就叫不醒。

罗静璇有些不甘心,过去推了推鲁照进:“鲁队,祝欣欣案子又出新状况了!鲁队?鲁队你听见没有,祝欣欣案又有新情况!”

毫无反应!

要知道,如果是正常情况的话,一听说案子有情况,鲁照进哪怕是几天几夜没睡,也会立刻爬起来。

罗静璇抿着唇。

沈初一走近过去,仔细看。

罗静璇和卫重远对视一眼,都很难受。

邹局去相邻病房看过另外两位警察了。

这会儿邹局过来,罗静璇轻手轻脚地走出去,跟邹局说:“看起来确实像是在熟睡。我叫了,叫不醒。”

邹局进来看了一眼,低声说:“这……肯定不是普通的生病。C市特情处人手不足,已经从别的地方调派人手过来,下午应该就能到。”

邹局见沈初一很专注,也没打扰,低声跟罗静璇说:“小沈同学要是能看出来问题,有把握的话就试试,没把握的话……就先等等,等特情处的人来。”

邹局要带卫重远去省厅,这起案子受害者众多,来自全国各地,还要联系其他地区的警方共同协查,因此案子只能是由省厅来组织。

卫重远有些不放心这边。

罗静璇:“没事,外面还有几位兄弟单位的同事,我们就是守在医院,不会有事。”

邹局和卫重远离开。

罗静璇一回头,就看到沈初一的手,正放在鲁照进的眉心。

她心口一跳,立刻就想出声询问。

但最终还是冷静下来,闭口不言。

沈初一这个女孩子,不是普通十七八岁的女孩,一直生活在象牙塔,刚刚经历过高考,人生还是一片空白。

她和那些纯白如纸的女孩子不同,她经历太多,从没在象牙塔待过一天。

这也就导致,她行事处事会更加成熟,更像个成年人一样,考虑周全。

罗静璇摸了摸口袋里的平安符。

她深吸口气。

无论如何,她相信沈初一的能耐。

罗静璇也不是没听说过所谓的大师,甚至也见到了特情处派过来,交接之前湍丰桥案的时候的特情人员。

也不知道怎么,罗静璇反正觉得那些人太……太一般了。

沈初一能让刘炎坤的魂魄系着红绳,带他们去找他埋骨之地,派来的特情人员不能。

沈初一能点个香就召唤来鬼差,那些特情人员还是不能。

沈初一还能给她和卫重远开天眼,那些特情人员依旧不能!

所以罗静璇认为,沈初一比那些特情人员靠谱多了。

片刻之后,沈初一收回了手。

罗静璇赶紧问:“怎么样?”

沈初一:“他们的身体没毛病,此刻确实是陷入沉睡之中。但,睡,也能把人睡死。”

罗静璇心口发紧:“怎么睡死?”

沈初一:“人一直陷入沉睡,其实本身和死亡就差不多。尤其是在陷入深度睡眠的时候,人的生理机能都已经降到最低,除了还能自主呼吸,这些微弱的身体机能,真的很类似于死亡。”

沈初一指了指鲁照进:“从意识上来说,深度睡眠中,人的意识也无限降低,机体跟外界的刺激已经隔离开……已经约等于死亡。而醒来,就类似于复活。”

罗静璇抽了抽嘴角:“你直说!”

沈初一:“很简单,从身体的角度来说,一直沉睡的话,不能吃不能喝,只能靠输入营养成分维持生命,意识即便活着,可意识无法支配身体,这跟死亡又有什么差别?”

“活死人?植物人?”罗静璇攥紧拳头。

沈初一摇头:“据一些沉睡多年苏醒的植物人说,他们能听到外界的声音,能感受到亲人,只是意识无法支配身体。可鲁队他们的情况不一样,他们的意识被困在梦境之中,梦境不断循环没有终点,他们的意识就永远出不来。还不如人家某些植物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