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仙侠 > 真千金是国宝级天师

26、天师26(1/2)

目录

游千山给鲁照进也做了检查。

“已经没事了。”

游千山道, “织梦兽的梦种,只是针对梦境和意识,一旦意识回归本体, 梦种生成的梦境就会自动破碎, 对人不会有什么影响,受害者甚至不会记得梦种制造出来的那个梦。”

没影响就好。

鲁照进还是满脸疑惑,对于他来说, 记忆就只到去抓捕罪犯的那个时候, 昏迷之后被送到医院这些, 他是一概不知。

对于他们来说,其实就相当于是睡了一觉。

而且是好好地睡了一觉,绝对的深度睡眠, 休息得那叫一个好。

跟鲁照进一个病房的警察就说:“我这有神经衰弱的毛病, 睡觉有点动静就醒,真是好久都没睡这么踏实了。”

这其实是警察、消防、军人、医生等等很多职业的职业病,因为总是遇到突发状况,有时候刚睡着就被叫醒,还都是急事……

久而久之, 能睡好的真没几人。

罗静璇因为之前哭, 这会儿眼里还全都是红血丝。

听了他们的话,她真是哭笑不得:“你们是睡好了, 都不知道我快担心死了……”

罗静璇把发生的这一切, 整个过程有多惊险, 全都跟鲁照进说一遍……

6个人全都救回来了!

简直是个奇迹。

游千山和另外两个丁级特情师都兴奋得不行。

那两人迅速打电话向自己的上级领导报告。

游千山本来想立刻打给自己的师父去邀功,这绝对是值得在天问峰书写一笔的!

不过这个时间,师父肯定早早睡了,游千山不想吵醒师父, 又不想憋着情绪。

可是小师叔也不是个很好的炫耀对象,就……

憋得难受。

谈亦承看向游千山:“6个全都救回来了,很厉害。”

游千山瞬间眼睛一亮:“小师叔你也这么认为。”

谈亦承点头:“是很困难,要把握好时机,还要准备好傀儡……一切全都做足,还需要一些运气。”

游千山兴奋地点头:“是的是的,其实运气占主要!就算一切准备都做足,但运气不好的话,还是一个都救不回来。今天居然六个全都救回来了,运气真的太好了啊!小师叔你说,我是不是时来运转了?一会儿出去我要买一本刮刮卡!”

谈亦承不想打击某霉神附体星人,道:“可以试试。”

游千山还沉浸在自己时来运转的兴奋情绪之中,忽然看到谈亦承手里竟然在把玩一个毛球挂件。

“小师叔,这什么东西啊?”游千山问。

自家小师叔,什么时候爱好这种小玩意儿了?

这种毛茸茸的小挂件,一般不都是女孩子们特别喜欢的吗?

咦,小师叔不会是准备送那位罗警官的吧!

游千山忍不住抓了抓头。

小师叔没追过女生,没经验,这不行啊。

女孩子或许会喜欢这种小玩意儿,但那只仅限于俩人一起逛街的时候,看到喜欢,就买一对情侣款的,俩人一起用。

真要是郑重其事送礼物,还是应该慎重一点……

嗯,应该稍微贵重一点。

这小东西可爱归可爱,不值什么钱,第一次送礼物送这个的话,人家女孩子会认为男人小气,不大方,礼物专挑便宜的买!

游千山瞅了一眼还在给队长汇报工作的罗静璇,悄悄地把谈亦承拉到边上。

他低声把自己的想法跟谈亦承说了。

“邦!”

一个暴栗敲在游千山头上,外加一记横眼。

游千山委委屈屈地躲边上揉脑袋,实在是不明白自己错哪儿了,明明是好意提醒小师叔……

哎,等等,小师叔该不会是恼羞成怒吧?

游千山盯着小师叔的表情,越看越觉得有可能。

第一次动凡心的小师叔,昏招频出,还恼羞成怒!嘿嘿嘿嘿,这绝对是大新闻。

游千山头也不疼了,抱着手机发信息。

【师父师父师父,大新闻,小师叔有暗恋对象了,是位警花……】

【二师叔,告诉你个小师叔的秘密,你一定猜不到……】

送礼物,是追人?

谈亦承捏着织梦兽牌毛球挂件,眼神相当复杂。

他不由得看向沈初一。

她送他这个,有游千山说的那个意思吗?

很快,想到什么的谈亦承,脸色刷得变黑。

她才几岁!

小姑娘一个!

现在的小姑娘,心思善变的很,今天喜欢这个明星,明天喜欢那个演员,对着好看的都叫哥哥……简直比海底暗流还难以捉摸!

她们的一言一行,半点当不得真!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沈初一总觉得谈教授忽然变得高冷起来。

脸上分明还带着笑,却有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

这时,沈初一手机震动了一下。

她拿起来看一眼,是王子病的企鹅消息:【大师,我已经到C市,也拿到花瓶碎片了,我们什么时候见面?对了大师,我舅舅可能要跟我一起,您介意吗?】

沈初一:【随你便。今晚见面,待会儿我忙完通知你。】

罗静璇那边跟鲁队汇报完,又立刻给邹局打电话汇报。

邹局那边肯定也等着急了。

邹局下达指示,让鲁队他们立刻赶去专案组,也请游千山游大师一起过去,跟本地特情处人员一起,帮着抓捕那个“邪修”,避免不必要的人员伤亡。

这个“邪修”,最后肯定是要交给特情处处理,抓捕肯定也得特情处的人来,防止再出现之前鲁照进几人中招的事件。

游千山过去,也是理所应当。

再者嘛,就凭那位罗警官有可能是他未来的师叔母,他也义不容辞,必须得去啊!

罗静璇看向沈初一:“初一,你跟我们过去吗?”

沈初一:“不了,我今晚还有点别的事情。”

罗静璇皱眉:“我们把你带出来的,得确保你的安全。”

沈初一笑笑,走到罗静璇跟前,压低声音说道:“织梦兽在我手上,放心吧,我比谁都安全。另外,不用担心祝欣欣魂魄的问题了,具体的以后我再跟你说。”

罗静璇瞪大眼睛,不过她很快就反应过来。

难怪救人这么顺利,看那位游大师兴奋的样子就知道,能把鲁队他们6个人全都救回来,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

原来,是因为织梦兽被沈初一给抓住了!

要知道,那位游大师和那两位丁级特情师都说过,要抓住织梦兽,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甚至,就连祝欣欣灵魂的问题也解决了。

虽然她并不知道祝欣欣灵魂问题是怎么解决的,但沈初一肯定不会无的放矢,她说解决了,自然就是解决了。

这一切,那两位丁级特情师非常崇拜的,据说是获得了去年特情系统比武第一的甲级特情师游千山,甚至毫无察觉!

可想而知,沈初一的能耐。

此刻,罗静璇在心里对沈初一的能力评估,已经拔高到她此前想都不敢想的地步。

罗静璇又想起了刘炎坤的爸爸刘强,据说沈初一只是抬手挡住他的拳头,刘强的拳头上毫无伤痕,可他愣是疼得哭天喊地,吃止疼药都不管用,打麻醉针也不管用!

好吧,担心沈初一的安全纯属多余。

只是沈初一年龄太小,刚高考完,罗静璇总是忍不住把她当成涉世未深需要好好保护的小姑娘看待。

而实际上,沈初一可不是普通小姑娘。

她有心计,一路算计着,最终成功参加高考。

不出意外的话,这姑娘的真实成绩肯定不差,高考出来估计会惊呆一大片。

更不用说这小姑娘如今还拥有了这么厉害的……能力!

比甲级特情师还要厉害!

那她的安全,确实不用担心。

罗静璇低声跟鲁照进说了什么。

鲁照进点点头,还是叮嘱沈初一:“有任何事情立刻打电话。身上有钱吗?”

沈初一:“有。”

以她绝对准确的直觉,在她说完这个字后,某道目光又落在了她身上。

谈亦承确实觉得无奈。

这小姑娘,明明身无分文,却理直气壮地说有钱。

游千山也看向谈亦承:“小师叔,我得过去一趟,防止那个邪修再伤人。你……”

谈亦承:“子续今天过来有事,待会儿我让他来接我。”

就这么说定了。

沈初一给王子病发企鹅消息:【来省一院门口接我。】

坐飞机赶到C市,立刻打车去那位收藏家的祖宅,拿到花瓶碎片后,又马不停蹄赶去小舅在市中心的公寓。

开辆车出来,准备去接小舅一起,小舅不放心他一个人去见那位大师。

此刻正开车赶往省一院的王子续,收到了大师的企鹅消息。

一看。

嘿,真巧了。

小舅在省一院,大师也让去省一院门口接他!

鲁队罗静璇和游千山他们,全都赶往专案组。

沈初一和谈亦承从医院出来,一起在门口路边等车。

“这么晚了,你……”

谈亦承斟酌一下,“事情很着急吗?”

沈初一点头:“着急。我现在可是身无分文,再不挣钱,今晚得露宿街头,还得饿肚子。你又不会顿顿请我吃饭。”

明知道她故意这么说,谈亦承还是一阵无语。

“要见熟人?”他问。

沈初一想了一下:“应该算是……网友吧。”

见网友?

谈亦承脑子里顿时闪现无数不怎么好的社会新闻标题。

沈初一却笑眯眯地说道:“不用担心,敢对我打坏主意,甭管是人是鬼,他都得后悔。”

谈亦承深吸口气。

在心里告诉自己,眼前这个,不是他追星疯魔的侄女,也不是他学生,反而是……于他有恩,能力超群的玄学少女!

他没有任何立场教育她,甚至真的遇到危险,他反而是她的累赘。

可……

可能力强,不代表就不会上当受骗!

小姑娘见网友,不大多都是被骗么。

“不介意的话,我陪你一起。等你办完事,送你去酒店。”

他顿了顿,“你还小,没有监护人在,还是不安全。你放心,我不会干涉你做什么的。”

沈初一忍不住笑。

她走近两步,微微仰头:“谈教授,你确定不会干涉我做什么吗?我不小了哦,刚满18,哎,忘了,今天还是我18岁生日呢。”

明知道她又是故意的。

谈亦承呼吸一滞:“生日快乐。抱歉,没能给你准备礼物。”

沈初一微笑:“无妨,以后有的是机会。”

谈亦承都被她气笑了。

真的从来没见过这么理直气壮的小姑娘!

他已经打定主意,今晚陪她办完事情。

谈亦承立刻给外甥打电话:“子续,我今晚有点别的事情,不跟你一起了,你自己注意安全。”

开车的王子续很是懵逼:“哎不是,小舅,我过个路口就到了,你真不跟我去啊,你不是怕我上当受骗吗?”

“吃一堑长一智,已经有所防备,你要是还能被骗,只能说明你蠢。”谈亦承声音冷肃,完全不觉得自己说的有什么问题。

王子续:“不是吧小舅,不带这样人身攻击的!你还在省一门口吗?等两分钟呗,我马上就到,我要找的那位大师也让我到省一接他,总不会见个面的功夫都没有吧。我马上到了!”

谈亦承看向身边正在玩手机的少女。

她很专注地看手机屏幕,把他忽略个彻底。

这种待遇,也就只在她这儿体会得到了。

谈亦承放下手机,眉头微微皱起。

那位大师,也在省一门口?

这……

是与不是,一会儿就知道了。

很快,一辆车子停在路边,鸣笛声响起。

谈亦承看过去,车子已然停稳,王子续下车跑过来。

“小舅。”

王子续打完招呼就掏出手机,“小舅你稍等片刻,我联系一下大师。”

沈初一早就抬头,看到了跑过来的王子续。

她看看谈亦承,又看看王子续。

这俩人的年龄差,不是很大啊。

“亲外甥?”沈初一问。

谈亦承点头:“嗯,亲的。我大姐的儿子。”

那个年代,母亲和父亲结婚时年纪很小,很早就生了大姐。

而他跟大姐的年龄,足足差了20岁。

所以他其实就只比外甥王子续大了3岁,他们几乎是一起长大的。

不过他很早就出国了,外甥则一直在国内长大,他学业、研究都很忙,却也经常跟外甥打电话、视频等。

大姐和姐夫忙于工作,外甥就养成了这种比较跳脱,又有些天真的性格。

王子续早就看见沈初一了,心中格外诧异,但也不好意思多问。

这会儿终于逮着机会,王子续顿时笑道:“你好,你是……”

这舅甥俩个子都够高的。

沈初一微微抬头:“巧啊,王子病。”

王子续满脑子问号。

沈初一见他没反应过来,又道:“你不是王子病吗?我是挣钱吃饭。”

王子续:“我不是王子病,我是我不是王子病,哎我……我不是我是……”

沈初一眨眨眼。

谈亦承都听不下去了:“那你到底是不是王子病!”

“不是,哎是!我的意思是……我的名字是,我不是王子病,不是王子病。”

沈初一:“……”

谈亦承:“……”

王子续也快把自己给绕结巴了:“我解释清了吗?”

沈初一偏头看着身边的人:“我叫他王子病,没意见吧。”

谈亦承:“没。他本来就有王子病。”

王子续:“……我没有。”

沈初一:“行,名字只是个代号,不重要。王子病,你花瓶碎片带来了?”

“带来了。”

王子续委屈巴巴,不过一听到说女朋友的事,赶紧把乱七八糟的抛在脑后,王子病就王子病吧,随大师高兴。

“大师,接下来要怎么办啊?”

沈初一:“找个地方,我把花瓶拼起来。”

王子续立刻说:“花瓶已经拼起来了!花瓶主人在出事后,第一时间请的最专业的古董修复大师修复的,这会儿就在车上放着,现在拿给您看?”

沈初一皱眉:“已经拼好了?”

王子续连忙点头:“对。”

沈初一叹了口气:“那还有点麻烦了。”

谈亦承:“我们先上车,这里只能临时停车。”

谈教授毕竟是被拖过车的人,经验丰富。

上车之后,王子续问去哪儿。

沈初一:“找个安静点的地方,酒店也行。”

“你一个小姑娘,我们跟你一起去酒店不方便,去蓝湾公寓。”

谈亦承跟沈初一解释,“我那边有套房子,不经常住,比较安静,安保什么都挺好,也比较私密。”

王子续顿时格外感激。

自家小舅的地盘,从来不给外人进入的,尤其是异性,主要是多年来的经历,让小舅不堪其扰,后来是说什么都不肯再带外人去自己的住处,同性异性都不行,但是异性尤甚!

这次为了他女朋友的事情,小舅把自家地盘都给借出来了,真不容易,太感动了,不愧是跟他一起长大,如兄又如父的小舅,自己以后一定要好好孝顺小舅!

哎,等等,好像有哪里不对?

总觉得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被他忽略了。

不过想不起来就算了,桃桃的事情要紧。

“大师,一定能找到桃桃的对吧。”

王子续一边开车一边问,“费用不是问题。”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