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仙侠 > 真千金是国宝级天师

27、天师27(1/2)

目录

我的女友是花瓶。

真古董花瓶, 价值过千万那种!

我把我女友砸碎了。

砸……碎了。

王子续整个人仿佛踩在棉花里,站都站不稳,脑子也是一盆浆糊, 整个人完全懵逼了。

他忍不住看看自己的手……

他刚才到底做了什么?

他的女朋友, 怎么会是一只花瓶?

花瓶怎么会是他的桃桃?

谈亦承比外甥冷静不少。

毕竟是天问峰的记名弟子,从小在天问峰长大,稀奇古怪的事情见得还是不少。

谈亦承替外甥问出了心中所想。

“你的意思是, 千桃就是这个花瓶?”

沈初一点头:“准确点说, 这个花瓶是千桃的本体。”

谈亦承听明白了。

有生以来, 他只见过一只化形的妖,不过据师父说在深山老林,不为人知的地方, 肯定还有化形的妖物。

如今这时代, 地球之上灵力匮乏,不宜妖物修炼生存。

绝大多数尚存的妖物都是从前化形成功的,如今都躲在人迹罕至的地方,或是沉睡或是修炼。

不过大多数都是沉睡。

毕竟现在的灵力太匮乏了,完全无法满足化形的妖物修炼需要。可以说, 修炼所吸收的那点灵气, 甚至都不够维持这些大妖们一天的基础消耗!

此消彼长,可不就显得很不划算了吗。

是以妖物们多数都在沉睡, 极难在社会中见到化形的妖物。

就算是见到化形的妖物也不需要担心。

对于妖物来说, 修炼极其不宜。

他们没有人的躯体, 在修炼一道上,关卡重重,很多妖物都卡在化形为人这一步上。

而他们比人更明白什么是因果。

杀人是简单,可杀个人之后, 他们也会罪业缠身,让他们本就殊为不易的修行之路,变得更加困难。

况且他们也未必就是拥有武器的人类的对手!

所以往往妖物都是躲着人走的。

实在躲不开,需要进入人类社会,他们也都是小心翼翼,躲躲藏藏,尽快离开。

在如今这个时代,真实的妖物过得就是这么低调。

实在是不低调不行。

一个人的寿命不过短短百年,死了投胎很快就能重来。

可对于妖物来说,他们大多都是花了几百年上千年,甚至是更久的时间才修炼到如今这一步的。

而从踏上修炼之道开始,他们就注定无法跟人类或者普通没开灵智的动物一样,再入六道轮回。

等待他们的,只有持续修炼、长生,或者永久性的寂灭和死亡。

他们是没有来生的。

这也意味着,他们没有重头再来的资本。

所以师父一直教导,就算是见到妖物,也不要激怒对方,不要硬碰硬。

但凡有缓和的余地,妖物就不会对人赶尽杀绝。

当然了,也有例外。

就是那些身上已经有诸多业债的邪妖,他们业债缠身,注定无法抵消无法回头,被天雷追得无处藏身……

这种妖物是最可怕的。

他们的破坏力惊人,往往毫无顾忌,大开杀戒。

就像是亡命徒一样,反正都是要死,多杀一些回本。

当然,千桃肯定不属于这些妖物。

正如沈初一所说,千桃化形都不够稳,道行还浅,就是一个小妖。

不过谈亦承也没想到,自己外甥心心念念的女朋友,竟然会是一个花瓶妖。

刚才,外甥还亲手又把自己的女朋友又打碎一遍。

想到这儿,谈亦承也有些心疼自己那傻外甥了。

王子续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指着那一堆碎片:“它,就是我的桃桃?”

沈初一点头。

王子续都要哭了,求救一般看向自己小舅。

谈亦承拍拍可怜外甥的肩膀:“别急。”

怎么可能不急!

小舅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又不是你把你自己女朋友砸碎了!

可怜王子续敢怒不敢言,他小心翼翼地拿起一块花瓶碎片……

很多东西浮上心头。

乾隆粉彩九桃天球瓶。

难怪桃桃叫千桃,面若桃花、肤若白瓷,皮肤细腻到看不见一个毛孔。

天天炸鸡烤串,各种高热量高糖重辣重油,怎么吃都不胖,也完全不上火不长痘!

也难怪桃桃对古董知识了解那么多,在瓷器修复上更是堪比当今顶尖大师!

王子续深吸口气,把地质锤放得远远的,重新凑到沈初一跟前来。

“大师,那……那怎么才能让桃桃重新出来?”王子续小心翼翼地问道。

沈初一正在摆弄花瓶碎片:“别急,一定还你一个完好无损的女朋友。”

“本体破碎之后,她无法再维持化形,只能回归到魂体状态,而她的魂体困于每一块碎片上。原本的修复,是按照她本体的形状来修复的,看似修复得一模一样,可她的魂体却被打乱,无法凝聚,被困得死死的。”

“现在,重新打碎之后,她的魂体分散于这每一块碎片之上。我会重新按照她魂体的状态,将这些碎片拼起来,主要不是为了拼花瓶,而是为了拼她的魂体。”

“等魂体拼凑成功后,我会引导她再次化形……”

换做别人,她就不解释那么多了。

如今,她这可是一步一步,把自己的每个动作都给解释得清清楚楚呢,耐心真的见长。

这是个细致活。

原本碎掉的花瓶被修复过了,某些碎片粘在一起,刚才再敲碎的时候,这些粘连的碎片并没有被敲碎,那就还需要再敲碎。

沈初一一边比划着,一边把需要重新敲碎的碎片放在边上,让王子续再敲一遍。

先前不知道这是桃桃的时候,王子续虽然心疼那一千多万,可还是下手敲了。

可如今,知道这是桃桃……

他怎么都下不去手。

还是谈亦承拯救了自己的小可怜外甥。

沈初一指挥,他来敲。

两人配合得天衣无缝。

终于,足足花了三个多小时,沈初一才把千桃的魂体拼凑成形。

她上出口气:“成了,接下来我在她本体上画符,让魂体凝聚,再引导她化形。”

“先喝点水,歇歇。”

谈亦承端了杯水过来。

沈初一着实渴了。

她一口气灌下大半杯水。

王子续也聚精会神地趴在边上半天,精神紧绷的他,比干活的沈初一还累。

他抹了一把额头的汗,看看甘当服务生端茶倒水的小舅,再看看自然而然喝水的沈初一,他咽了口口水滋润干涩的喉咙,赶紧转身跑回去给小舅也倒杯水。

小舅对他真的太好了。

他只顾着紧张,都不知道给大师倒杯水,太怠慢大师了,居然让小舅舅亲自去给大师倒水,罪过!

“小舅,你喝。”

王子续讨好地把水奉上,还忍不住舔了舔嘴角。

谈亦承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傻外甥脑子里在想什么,不过他一点都不想喝他倒的水。

“你自己喝吧。”

哎?

王子续也没多想,反正小舅也不会跟他客气,大概是不渴,或者是刚才在给大师倒水的时候小舅已经喝过了。

王子续确实也渴了,直接一饮而尽。

稍微休息一下,沈初一开始了下一步。

“我的朱砂……嗯?”

刚准备要,朱墨居然已经调好了。

沈初一不由得笑:“谈教授要是哪天不当教授了,还可以当助理,绝对是金牌助理。”

“这算是夸奖?”

“当然。”

谈亦承轻笑:“那谢谢了。”

王子续脑子这会儿是木的,闻言他不假思索地说:“那也没人请得起我小舅,他哪天要是不当教授了,肯定会被抓回家继承公司。”

“大舅不可能经商,二舅在管矿业能源那块,三舅跑去非洲养狮子,丢下传媒公司那一大摊子没人管,小姨被逼无奈接手,小姨夫天天黑脸。”

“听说前天小姨夫接小姨回家,路上小姨听个微信语音,手机蓝牙连在车上,语音直接在车载音响里播放出来……”

“好像是公司今年刚出道的男团队长,在微信里声音极其油腻地暗示小姨对他做什么都可以,还刷刷刷地发过来好几张他只穿了那啥的照片……”

“小姨夫直接气炸,立刻打电话给我外婆告状。”

王子续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笑呵呵地说:“据小姨夫说,类似的事本月已经发生了八次,他受够了!他给小姨下最后通牒,要么小姨不再管传媒公司的事,要么……”

沈初一好奇地看过来:“他要离婚?”

谈亦承熟知这位姐夫的脾性,无奈地摇头道:“应该不是。”

王子续叹气:“小姨夫说,要么小姨不再管传媒公司的事,要么,他也要进娱乐圈,他要出道,要收获亿万粉丝,要让小姨尝尝被无数人觊觎她老公的滋味。”

沈初一:“……”

谈亦承扶额,他就知道那对活宝。

王子续道:“所以啊,小舅要是不当教授了,小姨夫绝对不会放过这机会,传媒公司这锅肯定要给他扣上。”

沈初一颇有些好奇:“那什么男团队长,好看吗?真有那么多人向你小姨自荐枕席啊,都长什么样给我看看。你小姨夫长得不好看吗?危机感怎么这么重?还是那男团队长太好看?”

王子续:“大师你也追星吗?娱乐圈那些男团的都长得比较好看,爱豆嘛,其实主要就是卖脸,只要脸好看,唱跳稍微过得去就能出道能红。大师你要是想要谁的签名照,都包在我身上!我表妹最喜欢Fire男团那几个,都是留洋回来的,不光长得好看,唱跳水平也都一流……”

“王子病,你女朋友碎片掉了。”

“啊?哪儿,哪儿呢!”

王子续连忙四处找。

谈亦承指了指他脚下,不紧不慢地说:“那么大的碎片都没看见?就在你脚边,我不说你是不是还要一脚踩你女朋友身上?刚把她砸碎还不算,再把她踩碎?”

前面刚亲手敲碎过女朋友一次的王子续,这会儿一听见这话,瞬间炸毛:“我没有!我真没看见!对不起啊桃桃,我真没看见这里怎么还有一块你,大师不是都拼好了吗,把你漏了一块?大师你看这……”

谈亦承忽然伸手从他手中拿走了那个碎片,看了一眼:“这好像不是你女朋友,刚没仔细看,这应该是从我岩石标本上掉下来的碎片。”

“不是?哎,好像真不是。”

王子续松了口气,又擦了把冷汗,“桃桃是瓷片,这个不是,这有点像云母?对吧,是云母吧,我没弄错吧,上面也没有釉彩,应该不是我的桃桃。”

谈亦承瞥他一眼,把云母碎片握住:“应该?自己女朋友都认不清,也难怪砸起来毫不手软。下次如果有人弄个仿冒的粉彩瓶放这儿,你是不是还会觉得赝品更好看一点?”

“我没有!”

王子续再次炸毛,完全不明白小舅今儿的攻击性怎么这么强!

他赶紧看向沈初一,“大师,我们说话……桃桃,桃桃听不见吧?”

沈初一笑眯眯地说:“她只是魂体被困,当然听得到啊。”

“那她……那我砸她,她也知道?”

在王子续绝望的眼神中,沈初一还是点了头。

王子续欲哭无泪。

沈初一递给谈亦承一个眼神:你外甥真好玩。

也不管他理解没有,反正她心情不错。

接下来,她用朱笔开始为千桃凝魂。

要在被她拼凑起来的粉彩瓶本体上画符。

尽管已经见过她画符,但在此看到,谈亦承还是被惊艳得说不出话。

她充分地诠释了什么叫下笔如有神。

不用思考,落笔成文。

很快,花瓶上被画满了密密麻麻的红色符文。

这些红色符文像网一样,将花瓶被网在一起。

原本沈初一拼凑起来的花瓶,看起来大致像是完整的,可实际上到处都是裂痕,还有很多空隙,拼凑得也不够规整。

此刻,符文织成的网,开始不断地挤压花瓶,把不规整的地方挤压归位……

终于,在挤压到极限之后,红色的符文网开始渗透进花瓶瓶体……

几分钟后,符文网消失不见。

花瓶此刻看起来依旧不够好看,至少比人家古董大师修复出来的差远了。

可此刻的花瓶看起来,却给人一种说不出的灵气,就好像活过来了一样。

而古董大师修复出来的再完美,也只是一个完美的花瓶。

沈初一又取了符纸铺好,刷刷刷地画了十几张符。

符纸画好之后,吹一吹,墨迹干了,就直接挼一挼,全部从瓶口塞进去。

“行了。”

沈初一看向王子续,“你女朋友好了。”

王子续:“……可是,桃桃呢?”

沈初一:“别急,明天白天她就出来了。她修为不高,再加上本体破碎,魂体不稳。我在她身上画了个小型的聚灵阵,又给她画了不少镇魂符,这些都能帮助她稳固神魂,成功化形。不过呢,她每天化形的时间只有一半,剩下一半时间还得回到本体里休息。”

“基本时间就是,从日出到日落,她可以化形出来,日落之后她就得回本体了。”

“这种情况恐怕得持续很长一段时间,所以如果你想要一个能陪你过夜生活的女朋友,那估计得考虑换一个。”

王子续红了眼睛:“不换。”

沈初一也不评价什么,直接说:“她现在的本体没那么容易碎,就算是拿的时候不小心掉地上,也不会摔碎。不过呢,如果你们非要用锤子狠砸……她身上的符阵,能帮她抵挡一次两次的剧烈撞击,但若是有第三次,符阵就撑不住了,毕竟她就只是一只修为很低的小花瓶,本体失去保护后,依旧十分脆弱。”

王子续连忙点头:“我明白,我肯定保护好她,绝对不会让她再受伤。”

沈初一点点头:“她的本体已经修补过了,魂体也是修补过的,如果本体再次破碎,魂体想要再完整修复就很难了,就算能修复,也会丢失一部分……”

“我知道,绝对不会再有下次。”

沈初一放下笔,看向王子续:“你小舅不是天问峰的记名弟子吗,他认识很多玄学大师,你怎么不找你小舅,反而找我?”

王子续:“当然是因为你厉害啊!那个帖子我是从海大菊花哥那开始围观的,真是绝了。我本来也以为你是骗子的,可是……我一路看下来,大师你真的太厉害了!说实话,我也见过不少玄学大师,但真没人能做到像您这么快这么准的!”

谈亦承也点头。

确实,只从视频和照片看一眼就确定千桃是个花瓶精,这种水平,他在天问峰也是闻所未闻。

王子续不好意思地说:“其实如果昨天联系不上你,我也等不及,要让小舅帮我找人了。”

奔波一天,又聚精会神地花了几个小时给王子病拼女朋友,沈初一着实有些累了。

而此刻,已经是凌晨。

卫重远忙完,从罗静旋那要来沈初一的电话,给她打电话,确认她安全。

得知她在谈教授家,卫重远顿时警觉起来。

不管怎么说,谈亦承都是个血气方刚的成年男人,他是帝都大学最年轻的教授,也完全不妨碍他作为普通男人的本能。

这年头,学历身份都保证不了人品!

多少衣冠禽兽还习惯做慈善呢!

沈初一只好跟他解释,谈教授不住这,她一个人住,谈教授跟他外甥去住酒店了。

那还行。

听她这么说,卫重远放心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