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仙侠 > 真千金是国宝级天师

30、天师30(1/2)

目录

尽管沈建荣已经有了身体的掌控权, 可他实在是太久没有站起来过了。

光是适应身体,就花费了好长时间。

夜色越发厚重。

沈建荣却是一点儿都不困、不累,他在不断适应着自己的身体。

“蠢笨如猪。”

“走路都不会, 赶紧滚开吧, 让我来。”

“我他妈就没见过像你这么笨的人……哎哟……草,你他妈又摔,老子也知道疼的好不好!别忘了我们现在是一个人!”

脑子里那个声音不断叫嚣。

沈建荣理都不理, 继续适应身体, 试图走动。

然而, 由于最近这几年,他跟魔魂的争斗越发白热化,他虽然拿不到身体控制权, 但魔魂也别想真正拥有身体。

结果就是, 他已经两三年都没站起来过了。

魔魂不断地糟践他的身体,他一度想要放弃,那么肮脏、恶臭的自己。

就连重男轻女到极点的母亲杨香迎,也从不觉得他还有尊严,觉得他反正穿了裤子也会弄脏, 会扯烂, 干脆就不穿。

会喊上几个妇女过来帮忙,把他拖到院子里洗澡、冲水, 一点都不避着人。

那些上了岁数的女人, 在帮忙给他洗澡的时候, 还会在他身上捏来捏去……

他已经不是一两岁的小孩儿,可以随便被人逗弄小雀雀。他已经二十多了!

他的身体发育没有问题!

常年不见阳光,他洗干净之后全身皮肤细白,长相也秀气。

那些人对他上下其手……

在那些时候, 他甚至感谢魔魂,让他不分场合直接随时随地大小便。

那些人也觉得恶心,才会收回他们更恶心的手。

后来他格外抗拒被杨香迎洗澡,魔魂闹腾他也不压制,反正闹腾着,杨香迎就不会再给他洗澡,多乱拉乱尿几次,原本帮忙来个他洗澡的女人们也嫌腌臜,不肯再来。

他全身脏臭,却又有种奇异的安全感。

只有妹妹从学校回来的时候,他会拼尽全力压制住魔魂。

有时候他也不配合,这么脏的他,一点也不想被妹妹看到。

可他不配合,妹妹就哭。

他只好配合。

多少次他都想放弃,可他放弃之后,占据身体的就是魔魂,那个鬼东西一旦真正掌控身体,还不知道会怎么对妹妹。

一想到这,他就忍着对自己的厌恶,硬撑下去。

拖也要拖死魔魂。

可他终究没拖死魔魂,却拖死了妹妹。

沈建荣一双牙齿咬得死死的。

自虐一般地练习走路。

当初被魔魂治好的腿,如今由于太久没有站立行走而肌肉萎缩无力。

他就算是勉强站起来,也没办法自如地走路。

不过沈建荣不怕,他很清楚他的腿需要锻炼。

当然,锻炼不是一时半刻就能见效的,可他太久太久没有过能掌控自己身体这种感觉了,他太需要这种感觉了。

哪怕疲累,也好过无能为力。

这种自虐的感觉,会让他真切地感受到自己还活着。

“废物,垃圾。”

“知道我当初为什么会选中你吗,除了你身体合适之外,就是因为你是个软蛋。”

“想打我吗?打啊,使劲儿打……”

魔魂不断地在他脑子里叫嚣,很吵,吵得他脑仁儿疼,可沈建荣却极其兴奋又极其冷静。

这么矛盾的两种心态,竟然同时出现,就连魔魂的噪音,也变成了背景音乐。

终于,魔魂累了。

“你他妈会不会放个屁!”

“噗——”

“草!”

魔魂快要被气死。

经常不活动,肠胃积食又缺乏蠕动,放的屁臭得熏死人。

任凭魔魂再这么挑衅,沈建荣还是不搭理他。

终于,魔魂发现自己的噪音攻击对沈建荣不起作用,毕竟他们已经互相攻击了十几年了,沈建荣早就习惯了。

魔魂开始换个思路。

“你不觉得你妹妹很可怕吗?我们想办法弄死她。”

“你敢!”

一直平静忍受魔音穿耳,对魔魂任何挑衅的话都没有反应的沈建荣,忽然冷声开口。

魔魂一愣,立马又继续说道:“为什么不同意?反正她也不是你妹妹,你没听她说吗,你妹妹死了,她说不定跟我一样,不知道是个什么玩意儿开启灵智,夺走了你妹妹的身体。你妹妹真正的灵魂说不定已经被孤魂野鬼吃了。我们杀掉她不正好给你妹妹报仇?”

沈建荣:“如果她跟你一样,那在抢占初一身体之后,她根本不可能再回来,替初一偿还我的救命之恩。”

院子外面的事他也不是没听到。

沈建荣心里很清楚,现在这个沈初一回来,一是要偿还他这根本就不应该存在的救命之恩,二,大概就是为初一报仇。

“呵,她来帮你妹妹报恩?我看是替你妹妹报仇吧!”

“看你爹妈被她收拾成什么样了。”

“她明明一根手指头就能摁死你爹妈,却不肯给他们来个痛快的,她就是想钝刀子割肉,叫你爹妈也好好尝尝,什么是看不到头的绝望。”

“这么狠毒的女人,你不怕她最后连你也不放过吗?”

“反正她又不是你妹妹,杀了她。”

“你现在已经能掌控身体了,杀了她也不影响你掌控身体,杀了她吧。”

“杀了她吧。”

“杀了她!”

“杀了她!”

“砰!”

床头的大瓷碗被摔在墙上,碎片崩了一地。

沈建荣冷笑:“再多说一个字,我就找她来封了你的嘴!”

脑海中那个魔音瞬间停止。

沈建荣声音依旧粗哑:“她是不是初一不重要,她想要给初一出气,都由着她,这是我们家所有人欠她的,她想做什么,都可以。”

死是很简单,可死,并不能让初一消气。

她要发泄就好好发泄。

只要能抵消她心中哪怕一分的怨气也好。

假如……

假如他的初一还能看到,心中能多一分爽快也算值了。

脑子里那个声音许久才又响起。

有些悻悻:“你神经病!”

“受虐狂!”

“煞笔!”

“脑残!”

“二百五。”

“我他妈为什么要选中你!”

“我不知道花了多少年才生出灵智,又不知道过了多少年,才学会人语。”

“老李家做皇帝的时候我被和尚打散过一次,花了好久才重新凝聚。”

“老赵家做皇帝的时候我又被牛鼻子老道打散一回,被追得只能钻进粪坑里跟秽气融合,才算堪堪躲过。”

“我小心翼翼躲躲藏藏又修炼了数百年,一直都找不到合适的躯壳,后来终于找到了一个合适的孕妇,我趁着灵魂投胎之际,也跟着钻进去。”

“孕妇身体不太好,虚弱,又一胎变双胎,她身体更差劲多少次差点流产,都是我吐出灵力保住她的!”

“终于,十月怀胎,我和同胎兄弟即将降生,可他妈的,他妈的偏偏遇上小鬼子打到这来。”

“我告诉那个煞笔孕妇赶紧跑,往她平时摘草药的那个山谷跑,那边容易躲,村里还有当兵的,能抵挡一阵子,足够她跑去了。”

“可那个煞笔脑残的女人,她居然叫那群当兵的往那个山谷躲,还跟他们说从她采药的地方,有条特别险的路,她走惯了的,能通到对面去,那条路挡住了,这边的鬼子肯定过不去。”

“那群当兵的要带她一起走,她拖拖拉拉不肯,非往另一边走,结果被鬼子逮住了吧。”

“他妈的老子修炼几百年,终于要得到一具人躯出世为人,就差那么一点点,就差那么一点点啊!!老子被小鬼子的刺刀挑出来……”

脑子里的魔魂越说越委屈,居然哭了起来。

“那群小鬼子太可恶,把老子挑在刀尖上甩来甩去抛着玩,老子没有正常出世,经不得阳光暴晒,偏偏魂灵又脱离不了身体……”

“气急之下,老子就自爆了!”

“苍天啊!老子他妈的几百年的修炼,又功亏一篑!呜呜呜,我他妈到底是招谁惹谁了?”

“我不是人,就没有一点人权吗?天道就他娘的不公!”

沈建荣忽然开口:“抗战英雄母亲屈秀莲,是你妈妈?这边有关屈秀莲的英雄传说流传很广,也一直被质疑,就是因为传说太邪乎。”

“据说当年屈秀莲帮助抗战部队躲开鬼子之后,马上就要临产的屈秀莲,被鬼子活生生剖腹,一对双胞胎儿子也死在鬼子刺刀之下。”

“据当年存活下来的村民说,鬼子正挑着屈秀莲的儿子,对着村民示威恐吓,忽然,一声巨响,天昏地暗……”

“幸存的村民醒来之后发现,鬼子全都七窍流血而亡。”

“屈秀莲被追封为抗战英雄母亲,但有关她的事迹,很多人都认为是假的,认为是民间故意夸大。”

“居然,是真的吗?”

正委屈得直哭的魔魂,声音瞬间尖锐起来。

“夸大个屁!老子几百年的修为自爆,可不就天昏地暗吗!他妈的当时村里就不到两百的小鬼子,就是有两千,老子也会全拉他们陪葬!”

沈建荣沉默了。

魔魂吸着鼻子:“那次自爆后,我原以为至少还得几百年才能再凝聚,没想到不过几十年,我就又凝聚成魂。我开始四处游窜,只要是有脏水的地方我都能待,吸收的煞气、浊气、死气、秽气越多,我就修炼得越快。”

“我还是想当人,可夺舍太难了。”

“第一次夺舍的时候,那个瓜娃子自己掉河里都淹死断气儿了,魂儿都飞出来了,还不肯把身体让给我!我去强占,可根本融合不了,还会伤我元气。”

“兜兜转转,我他妈居然抢到你头上。”

“你就是我的劫!老子进来之后,把你赶不走,我自己也出不去。老子用灵力修补你的腿,可你死活都不把身体让给老子。”

“到最后,老子他妈的还跟你灵魂融合,彻底分不开。”

“这还不算,你妹妹又不知道变成个什么玩意儿,上来就揪着老子搜魂……呜呜呜,搜魂,你知道多痛多难受不!你就知道在边上看得过瘾,老子痛死了!”

沈建荣抿唇。

身体上的痛,两人现在能一起感同身受,但是灵魂上的痛,却是分开的。

刚才沈初一对魔魂进行搜魂,他确实没感觉到痛。

“现在她还把身体控制权给了你,我这么多年修行,全都白白给了你。居然还威胁我,要封住我的嘴,话都不给我说……”

“苍天啊,这是什么世道啊!”

“有本事别叫我们浊气生灵啊!你天道有本事就肃清天下浊气、煞气、死气、秽气!别叫我们诞生啊!”

“你个破天道你没本事,你就知道欺负我呜呜呜——”

沈建荣抿唇。

片刻之后他蹙眉,声音低哑:“你别吵了,你……你以后只要不乱来,我……我可以……”

魔魂停止了哭泣,却还在抽泣,委屈得不行的样子。

沈建荣:“我可以尽力去体验你想体验的人生。”

魔魂:“哈?”

沈建荣沉声道:“我记得你喜欢看电视,以后买个大电视,好电视,我晚上不睡觉陪你看电视。”

魔魂在吸气。

沈建荣咬牙,下狠心一般:“大不了……以后我每月……每周!每周吃一次红烧大肠,你不是最喜欢吃这个吗?”

他特别讨厌吃大肠,哪怕洗再干净都不行。

但是魔魂喜欢吃,偶尔杨香迎做红烧大肠,放上辣椒,魔魂都会消停片刻,乖乖吃饭,辣得吸溜吸溜的,还要吃。

魔魂在磨牙,喘着粗气。

沈建荣皱眉:“你别太过分了,每周吃一次是我的极限!不要想着恃宠而骄,我不会惯着你的!最多……最多每周多加一块蛋糕,蛋糕那么贵,每周吃一块已经很奢侈了!”

“我去你妈的沈建荣!”

“我草你祖宗!”

魔魂再也受不了,破口大骂。

“你是不是脑残,你是不是有病!”

“恃宠而骄你麻痹,老子需要你娇需要你宠,你良心都被狗吃了,老子那么可怜,你就不会把身体让给我半天!你半天我半天!”

“吃你妈的大肠,吃你妈的蛋糕,老子不会自己吃吗,要你嘴来吃?”

“沈建荣活该你没妹妹,老子诅咒你这辈子下辈子永远都没妹妹!”

“啊——”

“啊——我曹尼玛沈建荣,哈哈哈哈,我草你脑子有病赶紧去治,哈哈,哈哈,松手,松手,你他妈的不准再挠哈哈哈哈,你松手,救命啊……”

沈建荣终于停手。

他手里是从笤帚上揪下来的一根扫帚草,他的身体极其敏感,怕痒。

疼,他和魔魂都不怕。

但是魔魂极其怕痒。

刚才说过,现在他们灵魂是一体,身体也是共用的,他掌控着身体,灵魂上的感受不互通,但身体上的感受是共通的。

自己的手挠自己不痒,但拿一根扫帚草,挠自己的腰……

很痒、很痒。

魔魂根本受不了。

才几下就开始求饶。

沈建荣停手的时候,自己也是满身的汗。

魔魂还没缓过来劲儿,气虚地大哭:“沈建荣你不是人,你欺负我,你禽兽不如!”

沈建荣懒得搭理他。

跟魔魂共处这么多年,两人彼此已经很了解了。

魔魂跟他卖惨,就是想让他主动把身体让给魔魂。

可能吗?

他又不傻。

至于说欺负魔魂?

呵,当初魔魂掌控身体的时候,用他的身体做那么恶心的事,他现在,也就只是挠他几下罢了。

不治治他,还真当拿他没办法呢。

沈建荣:“以后,从你嘴里,不准再出现我妹妹的名字。”

今夜的西桥村,注定无眠。

前半夜,人们聚集在村中间老祠堂那边纳凉。

平时一般都是上了年纪的,不爱看电视,就喜欢跟从前一样聚在一起纳凉。

但是今晚,人格外多。

不光是往常上了岁数的那些,上至七八十岁的,下至十几二十的。

还有几岁的和光腚的娃娃,听不懂大人们聊天,却觉得人多凑热闹特别好玩,在人群里钻来钻去疯着玩的。

总之,今夜出来聚群纳凉的人特别多,比往常多两倍!

为什么呢?

当然是今天傍晚吃饭时候,沈家锁和杨香迎家的那场闹剧了。

大伯娘赵凤月和四伯娘曹婷婷作为当事人,正绘声绘色地把事发过程添油加醋说一遍。

一边说还道:“哎呀都是捕风捉影的事儿,家锁恐怕是因为身体上有点毛病,在这种事儿上就容易疑神疑鬼。香迎跟显增,肯定没事,咱也别乱说啊。”

“那可不是人家乱说,瞅瞅香迎打扮得跟小媳妇还俏,家锁有毛病,她还打扮成那样,家锁心里能不怀疑?真要是没这事儿,家锁那人脾气那么好,能闹出来?”

杨香迎是老好人,但也是个漂亮人,上了岁数依旧漂亮,跟她同龄的女人们,跟她一比都差远了。

谁家男人没偷看过杨香迎?

“我说她这卖闺女卖得那么顺手,卖完大梅子,又轮到小初一。小初一卖去结阴亲,卖完再卖给杨老五,可真行。叫我说啊,她卖啥闺女,自己去卖不是更合适。”

叽叽喳喳说到十来点,夏夜的闷热早就散去,空气中已然回凉。

白天干了一天活,早就乏了的人们,在心满意足地参与完八卦之后,纷纷散去,回家睡觉。

大伯娘赵凤月回家之后,思来想去,还是觉得沈初一说的话不吉利。

但事关她娘家兄弟,小心无大错,反正现在有手机也方便。

赵凤月找出手机,给弟弟打电话。

电话打通,这都十来点了,弟弟赵凤云还在城里喝酒。

赵凤月想起来沈初一的话:叫你兄弟别走夜路。

赵凤月立马跟弟弟说:“你晚上就住城里,别回家了,喝点酒骑摩托不安全。明天再回。”

弟弟赵凤云答应得妥妥的:“行知道了姐,没喝多少,聊天呢,晚上就住军哥这,你放心吧。”

听弟弟这样说,赵凤月放心了。

军哥是她娘家同村的,跟弟弟关系很好,弟弟赵凤云有时候在城里忙完,就老爱去他家喝酒,晚上住他家的次数也很多。

挂了电话,赵凤月就睡了。

而四伯娘曹婷婷呢,回到家后洗了个澡,摸着自己平摊的肚子,这,怀孕了?

不可能吧!

她生完老三之后,是被强制拉去上环的。

她家三个儿子,还想要个小闺女。

儿子是好,可儿子都是来讨债的,生个小闺女以后才跟自己贴心。

只可惜计划生育查的很紧,那时候年年都要去检查,看看环还在不在。

后来岁数也上来了,她也就不想再生的事儿了。

可今儿,沈初一忽然跟她说她怀孕了,怀了个小闺女,曹婷婷嘴上说着不信,可心里不知道为啥,总是惦记着。

正洗澡呢,男人也进来,上手就搂住她要亲热。

曹婷婷立马把人给推开:“你去显丰那买个东西。”

男人吓了一跳,赶紧看她:“咋了,哪儿不舒服?”

曹婷婷愣是有些说不出口。

好半天才把事儿给说了。

男人也是一脸不信:“不能吧,上环那么多年了……不过嘿嘿,也说不准。我可不是家锁,不中用成那样……”

“滚,赶紧去。”曹婷婷笑骂道。心里也是忐忑,好像确实听说过有人带了环还怀孕的。

不多会儿,男人就回来了。

一试。

两条杠!

男人顿时就把曹婷婷给抱起来:“我的曹娘娘哎,还真有了!真有了!真要给我生个小闺女!明儿去城里拍个片,再好好检查检查,看看戴的环妨碍不妨碍,可别伤着我小闺女了!”

俩人高兴得不行。

又闹腾了半夜才迷迷糊糊睡去。

同样心里七上八下的,还有周令娥。

周令娥辈分跟沈初一一样,年纪却比沈初一大得多,跟曹婷婷差不多,都快四十了。

沈初一就只说叫她去城里检查身体,这……

这到底啥意思?

周令娥翻来覆去睡不着。

那城里医院是好进的吗?随便检查一次身体不得几百块?

去年有段时间睡不着觉,去了就让抽血拍片,花了好几百,啥毛病也没查出来。

去不去?

周令娥翻来覆去,还是等等吧。

初一又不是只说了她一件事,还说了别人,先看看别人的应不应。

真要是应了,她再去检查。

要是别人的都说不应,她也就不去浪费这个钱了。

周令娥心里藏着事,昏昏沉沉的睡不好。

西桥村的上半夜就这么过去。

下半夜,两三点的时候,人们才刚睡熟,外面忽然响起震天的嚎叫声。

“着火了!”

“快来人,救火啊!”

不少人从梦中惊醒,还都懵着。

周令娥本来就没睡踏实,外面一有动静她就立马惊醒,心里就揣着这事儿呢,事儿竟然就发了。

周令娥心惊肉跳地跑出去,远远的就看见南边冲天的火光,在漆黑的夜里,火光格外明显。

南边……

春霞家可不就是在南边。

沈初一今晚可是跟春霞说,看见春霞脸上有火,叫她这两天用火的时候小心着点。

真是春霞家吗?

周令娥心中已经信了大半,却也还是飞快地拎起家里的水桶,朝着南边跑去。

南边靠近晒谷场,今年收的稻子还有别的粮食,还没脱粒,都堆在晒谷场呢。

跑过去……

那边已经乱哄哄的了。

春霞家盖的是红砖平房,但灶房是老的,里面用的木梁,顶上是瓦片,缺漏的地方补的稻草毡子。

火,就是从春霞家厨房烧起来的,连带烧着了春霞家院子里堆的柴火垛。

春霞家背靠晒谷场,晚上又起了点风,火苗子乱窜,晒谷场现在也是一片火光。

人们哭天喊地叫着救火。

这已经不是春霞一家的事,而是全村的灾难!

时隔十来年,在带着环的情况下又怀上了。

曹婷婷跟她男人兴奋得不行,俩人关于肚子里的小闺女的话题聊了很多,好不容易才睡着,外面就开始闹腾起来。

曹婷婷一惊,立马要起来,被她男人给按住:“你现在可是真娘娘,不敢乱动,我出去看看。”

男人出去没多大一会儿就飞跑回来:“南头着火了,听说就是春霞家,还烧着晒谷场上的庄稼了,我赶紧去帮忙,你就在屋里,哪儿都别去。鹏娃,看着你妈,不叫过去火场那边,别吓着肚里小妹妹了!”

男人飞快地跑了,曹婷婷也是心惊肉跳的。

这……

这初一的嘴也太准了吧!

说中她的肚子,又说中春霞家着火。

曹婷婷开始害怕了。

沈家锁和杨香迎的事儿,她添油加醋说了那么多,初一这女娃,该不会……该不会记恨她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