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仙侠 > 真千金是国宝级天师

33、天师33(1/2)

目录

这个毛球挂件, 是织梦兽?

游千山死活都不能相信!

众所周知,织梦兽是凶兽,脾气不好, 动不动就给人下梦种。

中了梦种的人, 只能通过迂回的手段救治。

就像上次他救鲁照进他们几个时一样,放个傀儡进去唤醒他们的意识,让他们的意识主动跟着出来。

你说想要凭借自己的修为, 暴力破解梦种?

那完全是在做梦!

从古至今就没人成功过。

极其罕有的成功案例, 也是有人自己的意识深入梦境,把中招之人的意识给带出来。

据那人讲述, 他差一点就死在梦境之中。

根本不存在能不进去就暴力破解救人之法!

而且织梦兽织梦兽,玄学界很多人听过织梦兽的大名,却根本都没有见过织梦兽。

因为, 从来就没人能够抓住过织梦兽。

门派里面的典籍上也说,想要抓住织梦兽是不可能的事,织梦兽会自己认主, 它愿意跟着谁就跟着谁,不愿意了随时会跑。

典籍上也根本没记载织梦兽到底长什么样子,怎么抓。还是因为从来就没人抓到过,自然无从记载。

被织梦兽认主的人,肯定也不会对外说起自己有织梦兽, 更不会把织梦兽的样子广而告之。

其他人,那就更不可能知道织梦兽到底长什么样了。

这样导致的结果就是,哪怕织梦兽就在眼前, 也完全认不出来!

不仅他认不出来,师门的长辈们也都认不出来。

毕竟他都把织梦兽挂件牌照发师门群里求同款,已经这么多天过去, 根本没一人认出这是织梦兽!

游千山也实在是不愿意相信,这个整天被小师叔当成解压玩具捏来捏去的毛球挂件,会是大凶兽织梦兽!

他刚才在车上,还扒着织梦兽的毛,要看看它的气门芯在哪儿……

一想到自己刚才的行为,游千山就忍不住捂脸,难怪他总觉得这个毛球挂件那么不一般。

毛特别真,跟那些玩具的假纤维人造毛完全不一样。

捏起来也没有塑料硅胶感,而是满满的弹弹的肉感,而且目露凶相……

游千山看看自己的手,织梦兽皮毛油光水滑的手感还停留在指尖……

难怪小师叔不说从哪儿买的!

等等,织梦兽为什么会认小师叔为主?

游千山的脑子终于开始转了。

按照记载,织梦兽说是认主,实际上就是找个免费寄生饭票,所谓的主人只是称呼,他对织梦兽也只能是当祖宗供着。

饶是如此,织梦兽这祖宗也是一个不合心意就走人,去找下一个饭票。

可在小师叔这儿……

游千山的智商重新上线。

在小师叔这儿,织梦兽直接变成一个毛球挂件,作用就是跟玩具一样让主人捏着解压。

主人想捏就捏,想给谁捏就给谁捏,送人都可以!

作为一个解压的毛球挂件,织梦兽毫无发言权。

这……这地位天翻地覆啊!

怎么回事?

小师叔天资聪颖过目不忘,再复杂的符文他也能一遍就记住,可先天体质问题,他学不会任何玄门道术,属于空有一肚子理论,半点儿都使不出来的那种。

就连最普通的小鬼,小师叔都拿他们没办法,更何况是超级大凶兽织梦兽!

那织梦兽为什么会乖乖地给小师叔当挂件?

必然不是自愿。

大凶兽当然不会做慈善送温暖,不吐你一脸梦种都算好的。

所以是谁,把织梦兽捆成挂件,送给小师叔的?

当时病房里……

沈初一赶过来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某位教授。

身姿挺拔如松,气质清隽如月,看似跟周围的人格格不入,却并不会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优越感,但即便如此,他看起来还是不好接近,却又带着一种奇特的吸引力。

小熊猫教授真的是,每一次见面,都能迅速抓住她的目光。

他就算站着不动,都仿佛是在,勾引。

织梦兽此刻还在游千山手里。

当明白这就是织梦兽时,原本的解压毛球玩具瞬间变得烫手起来。

他原本想扔回去,可总不好扔回给罗警官吧。

扔给小师叔?

游千山还在迟疑着,沈初一就来了。

沈初一径直走向游千山,从他手里拿过织梦兽,捏了两把。

“哎你别,这是……”

游千山想到了什么,还是闭了嘴。

如果推断没错的话,眼前这个小姑娘,就是把织梦兽捆成挂件送给小师叔的人!

感情他一直都搞错了。

这不是师叔买来送给罗警官的小玩意儿,而是这位少女大佬送给师叔的!

等等,她为什么要送给师叔?

师叔是帝都大学教授,她是高考生,她不会以为这样巴结小师叔,就能去帝都大学了吧?!

不对不对不对,她有捉住织梦兽的能力,那她只要通过等级鉴定之后,就算是考不上大学,也完全可以通过特招上大学,他就是啊。

游千山终于想起来,他来这里原本是要给这个小姑娘做特情等级鉴定的。

之前,江峰县这边把她的名字报到特情系统,对她的描述是,小时候学过道术,因为一次结阴亲事件,意外觉醒,开了天眼。

他原本想着,也就是一个普通的开了天眼能见鬼的小姑娘罢了。

可她怎么连织梦兽这种凶兽都能搞定?

游千山又想起当时救治鲁照进的时候,几个警察全都被救回来了。

他以为自己踩了狗屎运,兴奋地跟师父报喜,他一举救回来6个中了梦种的受害者,救治率百分之百。

这等光荣事迹甚至上了他们天问峰的光荣榜!

这些天,不断师兄师妹师侄来询问细节,再表达一下对他滔滔不绝的敬仰之情。

可此刻,游千山非常怀疑,那几个人到底是不是他救回来的!

十有八九……不是。

他就说,哪有那么容易!

游千山一脸幽怨地看向小师叔。

自家小师叔这是什么恶趣味,明明知道也不提醒他,非叫他丢这么一大圈的人。

他以后该怎么解释啊,他真不是好大喜功之人,他当初到处报喜,是真以为自己运气那么好,才把几个中梦种的人都给救回来!

游千山此刻非常苦恼。

特别想紧急发帖求助:上了天问峰的光荣榜,怎么才能快速撤下,谁有经验?

沈初一捏了两把织梦兽,忍不住看向谈亦承:“你给它充气了?怎么变大了?”

谈亦承:“……它乱吃东西。”

听完谈亦承说,沈初一也是一愣,织梦兽还吞女鬼?

它不是只吃梦吗?

沈初一立马解开织梦兽的吊绳,打算叫它把女鬼吐出来看看。

刚一解开,小毛球织梦兽嗖得飞起来,身体迅速膨胀,由原来的巴掌大,变得足有篮球那么大,还是浑身毛茸茸的,可一双黑葡萄似的眼睛,却仿佛在喷火。

它飞到游千山头上。

“噗——”

一口黑气朝着游千山的脑袋喷下,吹得游千山头皮生疼,他赶紧伸手捂住头。

可这股黑气实在是太厉害,像刀子一样从他头上脸上刮过去。

而后,钻进他的衣服。

游千山忽然觉得不妙。

果然,下一秒,“嗤——”

布料破碎的声音。

“啊——”

“我去,我去!”

游千山顾头不顾腚,捂着前面捂不住后面。

最后,只能蜷缩蹲在地上,把背包拉过来挡住自己。

他手里攥了一把符,气得眼睛通红:“你再嚣张我动手了!”

“回来。”

沈初一把织梦兽给抓回来。

罗静璇别过脸去,赶紧丢了件警服外套给游千山,叫他先挡挡。

沈初一揪住篮球大的织梦兽,黑着脸把它硬生生地给捏小。

她盯着织梦兽的眼神很是不善:“乱吃东西,还乱耍流氓?”

今天撕的是游千山的衣服,哪天要是撕到小熊猫教授身上……

织梦兽迅速变小,自己乖乖地去挂在吊绳上,又变回挂件。

这一通操作把沈初一都给看笑了:“干完坏事,装乖就能混过去了?”

她揪着织梦兽的毛,要好好教育一顿这不知从哪儿学来坏毛病的带毛畜生。

可她手上还没使劲儿呢,一只修长的手就伸了过来,从她手里拿走了织梦兽。

谈亦承看着沈初一:“不怪它,是千山先非礼它的。”

游千山:“我没有!”

谈亦承瞥了他一眼:“在车上,你把毛球身上都扒遍了。如果我不阻止你,你是不是还要强行去亲毛球?”

“我那是在……”

游千山的声音弱了下去,“我那是在找气门芯……屁股上没有,我以为在嘴里,我想去吹气来着……”

好吧破案了。

挂坠形态的织梦兽,反抗不了,只能任由游千山扒拉。

堂堂上古凶兽,差点儿被非礼了,难怪气成这样。

沈初一轻咳一声,捋了一把谈亦承手里毛球的脑袋:“不知者不罪,他也不是故意的。你俩这一来一往,算扯平了。”

谈亦承回车上去给游千山拿了套衣服。

等游千山换好衣服回来,就看到小师叔和沈初一俩人,都双手撑在桌子上,在看桌子中间的织梦兽。

此刻,小毛球头上顶着一个大大的气泡。

就像是肥皂泡一样的那种气泡,只不过非常大,足有一个篮球那么大。

气泡特别薄,透明的,但是像肥皂泡一样,在光线下会显出好多颜色,看起来特别漂亮。

游千山也走近过来看。

他虽然没见过,但猜也知道,这恐怕就是织梦兽制造出来的梦境了。

一个梦境,就是一个小世界。

但从外面看,其实看不出来什么。

道理很简单,就像是把地球缩小到地球仪的大小,人站在旁边看……那根本什么都看不出来的。

罗静璇忍不住问:“这是欣欣所在的梦境世界?”

沈初一点头:“对。把手放上去试试看。”

罗静璇迟疑:“不会弄碎吗?”

这个梦境气泡看起来就跟肥皂泡一样,总感觉下一秒就要碎了,哪里还敢上手去摸。

沈初一:“不会,相信毛球,试试。”

罗静璇把手贴了上去。

游千山也跟着把手贴上去。

沈初一冲谈亦承扬扬下巴,“试试?”

谈亦承伸手。

手贴上去之后,眼前瞬间天旋地转,而后一个清晰的世界就展现在眼前。

就好像是在看电影一样,旁观世界里的一切。

如果是正常世界的话,你一眼看进去,世界那么大,人那么多,你根本不会知道你想看的人在哪儿。

但这是梦境世界。

梦本来就是人的潜意识,所以梦境世界也是基于人的意识本身构造出来的,它会有一个焦点。

此刻看进去之后,大家直接就能聚焦到所谓的焦点——祝欣欣。

在这个梦境世界里,祝欣欣有疼爱她的父母、祖父母,有特别好的朋友,周边的一切都是快乐的、幸福的、安全的。

几人收手睁眼,都松了口气。

沈初一:“欣欣怨气已经化解得差不多,等到今晚梦境成熟,就可以把她带出来超度了。其他的受害者,此刻所处的梦境也都差不多,到时候给她们集体超度。”

罗静璇点头。

看织梦兽重新把梦境吞回去,又自己乖乖地主动挂在吊绳上变成挂坠。

她也觉得,这凶兽听话的时候还怪可爱的。

罗静璇看向游千山:“游大师,你看什么时候给初一做特情等级鉴定?”

游千山:“……”

我特么……

我特么要给一个修为深不可测的老……小大佬做特情鉴定?

为啥说修为深不可测呢。

当初在省城医院病房的时候,他压根儿就没感觉到沈初一有半点修为,直接就把她当成普通人。

可这个普通人,轻轻松松地抓住织梦兽,还把玄学界有名的凶兽,变成了一个乖乖听话,任人揉捏解压的小可爱毛球挂件。

这是普通人能做到的吗?

简直闻所未闻!

再把她当普通人,他就是个大傻蛋。

可她不是普通人的话,他完全感受不到她的修为。

那只能说明,她修为深不可测。

一般来说,鉴定特情等级的结果,当然是越高越好啊。

等级越高,特情系统的补贴就越高,权限也越高,完成任务之后的奖励也会越高。

他是甲级特情师,他可以给出乙丙丁几个等级的鉴定。

其中每个等级又分为7级。

比如丁1到丁7,丙1到丙7,乙1到乙7。

到了甲级之后,就不细分了。

能到甲级的特情师,无一不是天赋卓绝,有着自己的独门绝技,不到危急关头根本不会使出,细分也没意义。

积分多的甲级特情师肯定厉害,但是积分少的也不可小觑。

之前在省城医院那两个丁级特情师,没有特别在后面加丁几的话,一般都是丁7,即将升入丙1,这也符合他们的职位。

现在,游千山要给沈初一做鉴定,最高他也就只能给出乙7级。

可乙7哪里配得上这位小……大佬啊!

但他的权限就这么多了。

而且从乙级要想升到甲级,可就不是做鉴定就行的了,需要积分。

做任务,积分够了就能升级。

当然还有一个办法就是,参加特情系统一年一度的比武大会,夺得冠军,就也能直升甲级。

游千山把这些细节东西跟沈初一讲了一遍。

罗静璇也是才知道,原来特情系统里面这么麻烦。

不过特情系统跟公安系统本来就不一样,他们是处理非自然事件的。

不看学历、不看年龄、不看资历,也不看关系,只要有能力就行。

据说游千山14岁的时候就升上甲级特情师,福利待遇堪比省局的一把手。

他学习成绩一般般,是凭甲级特情师的身份,被大学特招。

他现在才19,还是粉嫩嫩大学生一枚。

沈初一:“你随便评吧。”

她不在乎等级高低,就是个官方身份,以后真遇上什么事情了,行事方便。

游千山忐忑啊!

不过也没办法,叫谁来评都这样。

他就按程序开始对沈初一进行基本能力测评。

画符。

游千山整个人都晕了:你见过这么复杂的符,提笔就画、一气呵成,一次就成功的吗?

亏师父师伯师叔,甚至是师祖都夸他在符箓一道上天赋极好。

可天赋那么好的他,也从来没体验过这种随心所欲画这么复杂的符,一次就成功的感觉!

谈亦承很明白游千山的心情。

不过,师侄还是太嫩了。

这就够吃惊了吗?

他可是亲眼看到,在沈初一的笔下,符会自己画自己呢。

捉鬼超度。

循着罗盘指引,找到一……窝鬼。

这窝鬼生前就是赌鬼,死了也不肯投胎,有家人给他们烧纸钱,他们就躲在老旧小区的闲置出租屋里继续赌,饿了就到附近饭店打包饭菜外带,买烟买酒,那叫一个潇洒。

钱花完了就钻进这一片的居民家里,进人家的梦,找人家要纸钱。

大多数人在梦到有鬼朝自己要纸钱后,都会乖乖烧钱,花钱消灾。

所以他们赌资丰盈,有吃有喝,更不想去投胎了。

这可苦了附近的居民,和周边的商家。

居民总是梦见鬼朝他们要钱,一次两次,甚至还有第三次。

能搬家的都搬家走了,搬不走的请门神。

附近商家呢,隔三差五总是会发现自己的钱柜里多出来几张冥币,查监控也看不出来,监控上所有来买东西的人都是用的真钱啊!

这一窝鬼,处理起来还真麻烦。

因为超度的话,首先要遵循鬼自己的意见,强行超度当然也可以,但一不小心就会把鬼给弄得灰飞烟灭,那就不是超度,而是造孽了。

绝大多数鬼,没有什么遗憾之后,都会愿意被超度。

恶鬼的话,不听话就直接打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