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仙侠 > 真千金是国宝级天师

36、天师36(1/2)

目录

用这种手段对付一个女孩子, 真的极其肮脏极其恶心。

真不是一般人能想得出来的,更不是一般人会做得出来的。

雯雯招惹了谁,或者说是得罪了谁, 才让对方对她用上这种手段?

这完全不是一般的报复, 是要彻底摧毁她的人生。

对方甚至都不取她的性命,却要让她生不如死。

雯雯现在活着,可不就比死了还痛苦么!

沈初一完全能理解雯雯此刻的心情。

她的自杀,她的驱赶, 其实就是想让江景同离开,不愿意把这么丑陋的自己, 给最爱的人看。

她比谁都清楚江景同对她的心意。

为了她, 江景同不惜跟家里对抗,江家父母愤怒之下要把儿子逐出家门, 江景同主动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江家父母盛怒, 找找律师立了遗嘱,以后江家的一切, 都没有江景同的份儿。

这等于说是,以后江景同就不再是有钱有势的贵公子了,他只有自己这些年挣下来攒起来的钱, 别的什么都要再自行奋斗。

没有江家给他托底, 没有工作失败还能回家当豪门少爷的可能。

为一个女人做到这个份儿上, 还不够表示他的心意吗?

够了, 当然够。

雯雯比谁都清楚。

在她完好正常的时候,这份心意是负担,但更多是甜蜜的负担,只会让她更爱他, 也更用心经营两人的感情。

她甚至辞去原本稳定的工作,自己单独创立工作室,当私人小老板。

虽然更累,但赚得也更多。

在怀孕之后,她甚至还跟江景同说,只要他俩够努力,以后还是有可能还给他们孩子一个富三代的出身。

当时她并不知道孩子不是江景同的,江景同也不知道。

他们满心满眼都是憧憬。

可是如今。

曾经江景同为她做过的一切,全都成了她最沉重的负担和羞愧,她一点都不想江景同再管她,只想让他赶紧走,走得越远越好,永远都不要再来见她更好。

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应该以何种面目再见江景同。

她配不上他。

他值得更好的。

雯雯蜷缩在床上抽泣不止,浑身颤抖。

沈初一的指尖点在她后脑勺上,轻轻地按了一下。

一缕清气钻进雯雯脑海。

她的哭声渐渐停止,颤抖的身躯也平静不少。

不说鬼神之论,只说正常人,一旦陷入某种极端的情绪之中,又反复不断加深这种情绪,他们的头脑就都会变得混乱,死钻牛角尖,听不进去别人说话。

沈初一这会儿就只是让雯雯头脑清醒一点,也冷静一点,把那种逃避、愧疚的情绪暂时先压一压,先别去想。

雯雯逐渐冷静下来。

终于,她转过身来看向沈初一:“我知道你,阿景跟我说过,说你是很有名的大师,‘挣钱吃饭’。我在热搜上看到过你。”

愿意交流这就好办多了。

沈初一微笑,拿过病床边上的柜子上放的水杯:“要喝点水吗?”

雯雯抿唇,终究还是接过了水杯,喝了一口:“你看起来……很年轻。”

沈初一:“不然呢,你以为大师都是长鼻子老道士那种?放心,我看着年轻,手段可不年轻。”

雯雯勉强扯了一下嘴角。

沈初一又道:“你跟江景同的感情问题不归我管,我们只谈谈关于你被鬼伤害这件事情本身。背后那个手段肮脏的人到底是谁,如果不把他揪出来,可能还会有别的女孩子像你一样受到伤害。甚至说不定现在就有跟你一样受害的女孩。”

雯雯握着水杯的手不由得收紧,嘴唇紧抿。

她慢慢地喝了两口水,抬头看沈初一:“给我额头上画个符,就能解决了吗?”

显然不能。

沈初一道:“你知道自己现在这是什么情况吗?”

雯雯停顿片刻,微微点头:“他说,是……鬼妓。是我自愿签署了卖身契之后,就变成鬼妓。”

沈初一挑眉,立刻问道:“谁说?”

肯定不是江景同。

江景同都没办法说出鬼妓这两个字,他对这个词非常在意,这也正常。

就只是婴灵两个字,就让雯雯崩溃,抑郁再犯想要自杀,江景同更不可能跟她说别的。

雯雯被查出来又怀孕了,江景同甚至费尽心思让医护人员全都瞒着雯雯。

江景同没有找到解决鬼妓的办法,之前也并不知道沈初一肯不肯答应过来,就算是沈初一肯答应过来,她也说过并不容易解决。

这件这么恶心却又不容易解决的事情发生在雯雯身上,告诉她,除了徒增她的压力加重她的抑郁之外,还能有什么用处?

所以江景同肯定不可能告诉雯雯有关鬼妓的事。

而雯雯,在提起这两个字的时候,也比想象之中要平静得多,显然她不是刚刚知道的。

雯雯握紧水杯,垂眸:“是……是我小时候住同一个村子的哥哥,他叫栾朗。”

沈初一的眼睛再度眯了起来。

小时候同村的哥哥。

这些天江景同正在调查到底是谁害的雯雯,能够悄无声息地拿到雯雯的血液毛发,还能让雯雯主动按下手印达成契约,这必定是熟人。

因此江景同肯定也会从熟人开始下手调查。

这个时候,忽然出现一个小时候同村的哥哥来看雯雯的话,江景同能不知道?

知道了能不特别关注?

但对方却能在江景同毫无所觉的情况下,告诉雯雯关于鬼妓的事。

除非……

看着雯雯有些躲闪的目光,沈初一瞬间明白过来。

“他早就死了,对吧。”

雯雯轻轻地点头。

死了,再见。

这次她的身份是活人鬼妓,那他会是什么?

答案显而易见。

难怪雯雯不好意思说。

见沈初一目光通透,雯雯连忙摇头:“大师,不是你想的那样!他……他是意外碰到我,知道我变成鬼妓之后,他就……他就想办法点我。他点了我,就不会再有别人来。”

沈初一点头。

雯雯:“他点我不是为了占我便宜,在他之前,我已经……可在他之前,我真的一点都不知道。我一直都以为我就是在做梦。有时候,梦中人是阿景的脸……但绝大多数时候,梦中人是形形色色不同的脸,我反抗我挣扎,可怎么都挣不脱……”

雯雯眼眸低垂,手死死地抱住杯子:“梦中的一切感受都……特别特别真实。就好像我真的被……了一样。那种痛苦绝望的感觉,一直到醒来之后还久久不散。”

“但我醒来之后检查身体,身上却什么痕迹都没有,明明那里撕裂的痛楚很清晰,可我检查了,没有出血也没有撕裂……”

“什么都没有,所以还是一个梦,一个噩梦。”

“一开始,我其实是松了口气的,是梦就好,毕竟梦不是现实,即便这些梦再难以启齿,也终究是梦。”

“我找了很多书,有关于梦、性癖和性梦之间的,我甚至偷偷咨询过专业的心理医生。”

“但咨询了两次,那些医生看我的眼神都很……他们说梦境就是潜意识的反应,是我内心那个连我自己也不愿意承认的我。”

雯雯苦笑:“我觉得他们其实更想说我本性放浪。我再也不找任何心理医生看了。反正梦境就是梦境,梦里面就算是再肮脏再不堪,也只是梦。”

“我怀孕了。”

“那时候我还以为是阿景的孩子,阿景也这么认为。他把结婚提上日程。以前恋爱的时候,江家也反对,他们想让阿景和门当户对的女孩子谈婚论嫁。阿景不肯,就跟江家叔叔和阿姨闹得很难看,但也没走到最后一步。”

“我怀孕之后,去检查,医生说我身体情况不太好,本来就不宜怀孕,流产之后对子宫伤害也会很大,以后想再怀孕也难。阿景就下定决心要结婚,他说不能叫我们的孩子成为私生子。”

“只是谈恋爱还不算,竟然要结婚,这才真正触怒了江家叔叔和阿姨。”

雯雯抬头:“我当时也很难受,觉得要不就算了吧,不被父母祝福的爱情,真的会长久吗?阿景就算现在无条件站在我和孩子这边,一定要结婚,哪怕是跟家里闹翻。可是以后呢?我很担心在多少年以后,他会后悔今天的决定。那样的话,还不如现在就分开。”

“可是阿景是个很有主见很坚定的人。他说他很清楚自己要什么。父母祝福,他会很开心,父母不祝福,他也不会就此妥协。”

“我被阿景感动了,他为了我,宁愿不要富二代的身份,放弃那么多东西,我若是还拖他后退,也太没良心了。”

“我不再纠结,我也开始努力为了我们的未来奋斗,每天都很累,但真的特别甜蜜,哪怕是有了孩子,可我们每天都还在热恋。只除了……我依旧夜夜做那样不堪的噩梦。”

沈初一又给雯雯倒了杯水。

雯雯:“直到怀孕三个多月的某一天晚上,我又做了噩梦,这次的情况比之前更糟糕。之前都只有一个人,这次居然有三个人……我一遍遍地崩溃挣扎寻死,可在梦里死也死不掉……后来在他们走了之后,又来了一个人,我已经绝望到极点……”

雯雯脸色极其难看。

显然,回忆这些对她也是另一种伤害。

雯雯:“我一开始没认出他,我以为他也跟那些人一样,是要……我的。后来他叫出了我小时候在村里的小名,还说他是栾朗……”

雯雯抬头看向沈初一:“我当时第一反应是难堪,怎么会梦到小时候认识的人……他似乎也很难以启齿……但终究,他还是说了。”

雯雯:“他告诉我,这不是噩梦,这是混淆了阴阳之隔,我的灵魂其实被带来阴阳交汇的地方。所有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我的灵魂,真的成了一个……□□,他说这叫鬼妓。”

“鬼里面的鬼妓很多,因为不受人间道德制约,一些没有家人在阳间给烧纸钱的鬼,想要钱却没有挣钱的门路,就只能当鬼妓挣钱。”

“还有一些是弱小的鬼,就算有钱也保不住,当了鬼妓之后,就会受到鬼老鸨的庇护,别的鬼一般也不敢来抢他。当然还有一些漂亮又弱小的鬼,则是会被掳走签下卖身契,成为鬼妓,不管他们是否情愿。那边鬼妓行业十分发达。”

“而我这种还跟那些鬼妓不同,我这种是活人鬼妓,十分稀少,要价也很高,普通鬼消费不起。”

沈初一点头,心里却是更加不爽了。

地府混乱成这样,鬼妓行业居然成了发达产业!

雯雯:“他是花了大价钱,才买了我半夜的,只是半夜。前半夜是那几个,后半夜是他。他并不是那种人,他只是想确认一下是不是我……”

“当时听他说完我崩溃的很,我怎么都没有办法相信。可等我醒来之后,我想到了一个问题,栾朗为什么会在那儿?他真的是鬼吗?”

“我打了很多个电话,辗转找了好些人才问出来,原来栾朗已经过世好几年了。”

“当夜里在梦中再次见到栾朗,我不愿相信,却也不得不相信……”

雯雯:“栾朗在地下混得也很惨,他买我的钱都是死的时候他家人烧给他的,他攒起来了。好几年那么多钱,他买我这两次,就已经花光。我想到一个办法就是,我给栾朗烧纸钱!让他一直买我一直买我……”

沈初一点头,这确实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雯雯:“我买了很多纸钱,各种各样的都有。可是我烧了一大堆,当天晚上,栾朗是前半夜来的,他说我烧的那些钱不值钱,冥币通胀很厉害,那些钱也只够买我半夜。半夜之后,他被赶出去,又换了别的鬼进来……”

雯雯哭得不行:“我真是崩溃了,我买的纸钱为什么不管用,那么多。我只能买更多……我还不敢让阿景知道。后来我在网上发帖求助,什么样的纸钱在地下才更值钱。有人告诉我,现在机器做的纸钱元宝到了地下都是废纸,真正值钱的是老手艺人一个一个手工叠的金银元宝,还得祖辈都是做这个的那种才行。我往哪儿去找啊……”

“我怀着孕,身体难受,晚上还要受到那种摧残,要想办法去找纸钱,这一切都还要瞒着阿景。”

“但最终压垮我的是,栾朗告诉我,就连我肚子里的孩子也不是阿景的!”

雯雯大哭,看着沈初一:“我不明白,既然鬼只是在摧残我的灵魂,我醒来之后身上都没有痕迹,那为什么我会怀孕,会怀上鬼的孩子?”

沈初一:“这就牵扯到另一重手段了。鬼要投胎,是要先清算他生前的善恶。善多于恶,下一世一定还能投胎成人,善越多,投胎的人家越好。善恶对半,也能投胎成人,但就没什么选择。如果恶多善少,就要先去对应的各个地狱受罚,在受罚完毕之后,也很难再投胎为人。”

“善多于恶和善恶对半的鬼魂,想要投胎尚且需要排队,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排的到。更别提那些就算排队也不能再世为人的鬼了。他们若是还想当人,势必要花上别的手段。”

“还有就是一些恶鬼,穷凶极恶那种,被抓到就注定要被关在地狱永生永世承受刑罚,他们更别想再投胎还阳。但他们又想重回人间,重新做人。”

“这些鬼,正常渠道走不了,那就只能借个肚子。”

沈初一冷声说道:“鬼妓怀胎怀的还是鬼胎,但你是活人鬼妓,只要让你怀孕,那生下来的就是人胎,那些想要借肚子的,自然就会瞄准你。”

“他不光是借了你的肚子出生,还截了你真正孩子的命,这样在才能躲过鬼差的检查。渐渐的,他会完全顶替你真正的孩子的命运,这样轮转洗白一下,他死后就又是普通干净的鬼魂,又可以正常排队投胎了。”

雯雯脸色也极其难看:“难怪栾朗要我把孩子打掉。”

沈初一:“打掉是对的,这样至少不会让你原本的孩子命运被截,也不会让借肚的鬼出生。你身体虽然不好,但一般三四个月的流产手术也不至于说大出血甚至病危,就是想要借肚的鬼在作怪。甚至你流产之后,他都还不肯离开,化作婴灵纠缠江景同。”

雯雯点点头,苦笑:“我总算作对一件事。可我现在,又怀孕了。”

沈初一:“你知道?”

雯雯:“嗯。还是栾朗告诉我的。尽管我不断寻找有用的纸钱、元宝烧给栾朗,可栾朗能买到我的次数越来越少。他告诉我,是因为我这样的活人鬼妓太少,他连续霸占我的时间,引起了很多不满……所以他被限制了……”

沈初一:“很有可能。还有一种可能是,你之前成功怀上了鬼胎,让他们发现你还有另一种商机。要知道,鬼要借肚,可也不是随便谁都能怀上鬼胎的,你之前怀上了,就会有更多鬼打你的主意,想要借你的肚子还阳。而栾朗一直在保护你,他自然就会被限制。”

雯雯:“栾朗告诉我的时候,因为才怀孕一个月左右,我就让医生给我开了药流的药,我换了好几家医院,吃了好几次,但都只是小腹坠疼,出血……胎,还在。”

“我已经在崩溃边缘,所以当阿景回来跟我摊牌婴灵的事,我才知道,上一胎的婴灵居然一直在纠缠阿景!”

“我太对不起阿景了,我也受够这一切,真的不想再这样下去,这样活着我自己痛苦,还拖累阿景。我真的想死。”

病房门被推开。

江景同站在门口,一双眼睛几乎滴血。

王子续靠在病房门旁边的墙壁上,他给他妈妈发了条微信:“妈,您不是一直问我女朋友的事情吗,我周末带她回家。先发几张她的照片给您。图1图2图3……”

图1图2是不同角度的粉彩花瓶,千桃的本体,图3是千桃的人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