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仙侠 > 真千金是国宝级天师

37、天师37(1/2)

目录

雯雯一脸迷茫, 根本不知道王子续江景同他们到底在说什么。

她又看了一下手机屏幕,非常肯定地说:“没错啊,就是这幅, 这就是我在大学期间的获奖作品, 还作为优秀毕业生作品在毕业的时候进行展览的。我也是在这次展览上,第一次遇见阿景,跟阿景有了交集的。”

王子续不敢吭声。

但的的确确,画在江景同家的电视背景墙上的, 真的不是这幅画,他亲手铲掉, 并找到卖身符纸的, 怎么可能不记得?

江景同抿了抿唇:“雯雯毕业还不到两年,获奖的作品作为优秀毕业作品展出的话, 学校官网上应该有。”

他又登录学校官网。

雯雯比他更熟悉,她指点着江景同快速登录学校官网, 找到优秀毕业作品展示,历年的都有。

很快就找到了雯雯毕业那年的。

当年雯雯的画是挂在整个展厅最好的位置, 换到网站上展示的话,雯雯的画就是第一个,排在第一, 本来也说明了这幅画的质量。

现在学校网站上, 雯雯毕业那年优秀作品展的第一张就是, 跟雯雯刚才工作室个人作品展示里面的一样。

确实就是这张。

但和家里的不一样啊!

雯雯的脸色也终于变了:“你们到底在说什么?什么不一样?”

江景同抿唇, 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说。

这也太恐怖了。

雯雯对自己的获奖作品当然熟悉,更何况这幅作品还可以算作是她跟江景同的媒人,她亲手将其画在两人的爱巢,可是现在忽然告诉她, 家里墙上的画,根本就不是这幅!

他们同居已经一年多了,天天对着这幅画,雯雯居然从来都没发现,自家墙上的这幅画,根本就不是自己那副作品吗?!

看江景同不太好说出口,沈初一把情况告诉了雯雯。

雯雯也是一脸不敢置信。

怎么会?怎么可能?

她不断摇头:“绝对绝对不可能,当初为了把这幅画放在墙上,我还做了结构上的一些调整,柯辛帮我在电脑上绘制出了效果图……我还给晓晓和珍珍看过!”

柯辛是雯雯的弟弟,从小身体不太好,学没上成,他自学的计算机,接一些网络公司的活,办公很自由,又是谁雯雯工作室忙不过来他也会去帮忙。

上次雯雯流产大出血后,柯辛就很反对姐姐再跟江景同在一起。

可雯雯执意要跟江景同结婚,柯辛除了生气也没办法。

这次把雯雯送来医院,江景同没敢告诉柯辛,雯雯被算计成了鬼妓的事,只说是雯雯跟他闹别扭了,来医院检查发现怀孕。

柯辛这两天都在照顾雯雯,今天好像是雯雯父母从老家过来,他去接人了。

雯雯怎么想都想不通,她忍不住问道:“你们看到的是什么样子?不是这副,还能是哪副?”

几个人也都说不上来,他们对美术都没有什么深刻的研究,再加上大家的注意力也的确都不在画本身智商,想要具体来形容,还真是不知道要怎么说。

偏偏几个人又全都没有拍照,在找到卖身符之后,就没有再管那面墙和那幅画了。

江景同道:“我打电话让人拍照过来。”

王子续:“打电话给那什么晓晓珍珍,问问她们记忆中的情况,虽然已经过去了一年左右,但应该还是能记得的。”

一年的时间如果是其他小事情的话,那可能真的回忆不起来。

这画的事情不大,但雯雯很重视,当初还又重新绘制,在电脑上看过效果,她也一定问过这两个闺蜜,两个闺蜜还去家里帮忙,记忆点很多,她们应该会记得的。

江景同:“现在先不着急,等我稍后再问她们。”

王子续只看一眼就明白江景同的意思,现在暂时先不说,他要先调查一些东西再问,以免……打草惊蛇。

有机会用这种手段伤害雯雯的人,必定是她熟悉的、信任的人,老实说,晓晓和珍珍的嫌疑真的很大。

但雯雯对这两个闺蜜很信任,她们之间的关系也一直都很好,吵架也吵过,但过后就和好如初,三人的工作也不存在竞争关系,晓晓和珍珍的家庭条件和工作甚至还都比雯雯好。

容貌上,晓晓应该是长得最漂亮的,珍珍也很好看,雯雯就比较柔和,属于第一眼看上去就很温柔的那种,要说多漂亮多惊艳,那真没有。

甚至三个人之中,雯雯的身材是比较标准的,160的身高102斤的体重,绝对不属于骨感美女,可能还有点肉感。

而晓晓可珍珍的身材都要比雯雯更出色。

江景同确实不觉得晓晓和珍珍有害雯雯的动机。

如果说嫉妒雯雯能交上他这样的男朋友,那也不至于。

晓晓的男朋友,是家里介绍的门当户对,家庭背景可能比不上江景同,但人家是家里公司唯一的继承人,人也有能力上进,而江景同跟江家闹翻之后,可就什么都没有了。

至于说珍珍,她的男朋友是高中同学,两人感情很好,更不存在嫉妒雯雯……

动机上,这两个闺蜜真的没有动机伤害雯雯。

可现在,他也不能就凭这些就排除掉这两个闺蜜。

雯雯坚定地认为绝对不会是这两个闺蜜害她,那是她情感上的倾向,他必须要调查再调查,给出一个绝对正确的结果。

是与不是,都要分明。

而在沈大师来之前,他就已经让人好好调查那两个闺蜜了,毕竟能骗雯雯签下卖身契符的,绝对是雯雯十分信任的、最亲近的人。

当时还不知道卖身符就在壁画上,如今再加上这一点,雯雯两个闺蜜的嫌疑最大。

没有告知雯雯,就是不想雯雯情绪上有太大的起伏变化。

他知道雯雯肯定不会怀疑那两个闺蜜,但现在的江景同,他怀疑一切!

就在这时,江景同手机响了。

他看了下号码,立刻接起了电话:“嗯,好……好,我知道。”

挂断电话之后,江景同的脸色不怎么好看,他拿着手机登陆邮箱,找到对方发过来的邮件。

没错,给他打电话的,正是他前天就已经找的,调查雯雯两个闺蜜的人。

王子续从好兄弟的脸上看出了些什么。

他也凑过来。

看完了邮件的江景同,脸色不断变幻,他再度看向雯雯:“雯雯,你对这个符真的没有任何印象吗?”

雯雯摇头:“这个符很特殊,我是学美术的,如果我见过,还在上面签过字,我肯定有印象的。我能确定我真的没有见过。”

江景同:“那你再想一想,当初在我们家画那幅画的时候,晓晓有没有让你签署什么文件?”

雯雯摁着脑袋:“我想不起来了……有也是工作上的,好像当时柯辛帮忙把工作室的合同送过来,我当时手上都是油彩,就让柯辛跟晓晓交代了一下,后来我就签了几份合同吧,我真的想不起来了。”

她心中忽然有了不太好的预感,连忙问道:“阿景,你问这些做什么啊,你……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线索?”

江景同沉默一下,还是把调查邮件递给了雯雯,让她自己看。

王子续小声跟沈初一说:“当时你说了鬼妓卖身契的签署条件之后,景同就开始调查雯雯身边最亲近的人,她最亲最近的,就是那两个闺蜜。景同没敢告诉雯雯,自己找人调查那两个闺蜜。”

沈初一:“结果?”

王子续:“刚才人家把调查结果发来了。因为不知道景同需要什么,所以发过来的都是很多细节,其中并没有切实证据,证明那个闺蜜就是鬼妓的中间人,不过……那个叫晓晓的闺蜜,可能的确有动机伤害雯雯。”

沈初一:“具体呢?”

王子续:“那个叫晓晓的闺蜜,家世容貌身材包括学历,样样都比雯雯好,她还是江景同的小学同学。她跟雯雯成为闺蜜是意外,但是后来却发现雯雯跟江景同在一起了。而晓晓,她喜欢江景同,非常非常喜欢。”

“调查结果显示,那个晓晓一直暗恋江景同,想要通过家里撮合的,其实就是那个晓晓。后来江景同跟雯雯在一起之后,那个晓晓一开始还很不能接受。那个时候也是她跟雯雯吵架最多的时候。不过吵架之后两人就又和好了,雯雯的性格比较好。”

“雯雯因为自己家世和自身条件的原因,她本身有点自卑,对于跟江景同在一起这件事,她一直都不自信,她经常跟闺蜜倾诉,而她最好的倾诉对象就是晓晓。”

王子续抿了抿唇:“甚至,晓晓一直在给雯雯灌输江家父母看不上她等等的这些言论,让雯雯变得更加不自信。而晓晓呢,调查的人发现了晓晓有个微博小号,里面记载的……全都是晓晓和江景同的日常!各种甜蜜小段子,甚至还有两人亲热的文章,甚至还有图片……”

沈初一挑眉。

王子续:“那些日常,全都是套用雯雯在微博上秀恩爱的日常,也就是说,晓晓把雯雯和景同的甜蜜日常,套用到了她身上,她微博小号里面的那个JJT老公,指的就是江景同。她自己臆想着在和江景同恋爱、同居……”

沈初一抽了抽嘴角。

王子续:“雯雯那边更新了甜蜜日常之后,晓晓的小号这边也立刻会更新。雯雯跟江景同吵架之后,跟晓晓倾诉,很快,晓晓小号上就也会出现她和JJT老公吵架。江家不接受雯雯,晓晓那边也给自己塑造了一个不被老公家人接受的形象……就好像,完全复刻了雯雯一样!”

沈初一有些无语。

王子续却是抖落了一身的鸡皮疙瘩:“简直太……恶心了,一想到有人这样视奸我的生活,还把我和爱人的一切都复刻到她身上,假装是她,天哪,简直叫人毛骨悚然。最恶心的是,她不光是复刻这些日常,还写各种露骨的文章,详细描写她跟JJT是怎么亲热的,尺度之大,就跟在看小簧文差不多,简直要多恶心就有多恶心。”

王子续又看向沈初一:“我都怀疑那个晓晓是不是有妄想症。我觉得她可能有偏执型人格,真要是这样的话,她长期对江景同求而不得,又要天天看着雯雯跟江景同秀恩爱,她心理很难不扭曲啊!所以一旦给她个机会,让她能够取代雯雯……她恐怕很难经得起这样的诱惑。”

雯雯成了鬼妓,那她迟早会跟江景同分开。

而雯雯并不知道自己成了鬼妓,对于江景同来说,他只知道自己掏心掏肺甚至不惜为了她跟家里断绝关系的女朋友,其实早就背叛了自己,怀的孩子压根儿不是自己的……

江景同一定会备受打击。

他跟雯雯分开之后,恐怕很难再对同类的女孩子有信心。

所以他极有可能接受家里的安排,找一个门当户对的女生。

而晓晓,就是这个门当户对的女生。

就算她身为雯雯闺蜜的身份,可能会对江景同造成一定的阻碍,但就凭她喜欢江景同那么多年,她相信自己一定能够感动江景同的。

王子续:“晓晓如果这么想,真是再正常不过了,所以……她是真的有动机。”

雯雯几乎握不住手里的手机。

晓晓……

晓晓她?

王子续:“雯雯刚才也说了,画那幅画的时候,就只有晓晓和真真去帮忙了,这么好的机会,放过就太可惜了,所以她就趁机把符纸给藏在了壁画下面……”

“那画根本不是原来的画,该怎么解释?”江景同道。

“很好解释啊!我看了,原来的画色彩明亮,而且雯雯对她自己的画非常熟悉,真要是往上面藏东西的话,雯雯可能很容易发现。再者就是,既然那个闺蜜已经决定要害雯雯,她肯定是提前做了很多准备。她能成为中间人,拿到鬼妓的卖身符,就说明她肯定还有有些不为人知的手段,或许是迷惑了雯雯的眼睛,让她以为自己画的,就是她获奖的那幅画,但实际上不是。”

王子续看向沈初一:“大师,能做到吗?”

沈初一点头:“雯雯坚持认为她画的就是自己的作品,但实际上的壁画根本不是。很有可能是对方用手段迷惑了雯雯的眼睛,让雯雯在看到那幅画的时候,大脑就自动转换成了她自己的画……实际上是一种障眼法,同样也需要跟雯雯非常熟悉,且是雯雯信任的人,才能做到。”

雯雯整个人都在发抖。

她多信任晓晓和珍珍啊。

她原本那么坚定地认为,绝对不会是晓晓和珍珍伤害的她。

确实不是珍珍,而是晓晓。

怎么会呢?

为什么啊!

伤害她的,竟然是在她心目中骄傲自信,又那么美好的晓晓。

她从不掩饰自己对晓晓的羡慕。

无论是家庭还是个人条件、能力,晓晓都是她最为羡慕、钦佩的对象,而晓晓也从来没在她面前表露过分毫,她从来都没看出来,晓晓居然喜欢江景同!

晓晓居然会因为喜欢江景同,而伤害她,用这么阴毒、肮脏、下流的手段,伤害她。

雯雯再度崩溃,她坐在床头,曲起膝盖,双手抱着自己的双膝,头不断地往后仰,一下又一下地撞着墙壁……

江景同连忙拉过她,把她抱在怀里安抚:“不是你的错,不是你的错雯雯……”

王子续也抿唇:“简直,太可怕了!这种人的喜欢,真是想一想就叫人头皮发麻。跟阴沟里的毒蛇一样……”

沈初一又看了一遍资料:“光有动机还不行,很多人都有做坏事的动机,但有能力做坏事,并且做成的,可不多。更何况,这不是普通的坏事,需要的门槛非常高。这个晓晓,她有渠道接触到这些东西吗?从调查上看不出来吧。”

沈初一道:“调查显示,她甚至是个无神论者,她不信鬼神。你看她在小号里面的发言也提到,对这些封建迷信的东西嗤之以鼻,她的鄙夷很自然,如果她真是鬼妓中间人,她恐怕很难用这种语气说话。”

王子续:“这种事情太阴毒可怕,那个晓晓恐怕也不敢叫人知道,所以故意表现得鄙夷鬼神之说,就是想要撇清关系?让人想不到她头上来?”

沈初一摇头,应该不是。

就算要撇清关系,也不会用这种办法,不知者不罪,知鬼神而不敬鬼神……

江景同在低声安慰雯雯。

就在这时,病房外面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就在众人以为是周边病房有危重病患,医生着急抢救的时候,他们所在的这个病房门,被一把推开。

门口的,正是江景同的父母,还有姑姑、舅舅等一众亲戚。

江景同脸色一变,立刻站起来把雯雯挡在身后。

王子续也有些紧张,但他赶紧站起来跟江家父母打招呼:“江叔叔、孙阿姨,最近不太忙吗?昨天跟我妈打电话,我妈还说让你们得闲去帝都玩呢,我妈新弄了个农庄,就在溪云那片儿。”

本来从一进来就脸色阴沉的江家父母,看到王子续,脸色缓和不少,再听王子续这么说,两人实在是没办法对他摆冷脸,只能勉强笑笑。

江母道:“你妈妈工作那么忙,还有空弄农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