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仙侠 > 真千金是国宝级天师

38、天师38(1/2)

目录

这誓言, 雯雯一字一句,说得斩钉截铁。

江景同抿着唇,攥着雯雯的手:“不许胡说。”

雯雯苦笑连连。

不许胡说?

她当然没有胡说。

事情到了这个份儿上, 她除了发誓, 根本没有任何办法能够证明自己的清白!

甚至,她都已经开始怀疑,就算是发誓,能不能证明自己的清白!

别人不知道这个誓言的分量, 但江景同他们一定知道。

江景同确实知道。

王子续也知道,正因为知道, 才大为震撼。

没人比雯雯更清楚鬼妓有多么恶心, 有多么恶毒。

其他人,没见过鬼神, 总会胡乱发誓,觉得反正也没有天打雷劈。

可雯雯是真真切切由活人变成鬼妓的人, 她绝对清楚,话不能乱说。

生生世世变成鬼妓, 实在是太恶心,也太残忍了啊!

所以此刻,哪怕是有视频在, 王子续也相信了雯雯。

他看向好兄弟江景同。

显然, 江景同也相信雯雯。

毕竟就算是发誓自己出门被车撞死, 都比不上“生生世世成为鬼妓”这个誓言。

王子续看向沈初一。

沈初一脸上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 见王子续看过来,她也只是微微颔首。

这是什么意思?

是说,雯雯发誓是真心的?

那视频又是怎么回事?

江家父母和江姑姑他们并不知道王子续江景同他们打的什么哑谜。

在他们眼中,就只看到雯雯发了个什么用都没有的誓, 然后江景同和王子续竟然就都认可了!

这还不是鬼迷心窍是什么?

就连视频证据都有啊!

可儿子却宁肯相信那个女人空口无凭的一句话!

还有王子续也是,难怪今天来就一直东拉西扯的,全都是在为那个女人说话。

这两个男人,已经完全被那个女人给迷住了。

江家父母气得要死。

江姑姑也气得要死。

她连视频都拿出来了,可侄子看都不看一眼,就选择相信那个女人的一句话。

“江景同你到底还有没有脑子!”

江姑姑气得直接呵斥道。

刚才,为了不闹得那么难堪,毕竟是把侄子迷得神魂颠倒的女人,她自己也是女人,不想做那么难堪,所以在把平板上的视频给侄子看的时候,她是关闭了声音的。

这会儿,已经气得头脑发胀的江姑姑,直接把平板的声音调到最大,既然那个女人自己都不在乎自己的脸面,她又何必在乎。

平板的视频里传来一个温温柔柔的女声,还在撒娇:“论文人家人家写不出来嘛,老师帮帮我呀,我也可以帮老师的……”

一个油腻的男声:“小嘴这么甜啊。”

女声:“对呀很甜,老师要不要尝尝……”

王子续鸡皮疙瘩抖落一地,更觉得很恶心。

但这会儿最无语的是,他一下就能听得出来,这个声音,的的确确就是雯雯的!

他都能听得出来,江景同身为雯雯的枕边人,他会听不出来吗?

即便是因为雯雯发了鬼妓誓言而内心愿意相信雯雯,可此刻,在真的听到这样恶心的话语,以雯雯的声音发出时……

他还是控制不住地全身紧绷,有些反胃。

雯雯脸色惨白。

她不断地摇头:“不,不,不是我……真的不是我……”

她甚至都不敢去碰那个平板,显然,光是听到这些恶心的话语就能知道,平板上此刻上演的又是多么恶心的画面。

可她真的没有啊!

刚才江姑姑要把平板递给江景同,让江景同看视频,可是江景同不接,而是选择看雯雯,雯雯发了毒誓。

此刻,江姑姑再次把平板推向江景同,江景同手指微动……

雯雯心如死灰。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遭受这些。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视频,那个声音确实就是她,可她真的没有,没有啊!

平板被江姑姑拿在手中,举在半空。

江景同没接,王子续也不敢伸手去接。

就在这时,一只纤细的手,拿过了平板。

众人都看过去。

“沈大师。”江家父母抿唇,似乎想说让沈大师别趟这趟浑水,但终究还是没吭声。

王子续心里却是想到了什么,他立刻凑过去:“大师,你看呢?”

沈初一在看视频,她手指拉动视频的播放滚动条,找到一个有雯雯正脸的画面。

她抬头看向众人:“视频中的人,不是雯雯。”

江景同立刻看过来。

雯雯嚎啕大哭。

江姑姑一张脸气得通红,可想到这位是什么大师的,不好得罪,当然不能用呵斥的语气说话。

江姑姑深呼吸了好几次,才压着情绪说:“一模一样的人,怎么会不是!”

江景同终于敢看视频了。

王子续刚才已经看了,他看向沈初一,等待沈初一的解释。

没错,从视频画面上看,那个人就是雯雯,只除了神态是雯雯从来没有过的媚态之外,她的容貌跟雯雯一模一样,声音也跟雯雯如出一辙。

说这个人不是雯雯……

实在是说不通啊。

除非雯雯有双胞胎姐妹。

王子续:“雯雯有双胞胎姐妹吗?”

雯雯显然也看到了视频中的画面,她脸色极其惨白。

此刻,她也能够理解江家父母和江姑姑了。

单看视频,就连她自己都认为,那个人就是自己。

可她记忆中绝对没有过这一幕。

雯雯摇头:“我是孤儿,我养父母收养了我,我……我也不知道我有没有双胞胎姐妹。”

江家父母脸色稍微好看一点,但眉头却又皱了起来。

难道真的是双胞胎姐妹?

江姑姑却是冷笑:“双胞胎姐妹?还真会想借口!不知道的人还真要被你骗过去了!你以为当年我就随随便便录个视频就完事儿了吗?你叫柯雯,你的学校、专业、成绩,我统统都有调查,除非你告诉我,你们学校同专业里,还有一个跟你张的一模一样,成绩也一模一样的柯雯!”

江姑姑把文件袋里有关柯雯的档案抽出来,甩在柯雯病床上:“你倒是看看,这些资料到底是不是你!”

柯雯颤抖着手拿起那些资料,一页一页翻看。

最终,她咬着唇点头:“资料,的确是我的。”

江姑姑冷笑:“那我可就没找错人。”

沈初一叹了口气:“你们都先冷静一点,听我说完。视频上的人,只是看起来像雯雯,但的确不是雯雯。雯雯也没有双胞胎姐妹。”

“可她不是被收养的吗,万一有呢?”

王子续道,“虽然学籍档案什么的都是雯雯的,但真有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冒充,她顶着雯雯的名字和脸,故意败坏雯雯名声呢。”

沈初一:“她命格上没有亲兄妹,她亲生父母只有她一个独生女。”

王子续:“卧槽,独生女怎么会丢……额,可能是被拐吧。”

沈初一:“哪怕是双胞胎,面相也是不同的。我看人不是看容貌,而是看面相。从面相上看,视频中的人,并不是现在病房里站着的这个雯雯。”

“那她会是谁?”

江姑姑并不能被说服。

沈初一:“这我也不清楚啊,不过……是他,不是她。”

“什么她她的?”王子续没听懂。

沈初一:“是男字旁的他,而不是女字旁的她。视频中跟雯雯长的一模一样的,是个男人。”

卧槽!

我类个大槽。

王子续实在是有些受惊。

屋内所有人全都看过来。

沈初一完全没有被众人震惊的目光给打乱,她不紧不慢地说道:“不用管他的外表,虽然他顶着雯雯的脸,但并不能掩盖住他真正的面相。他,是男的。”

男的!

一个男的,顶着雯雯的脸去勾引江景同的姑父,被江姑姑捉奸并且拍下视频……

虽然非常离奇,但王子续信。

可就凭这句话要说服江家父母和江姑姑,可就太难了。

一切眼见为实。

他们只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

此刻他们就连王子续,都有些不太信任了。

说不定王子续就是被江景同找来,故意撑场子的,他们一起合谋编造了一个离谱的谎言,想要以此来洗白那个雯雯!

简直了!

还敢说他们不是被她给迷住心窍?

江家父母和江姑姑都气得不行。

一同前来,但一直都没有说话的江景同的舅舅,看向沈初一。

“大师您能提供什么依据吗?”

江舅舅道,“不是我们不愿意相信,而是……这一切太匪夷所思了,更像是故意编造出来的,真的很难说服我们。”

王子续:“要证据,除非找到视频中的那个冒充雯雯的男人!可根本就不知道他是谁,去哪儿找啊!至少得让那人来到大师面前,大师看到了才能知道啊。”

问题就在这儿。

只要那个人不出现,这个沈大师给出的这种说法,就完全不足以取信于人。

雯雯也绝望了。

江景同却还怀有期冀,小心翼翼地看着沈初一:“大师,还有办法吗?”

沈初一:“别急啊,那个人,应该很快就会来。”

王子续瞪大眼睛。

很想追问为什么,但是又怕大师说他没脑子。

反正别人会问,他就歇歇吧,听着就好。

果然,江舅舅问出口了:“对方是谁,大师碰巧认识吗?”

不然的话,为什么会知道对方很快就回来?

沈初一又看向雯雯:“我记得你刚才说,把自己的作品画在家里电视背景墙的位置作为壁画的时候,你说,你很认真地准备了,还重新画了图,并且在电脑上做了效果图出来,是吗?”

雯雯不知道沈初一为什么会提起这些,但她很清楚,此刻唯一能为她找出真相的人,就是眼前这位年纪轻轻的沈大师。

雯雯点头:“是的,电脑绘制的效果图,是我弟弟帮我做的。”

沈初一:“那之后在实际操作的时候,就是在真正开始往你家墙壁上画的时候,你弟弟过去帮忙了吗?”

雯雯摇头:“没有,他有自己的工作,只是我工作室刚开的时候,我一个人所有工作一把抓,要去客户家画,还要做效果图,有时候就忙不过来,就会让他帮我出电脑版的效果图。那天我记得他说有个程序,人家催的很急,他说等做完了再去帮我。”

雯雯想了想说:“后来中途还给我打电话,问我画得怎么样了……他说他可能要晚一点才能过去。我让他不着急。”

“后来呢?”沈初一问。

雯雯:“画大幅的壁画很麻烦,墙底也要处理,我有熟悉的施工队,每次都是让他们先帮忙处理墙底,然后我们再画的。这样速度能快一点。”

王子续:“处理墙底?那你画的时候,墙底已经处理好了,确定没有什么东西吗?”

雯雯:“当然没有啊,墙底要是有东西的话,我一寸一寸地画,肯定能察觉到的。”

沈初一:“说你弟弟,你之前不是说,他来给你送合同。”

雯雯点头:“嗯,那幅画其实是画了三四天。因为面积很大,要一层一层上色,晓晓和珍珍正巧那几天没事,就每天都过来帮忙。我弟弟柯辛就在第三天的时候过来了一下,帮我送工作室的合同来……应该是,我记得不太清楚了,反正就是什么文件。”

雯雯说道:“我当时手上全都是油彩,没法签字,也画到关键时候了,比较兴奋,就让他先放着。他就告诉晓晓要怎么签,再然后他就走了。”

沈初一:“中途,他没有碰过你的画吗?”

雯雯脸色一变:“应该没有,画当时还没画完,何况当时晓晓和珍珍都在……大师,你不会是怀疑我弟弟吧!怎么可能!我弟弟他,他……他有什么理由要害我?”

沈初一:“符纸这件事,目前还不确定是不是跟你弟弟有关。但刚才我们看的视频中的那个他,从面相上看,他跟你缘分匪浅,你们没有血缘,但有亲缘。而你是被收养的,那么能跟你有亲缘的年轻男性,除了你弟弟,也没别人了吧。”

雯雯脸色难看到了极点:“您说……您说那个假扮我的,是我弟弟?”

沈初一颔首。

王子续内心卧槽声一片。

弟弟?

弟弟伪装成姐姐的样子,去败坏姐姐名声?

图啥啊!

那害雯雯成为鬼妓的人,是不是也是……弟弟?

为什么啊!

两人的关系明显处的很不错,又没有什么矛盾,他为什么要这样害雯雯?

病房内的气氛诡异极了。

所有人都没吭声。

江家父母和江姑姑江舅舅,都像是在听天方夜谭。

雯雯一脸茫然。

王子续完全不知道说什么好。

江景同,一言不发。

就在这时,病房外又响起了脚步声,很快就有人推门进来。

所有人都看过去。

来人是一个戴着眼镜皮肤白皙瘦弱的男子,看起来就像普通的男大学生,文质彬彬,一看就比较内向。

他看了一圈病房内的人,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一抹薄红,眼中的愤怒几乎凝成实质。

紧接着他立刻看向雯雯:“姐,姐你没事吧,他们又来干什么?”

显然,这个年轻且带着病弱气质的男子,就是柯雯的弟弟柯辛。

王子续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不断地看柯辛。

这,就是沈大师说的冒充雯雯的,所谓弟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