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仙侠 > 真千金是国宝级天师

42、天师42(1/2)

目录

女儿解云竹哭得稀里哗啦。

解西华和廖静淑夫妻俩, 只觉得浑身发冷!

血液都要冻住的那种冷。

他们非常非常同情郁晴柔的遭遇。

正如郁晴柔所说,她在初中的时候是真的想要自杀,因为觉得活着没意思, 因为看到母亲就看到了自己未来的样子,太恶心,毫无希望可言, 人生整个都是晦暗的腐烂的。

所以那个时候的郁晴柔想要自杀真是再正常不过了。

恰巧在那个时候, 一个阳光开朗温柔善良的女孩子闯入她的世界, 郁晴柔被她吸引,正巧那个女孩子也愿意帮郁晴柔走出黑暗,拥抱阳光。

那个女孩子成了郁晴柔的救赎。

因为自身经历的缘故, 极其厌恶也从来不想和男人谈恋爱的郁晴柔, 甚至爱上了那个阳光女孩, 爱上了这个救赎。

郁晴柔为了她努力学习, 甚至考上了不错的高中。

故事到这里,听起来似乎很美好, 差点儿坠入地狱的郁晴柔,得到救赎。

而那个救赎郁晴柔的, 就是解云竹。

可是作为解云竹的父母, 解西华和廖静淑简直浑身发抖!

也不知是气得, 还是怕得。

他们夫妻俩非常同情郁晴柔。

也觉得有人拯救郁晴柔很好,如果是他们碰上的话,也不介意伸一把手帮帮她。

当然了,作为陌生成年人伸出来的援手, 浑身是刺的郁晴柔当时不一定会接受就是了。

可是!

解西华和廖静淑绝对接受不了,救赎郁晴柔的人,是自己的女儿!

无关于是恋爱的问题。

青春期的女孩子, 有喜欢爱慕的人很正常,谁不是从青春期过来的,那种少女心思都懂。

甚至他们觉得,女儿真的喜欢上一个同性的女孩子,那也没什么。

可前提是,女儿喜欢上的人,绝对不能是郁晴柔这样的!

夫妻俩简直浑身发颤。

女儿解云竹是家中独女,从小娇宠着长大,女儿天性纯真善良,在他们的保护下,半点儿社会黑暗都没见过,性子格外纯良。

女儿很有正义感,坚信邪不胜正,坚信时间一切都有公道。

他们一直觉得,女儿还小,等她上大学了再让她慢慢接触公司,让她着手管理一些事务,从基层做起,成长也会很快的。

他们夫妻也年轻,能为女儿保驾护航很多年,女儿有试错的机会。

如果女儿不喜欢公司的话,想自己做事业也可以。

他们并不觉得这个年纪的女儿,性子单纯善良天真,是什么错的事!

可他们万万没想到,女儿的性格竟然……到了这种地步。

她,连基本的分辨能力都没有。

他们夫妻俩一向教育女儿不要因为家庭条件就骄傲,看不起别人,家庭不是谁都能选择的。

可他们的初衷只是不想让女儿变成那种自觉高人一等的人,看不起清洁工、快递员等等。

他们真的没想过,要女儿和……和郁晴柔这样的人接触、交往!

郁晴柔的家庭因素是一方面,她的经历很让人同情,她后来被逼变得凶狠,也都是无奈。

可小竹真的是一张白纸,她和郁晴柔是完全两个世界的人!

小竹太天真太单纯,再加上这个岁数三观还在不断塑造形成,她和郁晴柔这样的人,只作为普通同学的话,没什么大不了,可她们却成了最亲密的朋友,甚至是恋人!

那郁晴柔的性格、行事,必定会对小竹产生巨大影响。

郁晴柔本身也是三观塑造歪了的人,个人经历让她变得疯狂变得偏执,她根本不在乎会不会犯法。

小竹呢,虽然一直乖乖巧巧的,可青春期这个年龄,又被称为中二期,这个时期的青少年们太容易受到不良影响。

哪怕是成年人,都容易被坏朋友、坏恋人影响,甚至铸成大错,更何况是十几岁的从来没接触过阴暗,没有任何判断力的小姑娘!

十几岁,爱情大过天,陷进去的小竹什么都不管不顾,什么都抛在脑后。

她能轻易说出,让郁晴柔借用她的身体去报仇,去杀了郁晴柔妈妈……

解西华和廖静淑夫妻俩,简直要崩溃。

然而更不用说,跟郁晴柔的接触有多危险。

郁晴柔自己都说,她好多次想伤害小竹,想要让这个天之骄女变得跟她一样……

虽然最终郁晴柔因为爱小竹,舍不得伤害她,舍不得带小竹自杀,可解西华和廖静淑已经是浑身发颤,后怕不已!

万一呢!

万一当年的郁晴柔,一念之差,真的伤害了小竹……

那现在的小竹,就有可能跟现在的郁晴柔一样!

这怎么可以!

夫妻俩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什么是,胆战心惊,脊背发凉。

从来没这么后怕过。

现在,虽然小竹的身体没有因为郁晴柔而受伤,可是小竹的性格却受到了极大的影响。

幸好,郁晴柔已经不在人世了。

当这个念头骤然冒出来的时候,廖静淑有些羞愧,幸亏她心底这阴暗的念头不会被摊开来给别人看,因为她根本压制不住。

再同情别人,都比不上她心疼自己的女儿。

廖静淑擦了擦自己的眼泪,她依旧同情小柔,可是真的没有办法再为她伤心。

屋内此刻只有郁晴柔那飘忽的声音,以及小竹闷闷的哭声。

郁晴柔:“小竹给我补课,我从小竹身上看到了光和希望,还有未来……我从没那么努力地把所有心思和时间都用在学习上。幸好初中知识不难,我没日没夜地学……总算是考上了小竹所在的高中,哪怕是跟小竹不同班,也挺好。”

“而我和我妈的矛盾冲突也更明显。”

“她是一定要找个男人结婚,说那才是一个完整的家,尤其是当她看到我生父和小三的儿子已经十来岁,人家一家三口其乐融融时,她更是坚定了一定要找个男人结婚的想法。”

“我有了小竹,我也懒得再管她,反正我也不回家住,她爱带什么男人回家都行。”

“她真的很快就又找了一个男人,男人还带着一个十几岁的儿子。而她已经不会生了,也非常开心,还说这下好了,俩人只要一结婚,就儿女双全!”

郁晴柔摇头失笑:“好一个儿女双全啊。她从以前给一个野男人当牛做马,到现在给人家父子当牛做马。那个男人高兴了就给她个好脸色,不高兴了直接大耳刮子扇过去,那个男人的儿子连句阿姨都不叫,把她当保姆使唤,呼来喝去,还随意辱骂。”

“我现在都想不明白,我明知道她是什么样子的人,她被人使唤当牛做马,被肆意打骂,都是她心甘情愿的,我为什么要为她打抱不平呢?我为什么要出手教训那对父子呢?”

“她说是我害了她一辈子,说生下我就是她犯的最大的错误,说我妨碍她的幸福,说我该死……”

郁晴柔轻笑:“你们知道是什么让她对我动了杀心吗?是那个男人说,有我这个女儿在,他们就永远别想结婚。”

“如果是在三年前初中的时候,我还没遇到小竹,不用她动手,我自己就会去死!”

“可是现在,我不想死!我想好好活着,我的成绩能考上大学,能重新做人。我想跟小竹好好在一起……我不想死!”

郁晴柔:“她怎么就不能再忍一忍,忍到我高考结束,就滚蛋了。可她就是忍不了。”

高小聪迟疑:“可你平时都不怎么回家,她……把你彻底赶走,不让你管她的事不就行了,为什么非要……杀你?”

沈初一瞥了眼高小聪。

心理素质不错啊,反应也快。

不愧是基层干久了的,即便是刚刚听了一个这么惨的故事,他同情归同情,思维却不会被带着走。

郁晴柔笑了一下:“大概是因为,我知道那个男人的秘密,只要我一天不死,那个男人就寝食难安。她也不想自己的丈夫,随时都有进监狱的风险吧。”

高小聪:“什么秘密?”

郁晴柔:“那个男人,其实是个杀人犯,他年轻的时候杀过人,跑了,顶替他坐牢的人在18就已经被枪毙。那次他喝醉了吹牛一样说出来,我觉得是真的,我……我以此威胁他,让他带他儿子离开我妈。”

解西华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的确是小女孩啊,这种事情处理得太粗糙太稚嫩,太欠考虑了!

如果是假的,不会对那个男人造成任何威胁。

如果是真的,可不就惹来杀身之祸了么!

郁晴柔:“那天晚上,我妈拉着我喝酒,跟我敞开心扉聊……我们两个都喝了很多。我喝得浑身发软的时候,我听到她质问我:‘你增叔年轻时候是犯了错,他已经知道悔改,以前是没遇上好女人,现在他是真的想跟我好好过日子,你怎么就一直揪住他不放呢?’”

郁晴柔笑了起来:“她说我生来就是她的罪孽,活着也只会害别人,说我们母女缘分已尽……”

“她干惯了体力活,我又烂醉如泥……”

“摔死的一瞬间,其实不疼。或者说我还没来得及感受到疼,就已经死了。”

高小聪皱眉道:“如果你真的烂醉如泥的话,警方尸检报告中应该会有体现,法医会判断你体内的酒精量。要知道,一个烂醉如泥的人,有可能意外跌落,却没法自杀。你又是从阳台跳的,阳台一般都有栏杆的吧。”

郁晴柔:“因为我体内的酒精含量,不高。在所有人眼中,我长期抽烟酗酒,所以都认为我酒量一定很好,但其实,我酒量很差,一杯倒。啤酒喝一杯就不舒服,高度白酒喝上一两,我就全身发软站都站不起来。”

难怪了。

血液里酒精含量可以测得出来,但每个人对酒精的耐受不同,有些人喝一斤都没事,有些人喝一小杯就站不起来。

所以郁晴柔血液酒精浓度不算太高,一般来说,就符合她酗酒之后心情不好自杀这种说法。

解云竹眼泪已经流尽,声音沙哑:“为什么这么多事情,你从来都不跟我说。我可以帮你的,我爸爸妈妈都可以帮你的。”

郁晴柔笑:“傻瓜,在我喜欢的人面前,我也要尊严的。我……我更不想让你爸妈知道,我是这么个烂人。我想等我变好,变得能配得上你一点,再光明正大站在你身边。”

解云竹:“这就是你高中之后,一直疏远我的原因吗?”

“是啊,我怕所有人都看出来我对你的心思。我也怕我的那些烂事,缠上你。我想等到高考后,你报哪个大学,我就去哪座城市,远离这里的一切,我就可以毫无顾忌跟你在一起。”

“可惜还是等不到了。”

解云竹再次嚎啕大哭。

解西华和廖静淑夫妻俩抱住女儿,心里说不出的难受。

只能说,因为郁晴柔现在已经死了,所以他们同情她可怜她,也……很难责怪她。

毕竟女儿变成这样子,也不能完全说是全怪郁晴柔,没有郁晴柔也会有别人,他们夫妻俩在对女儿的教育上更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可若是郁晴柔活着,恐怕……恐怕他们真的没办法再继续做一对开明的父母。

沈初一看了下时间,打破屋内的沉默:“时间差不多了,郁晴柔之前附身在小竹身上,灵魂就已经受损,现在又被剥脱下来,游魂更加不稳定,必须尽快超度。”

高小聪看了沈初一一眼,立刻点头:“是的。”

解云竹立刻抬头看过来:“不行,小柔的仇还没报!她就此超度,谁给她报仇!”

高小聪看向沈初一。

沈初一:“涉及到的命案,是公安系统的职责范围。特请系统只负责处理特□□件。不过我们也会把郁晴柔的情况上报特请系统,再转到公安系统,重启命案调查,让凶手伏法。前提是,她没撒谎。”

解云竹毫不犹豫:“小柔怎么可能撒谎!”

郁晴柔也斩钉截铁:“我没有撒谎。”

沈初一点点头:“那就好。”

解云竹声音嘶哑:“可是,找不到证据怎么办?之前小柔死的时候,警察也调查了,就连我一开始都认为小柔是自杀的。现在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就算是有证据,也早就被他们给抹掉!警察也不是万能的,那个臭男人18年前杀人都没有被抓,反而是无辜的人替他坐牢还被枪毙!”

沈初一:“你已经高中了,还学的文科,应该明白什么是时代局限吧。”

解云竹抿唇。

沈初一:“至于说不好找证据……那就让凶手自己承认好了。”

她看向高小聪。

高小聪还在想,大佬要怎么让凶手自己承认?

弄几个鬼,吓吓对方?

但不确定性太大了吧!

要知道,可不是谁都怕鬼的,穷凶极恶之人,可是鬼怕他,而不是他怕鬼!

倒是郁晴柔的妈妈,可能会做贼心虚怕鬼,但吓一吓,说不定给吓得精神错乱了,警方不一定会采信她的说法,就算是信了,她再鉴定个精神障碍,还是麻烦重重……

不过这会儿显然不是质疑大佬的时候。

高小聪明白大佬的意思。

大佬时间多宝贵啊,听这女鬼在这儿叭叭叭说半天,还答应帮她报警抓凶手,就已经是非常难得了!

所以这会儿大佬大概是觉得不耐烦,想赶紧结束走人。

高小聪瞬间领悟,说道:“你们放心吧,我们这些特情师和公安人员的存在,其实目的都一样,就是为了维持人间秩序,守护最基本的正义。该做的我们一定会做。但是首先,人鬼殊途,我现在必须带走郁晴柔了。这也是为她好,她厉鬼化失败,如果我不带走她,她很快就会灰飞烟灭,鬼的死亡就是,什么都没有,连转世的机会都没有。”

高小聪看向郁晴柔:“你还有什么话要跟她说,抓紧时间道个别吧。”

郁晴柔走向解云竹,透明的手轻抚她的脸:“小竹,别哭,你笑起来最好看。我,得跟你说一句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们最后吵架那次,电话里我说的话特别伤人,但那都不是真的。你特别好,特别特别好,比我这个烂人好一万倍。”

“一直以来都是我对不起你,我终究还是把你拉入了我这个泥潭,让你沾了一身的脏。对不起小竹,如果有来生……我一定远远地看着你。”

在解云竹撕心裂肺的哭声中,郁晴柔被收进高小聪那系统发放的纳鬼袋中。

他这纳鬼袋是系统发放的最基础的纳鬼袋,所有特情师在注册之后,只要申请就有。

初级纳鬼袋一次只能收纳一只鬼,还只能是普通鬼,不能是厉鬼,之前就发生过有特情师用普通纳鬼袋装了厉鬼,结果厉鬼把纳鬼袋给撑破的惨剧!

再高级的纳鬼袋,就要花积分买了。

能收纳5个普通鬼魂或者一只厉鬼的,就要50积分。

他买不起!

沈初一随手掏了个静心符递给解西华:“这个戴在小竹身上,让她先睡个好觉。”

郑爸爸也赶紧跟解西华说:“小竹这孩子,等明天醒来情绪好一点,你们再慢慢开导。你们一家好好休息吧,司机不是还在楼下等着吗,我们自己回去就行。你看顾好弟妹和小竹。”

解西华坚持要送他们到楼下:“高大师,麻烦您给我留个联系方式,车马费稍后奉上。”

高小聪摆摆手:“不用,对我来说这是工作,系统会给报酬。”

其实真正原因是,他想卖大佬个好。

这家人明显跟大佬有关系,就算是他不来,大佬出手分分钟搞定,还不用看他在那儿折腾半天。

但是大佬人家什么都没说,还帮助自己完成任务,他还有什么脸在要钱啊。

原本接任务系统要求是尽量保密,尽量在不惊扰平民的情况下完成任务。

不过特情师也可以赚外快,因为特情系统发布的任务,一般都是可能会危害到平民生命安全的急需解决任务。

像是普通的看风水啊,看墓地啊等等的,都可以接,私下挣钱都没事。

反正只要每个月完成系统的基础任务,那就想干啥都行。前提是,非系统任务你搞砸了,就得自行负责善后,善后不力造成严重负面影响,那特请系统可就要搞你了!

解西华:“无论如何还是请您留个联系方式,我有座茶山,有空请您喝茶。”

高小聪稍稍迟疑,也行吧。

反正他也要挣点外快的,毕竟舍不得拿积分来换钱。

解西华又郑重地跟郑爸爸、沈初一道谢,他倒是没提留沈初一的联系方式,他跟郑爸爸的关系很好,再多的感谢,都可以私下里来。

时间已经很晚了,担心郑朦一家害怕,沈初一还是跟他们一起回茶山那边住。

她看向高小聪:“要不你也跟我们过去那边住,答应给你画的符,到时候也一并画给你,另外,郁晴柔的事情也先不着急处理,我问问上面的意思再说。”

好的!

大佬您说什么都好。

事实上,高小聪正不知道怎么处理郁晴柔呢。

刚才在解西华家的时候,高小聪虽然顺着大佬的话风说,会把郁晴柔的情况上报系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