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仙侠 > 真千金是国宝级天师

44、天师44(1/2)

目录

次日一早。

高小聪被特情处急招, 去帝都。

正如谈亦承所说,如果阴气真能作为新能源的话,基地将会启动两套能源系统, 这一点必须在设计阶段就落实。

郁晴柔的案子, 卓思敏完全接手。

郑朦一家今天也启程回江峰县。

去往幽都的高铁上,谈亦承开着电脑, 在看幽都的历史地质数据。

沈初一闲着没事干,刷手机,看微博。

今日微博热搜榜首, 是知名国际大导演郭冠峰,十年磨一剑的新作《春城》,女主疑似曝光。

微博上都在猜测,郭导这么重要的电影,据说选角就暗中进行了好几年,一直没找到心目中的女主。

最后, 竟然找了一个影视学院还没毕业的学生,只参演过几部十八线电视剧,半点儿水花都没有。

微博上骂声一片。

都觉得郭导肯定是被资本绑架了。

《春城》的女主很复杂,年龄阅历根本就不是一个20来岁的电影学院学生能演得出来的。

虽然女主出场是20岁,但这个人物的成长很复杂, 被生活摧残得几乎折断, 绝对不需要青春靓丽的20岁都市女郎形象。

所以完全可以找30开外的女演员演, 现在女演员都保养的很好, 那几个知名的电影脸, 三十多演十几岁的少女都能hold住,何况是20岁已经饱经风霜的女主阿春。

岁数大点,其实还更有故事感, 更贴合人物。

结果郭导找了个水嫩嫩的青葱女大学生来演阿春,这不是被资本绑架了是什么?

这年头资本就喜欢砸钱捧人。

可要捧人的话,换一部不行吗?

非得祸害郭导这部十年磨一剑,无数观众都期待的作品。

最恶心的是,这部作品讲述的是那一代人的辛酸和奉献,他们都在挣扎着活着。

不是悲剧,但也绝对不轻松。

这部剧也沦为资本捧人的道具,真是太讽刺了。

微博上骂声一片。

女主角江以的个人微博下面,已经被骂了十几万条。

但是呢,这个江以好像偏要跟网友对着干,不理会骂她的粉丝,反而给自己买了夸赞的热搜,直接买到前十。还买了大批水军到处夸赞她。

于是,网友们更生气了啊!

这明摆着就是故意的,觉得自己手握资本就能嚣张了?

在这个时候,还敢买营销热搜!

一瞬间,骂声更多。

普通人讽刺两句也就罢了,战斗力最强的则是几位舔了《春城》好几年,今朝愿望落空的影后们的粉丝团。

之前这几位影后的粉丝一直在互相掐,摆各家的实绩和演技来比拼,谁都认为自家能拿到阿春这个角色。

其实这几位实力派影后最终谁拿到角色都挺正常。

可偏偏,谁都没拿到,被一个不知名的新人给截胡。简直是打了所有人的脸!

一时间,这几位影后的粉丝们纷纷恼羞成怒,齐齐攻击这个不懂规矩的新人。

恰好,这个新人也真是高调的很,都这样了还不夹着尾巴做人,电影还没拍呢,只是定了你个角色而已,就跳这么欢,真当不会被换掉吗?

粉丝、路人和水军,各路混战。

结果就是,江以的路人缘被败坏殆尽。

看娱乐圈的这些骂战,沈初一觉得特别有意思。

红粉黑粉,反装忠,反装忠装反……

就,各种套娃。

里面的水军也就罢了,那些真情实感撕个昏天暗地的粉丝,大概真是因为如今这社会,物质富足,吃饱穿暖没事干。

刷这个热搜话题,就难免会刷到主人公的照片。

沈初一看到江以的照片时,颇有些惊讶。

这面相……

“喝点水。”

谈教授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身去接了温水,放在她面前的小桌板上。接水的杯子是粉色的保温杯,和他的同款。

“我放了点橄榄蜜在里面,加一点点干薄荷,这会儿稍微有一点烫,喝的时候倒出来。”

保温杯上面的盖子可以做小茶杯使用,十分方便。

沈初一笑眯眯地看着他:“橄榄蜜好喝吗?”

四目相对。

谈亦承笑了一下,直接把小茶杯取下来,倒了小半杯给她:“尝尝。”

很上道。

谈教授又从座位顶部的置物架上拿下背包,打开,里面居然全是零食。

因为太多,都拿出来根本放不下,就让她选几样放小桌板上。

沈初一都无语了。

谈教授背了这么大一个登山包来坐高铁,还提了台电脑,她以为他包里全都是他专业相关的资料、工具等等,结果呢,全是吃的!

真的满满当当全是零食。

从肉脯、辣条、小蛋糕、薯片虾条,到香蕉葡萄,还有一盒樱桃一盒草莓。

水果都是洗干净用餐盒装着的,里面还有小叉子,打开就能吃。

沈初一唇角微微上翘。

准备这么充分啊。

嗯,她信了他之前的话,是他想。

几种零食都尝过,沈初一偏爱肉脯,咸香麻辣带着微甜。

她偏头看向身侧的谈教授。

从饱满的额头,到硬挺的鼻梁,再到弧度完美的下颌线,颀长的脖颈中间,那滚动起来特别性感的喉结……

穿着军绿色的工装衬衫,依旧难掩他出众的气质。

电脑就放在面前的小桌板上,他衬衫卷到手肘处,露出一截精瘦结实的小臂,双眼直视屏幕,修长的手指飞快在键盘上跳跃,极其专注。

果然不愧是她看上的人,越看越觉得赏心悦目。

她的视线一点都不知道收敛。

谈亦承有些无奈,偏头看过来:“不好吃吗?”

沈初一把肉脯推给他:“好吃,你尝尝。”

谈亦承:“我用键盘打字,不方便……唔……”

话音未落,嘴里就被塞了一块。

沈初一轻笑:“是不是很好吃?”

她说着,就用刚才喂他的那只手,也捏了一块放入她自己口中,还嗦了嗦手指。

而他唇边,还停留着刚刚她指腹的微烫触感。

谈亦承绷着脸点头,嘴里慢慢地嚼着。

这肉脯,过于甜了。

谈教授继续做他的工作。

沈初一喝着茶,吃着肉脯,刷着手机。

江以面相不对,她就又从网上搜了不少江以的照片,仔细看一下。

江以的面相,十分复杂。

上一世和这一世重叠,上一世大凶一生坎坷,这一世大凶转大吉,风生水起。

她又是娱乐圈的。

沈初一略微一想就明白过来,这个江以,跟假千金沈沐晴恐怕也颇有渊源吧。

沈沐晴除了有锦鲤运,又能连续不断重生一世又一世之外,她就是个普通人。

智商、眼界、能力,就那么大一点儿。

所以她重生来重生去,也就只能混门槛极低的娱乐圈。白瞎了那么多世的重生。

能想出来把别人的小说作品据为己有,以此为自己扬名,塑造才女人设……

这就足以说明,她是真没别的招了,除了不劳而获,她自己根本什么事都做不成。

既然能抄别人的小说,那自然能抢别人的资源。

提前知道某个电视剧会大火,哪个电影会票房破纪录,就千方百计去抢资源。

当然,电视剧或许还好说一点,电影资源肯定不好抢,也不知道她努力了多少世,才终于抢到一个。

显然,抢的就是江以的。

不然江以的面相不会是这样。

那么显然,现在微博上忽然爆出江以是《春城》女主角,又不断买热搜……

必然是沈沐晴的手笔。

现在这一波,并不足以让电影制片方换人。

那就必然还有后手。

这个后手,甚至都不需要猜。

正巧肉脯也吃完了。

沈初一又嗦了下手指,给卓思敏发微信:【刷微博看到这个姑娘,是鬼妓受害者,有可能怀有鬼胎。】

从她在网络上搜到的江以照片来看,江以是鬼妓受害者这一点确凿无疑,但面相上看不出她怀有鬼胎,可能是因为网络上搜出来的照片不是近期的。

而沈沐晴要对付江以,必然有后手。

还有什么是比未婚先孕打胎,更能摧毁一个影视学院女大学生兼国际大导电影女主演名声的呢?

给江以签署鬼妓卖身契的人,应该不是沈沐晴,她如果有渠道接触这些,她就会所求更多所图甚大,跟鬼做交换,她也不需要再用抄别人小说这么下作的手段来扬名!

所以沈初一更倾向于沈沐晴应该是这辈子或者上辈子,无意中看到过江以的某些隐私,正巧江以的电影也是她想要抢的资源,她就暗暗记住,准备在关键时候给予江以致命一击。

卓思敏收到消息很快回复:【我立刻着人调查!】

沈初一:【她的命运,不该因此毁掉。】

卓思敏:【明白。】

刚聊完,沈初一就感受到了旁边犹如实质的目光。

她一只手拿着手机,另一只手那捏过猪肉脯的食指还在嘴里。

转头看过去。

谈教授眉头紧皱。

他拿出一包湿纸巾,把她正在嗦在嘴里的手拿下来,手指一根一根擦干净……

她索性就这么看他:“谈教授没嗦过手指头?”

谈亦承:“我更喜欢用筷子。”

沈初一“噗嗤”一笑。

忽然又有些怔忪。

某个画面在她脑海中一闪而过。

刚经历了一场恶战,她带着将士们斩敌过万,全军回营,火头军已然备好饭菜,又累又饿的将士们,直接上手狼吞虎咽。

就连她也顾不得半点儿仪态,随便抓了一个盛满酒水的粗瓷碗就要往嘴边送。

即将喝到嘴里,却被一只素白的手给截了下来,眼神冷硬:“这碗王麻子刚用过。”

那又怎样?

她跟将士们同吃同住、生死与共,共用一个碗咋了?战场上哪儿那么多讲究!谁像你云修公子,一套粗瓷碗,能叫你使出皇家御瓷的范儿。

可看着他清冷的眼神,辩驳的话到底是没说出口。

那人随后就递给她一个干净的水囊,里面是清冽的山泉,没半点儿酒味儿。

她小声腹诽:“淡出个鸟。”

只是一瞬间的愣神。

小熊猫教授已经擦好了她的手。

她收回手,湿纸巾的润感还残留在她指尖。

却是有点儿扫兴。

怎么莫名其妙又想起那个谁。

她是每个世界的过客,喜欢谁就追,追不上就换一个,从不强求,也不会为任何人停留。

从前穿过的那些世界,任务完成之后,她就极少拖延迅速离开。

虽然她离开之前,都会妥善安顿,但说她是个海王,她也半点儿都不否认。

对她来说,爱过就好。

离开之后她也极少再去回想上一个世界的人和事。

或许是因为那个谁,是唯一一个明明喜欢她,却死活都不答应跟她在一起的,才让她如此印象深刻吧。

所谓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大概就是这样。

但过去了,就是过去了。

沈初一看向谈亦承。

嗯,现在她退休了,进入这个世界也没任务要做,无所谓什么时候结束离开。

至少,她能陪谈小熊猫,走完他的一生。

“在想什么?”

“在想着陪你入土。”

答应得太顺口,沈初一反应过来之后,也不由得轻咳一声,扭头看向窗外,缓解尴尬。

谈亦承耳朵尖发红发烫,绷着脸面无表情,目光直直地盯着电脑屏幕,却是好半天都没滚动一下页面。

路雪明是N大新闻系大四的学生。

她已经应聘上家乡幽都电台的记者,处理完学校的事情,她就坐高铁回家。

她找到自己座位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坐在自己后面的那对男女,容色太出众了!很难让人忽略。

他们看起来有一定的年龄差,男的英俊帅气,气质绝了,看起来应该是已经工作。

而女孩子看起来就很是娇俏,最多也就是十八九岁的大学生。

一开始她完全没觉得两人像是情侣,因为俩人几乎没有任何肢体上的接触。

一般来说,这个年纪的男女谈恋爱的话,那都是恨不得互相挂在对方身上,眼神、动作、言语,都黏黏糊糊的。

但这俩人身上完全没有那种感觉。

更像是一个大哥哥带着小妹妹。

直到两人终于有了互动。

男人,真像是在宠妹妹一样,一个大包里全都是零食。

女孩子吃完零食嗦手指,他并没有指责女孩儿不讲卫生,而是直接拿了纸巾给女孩儿擦手指!

然后呢?

路雪明听到了这辈子最硬核的情话。

“在想什么?”

“在想陪你入土。”

路雪明有自己的微博日常吃瓜账号,忍不住把这句话发了上去:你们听过最硬核的情话是什么?

她的账号粉丝不少,经常分享一些趣味小段子,粉丝也都很活跃,互动频繁。

她又评论了一句:“我心里也有个人,想陪他直到入土。”

不是最好听的,却在这一刻,确实戳中她心窝。

车子在一个站点停靠,有人上车有人下车。

过道另一边的前一排,也是第一排,上来一家三口,年轻的爸妈,带着一个五六岁的小姑娘,小姑娘穿着红裙子,玉雪可爱。

妈妈坐在最里面,小姑娘坐中间,爸爸坐在靠近过道的位置。

小姑娘喝着牛奶,问妈妈:“妈妈,以前爸爸救你的那趟列车,就是这趟吗?”

女子摇头:“是这条线,但那个时候还是绿皮火车,遇上暴雨,铁轨被冲垮,又遇上山体滑坡,火车脱轨翻了,好像就是在这一段。是不是啊老公?”

男人:“应该吧,记不清了,这么多年过去,都不一样了。”

女人:“应该就是这一代。那时候的铁路轨道不像现在的高铁轨道保护得这么好。如果不是爸爸,妈妈那次恐怕都活不成呢。”

小姑娘:“为什么呀?”

女子笑着说:“因为当时火车脱轨翻沟里了,旁道路什么都已经冲垮,水啊泥浆啊什么的都从破碎的窗户往火车里面灌。火车里人太多,一部分人砸开窗户逃生,还有很多人因为火车翻到而受伤,又被洪水泥沙冲击,根本没有逃跑的力气。外面逃生的人在帮忙救援,可是水不断灌进车厢,车厢内水位越涨越高,水中有大量泥沙,很容易堵塞口鼻,很多人根本站都站不起来……”

小姑娘听得不是太懂,但她明白,情况一定很紧急。

女子说:“妈妈当时腿摔伤了挪动不了,站都站不起来,带着泥沙的水把我冲得眼睛也睁不开,所有人都在仓皇逃生,我张口想要求救,可一张嘴,就吞下一大口泥沙,鼻子里也呼吸不过来……直到今天,我还能记得当时的感受,太绝望了。就在我意识都开始模糊的时候,你爸爸把我托举起来,告诉我别怕,马上就有人来救我……终于,外面逃生的人,抓住了我的手,把我拉上去……”

小姑娘听得眼泪汪汪:“所以妈妈才总说,爸爸是你的超级英雄对不对?”

女子笑着点头。

小姑娘立马抱着爸爸,在爸爸脸上亲了一口:“爸爸你太勇敢太伟大了!如果不是你救妈妈,就没有朵朵啦!”

男子温和地笑着:“妈妈肚子里有小宝宝了,我们让她休息一会儿,别闹她了好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