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仙侠 > 真千金是国宝级天师

49、天师49(1/2)

目录

冲哥的案子, 上级专门派下来工作组,督导办案。

这个案子牵涉众多,涉及到多种类型的恶□□件, 背后还有庞大的关系网和利益集团。

上级指使,所有涉案人员, 一定要全部查实, 严查严惩, 绝不姑息,要把这股毒瘤势力,连根拔起!

而范薇, 被认为是受害者和报案者。

监控录像显示, 范薇在进去冲哥包厢之前,曾去卫生间打电话报警,这一切都被监控摄像头记录下来。

范薇在报警之后, 拉着同学去到冲哥包厢。

在进去冲哥包厢之后,范薇和同学就被冲哥手下的人逼着灌酒,同学不肯喝酒要走, 拉了范薇,范薇却不肯走。

结果就是,同学走了, 范薇留下发生悲剧……

结合报警和最终结果来看, 范薇有点像是在钓鱼。

她仿佛早就知道冲哥会对她做什么,她提前报警,然后冲哥真的对她实施了犯罪行为,警方赶到及时抓捕冲哥,而范薇自己,就是冲哥犯罪的铁证!

没人会责怪范薇钓鱼, 毕竟冲哥如果不是罪犯,没有伤害范薇的话,范薇再怎么报警都没用。

实际结果就是,冲哥确实对范薇实施犯罪,被当场抓获,铁证如山。

在医院病房外面守着的民警,在跟范薇母亲说:“小姑娘还是太冲动了,想要举报犯揭发罪分子,真的不需要这样以自身为饵,这样是抓住罪犯了,可是小姑娘自己也毁了!”

范薇母亲周柳完全反应不过来。

自从接到警察电话她就精神恍惚,脑子仿佛都不会转圈了。

本来做夜市生意,晚上忙到两三点才收摊,人都累瘫了,东西都不想收拾只想倒头就睡。

才刚睡了个把小时,就接到警方电话,说是女儿范薇出事,她叫不醒同样疲累鼾声如雷的丈夫,何况丈夫只是女儿的继父,对女儿颇有意见,真要是叫醒他,恐怕有要吵架。

范薇母亲周柳自己一个人匆匆忙忙赶到医院。

女儿在手术室抢救,她坐在外面心急如焚,警察也没跟她说案情,因为这会儿还什么都不能说。

范薇母亲周柳只知道女儿被人给害了。

她实在是太累太困,她每天晚上两三点收摊,早上六七点就又起床,要清洗昨夜用过的烧烤架、烤炉,碗筷,然后就开始洗菜切菜切肉,还要一串一串地串起来……

从起床就开始忙,一直忙到晚上收摊,她每天休息时间本来就太少,今天更是才刚睡着没一会儿就被叫来。

所以当知道女儿脱离危险的时候,周柳不知不觉地就在外面的排椅上睡着了。

再次惊醒的时候已经是天光大亮,手机上丈夫王家强已经打了无数个电话,她昨晚来医院的时候手机开了静音,所以丈夫的电话一个都没接到。

周柳正在犹豫着要不要给丈夫回个电话,警察就过来,跟她大致说明一下情况。

“这种行为很不可取。不过事已至此,再责怪也没用。小姑娘身心都受到重创,我们也安排了心理医生,稍后会对她进行心理疏导。”

“你们家长,现在最好不要太责怪她,不然怕小姑娘容易出现轻生的念头,还是以安抚为主。”

范薇母亲周柳使劲揉了揉脸,努力让自己清醒一些:“警察同志,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吗?昨晚我问那位警察也没告诉我,只说让我等着,说薇薇受伤很严重,还有你说的,什么举报揭发犯罪分子啊,什么以自身为饵,什么毁了?你能说清楚点吗,我听不懂。”

别说范薇还差几天才满18周岁,就是她现在已经满18周岁了,相关情况该让家长知道的还是要让家长知道,在咱们国家,不存在说18岁成年了,案情就可以不告诉父母。

绝大多数人只是年龄到了18成年了,心理和行为处事上,远远称不上成熟。

冲哥涉及到的其他案情当然不能说,只能跟范薇母亲交代有关于范薇这一部分的。

“事情大概就是这个样子。”

“从她体内提取到了不止冲哥的DNA,还有其他人的,聚众、多人,都是能让犯罪分子刑罚加重的判决要素。”

“小姑娘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想要检举揭发冲哥那伙人,可是手头又没有实际证据,她就就想着以她自己做饵……这种用自己来充当证据的行为,真的是太危险了!我们坚决不提倡!”

范薇母亲周柳脸色煞白,也不知道是低血糖还是什么,心脏跳得特别吃力。

她站都站不住,一屁股坐在椅子上。

她总觉得自己听错了。

女儿薇薇她……她被那个什么冲哥……甚至还不止冲哥……

“身体上的创伤可以恢复,对她伤害最大的,其实是她被迫吸食违禁品,虽然只有一次,但要知道,高纯度的违禁品这种东西,一次就会上瘾,想要完全戒断,几乎不可能。有很多所谓戒毒成功的人,最后都又复吸。所以禁毒宣传一直在告诉大家,不要因为任何理由任何好奇心去尝试,绝对绝对不要。就是这个原因。”

“你们家长以后一定要多费心,千万不能让她再沾染。”

周柳浑身发软。

她完全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冲哥涉及到的案子非常严重,具体的我们不能跟你多说,唯一可以向你保证的就是,冲哥和其他伤害你女儿的人,一定都会坐牢。”

周柳精神恍惚。

短时间内根本无法消化这些东西,天方夜谭一样!

手机又响起。

还是丈夫打来的电话。

电话刚一接通,就传来丈夫王家强的怒斥:“你死哪儿去了!烤炉烤盘什么都没刷,老子买菜回来,你他妈什么都没弄。到现在还不回来,菜还准备不准备,生意还做不做?想喝西北风吗?”

周柳忍不住大哭起来。

王家强那边也没想到跟平常一样的训斥,平常老婆都不回嘴,只是赶紧去收拾东西,今天怎么哭起来了?

“是不是出什么事了?”王家强觉得不对。

周柳嚎啕大哭:“薇薇出大事了……”

出大事了!

王家强顾不得家里那摊子,匆忙赶来医院,周柳哭得说不成,关键是那些东西她也没法说出口。

王家强气得不像理这婆娘,自己又赶紧找警察问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一问,王家强脸都青了。

“刚才我跟受害者的母亲已经说过,你们家长现在不要对受害人太苛责,她现在身心都受到巨大伤害,思想上很容易走极端的。你们还是要以开导疏导为主,等以后事情过去了,有什么要教育的话再慢慢说。不然受害人极有可能寻短见的!”

警察严正警告。

王家强勉强赔笑,点点头:“是是,我明白,我不骂她……”

嘴上说着不骂,王家强心里的火都快要压不住!

他把还坐在病房外面哭个不停的周柳给拽到楼梯道里。

“别哭了!”王家强怒喝。

周柳被吓一跳,当场止住哭声,可怜巴巴地看着王家强。

王家强气得抬起手,狠狠地朝着周柳扇过去。

可是到底,在即将扇到周柳时,他停住手,手掌紧握成拳,伸出一根手指愤怒地指了指周柳。

“你他妈养的好姑娘!”

王家强的怒气根本压抑不住,“前些天阳阳跟我说,看到范薇跟一些不三不四的人进酒吧,酒吧那地方是正经女孩会去的吗?我跟你说了叫你管管,你听进去没有!”

周柳哭道:“我管了,我说了,我叫她不要去酒吧……”

“你就张嘴说说有个屁用!她要钱你就给钱,你要是不给她钱,她有钱去吗?你要是知道她去酒吧,揪住揍一顿,看她还敢去!”王家强怒道。

周柳反驳道:“薇薇都大了,自尊心强,女儿跟儿子不一样,怎么能打。”

“怎么就不能打,做错事就该打!你倒好,一直惯着她,在她眼里有没有把你当成她妈?你说的话她能听进去一个字吗?”

“现在好了,惯出问题来了,什么事她都敢干啊!你现在哭什么,你别哭啊,你有什么好哭的?这不都是你惯的吗?”

王家强冷笑:“跟我结婚的时候,你就防着我,怕你闺女吃亏,每个月挣的钱都要给你闺女存一些,我也没意见。咱俩本来就是搭伙过日子,谁心里没点算计,你为你女儿,我为我儿子。可你看看,你闺女现在成了什么样子!传出去,老子还能在江峰县抬起头吗?”

周柳哭道:“薇薇她还是个孩子,她一时糊涂。”

王家强气炸了:“一时糊涂,我看她清醒的很。你没听人家警察说吗,她是跟冲哥有仇,是故意钓鱼,引冲哥上钩,她在出事之前,可是提前给警方打了报警电话的!”

周柳连忙说道:“薇薇她肯定也后悔了知道错了,警方也说薇薇这是嫉恶如仇,想要检举揭发冲哥,但是没有证据,她就只能……她太傻了,就算是跟冲哥有仇,要检举揭发,没证据就让警方找证据啊,真的不应该以身犯险。”

王家强差点儿被气笑。

他深呼吸了好一会儿,强忍着把这个蠢婆娘揍一顿的怒火,他咬牙说道:“你知道冲哥是什么人吗?检举揭发?你当是容易的!冲哥势力大的很,背后关系网深不可测。我告诉你,这次就算冲哥真的倒台了,就算他背后的关系网也都倒了,可你知道低下还有多少小喽啰是跟冲哥有关系的吗?”

周柳一脸茫然。

王家强怒道:“那些跟冲哥关系密切,也参与犯罪的,警方抓了他们送到牢里,还有一堆只是小偷小摸,或者就是给冲哥看场子,借冲哥的势。这些人最多拘留几天就出来了!你觉得他们会怎么报复举报者?”

周柳脸色一变:“不……不会吧。警察跟我说这次绝对能把冲哥的势力一网打尽,绝对能叫犯罪分子都伏法……冲哥都倒台了,他手下的那些……那些还不躲得远远的?他们不可能还会给冲哥报仇的吧?”

王家强冷笑连连:“你他妈大祸临头都不知道!那些人是为冲哥报仇吗?他们是为自己!你女儿举报了冲哥,让冲哥被连窝端掉,你知道砸了多少人的饭碗吗?他们这些人有自己的规矩,遇上事,打架也好打赌也好,能不报警绝对不报警。谁要是报警,就是坏了规矩!对于举报的人,他们绝对不会放过!”

周柳结结巴巴:“那,那怎么办……这……”

正说着,儿子王小阳打来电话:“爸,爸,家里出事了,有人来把咱们家都给砸了,咱们出摊的棚子也被砸了,爸……”

王家强脸色一变:“阳阳你没事吧,别管东西,你怎么样?”

“爸我没事,我躲起来了,可是一大堆人砸完就跑,我我……我怎么办啊?”

“报警啊!”

“我已经报了。”

“阳阳你躲着别出来,爸爸马上回去!”

王家强看向周柳,咬牙说道:“咱们搭伙过日子这几年,我也没亏待过你们母女。好聚好散,你要愿意,咱们下午就去把婚离了。你要不愿意,那就拖着吧,随便你。我跟阳阳准备去省城,本来打算晚些天等阳阳高考成绩下来再走,现在也不等了,那些人砸东西就算了,我可不敢叫阳阳留这儿冒险!”

“我带阳阳先去他外婆家住几天,等填报完志愿马上就走。你现在不离婚的话,以后等你想通了再联系我,不过到时候我可就不一定有时间。你好好考虑!”

王家强走了。

周柳呆愣当场。

都说二婚夫妻易散,可她跟王家强结婚这几年,一直都还可以的。

她带着女儿再嫁,最怕的就是男人心术不正,王家强脾气不好,但心眼儿是正的,女儿范薇大了,王家强一直都避着女儿,这让她很多次感慨,这个男人嫁对了。

可……

可就出了这一次事,他们就要散了?

周柳浑浑噩噩地回到病房。

她勉强打起精神安慰女儿。

可是女儿直接发疯一样拿她所能够到的一切东西砸向周柳,叫嚷着让周柳滚。

范薇自己越想越觉得不对,一定是沈初一搞得鬼。

她要求看监控。

警方给她看了监控。

看完监控,范薇无话可说。

监控上清清楚楚地显示,沈初一拉着她要走,她不肯走,所以沈初一走了,她留下……

她不断摇头:“不不,我没有,我没有要留下,我……对了报警电话,不是我打的,真的不是我打的!”

又一个监控甩出来:“监控中你在卫生间里打电话的时间,和报警中心接到报警电话的时间一致,号码是你同学的。”

“对,不是我的号码!”范薇像是抓住最后一根稻草,“我没有报警,我也没有要留在冲哥包厢,我是被陷害的!”

警察的脸色不好看了:“你用同学的手机报警很正常,你说你是被陷害的?被陷害什么?”

范薇此刻已经没有理智,她哭着说:“都是沈初一,是她害得我。我根本就没有报警,冲哥看上的人是她不是我,冲哥要留下的人也是她不是我……这一切肯定都是她搞的鬼!”

看守范薇的警察愣住,皱眉说道:“你说什么?”

范薇立刻说:“是冲哥帮了沈初一的忙,沈初一要去感谢冲哥的,冲哥看上的人是沈初一,肯定不会动我。可我不知道沈初一对我做了什么,让冲哥以为我是她……不信你们再看另一个包厢里的监控!”

另一个包厢里的监控当然看了。

一看就知道是有人安排的假警察,想要来陷害沈初一,冲哥恰到好处地冲出来解围,制造英雄救美的假象。

其中能明显看到范薇的推动痕迹。

一开始警方也在考虑,范薇之前跟冲哥也有不少交集,冲哥、假警察陷害沈初一这事儿,范薇到底知不知情。

不过后来看到监控中范薇报警,她自己本身又是冲哥严重犯罪行为的受害者,警方就考虑,范薇那些推动沈初一去跟冲哥道谢的动作,有可能是她自己要去制造机会。

可是现在……

范薇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冲哥看上的人是沈初一!范薇还斩钉截铁地说冲哥肯定不会动她。

“你跟冲哥协商好的?不然你怎么知道冲哥肯定不会动你?”

“对,冲哥要的就是她,我们还……反正冲哥肯定不会针对我。”

呵呵。

警察也不是傻子,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不都已经很明显了吗?

范薇联合冲哥陷害沈初一,让沈初一成为冲哥的猎物。

而在带着沈初一去冲哥包厢之前,范薇就已经报警了。

很显然,范薇并不是想要以自己为饵揭发检举冲哥,而是想要以同学为饵,去揭发检举冲哥!

只是后面阴差阳错,同学走了,她留下了,最终成了冲哥犯罪的受害者!

虽然不知道当时在包厢里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同学拉范薇走,范薇不肯走,最终被害,但这一点都不妨碍大家对范薇的鄙夷。

从原本的同情可怜,到现在的鄙夷恶心。

原本对于范薇,虽然她以自己为饵的行为很不可取,但到底是个小姑娘,太可怜了,大家对她都特别同情。

现在么,再看她,真是要多恶心就有多恶心。

在这种事情上,谋害自己的同学。

如果真的成功的话,这会儿躺在医院被毁掉的就是那个无辜的女孩子了!

警察对范薇的态度瞬间就冷淡下来,公事公办。

范薇还在叫嚣着是沈初一害了她……

可是根本无人理会。

身体上心理上的痛苦,都不及内心深处她对沈初一的愤恨。

可是这份痛苦却无人能说。

范薇又想到了偶像沈沐晴。

可是手机还在警方那边,她也没法跟偶像联系,憋闷烦躁痛苦,让范薇只能不断发疯,砸东西。

医院的护士遭了殃。

周柳也管不住范薇,反倒是被她抓了满脸的伤。

医生甚至不得不给范薇打了镇静剂。

“精神受刺激太严重。”医生说道,“药物治疗只是次要,主要还是心理疏导,如果心理疏导不够,很有可能就会形成顽固精神障碍,会频发……”

周柳除了哭根本不知道做什么。

她翻着手机,也不知道还能打给谁。

正迷茫呢,手机响了,号码还很熟悉,是她前夫的号码!

不管是谁都好,能跟她说说话都好。

周柳连忙接通电话,可是电话那边,前夫怒火更重:“你到底是怎么带孩子的!好好的姑娘看被你养成什么样!你知不知道领导找我的时候,我丢死人!现在我们单位都传遍了!”

“我告诉你们,当初离婚的时候就说得很清楚,女儿跟你,抚养费我一次性都给过你,以后有任何事情都不要再找我!你们爱滚哪就滚哪!”

前夫是在单位里上班,人脉关系很广,他能知道女儿的事情周柳并不意外。

可他这样的态度,却让周柳绝望。

王家强的态度恶劣也就罢了,毕竟薇薇不是他亲闺女,可是姓范的凭什么?薇薇是他亲骨肉啊!

周柳再次打过去,范薇父亲已经将她拉黑。

公安局网络技术侦察这边。

卫重远在对范薇的手机内容进行分析。

“这个跟范薇聊天的网友账号,看起来很正常,聊天内容看起来似乎没什么,但几乎都是在诱导范薇。”

“从聊天内容中看得出来,范薇对沈初一怀有诸多不满,尤其是沈初一和郑家关系越走越近,她以为沈初一的高消费是来源于郑家,她字里行间都透着嫉妒和不甘心。”

“所以很显然,她先把沈初一的照片发给冲哥,冲哥本来就喜欢玩女人,当然不会拒绝这么漂亮的。”

“冲哥那边别的事情不肯老实交代,但是在这件事情上他倒是交代得很痛快,范薇的确是提前跟冲哥说,要带个漂亮女同学过去送给冲哥,让冲哥记得准备好。”

“再加上之前包厢里的假警察故意陷害,范薇的表现……种种一切都说明,范薇是故意要坑害沈初一。只是没想到,最后自食恶果的是她自己。”

确实,这样才完整才合理。

毕竟谁也不会那么傻,为举报一个罪犯,就把自己给搭进去。

又调查了一下跟范薇聊天不断给范薇灌输负面思想的账号。

从两人的聊天记录中显示,那个账号的主人自称是当红国民小公主沈沐晴。

不过大家都觉得不太可能,毕竟沈沐晴跟范薇没有任何交集,也完全没必要做这种事情。

范薇是沈沐晴的粉丝,警方怀疑对方极有可能是冒充沈沐晴,加范薇,故意给范薇灌输这些负面思想。

网络从来都不是净土,一些在现实生活中很正常的人,在网上匿名之后就开始散布各种恶意。

其中就不乏有些变态,故意添加一些年龄不大的网友,给他们灌输各种恶意思想。

对账号进行深入调查的时候,那个账号背后的信息都被抹掉,对方显然是有高手,也对此早有预料。

就凭这点东西,当然不能去找沈沐晴,别说账号背后可能不是沈沐晴了,就算账号背后真的是沈沐晴,这些言论似是而非,想怎么解读都可以,换言之,并不犯罪。

因此,这些东西警方就按下,只作为补充材料了。

要专心针对冲哥一案,也没太多精力放在别的方面。

范薇的目的是要坑害沈初一,结果却坑害到了她自己,这一点上,她也只是犯罪未遂……

再加上范薇还没成年,对她就是口头警告。

为什么范薇会坑害到自己身上?

卫重远和罗静璇心知肚明,但他们真的半点都不同情范薇。

可以说,换做是其他任何人,范薇都能坑害成功。

一旦她坑害成功,受害人一辈子都毁了。

而作为加害者的范薇,她还未成年,她也没有亲自参与,可以说法律对她的量刑会非常非常轻!她甚至都不用坐牢!

那受害者就活该人生被毁吗?

凭什么呢?

假如所有的坑害,都会让加害者自己恶有恶报,那可就太好了!

因为案子又有一部分涉及到了特情,卓思敏那边也派了人来协助。

熊静茹灵魂受损,缺乏情绪,她只在见到自己和男友原飞的尸骨时,短暂地恢复过情绪,但那种情绪让她很痛苦,她就主动远离。

案发过程倒是不需要熊静茹再重复,因为录像带上都有。

原飞的灵魂已经散了,连转世投胎的可能都没有。

不过这些就没有必要告诉家属。

警方在对熊静茹和原飞的尸骨进行DNA鉴定之后,就第一时间通知了双方家属。

熊静茹的父亲是卫重远的同乡阿伯,他其实早就有所预感,只是怎么都没想到女儿会死得这么惨烈。

警方并没有把冲哥残害熊静茹的详细过程告诉熊静茹的父亲,只是告诉他,熊静茹被冲哥看上,她不答应跟着冲哥,就被杀害!

而熊静茹的男朋友原飞,他的家人根本就没想过儿子死了!

原飞家也很穷,兄弟好几个,三年前他跟熊静茹在一起,家里也没钱给他们办婚事,原飞就说要带熊静茹去南方打工。

这一走就是三年都杳无音讯。

家里人虽然也多方打听的,但都不知道原飞到底去了哪儿打工。

一直到警方找上门来,他们才知道儿子三年前竟然就已经死了!

案件细节没必要跟受害者家属说那么详尽,实在是太恶劣。

熊静茹的父亲跟原飞家里人说,希望让两个孩子合墓,葬在一起,原家人也答应了。

作为鬼魂的熊静茹看着头发已经全白的父亲,她再次后退一步,捂着心口,一种叫难受的情绪裹住她,她努力地撕扯,想要把这份情绪扯掉……

明明她因为灵魂受损,已经感受不到情绪了啊,为什么还会这么难受?

冲哥案子太大,牵连众多,但都是警方的工作。

在超度熊静茹之后,就没沈初一的事了。

而此时,沈沐晴参加的《梦想田园》第一期已经拍完在进行后期制作,热搜上赫然是部分拍摄花絮,提前为播放预热。

显然,这是节目组买的热搜。

其中沈沐晴的热搜挂在第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