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仙侠 > 真千金是国宝级天师

51、天师51(1/2)

目录

沈沐晴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她满脑子都是, 蛇蛇蛇,她踩到蛇了!

为什么树林里面会有蛇?!

她吓懵了,又接连摔跤, 手还按住了癞□□……

一想到癞□□背上那些密密麻麻的凸起, 她就恶心得想吐。

她不想参加这个节目了!

她真的后悔死了。

管他什么狗屁节目,她不录了,她要回去。

反正今晚杨香迎那边就会行动, 让那个搞私人煤矿的杨老五把沈初一给抓起来, 只要毁掉沈初一,这个世界就又会回归正轨, 回归到属于她这唯一主角的正轨!

沈沐晴也不想被后面的工作人员追上, 追上的话他们肯定还要再接着录。

她是真的一点都不想再录这个节目。

跑啊跑啊,沈沐晴记得就是这一条路, 只要拐个弯就能回到村子里,可是她怎么跑了半天也没看到村子?

这鬼地方,晚上连个路灯都没有,这种穷乡僻壤,人也都穷得要命, 晚上都舍不得开灯, 她都看不到村庄在哪儿。

风呼呼的, 树叶哗哗作响。

沈沐晴总觉得好像有人跟着她……

“谁!”

沈沐晴不敢回头, 大声喊。

但是除了风声和树叶哗啦的声音之外,什么都没有, 根本没人吭声。

沈沐晴抿着唇, 不知道要怎么办,脚下的步子越来越快,她根本不敢回头。

可她跑得飞快的时候, 也仿佛听到身后也有脚步声,她一步都不敢停下,更不敢回头去看。

到底是谁啊……

沈沐晴心中特别害怕,越跑越快,可是前面竟然没路了,到处都是树林……

沈沐晴真的快哭了,她根本不知道自己现在身处何地。

就在这时,她听到了清晰的脚步声,就在她身后,一步步逼近。

沈沐晴浑身僵直,一动也不敢动,也不敢发出任何声音,她弄不明白这到底是自己的幻听,还是真实的。

跟上她的,到底是人是鬼?

心脏剧烈收缩,全身寒毛直竖,血液仿佛都凝固。

脚步声越来越近,沈沐晴忽然一个转身,用尽所有勇气和力气拼命快跑。

可却直直撞上来人。

“抓住了!”

有人低声喝道。

“你是谁!你放开我!放开我——唔——唔——”

手脚被按住动弹不得,有人在她嘴里塞了一团恶心的东西,堵得她根本说不出来话,对方还准备的有胶带,又在她嘴上缠了一圈,防止她用舌头把嘴里的东西给顶出来!

她的双手被反剪在背后,用胶带缠了不知道多少圈,双脚也被胶带缠住,根本动弹不得。

那些人还在她头上套了一个袋子,她什么都看不见!

沈沐晴惊恐到了极点,这些是什么人!

然而那些人压根就不给她说话的机会,在迅速把她给绑好之后,那些人立刻就把她扛起来,钻进树林之中……

树林里的草、树枝,即便是隔着衣服也能划破沈沐晴的皮肤,她的衣服布料很轻薄,根本挡不住那些横七竖八的树枝。

可是扛着她跑的人压根儿就不管,三个人轮换着,扛着她在山林里越跑越远……

他们才不会管被扛着的沈沐晴是不是舒服,只抓紧时间飞快地在山林里奔跑。

而被当成麻袋一样扛着的沈沐晴,腹部被歹徒的肩膀顶着,头朝下,嘴巴被堵死,巅得她又痛又恶心,胃里的酸水翻腾上来都到喉部了,可是嘴在堵着根本吐不出去。

自从穿越过来这么多世,她还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罪!!

身体本来就比较娇气,再加上这几天没吃好没睡好,沈沐晴很快就顶不住,连思考能力都没有……直接就晕过去了!

此时此刻,晕过去对她来说反而是好事,至少再难受也不知道。

沈沐晴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是在一辆车上。

车子走的肯定都不是什么好路,柏油路水泥路都不会这么颠簸,肯定还是乡间的那些土路,颠得人骨头都要散架。

那些人很谨慎,她的头套一直没有摘下来,嘴里的东西也一直没有被取出。

沈沐晴难受得要死,她的手还被绑在身后,双腿也依旧被胶带绑着,她只能扭着动弹一下,想要提醒那些人她醒了。

她想让那些人把她的头套拿掉,把她嘴里塞的东西拿掉,至少能让她说话。

嘴里塞的东西恶心死了,再加上她自己反胃吐又吐不出来的东西,都在嘴里,她恶心得要命,却是没有半点办法。

沈沐晴已经委屈到了极点,她怎么就脑残了非要亲自过来收拾沈初一?

明明可以花钱找别人做的,就因为不想暴露自身的秘密,她就自己亲自来了。

原以为会像之前那几世一样简单轻松就能搞定,可谁曾想,麻烦重重,现在还让自己落到这种境地。

沈沐晴委屈得要崩溃。

可现在根本没有什么办法。

这会儿她还有什么想不明白的,这些绑架她的人,肯定不知道她是沈沐晴,以为她是沈初一!

杨香迎说了,只要沈初一回来,杨老五那边害怕夜长梦多就会立刻行动。

沈初一昨天回去的,杨香迎也告诉她说,会立刻通知杨老五,晚上就会行动,绑走沈初一。

当时她只觉得一切尘埃落定,后来出来做任务也是跟节目组一起,怎么都不应该出事……

可是偏偏,那些人绑错了,他们没绑到沈初一,却绑到了她!

沈沐晴简直不敢想象落到这些人的手里,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天色蒙蒙亮。

沈初一携着一身露水,从山中走出,身上还背着一个带盖子的小竹篓。

才刚走到大路上,就碰到了村里人。

“初一你也去找人了?”四伯娘曹婷婷穿着宽松的裙子,平底鞋,手里拿着一把核桃在吃,看见沈初一就跟着问道。

沈初一挑眉:“找人?找什么人?”

曹婷婷有些惊讶:“你还不知道啊,你什么时候进山的?又是晚上?你这孩子真是的,山里多危险啊,白天都不敢进去太远,你还偏偏喜欢晚上去。真是哟!”

沈初一从小背篓里拿出了一根大拇指粗的人参,递给曹婷婷:“切一点须下来煮水或者直接吃都可以,每周一次,不可多吃。”

曹婷婷赶紧把手里的核桃装口袋,双手接过那人参:“这……初一你这是进去了多远啊!太危险了吧!这人参……这,这也太贵重了……”

人工种植的人参想要长到这么粗也不太容易,更何况是野生的,就更难了。

C省这边的气候跟东北人参种植区不太一样,但是这边也有人参,近些年也有专家在C省山林中实验性地种植人参,就是因为C省这边的气候,非常独一无二。

这边山林里的野山参和其他地区的山参不同,有人说是因为有龙脉滋养,气候条件使然,总之非常珍贵。

近山山林早就被人类足迹踏遍,连个人参毛都别想看见,只有深入深山才能找到野山参,最顶级的被龙脉滋养的野山参!

就这么指头肚粗的一根野山参,在如今C省这边的近山林中,根本就找不到。

她十来岁的时候,经常有人往深山去寻参,运气好的话,偶尔能遇到一根。那时候才九零年左右,就这种参,一根一万!

那个年代的一万,放到现在,十万都不止!

更别说如今这龙脉滋养出来的野山参,只会比那个时候更珍贵,随便卖,恐怕都能卖一二十万。

曹婷婷这拿着烫手的很,“初一,这这,这我不能收,太贵重了……”

沈初一笑笑:“你拿着吧,这种野山参温润滋补,不会像是其他补品补得太过对胎儿不好。”

曹婷婷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沈初一这才又看向她:“你刚才说,找人?”

曹婷婷赶紧点头:“对对,隔壁村不是在拍电视节目嘛,昨天晚上好像是全部嘉宾都要去做抓知了的任务,其中一个明星就跑丢了,迷路了,到现在都没找到呢!”

沈初一挑眉:“是吗?”

曹婷婷迅速点头:“可不么!就是那个从小就演电视很出名的,叫沈沐晴,昨天她不是还去你们家吃饭了吗,你妈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非要请客,拉那个明星和一大堆工作人员去你家吃饭。节目组又不给她钱,人家隔壁村那些都是给了钱的。我也是想不通她这个脑子,可能是想上上电视出出名吧。”

沈初一:“人到现在还没找到?”

曹婷婷:“是啊!我们到今天早上才知道的,昨晚人跑不见之后,他们节目组的人就在找,还发动了隔壁村的人一起找……凌晨三四点的时候,听说是又叫了咱们村的劳动力也都起来,到处找,反正一直到现在还没找到。他们已经在商量要不要进山去找。”

“初一你刚从山里出来,还没吃饭吧?你四伯做了饭,马上就好,我说出来遛个弯再回去吃呢,走走走,跟我一起回家吃饭去!”

曹婷婷不由分说地拽着沈初一去她家里吃饭。

四伯杨显如不愧是远近闻名的疼老婆,早餐做的很丰盛,现包的粉丝豆腐包,熬得浓浓的小米粥,一碟子圆葱凉拌酱牛肉,凉拌三丝,蒸蛋羹,还有清炒豆芽,非常丰盛。

看到沈初一来,四伯杨显如也笑着招呼。

曹婷婷按着沈初一坐下,她把人参拿进去给自己男人看,杨显如也着实吓了一跳。

这等粗细的野山参,尤其是来自后山的,可着实价值不菲!更别说挖参的人很讲究,整个人参挖得非常完整。

杨显如赶紧出来,跟沈初一说:“初一,这野山参太贵重,我们不能收,也买不起,你还是拿回去吧。”

沈初一笑笑:“给四伯娘肚子里的小妹妹的,你们就别推辞了。”

杨显如和曹婷婷也都不知道说什么才好,这也太贵重了!

沈初一:“这东西自己吃,不就和一根萝卜没差别吗,无非是能补身体的萝卜而已,吃吧,不卖就不值钱。”

话不是这么说的啊!

的确,不卖就不值钱。

可也不能否定这东西本身的价值!

正在吃饭呢,有人隔着院墙喊杨显如,杨显如应了一声,刚站起来,来人就已经进了院子,正是村支书。

“显如啊,还在吃饭呢,你看看安排一下,带几个人进山找找,那大明星要真在咱们这儿丢了,传出去多难听,不知道的还以为咱们这的人把人家大明星给绑架了呢!”村支书说道,语气里也带着不满。

杨显如点点头:“行,不过这事儿您安排,我跟着去就成。”

曹婷婷却是有些不满:“那大明星好端端的往咱们山里跑什么啊,山里多危险,咱们本地人都不敢随便进去,她也不知道大晚上的跑进去做什么。”

村支书也是一脸无奈:“这谁能知道他们想干什么?事情都出来了,不管也不行。”

村支书也看到了沈初一,看到放在沈初一脚边的背篓,他立马就问:“初一你又进山了?”

沈初一点头。

曹婷婷赶紧说:“初一昨晚上就进山了,这才刚回来,累得不行,可不能再叫她进去了。再说了,大白天的,村里多找点男人进去就行。”

村支书也点头:“不叫初一进,就问问,有没有发现什么?”

沈初一摇头:“我是往金鸡岭那个方向过去,我进去得很深,没发现什么,也没碰到有人。”

村支书也就是随便一问,山那么大,就是一起结伴进山,一不小心都还会走丢呢,想要随随便便碰见个走丢的人,可不容易。

杨显如随便扒拉了几口饭,跟曹婷婷说:“我天黑之前一准回来,你可别乱跑,碗筷丢水池子里不用管,我回来再洗。”

曹婷婷:“这还用你操心,去吧,注意着点,我可不想我姑娘生出来就没爸。”

杨显如连忙呸呸两声,又看向沈初一:“初一,四伯也不知道怎么谢你……”

沈初一:“快去忙吧,一家人不必客气。”

吃过饭沈初一就回家去,洗澡换衣服。

此刻,杨香迎还在村支书那边哭天喊地:“我们家初一也不见了啊,昨晚上出去到现在都没回来,老支书,你快多安排点人去找啊,报警啊!报警让警察来找,警察有直升机,在山里找人快,指望咱们人走进去,两条腿能走多远!”

“你也知道两条腿走不了多远,还叫直升机呢!”

支书老婆呛声道,“再说了,初一经常进山,小时候就满山地跑着挖草药卖钱,她路线熟悉的很,不会丢。现在隔壁村那个明星丢了正满山地找呢,你又来凑什么热闹。”

杨香迎根本不敢说去她的目的也是找沈沐晴,只撒泼打滚:“初一开了天眼,一个个帮你们看事儿,现在初一在山里迷路你们都不肯帮忙找,你们坏良心啊……”

村支书正好回来,听见杨香迎撒泼打滚的声音就烦:“你在胡说什么!初一是那种不知道分寸的人吗?她啥时候要人去找过了?初一早就回来了,我刚去叫显如找人准备进山,她就在显如家吃饭!你看看你,整天正事不干,饭也不做活也不干,什么都指望初一!有没有当妈的样子!”

杨香迎顿时止住哭声:“初一……回来了?”

村支书不耐烦道:“你赶紧回去看看吧,少在这儿添乱!”

杨香迎却是哇得一声哭得更惨了。

沈初一回来了!

那就意味着,杨老五抓走的人,真是她的沐晴,而不是沈初一!最后一点希望也破灭了。

这可咋办啊!

杨香迎立马从村支书家里跑出去,去找春霞。

春霞也是急得不行,杨老五要是真抓错的话,那可真是要惹出大麻烦来!

抓走沈初一,那是经过杨香迎同意的,要把沈初一嫁给杨老五,彩礼都给了,甭管法律上怎么样,反正在农村这个道理说得通!

况且抓走沈初一,只要杨香迎跟沈家锁这夫妻俩不管,那旁人最多也就是说说闲话,什么都管不了。

可若抓走的是沈沐晴……

那可就糟糕了啊!

人家一个大明星,听说还是豪门家庭出身的,把人家给抓走……

那,那可真是要惹出大乱子来啊!

不过沈初一到现在也还没回来,说不定……说不定抓走的就是沈初一,那个大明星只是自己不小心走丢呢?

春霞也是心急如焚。

可就在这时,杨香迎跑来说沈初一回来。

那还有什么可侥幸的!

昨晚上,杨老五的确是打电话告诉她说人已经抓到了,正在往回带,他还没看到人。

所以……

抓走的不是沈初一,那就是那个大明星了!

春霞急得不行:“这可咋办啊婶子?这……这,这要是他们报警的话,咱们都得坐牢的……等等等等,嫂子,这件事你没告诉任何人吧?那……那应该不会有人知道!可千万不能说。”

春霞咬牙说道:“杨老五想要初一,等这股风头过去,再让他把初一带走就是。现在的话,我马上给杨老五打电话,叫他窝着别动,没人知道咱们的计划,也没人知道是杨老五把那个大明星抓走的,只要杨老五那边把人给藏严实了,警察也找不到的!这样就不会牵连到咱俩身上了。”

“不行!”

杨香迎果断地说。

警察找不到杨老五,那她的沐晴怎么办?

她好不容易有个有出息的女儿,是豪门千金,还成了大明星,她以后都要仰仗这个女儿呢,绝对不能让这个女儿被杨老五祸害!

杨香迎说:“春霞你赶紧给杨老五打电话,叫他千万别动那个大明星,人家大明星有钱有势,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叫他想个办法悄悄地把人给放了……大明星也不会知道他是谁,也没人知道咱们的计划……等过些天,再叫他把初一绑走。不然人家大明星那边真的报警了,咱们所有人都得完蛋!”

春霞眉头皱着:“杨老五的新煤矿,谁都不知道在哪儿,警察肯定也找不到的。”

“那可说不准,人家大明星家里势力大的很,女儿丢了能不找?杨老五是地头蛇不假,可人家有钱有势……反正肯定能找到的!”

杨香迎催促道,“春霞你赶紧再给杨老五打电话,跟他说,叫他把人弄出去放了,反正大明星又没见过他,就算是最后找了警察,也不知道是他弄的!”

春霞不太情愿,但还是给杨老五打了电话。

“放人?”

杨老五冷笑,“你们他妈的是在逗我吧,人都已经在往我煤矿这边带了,还放人!放回去叫条子抓我吗?我告诉你们,你俩最好给我把嘴巴闭紧,敢透露出来一个字,信不信我弄死你们全家!”

春霞被吓住了。

杨香迎连忙夺过电话:“老五啊,我知道你的意思,可是……可是沈沐晴是大明星啊,她家是亿万富豪,人家的姑娘多金贵,肯定会来找的呀。人家肯出钱,那自然就有人帮忙……咱这……婶子也是为你好,你先把那个大明星巧巧地放了,甭惹事上身……”

“少他么说屁话!”

杨老五压根儿就不买账,“大明星又怎样?到了我这地方,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警察来找?呵呵,只要我不愿意,保准他们连根头发丝都找不到。你少在那逼逼赖赖的,老子做事,还用得着你教?闭紧你的嘴,不想死就少给老子惹事!”

杨老五直接就挂断电话。

杨香迎急得还想再打过去,却被春霞一把夺走了手机。

春霞苦口婆心地说:“哎呀我的婶子啊,你平常聪明的很,今儿咋就糊涂了呢?那杨老五是你能说得了的?那人说话做事,最不喜欢有人唱反调,你偏要跟他对着干,你可真不怕得罪他啊!”

杨香迎:“我……我这也是为了他好,你看看那大明星的架势,多少人找,真找上去,不光是他,咱们也跑不掉啊,咱们可都是拴在一根绳上的蚂蚱。”

春霞:“婶子你就放心吧,杨老五也不是第一回干这事儿了。他那煤矿上多少黑工你知道不?我告诉你,每年死的不下十个,你当真没有家里人来找啊?连跟骨头都找不着的,没用!”

见杨香迎还想说什么,春霞也不耐烦了:“行了嫂子,你就别再啰嗦了,他杨老五比咱俩还怕呢,他肯定会把事儿处理好,你就甭操心了。婶子你快回去吧,别老往我这儿跑,没事都叫你跑出事儿来。”

春霞推着杨香迎出门,叫她赶紧回家去。

杨香迎有苦说不出,回到家之后,看见沈初一,她就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

“你个死丫头……”

习惯性地骂出口,可在对上沈初一的目光时,剩下的话瞬间就又给憋了回去。

沈初一:“沈沐晴失踪了?”

杨香迎嘴角抽搐着,不知道该怎么说。

沈初一:“不赶紧报警找人?她对这山林可不熟悉,万一像是张浩林一样,躺在哪个地方流血不止等着救援,可是却苦苦等不到救援,最后只能流干最后一滴血而死。”

张浩林就是沈初一结阴亲的对象,被弟弟下毒,还没死的时候就被亲妈抛尸,在山崖底下活生生熬死。

杨香迎脸色铁青:“你……你是不是知道?”

沈初一挑眉:“知道什么?”

杨香迎从沈初一脸上什么都看不出来,她也不敢猜测沈初一知不知道真相,知不知道昨晚本来是要抓她的,抓沈沐晴是抓错了!

杨香迎当然不敢说。

她放缓语气,开始哭起来:“初一啊,无论如何妈总归是把你养了这么大……”

“你确定那是养?”沈初一冷笑。

杨香迎不敢吭声。

沈初一眼神淡淡的:“算命的不算自身,我开了天眼也看不到自己。但我能看出来,你跟沈沐晴有母女相,你俩才是亲母女。为什么呢?”

杨香迎见她又提起这个话题,心口突突直跳:“这……这许是你看错了吧……”

沈初一轻笑一声,却什么都没说。

节目组那边已经顶不住压力了。

沈沐晴走丢,出现这么重大的事故,对节目组来说可是致命打击。

早上六点钟,节目组终于还是顶不住了,把沈沐晴走失的消息告知沈家父母,还有节目的资方大佬厉洺诀。

“我们本来昨天晚上就想要报警的,但是又怕引发巨大的舆论讨论,对沐晴不利。可我们也没想到情况会这么严重,昨晚发动村民们找了一夜,今天还在继续找,依旧没找到人。”

节目组的主要负责人,在打电话的时候都陪着小心:“我们觉得还是应该报警!”

沈父沈国盛和沈母冯媛听到消息,差点儿没晕过去!

“为什么昨晚没有联系我们!为什么不第一时间告知我们情况!”沈国盛震怒。

冯媛也在边上哭道:“那你们还不赶紧报警!黄金救援时间都要耽误掉了啊!”

制片人琳琳姐连忙答应着:“我们也想第一时间报警的,刚才跟厉先生联系的时候,厉先生要我们先不要报警,这……沈总沈太太,你们看……要不要跟厉先生沟通一下?”

沈国盛和冯媛都愣住。

迟疑片刻之后,沈国盛说:“我这边自然会沟通。”

说起来,沈国盛也是有点怵那个厉洺诀,明明是个小辈,可根本没法把他当成小辈,甚至看到他就有些不自在。

冯媛也立马说:“那赶紧给洺诀打个电话啊,问问洺诀要怎么处理,先救沐晴要紧。”

不等他们打,厉洺诀的电话就打过来了:“伯父伯母,先不要报警,还不知道沐晴那边遭遇了什么,我已经安排人过去协助调查、救援,我也立刻赶过去。你们要跟我一起去吗?”

“要要,肯定要。”

节目组那边得到消息,暂时不要报警。

行吧,不报警那就还能再稍微捂一下……

只要最终能把人找回来就问题不大。

这个时候报警的话,后果已经不仅仅是节目要黄掉,他们整个节目组都会被外界质疑,被刨根究底,以后恐怕业内都不会再找他们做节目,他们的前途都要毁了!

所以能不报警当然是最好的,还有掩盖和缓和的余地,不至于造成那么大那么严重的影响。

节目组这边还在继续加派人手寻找。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