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灵异 > 推理同好会

013悬案篇(十二)就你办事我才不放心(1/1)

目录

【有想法了没?】

【手法基本搞清楚了,很简单的方式,只是现在缺乏证据,需要等接下来林建国那边的调查结果,如果调查结果和我的想法吻合,那基本就解开了。】

【在不拖延办案进度的前提下,别给雨涵太多提示。】

【哎呀,你这个要求有点高诶。也就是我,换成别人可真得有点难诶。不过你放心啦,我办事你还不放心吗?】

【就你办事我才不放心……】肥喵送给阎一击暴击后头像便暗了下去,看起来是下线了。

阎:(╯‵□′)╯︵┻━┻。

第二天清晨,叫醒魏雨涵的不是梦想,不是点名,也不是签到,而是阎的电话。

“哎呀,亲爱的小涵涵啊,睡醒了没啊,我已经来你学校接你的路上啦,大概十分钟左右就到哦!!老地方哦!么么哒!”阎的声音依然是那么的欠揍。

“你是不是想死……”魏雨涵恶狠狠地挂了电话。“蹭”的一下从被窝里钻了出来,胡乱地抹了一把脸就往门外冲去。

“你不会没洗脸吧。”依然是保时捷911里,阎看着魏雨涵的眼神有点诧异。

“我们去哪。”魏雨涵连忙机智的岔开了话题。

“去找林建国呗。”阎发动了汽车。

两人刚到警局便看到林建国正在对警员进行开会。这时林建国站在白板面前将一份资料贴在了白板上面:

“张徽,对于‘七米’直播平台的调查有什么进展吗?”林建国看向了一名警员。

那名警员站起身来,手里拿着一份资料念道:“报告组长,经过我们的调查,虽然在刘泽羽直播台风失踪之后‘七米’平台表示了关注,但是实际上平台也只是发了一个公告而已,本身并没有过度关注这个事情,反而只是想凭借这个事件蹭一下热度。其余对于‘七米’直播平台的调查并没有其他特殊的发现。”

“好的。”林建国点了点头,“技术部有什么发现吗?”

一名警员站起了身说道:“在证据方面,我们有了新的进展。我们提取了案发当时刘泽羽直播的时候直播间的IP地址,经过确认该IP地址为刘泽羽的直播间。直播间的电脑是通过账号密码登陆,我们顺利地破解了刘泽羽直播间电脑的密码后,发现电脑内很多信息都被删除,但是……”

说道“但是”两个字的时候,这名警员明显加重了一下语气:“我们在刘泽羽直播间的电脑里找到了部分残余文件,这些残余文件中的一部分经过比对为电脑内‘软件大师’卸载软件之后的残余文件。另一部分残余文件经过比对,是一个远程控制软件删除后的残存文件包。”

“那么说……”一名警员小声地说,“很有可能从始至终,所有的一切都是发生在刘泽羽的家中咯?”

“我也是这么觉得的。”林建国点了点头。

“当时直播的时候,直播间的网速怎么样?”

阎突然开了口。

“你俩啥时候来的?”林建国瞥了一眼两人。

“来了有一会了,看到林大组长你们正在这么认真地探讨案情,就没好意思插嘴。”阎笑嘻嘻的回应道。

“哼。”林建国撇了下嘴看向了警员们,“他们提出的这个问题有人调查过吗?”

“这个我们调查过。”一名警员开了口,“直播间的宽带网络都是千兆光纤,当时刘泽羽直播期间网速流畅稳定,整个直播过程没有任何跳帧出现。”

“我想再问一个问题。”魏雨涵突然感觉脑海里一道灵光闪过,连忙开口说道。

“雨涵女士有什么问题,请问。”

“那个,刘泽羽最后一次给汽车加油是什么时间?”

“根据我们的调查,是在半个月前,加满了油。”一位警员开了口。

魏雨涵点了点头,心里突然浮现了一些不太好的预感。

“怎么了?”阎敏锐的魏雨涵脸色不太对,于是出声问道。

“没什么。”魏雨涵摇了摇头,“我还有一些地方没有想通。”

回答了魏雨涵的问题,林建国对着一名警员问道:“在死者的人际关系方面调查的结果如何。”

“报告组长。”一名警员站起身回答道,“我们对死者谢甜的人际关系展开了调查,谢甜的交际圈比较复杂,但是和其交往密切的人其实并不多。来往最密切的人员除刘泽羽外便是谢甜的闺蜜张梦红。

但是比较复杂的事情是,在调查中,根据公司内其他主播的透露,谢甜平时的私生活并不检点。除了刘泽羽之外,死者还长期和另外2名男子有过亲密行为,分别是谢甜的前男友张强和刘泽羽直播间粉丝榜上排名第一的白浩。目前我们现在正准备就死者的这几位来往密切的人员进行进一步调查。”

“什么时候能联系上他们三位?”林建国继续问道。

“我们已经找到了白浩联系方式,但是白浩近期都在距离几千公里的庆安省,可能无法短期内前来配合调查,我们打算先进行电话问询。张梦红我们也联系上了,由于张梦红本人对于前来警局有些心理抵触,沟通后约在下午一点在街角的咖啡店进行调查。至于张强,已经在前往警局的路上了。”

“好的。”林建国点了点头,随后简单地总结了几句便散会继续调查,

“组长,”散会没多久一名组员便来向林建国汇报到,“白浩的电话已经接通了。”

“好的。”林建国点头同意,然后转头看向阎和魏雨涵,“一起听一听?”

“好哒,谢谢林组长!(?▽?)”

阎再次默默地表示不想说话。

“您好,请问是白浩先生吗?”接线员接通了电话。

“是的。”

“您好,我这里是东海市警察局,就谢甜被害一事想要询问您几个问题,请问您方便吗?”

“方便。”

一旁的阎偷偷地拍了拍魏雨涵,“这家伙语气怎么跟老猫有点像。”

魏雨涵悄悄地点了点头,“我也这么觉得。”

某只远处的肥喵感觉受到了冒犯。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