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军事 > 重生1997

姐姐(打破头)(1/2)

目录

后来林妍和钟瑞夫妻俩上班都很忙,她在服装外贸公司上班,他跟工程项目,钟母就说帮她带孩子。言语间总是半开玩笑地说什么“你儿子、我帮你带孩子”等等,林妍也不说什么,总归都是一家人。

林妍怕小孩子蛀牙以及影响发育不肯让儿子多吃糖,一直比较注意,结果儿子的牙齿还是烂掉了。

林妍感觉很崩溃。

钟母就说她“不给孩子吃糖,牙齿不是照样也坏?这跟糖没什么关系,是你给他买的奶粉太甜。”

林妍以为真的赖奶粉,就换了奶粉,结果小区老太太告诉她钟母天天偷摸给儿子吃糖,还要跟小孩子说“你妈妈不舍的给你买,奶给你买,你想吃多少奶就买多少”。

林妍很生气就不许儿子吃糖,狠狠训了他一顿,他哭喊着说“妈妈抠门,不舍的给我吃糖,还是奶奶最好,奶奶让我吃过瘾,随便吃!”

林妍让钟瑞跟他妈说,他却训儿子嘴太馋,奶奶是心疼他才给他吃,他怎么能随便吃呢?还让她不要和奶奶计较,一个农村老太太什么都不懂,以后不吃就是了。

矛盾太多,林妍就跟钟瑞说把奶奶送回老家,反正他的工作已经调回市区,可他又不肯,因为没人看孩子他要顶上,那就不能经常和同事出去打麻将喝酒了。

林妍因此和钟瑞冷战。

最后钟母哭哭啼啼,说都是她不好,她不懂,就是舍不得孙子哭,不想违逆孙子,从来就没想过让孩子烂牙,更不想让林妍和儿子吵架生气。

她就是心疼孩子啊!

就为这句话,后来钟瑞东窗事发,林妍才更加崩溃。

她就是心疼孩子,所以钟瑞小学就敢去小卖部赊账买零嘴欠两百块,就敢偷家里钱,就敢偷他爸单位的铁配件去卖!钟母知道他欠账,不但不告诉钟爸不教育,反而替儿子瞒着,粜粮食去给儿子还账。

当初不觉得不对,等孩子大了恶果反噬才知道什么是害人害己。更可悲的是,只有她这样想,钟母依然不觉得自己有错,钟瑞也不反思自己,只觉得是她绝情把他踹了。

就因为她,林妍在教育儿子的路上也是处处障碍,心力交瘁。

说什么可稀罕她?

林妍冷笑,是想给儿子找个便宜媳妇吧,不要一分钱彩礼,还能干会赚钱,给家里买房买车甚至养她儿子。

当初林妍和钟瑞只领证,没有彩礼和婚礼,钟母拿她和老头子那时候说事,说都是一起吃顿饭就结婚了,哪里有彩礼?而等林妍弟弟要结婚的时候,女方家要彩礼太高,林家有些难办,老太太就理直气壮地说“不给人家彩礼,那人家女方能跟你吗?结婚没有不给彩礼的”。

可去你的吧。

钟母明明那么有心机,大家偏以为她和善真诚,从不藏奸耍滑,林妍从前也这么以为,后来明白都是小时候的滤镜太厚,让她看不清人心。

她心里明白,面上却笑道:“大娘,你稀罕我,我也稀罕你,那不如我就拜你当干娘吧。”

乡下人都说人活一张脸,讲究脸面,她可以对钟瑞冷脸,却不能跟钟母挂脸子。毕竟到目前为止钟母对她很关心,两家表面非常和气,她若是单方面翻脸会被嚼舌头说她没礼节,林母第一个就要骂她。

她不想惹无谓的麻烦,只需要以后远着钟家就好。

结果不等钟母说话,钟瑞来气了,一步将她堵在自行车前,“谁稀罕你当妹妹!”

钟瑞靠得太近让林妍心生反感,下意识猛地推了他一把,“你起开,别靠我这么近!”

她毫不掩饰的嫌弃让钟瑞的脸一下子冷了,伸手揪她的马尾辫,气笑道:“嫌我呢?那以前是谁来我家看电视非要挨着我坐,看电影还让我给她占位置?我留的葡萄吃到谁肚子里去了?谁给我织手套来着?谁非要给我补课来着?你同学往你桌洞里塞毛毛虫是谁帮你揍他的?坏学生骚扰你是谁帮你踹他的?你演讲比赛被人笑话是谁安慰你的?你知道多少人想跟我玩儿吗?你倒是嫌弃我了!”

钟瑞噼里啪啦数落了很多旧事儿。

对现在的林妍来说那是二十多年前的事儿,她早忘光了,被他这么一说林妍发现他这个自恋自负的毛病是从小就有的。

林妍挥开他的手。

钟瑞就不让路,今天就治治她的大小姐脾气。

林妍了解他的脾气。

前世就这样,但凡他想做的事儿,她要是不同意,他就会变着法儿的作,直到她答应。而他俩恋爱,只要他想放手了,那他俩基本就完了,因为她倔强的性子不允许她回头,哪怕前世分手的时候再难受,她也不会主动去求和。只要他不想分手,不管她怎么说分手,最后也都分不了。

她怎么就被他吃得死死的?

她那个多年网友分析得对,那是因为她对他还有期待和感情,一旦彻底绝望,他不管怎么求和都没用,所以离婚后不管他怎么作、怎么卖惨、怎么哭求、怎么威胁全然没用。

理智告诉她现在的钟瑞才18岁,不是后来那个面目可憎的钟瑞,她决定不再硬碰硬,放缓了语气,“我要回家了。我中饭还没吃呢。”

钟母立刻道:“这么晚你娘肯定没给你留饭,大娘在锅里留了。上午大娘包的蘑菇肉包子,还有淌油的咸鸭蛋,你大爷买的卤肉,让钟瑞去给你端。”

她让钟瑞去给林妍端饭,“你个混小子,你吓到妍妍了。”

钟瑞朝林妍哼了一声,抬手要拧她脸蛋,林妍弯腰从他胳膊下钻出去。

“不麻烦你们,我先回家了。”她撒腿跑了。

钟瑞气得一脚踹自行车上。

钟母:“你发疯啊,去捡几个包子给妍妍送去,她爹娘对她不好,你还不对她好点?还发脾气,真是个傻的。”

钟瑞:“你看她那脾气!比我还大!要是别人,我才懒得伺候呢!”

钟母:“那你就死了心,别惦记她。”

钟瑞又不乐意,“我就稀罕她。”

他跑回屋里捡包子去给林妍送。

林妍回到家,家里早就吃过饭了,好在夏天热乎,馒头也不凉,就是中午炒的菜没给她留,只能吃咸菜和香椿芽。

大姐林媛刚参加完高考,正在家里休息,睡得昏天黑地的。原本最好美的她今儿也不讲究了,头发像个鸡窝一样披散着,自己做的睡裙皱巴巴的像抹布,但正青春年少的时候,皮肤白皙,身材窈窕,哪怕睡成这样也是个漂亮打眼的姑娘。

看着年轻的姐姐,还朴素稚嫩的像朵小花儿一样,林妍因为钟瑞低落的心情都好了几分。

姐姐学的是理科,这次高考稳定发挥,成绩不错。只是因为没有足够的信息,怕落选,志愿学校报低了,为此她颇为遗憾。

不过林媛是个聪明好学的,哪怕学校差一点学得也很出色,毕业后又耐得住寂寞肯去郊区小公司挑大梁,所以工资挺高。

她和姐夫恋爱的时候,姐夫是个穷研究生,有两年学费还是姐姐给出的。姐夫毕业后他们结婚,生活平淡却也稳定,就是普通的幸福生活。

https://www.nantunwang.com/book/72901/44933034.html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