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军事 > 重生1997

弟弟(惯子如杀子...)(1/2)

目录

下午林妍终究还是没能闲着,林母让她一起去玉米地锄草。

当然弟弟林斐不用去,他吃过饭早不知道跑哪里野去了,姐姐林媛也不用去,刚高考完需要休息放松一下。

早上去地里的时候林妍就和林母闹了别扭,嫌弃林母不让姐姐弟弟下地只让她去,她那些女同学几乎都不用下地,就她天天晒得跟黑炭似的,钟瑞就总说她又黑了,所以中午她就去找钟母玩儿,答应跟钟瑞去县城给他过生日的。

前世她渴求母爱,嫉妒姐姐弟弟,所以总是和他们攀比吃穿、干活儿。重生回来,她可以站在更高角度来看待这一切,虽然不认同亲娘重男轻女,却也不再责怪。

前世等她再度振作起来以后审视过往,她明白原生家庭对她的影响以及她的性格缺陷是过不好的主要原因。

而那时候除了姐姐过着普通人的幸福小日子,不管爹娘还是弟弟,都如她一样各有伤痛,谁也不用看谁的笑话,只互相疏离冷漠。

她也要感谢小时候的摔打教育。

顶着烈日下地干活、哪怕一边抱怨也得把活儿干完、不敢放任庄稼荒芜……这些都培养了她的责任心和韧劲。不想一辈子在家里种地吃苦受罪是她学习的动力,让她在乡下奇差的教学环境下也能考上本科,毕业后努力工作收入不错。

而弟弟就是溺爱教育导致人生悲剧的最好证明,他们的溺爱让他不负责,害了自己也连累父母一辈子。

下午林妍没有任何攀就去下地干活儿,这倒是让林母大吃一惊。

她有些不习惯,闺女不抱怨却也不和她说话,态度不冷不热的非常疏离客气。

林母就忍不住要刺她两句,“这是真把人家当亲娘了?给你吃几顿饭就当生你养你啦?”

林妍面对林母的故意挑衅,压根不回应,她现在是多年后的心态,和亲爹几年不说话,和亲娘也联系很少,客气得跟亲戚都不如。

现在让她和林母亲亲热热?

她做不到,也别扭。

因为下地晚所以天擦黑才回家,锄地看不清的时候就薅草,用独轮车推回家喂牲口。

姐姐已经做好了饭,热的馒头炒的时蔬,家里有菜园,夏天自然有口福。

她拌了一大盘子白糖西红柿,自家的柿子粉甜的很,她给林妍夹了一筷子放嘴里,“刚摘的,甜不甜?”

林妍很自然的吃了,“甜。”

姐姐笑道:“那我去给奶奶送一些,西园子里摘了一笸箩,咱自己吃不完。”

她把又大又红的都挑在一个葫芦瓢里,端着就跑了。

林妍从大泥瓦盆里舀水洗脸洗脚,夏天被日头晒过的水热乎乎的,很熨帖,就是手脚上有被锯齿草割破的细小血口子,被水一冲有点刺疼。

这一切都是那么真实,让林妍有些想落泪。

她想姥姥了。

因为计划生育很严格,林妍还在娘肚子里的时候就被安排好了,如果是女孩子就送人,并且已经联系好了养家。娘躲在大姨家生下她,没出满月就被送到姥娘家转手。等亲戚来抱的时候,姥娘最后怎么也舍不得送人,就养到六岁,然后被娘接回来。

刚回家的时候,她跟这个家格格不入,因为她觉得家里人都不欢迎自己,爹只对姐姐和弟弟笑,对她很冷淡,娘也把好吃的给弟弟不给她,弟弟也说她是外来的,不是自家人。

她就觉得家是姐姐弟弟的不是自己的,自己是多余的,整天闹着要回姥姥家,并且成功地倒腾着两条小短腿跑了15里路回到姥姥家。

一跑就是两次。

一次是不小心打破了暖壶,因为害怕就跑了,还有一次弟弟偷吃了家里买的油条却赖她,还说什么门锁上有油就是她沾上的,她一生气就又跑了。那时候她根本没想过害怕陌生人,因为这个家对她来说更可怕,回姥娘家的渴望压倒了恐惧。

后来不知道是不是外公外婆跟娘谈过,也许他们意识到什么,对她比刚回家时候好了一些。

而她随着时间推移也知道自己是这个家的人,不能再随便去姥娘家,也就住下来不再跑。

小孩子没有了依仗的时候,是最能认命接受现实的。

可她依然倔强,爹可以偏心姐姐弟弟,爷爷奶奶也可以,娘为什么也偏心?不是娘把自己接回来的吗?她的依仗只有娘啊。她生病爹从来不管,发烧四十度爹只管带弟弟去看电影不管她,而娘会哭着抱她去打退烧针。

小小的她能感觉娘对她比爹好,她就敢和娘闹,一直生气娘偏心弟弟。

小时候伤心难过了她就想姥姥,想去姥姥家,可惜跑过两次以后姥爷也不许她再偷跑回去,否则假期就不让她去。于是,她就把那种依赖谁的感情投放在了钟母身上。因为林母不乐意,林妍不管多闹别扭,大了以后去姥娘家的次数也少了,以至于跟姥娘家的人也疏离起来,不知道怎么亲近,直到姥姥去世她才追悔莫及。

姥娘给她的爱足够填平她内心的空虚,她不需要跟偏心的爹娘索求,更不需要跟钟母和钟瑞讨,前世自己走偏了而已。

今世她不会再顾忌林母或者谁的说法,她想多陪姥娘,谁反对都不好使!

很快姐姐从奶奶家回来,嘴里还咬着一个大大的青苹果,手里还拿着一个,已经切成两半分给林母和林妍吃。

林妍咬了一口苹果,这是当地果园的品种,酸甜可口,只是容易倒牙,她对林母道:“明天我要去姥娘家。”

林母愣了一下,“啥?好端端的去你姥娘家干嘛?家里可没东西给你带,去了又给人添麻烦。”

在林母的意识里去亲戚家那是得带礼物的,人家还得破费招待,给人添麻烦。

关键她爹娘还跟大哥大嫂一个大门里住着,林妍总去的话,大嫂会有意见。毕竟当初二闺女养在娘家,大嫂是不怎么乐意的,为了还这个人情,一到农忙的时候自家还没收就得先去给大哥家帮忙,没日没夜地干,就怕大嫂不乐意。

这两年孩子大了三个学生开销就大,大闺女又要读大学,二闺女要读高中,家里的经济负担一下子重起来。

这一茬茬的学费还让人犯愁呢。

林父一直在沂水那边卖高粱篾席竹席等,往年做生意的人少还赚钱,近来人多起来生意就不那么好做。他就买了一辆三轮车多拉一些品种,他一个人弄不过来,就想让她等儿子读高中了一起过去帮忙。

而以前他都是在家过年,种完春天的庄稼等收了小麦就去,然后秋收的时候再回来农忙种完小麦再去干到年底。现在为了多赚点钱,这往后两年他想紧着收完自家的就去,让她一个人去大哥家帮忙,她还怕大嫂有意见。

林妍看了她一眼,前世林母也是用这种借口反对她常去姥娘家住。她道:“不用带东西的,我每次去都帮我大舅妈侍弄菜园,还帮我姥娘掐辫子,他们不会计较这点。”

林母愣了一下,没料到向来脾气执拗说话不中听的二闺女居然能这样心平气和地讲道理,原本还寻思不让她去,她得拉着脸嘟着嘴发脾气呢。

林母松了口,“这会儿地里活儿也不多,你去住两天也行,在姥娘家勤快点,别总去你大舅家吃饭。”

林母就怕给人添麻烦,为了不给娘家兄嫂添麻烦,就连林妍想回姥娘家她都再三不乐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