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军事 > 重生1997

弟弟(惯子如杀子...)(2/2)

目录

林妍没顶嘴,点头应了。

林母直觉不对劲,闺女不一样了,难道真的是长大懂事了?因为林妍没顶嘴,林母便也没气,自然不会像从前那样数落个不停。

吃饭的时候弟弟林斐从外面冲回来,他光着膀子穿着短裤,裤腿还卷在里面,浑身湿淋淋的,显然刚去河里狗刨了。

林斐即将升初三,他这一天天的才是真的瞎玩,既不学习也不帮家里干活儿,特别逍遥自在,以前没少让林妍嫉妒生气。可林斐整天不学习,成绩却好得出奇,绝不是那种在家里拼命学习,然后跟同学说自己玩了一个假期的“假不学习”。

他是真的不学!

林斐在家里不写作业不看书,只看电视出去疯,在学校里不上早晚自习,不是睡觉就是看闲书,可他成绩稳坐前三。

中考的时候林斐轻松考上县一中实验班,那里汇聚了全县的尖子生。

他高中也是这个状态,早自习他躲宿舍睡觉,晚自习他看武侠小说。他生活费一个月有100多,整天吃鱼吃肉都花不完,闲钱就用来买零嘴和闲书,全套金庸、古龙、梁羽生,林妍就是从他那里看的。

老师跟家长告了很多次,他一开始还说好,后来烦得不行,直接让老师别多管闲事。

林父一年一多半时间不在家,林母管不了只能随他,好在他成绩好,老师也就随他去。

林父知道以后还显摆呢,说什么“别看我儿子不像他们那样点灯熬油地学习,成绩可比他们好多了啊,这智商随我”。

尤其林斐轻松考上211大学以后,林父就膨胀得更不行了。

可结果证明,林斐人生的最高光时刻,就是他的高考成绩了。

看着这个英俊散漫不服管教的弟弟,林妍感情有点复杂,前世她和林斐感情非常疏离,重生前已经有两年没联系了。

现在看到初中的林斐,林妍已经没有了从前的攀比和嫉妒,心里五味杂陈,感情复杂。

林斐看了一眼饭桌上的菜,凉拌西红柿,大酱炒茄子,忍不住撇嘴,“都几天没肉啦?”

林母:“这又不是集,上哪里去吃肉?后天才是集呢。”

林斐:“那不是有鸡吗?什么时候杀鸡啊?”

林母:“等你爹回来的。”

林斐哎呀一声,似笑非笑的,“这鸡怎么也不死了啊。”

春天养小鸡,长大的过程很不容易,时不时就死一只,尤其串窝子的时候天天死,春天的三十几只鸡最后能活七八只就不错。

反正家里死了鸡从来舍不得丢,都是要吃掉的,也不讲究那么多。

林母被他气笑了,轻轻捶了他一拳头,“你个混小子,有你这么说话的?”

吃饭时候林斐就说明天要和同村小伙伴儿去爬山,他们没自行车所以要借用大姐二姐的。

姐弟三个读书,一人一辆自行车,都是林父在外面买的旧车子,二三十一辆。

林妍:“明天我去姥娘家。”

林斐:“你肯定要住下,还要占着辆车子?”

林妍:“那本来就是我的。”

林斐:“那是家里的,怎么是你的?”

家里重男轻女,周围的环境也都是男人继承家业,所以林斐小小年纪就有这个家将来都是他的意识。

林妍冷淡地瞥了他一眼,“这会儿就是我的。”

林母:“行啦,吵吵什么啊。你去姥娘家多住几天吧,就不用骑车子了,回来让三宝送你。”

三宝是她二舅家表哥,比林妍大一岁,林妍养在姥娘家的时候和他一起长大,开裆裤长大的感情特别好。

说起三宝表哥,林妍心里就一阵刺痛,前世他去世得太早,让她想起来就难受。

既然能在姥娘家多住几天,林妍就同意把自行车给林斐用。

她对三宝的感情,是多少个林斐都比不上的,对小时候的她来说三宝是她的亲人,林斐不是。

当然林斐也没把她当亲人就是了。

吃过饭前屋向阳来找林斐去找知了龟,放假以后他们天天都凑堆打扑克,找知了龟什么的只是借口罢了。

她故意刺了林斐一句,“哟,你还和他玩儿呢?当年害你挨皮带抽,不疼了?”

林斐脸色一变,跟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尖叫,“要你管!”他拿着手电筒撒腿就跑了。

林母又说林妍,“多少年的事儿了,你咋还说,真是个喜欢记仇的人。”

在林母眼里,二闺女就是自私、独、记仇、攀比吃喝穿少干活,反正几乎是没什么优点的。

林妍前世不喜欢她这样说自己,更抱怨她偏心,于是就更加攀比计较,自然也更激化矛盾。

现在她不反驳,她只是道:“向阳那人人品不行,你让林斐跟着他玩儿,学坏了还不是他吃亏受罪?当年人家挑唆他偷钱下馆子,他娘怎么说的,是林斐带累坏了他,你倒是觉得他们是好人了。这要是林斐又跟着他学坏……”

“你咋不望着自己弟弟好呢?”林母脸色都变了,没好气道:“还以为你变好了呢,更毒了!”

哪有咒么自己弟弟以后不好的,这是亲姐?

听她这样说,林妍却不生气,无所谓地耸耸肩。

前世他不学好,哭骂最厉害的不还是你吗?最后受苦的不还是你吗?一把年纪去给人家夫妻当老丫鬟,累死累活还被儿媳妇各种轻贱。

成,也是求仁得仁,怨不得别人。

https://www.nantunwang.com/book/72901/44933035_2.html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