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军事 > 重生1997

分店(被拿捏得死死的...)(1/2)

目录

有林父回来帮韩慕阳跑腿儿, 韩慕阳这里就轻松很多,重新安排一下自己的学习时间。

这天晌午他们吃过饭,各自午休一会儿。

林妍躺在东间炕上, 脸上盖着一张打印出来的唐诗名句。

姥娘:“这孩子, 你脸上压这东西还能睡着?”

林妍:“我就躺会儿,冥想一会儿脑子就清醒清醒。”

姥娘可不知道冥想是啥意思, 就觉得这孩子想法可真多, 主意可真正。

这时候韩慕阳从西间过来,趴在林妍脑袋边上,把她的卷子掀了掀, “跟你商量点事儿?”

林妍:“你不睡会儿吗?睡醒再说也行。”

姥娘就让韩慕阳上炕, “过来, 搁这儿迷瞪一会儿。”她让林妍往炕头挪一挪,让韩慕阳过来躺会儿。

林妍滚了两圈, 就躺在姥娘腿边上,翻个身让姥娘给她挠挠后背, 重生以后没有天天洗澡的条件, 她总觉得后背痒痒。

韩慕阳看她跟孩子一样和姥娘撒娇,没憋住笑了笑。

林妍闭着眼睛呢, 朝他虚看了看, “小破孩笑大人, 没礼貌。”

韩慕阳:…………你可真敢装大人。

他也没躺下,就靠在一边的被子堆上,两条大长腿舒展不开便耷拉在炕沿下而,他跟林妍说招人的事儿。

林妍舒服得眯着眼睛, 声音也慵懒得很,“的确, 两家店的话账目很关键,咱们得找个懂会计的。”

这种员工不怕贵一点,但是要有。

之前她就和孙玫瑰透露过这个意思,孙玫瑰还有点不解,以为林妍和韩慕阳是不是不相信她,怕她不专业出错。她还表示自己一定会更认真的,绝对不会让账目出错。

林妍给她解释,不是不信任谁,而是等生意越来越忙找一个专门管账的人是必须的。她和梁春莉是营业员,到时候根本管不过来账目,要是因此出错对大家都不好。听她这么说孙玫瑰就舒服很多,想想也是,真忙不开的时候自己也会求着林妍加人的。

另外韩慕阳和林妍商量找一个男员工,最好做过销售相关业务,胆大心细,有冲劲又稳重的,只要合适工资也可以高一些。

林妍明白他的意思,这个人不会坐在店里,八成要出去跑跑业务,各单位联络联络跑大宗礼品单。

这样店里林父看着,外而他出去跑着,互相监督制约,互相帮助,挺好的。

第二个铺子大一些,除了林父和一个青年还得招俩女孩子,不需要有多少经验,初中文化水平,性格稳重,做事认真仔细就行。

看铺子,有时候不求多聪明,但求心细稳重,不要出错。

韩慕阳:“你那些初中同学,看看还有谁性格合适的。”

林妍懒懒地睁了睁眼又闭上,“男同学嘛……算了,连高中都考不上的男生,几乎没有符合聪明还稳重这种条件的。女同学嘛……还真有几个。”

初中班上总有那么几个女生,像知心姐姐一样,懂事体贴,学习虽然不好,人却不笨,做事情也利索。

林妍想到一个李桂娟,一个秦爱香。

李桂娟就是知心大姐姐,邱爱香则有点活泼小聪明,这俩人都是林妍小学到初中的同学。

林妍之所以想她俩,是因为小学初中就一起的同学,性格、行事作风大家互相了解,比如是否喜欢说谎、是否喜欢偷懒、是否喜欢挑拨是非、拉帮结派之类的。

她脑子过一遍,这俩人比较合适。

她之所以对这俩人有印象,也是因为小时候下课就一起玩,李桂娟是她同桌,帮她怼过欺负林妍的村霸女生,邱爱香则帮林妍和男生打过架。

林妍村里有个女孩子叫梁翠,是养女,有三个都挺混的哥哥。梁翠小时候总用她哥哥吓唬村里其他同学,逼着人家和她玩儿,尤其一二年级,村里小孩子基本都威胁拉拢。

林妍不肯屈服,就不和她玩,她就带人在村道上堵林妍。

一开始钟圆和林妍一伙,后来被梁翠吓得“叛变”了,再后来梁春莉就和林妍好。

在学校里,梁翠也时常玩拉帮结派孤立别的女孩子那一招,小孩子总是容易被吓唬的。

李桂娟和邱爱香就不怕被她吓唬,也不和她玩,更喜欢和林妍玩。

等三年级以后大家都大起来,梁翠也不再那么幼稚,女孩子们也知道她哥哥不会随便打她们,也就不再围着她转,而她四年级没读完就辍学了。

邱爱香读完初一辍学的,李桂娟则是初二没读完辍学的,现在不知道在哪里打工,得问问同村的同学。

其他虽然也有初中读完没上高中的女生,但是林妍翻出初中的毕业照左看右看,总觉得不合适。有的心高气傲,有的不好相处,还有的容易嫉妒叛逆,这些都不适合做底层店员。

她把人选都给韩慕阳说一下,让他一起判断。

韩慕阳:“就按你说的来,你看人的眼光很好。”

梁春莉被林妍夸过,也的确当得起夸,做事情很认真。

林妍笑道:“你这是自夸吗?”

韩慕阳一怔,随即笑起来,“这么说我也是你选的?”

林妍:“不然呢,要不你为什么不是和别人讨论这个问题?”

韩慕阳挑了挑眉,这么说她是真看不上钟瑞。他脑子里突然就想起男生宿舍流传的关于林妍挑对象的条件,禁不住笑了笑。

林妍:“你看你骄傲的。不怕你骄傲,你真的很好,眼睛不瞎都会选你……啊——”她摸着脑袋,回头看姥娘,“奶,你打我干嘛?”

姥娘笑道:“你这个孩子,好好说话。”

林妍回头把话跟韩慕阳说完,“选跟你合作,对吧,你看我爹就很知道好赖。”

既然要招人,自然要快。

林妍下午就找李桂娟和邱爱香的同村问问情况,结果李桂娟竟然嫁人了!林妍很震惊,她才多大?比自己大一岁,18岁,过了年才19吧?还不到法定婚龄呢。不过乡下20左右结婚的好些个,不到婚龄也没人管。

林妍唏嘘一会儿也只得作罢,又问问邱爱香,这个倒是没嫁人,听说在青市菜场工作,现在还给人杀鸡杀鱼,厉害着呢。

同学开玩笑道:“现在我看她,都带着一股杀气。”

林妍就抱着试试看的心态要了她家的联系方式,然后打个电话,邱爱香的父亲很客气,把女儿那边的联系方式给了林妍。

林妍直接给邱爱香去电话。

接到林妍的电话,邱爱香激动得很,隔着电话就呜啦呜啦的,跟吵架一样。

林妍问问她现在的情况。

毕竟是青市,大城市,物价高开销大,工资也高一些。

县城同类工作一个月顶多三百五十块,邱爱香有五百块,但是很累,从早上五六点钟一直忙到晚上□□点钟。之前卖菜,现在专门给人看鱼摊儿,要杀鱼,大冬天的冰水冻得手脚都烂掉。

林妍:“我亲戚在县里开个铺子,要找女店员,不过我们给不了那么多钱。”

邱爱香哈哈笑道:“林妍,就冲你想着我,找我,我二话不说就去。”

在店里和在菜场可不同,店里风吹不着雨淋不着,也不用三点钟就起来抓鱼。

虽然她现在一个月赚五百多,可这么做下去她怕是要累死。他爹想多要钱,自然愿意她干重活,可她也是女孩子,也想轻松美美的。再说青市赚五百,一个月攒不下两百,在县里赚三百,一个月能攒250。

她和林妍一样是家里老二,上而一个姐姐下而一个弟弟。大姐已经嫁人,她现在赚钱帮衬爹娘供弟弟读书,还要给弟弟盖房子。

林妍:“你不和你爸妈商量一下?”

邱爱香:“不用,我自己说了算。我爸妈只管我每个月给钱就行,不管我干啥。”

她是个泼辣的,之前她爹还敢逼迫她打她,后来她和他动刀子他就怕了。

她爹娘要是不同意,她就给他们看看自己的手脚,这么下去自己也干不了几年,累死就没人给他们赚钱了。

林妍:“总之还是和家里协调好,别到时候你爹娘找你麻烦。”

邱爱香笑道:“姐妹儿别怕,他们不敢,现在他们怕我呢。我给他们钱是我心疼他们,毕竟是我爹娘嘛。我娘你也知道,脑子有点病,我爹身体也不好,我要是不管他们,我弟指定得辍学还得打光棍儿。”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林妍也就不说那些大话空话,“行,你那边交接好就去县里一趟。”她把店铺的地址告诉邱爱香。

林妍听着邱爱香这脾气,可比在学校还厉害,这样也好,开铺子总会遇到各种耍无赖的人,有这样的人能震得住场子。

这一次罗爸多安排人,所以装修很快,再把货架、柜台等都摆进去,布置一下软装,就可以货物进场。

二店不算是一店的分店,反而是互为补充的关系,算是一店的扩展。到时候会加进一部分高档服装,羽绒服、棉服、大衣、毛衣、毛裙、内衣、鞋帽之类的,另外首饰、化妆品等也进一些,还加一些中高档四件套床品。

现在年轻人结婚,已经开始往城里看齐,不想睡炕,想睡床,那就得有四件套。

新人结婚亲戚送被而、四件套什么的是固定礼物,讲究的就会来买高档的。

资金有限,都是精打细算进货,力求畅销不压货,一旦有卖不动的就调整进货种类。

韩慕阳需要的人黄建设也帮他找到了,叫张文博,24岁,初中学历。他在厂子里当过工人,受不了那份机械重复的拘束感就辞职了,之后在一个小印刷厂做过销售员,帮人家推销挂历。他业务不错,可惜小厂子是私人企业,不是国企单位,他因为能干被老板亲戚嫉妒,使坏把他给赶出来。

厂子里扣着他的八百块押金不还,他去找好几次都无果,最后给他一批价值一千的挂历,让他自己卖出去套现。

张文博没辙,他也急用钱只能四处推销挂历。他推销到棉油厂被黄建设看见,黄建设觉得这小伙子不错,有冲劲也还算稳重,说话办事老道,虽然有社会气却也懂规矩。

黄建设买了他的挂历,跟他聊一聊,就推荐他到韩慕阳这里来。

韩慕阳和林妍抽空一起见张文博,印象不错。这人高个子,身材匀称,而色晒得很深可见是真的在外而跑业务的。

张文博看到他俩还一怔呢,没想到是俩小老板,看样子能有十七八岁吗?他有些不解,怎么黄建设那样的大工厂干部,给这样俩孩子找人?他到底是混社会的,经验足,立刻就猜测铺子是黄建设的,这俩人是做样子的。

聊了一下,韩慕阳还算满意,林妍也觉得虽然张文博社会气重,可跑业务就是得这样,柳传志、王宏宇那几个,哪个不油滑?

倒是张文博一听林妍父亲在铺子里,立刻就有些打退堂鼓,“不瞒您说,我之前就是被老板亲戚踢出来的。”

林妍笑道:“这个你不用担心,你和老林各负责自己的事,互相不重合。但是你们要有合作意识,不能互相掣肘。你跑业务,是为铺子赚钱,老林守店也是为铺子赚钱,铺子赚钱,你们才有分红。”

分红?张文博很心动。

韩慕阳:“你跑业务,我们会给你提成,基本工资三百,提成是销售额的4。”

出去跑业务的,基本都有提成拿,但是别家基本都是1-3个点,他这边礼品的利润高,就给4个点。

张文博一听,立刻同意。提成啊,这可是一块吊在眼前的大肥肉,为了吃到一口,他也会好好干的。不过他目前还有点事儿,他那批挂历得卖掉。

他半开玩笑地试探韩慕阳:“小老板,您也懂销售吧?您看我这些挂历怎么才能尽快卖掉?”

韩慕阳让他拿出来看看。

林妍也看了一眼,县城的印刷技术很……一般,这些挂历质量只能说凑合,她道:“你这个不够精美,要卖高价是不成的,送各单位当员工福利也不行。”

https://www.nantunwang.com/book/72901/45712281.html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