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军事 > 重生1997

找打(有生以来第一次...)(1/2)

目录

五班主任知道韩慕阳给二班代物理课的效果以后就一直按捺不住, 想让韩慕阳再给五班代课,可惜韩慕阳果断拒绝。

要期末考试,韩慕阳表示自己得专注复习, 免得成绩下滑让班主任怀疑什么。

班主任他不怕, 他怕林妍阴阳怪气。

林妍阴阳怪气的时候,太凶残了。

现在韩慕阳和林妍一桌, 上课都不能偷摸睡觉, 因为林妍会悄悄在桌子底下戳他。

他从来不知道,林妍居然喜欢玩阴的。

班主任对让他俩一桌还挺满意,因为林妍很自觉, 从来不会和韩慕阳嘀嘀咕咕说笑话, 也没有呲着呀一天到晚说说笑笑, 她反而一直上课认真听讲、背书、写作业。

倒是韩慕阳让他有点不放心,他好几次看到韩慕阳盯着林妍看得出神, 还嘴硬,这就是证据!

因为还有几天就期末考试, 教室里呈现一种奇怪的氛围。明明应该紧张地复习迎接期末考试, 可有的同学却无比放松,直接把期末考试当成要放假, 而有几个同学则开始焦虑, 生怕考砸掉, 每天忙忙叨叨复习,一分一秒都不敢浪费。

林妍是一切照旧的,她现在心态好,成绩只是学习生活的一部分, 学校也只是人生的一个阶段,不能把一个片段过于放大直接界定整个人生的价值。

她除了复习功课, 还要赶稿子,白月光那本长篇青春小说突然要求增加交稿字数,编辑还给提了五块钱的稿费,现在千字二十五,已经相当可观。

林妍当然不能拒绝,虽然跟着韩慕阳开铺子赚钱,可她不只是赚钱,还要实现自己的价值。

自我价值的体现,能够让她生出更多动力和成就感,激励自己不断进步。

这节自习课林妍写稿子,坐在最里面有个好处就是离着远老师只能看到她在写东西,却不知道她在写什么。

她唰唰地写东西,旁边的韩慕阳却在看书。

斜后座的金海超一瞥眼就看到韩慕阳的位子,他探头瞅瞅,惊讶道:“韩慕阳你这是看的什么?”

韩慕阳把封面给他瞅瞅。

金海超歪着头,“计算机语言是什么?C语言是什么?电脑世界是什么?”

不怪他不知道,他们真的没见过电脑,对于微机、计算机还是电脑的一概没有概念,大部分同学都没听过,更别说看了。

韩慕阳:“就是个机器,可以办公玩游戏,和黑白电视机差不多。”

金海超想象不出来,却不耽误他崇拜韩慕阳,“你可真厉害。”

韩慕阳:“没有,我也不会。没有实物,单纯学理论有点吃力,不能操作验证。”

他在初中的时候接触过电脑,并且很感兴趣,但是他爸不肯给他买,因为太贵了,要一万四千多呢。

那时候韩爸不给买他就自己用零花钱订电脑报、电脑世界这些杂志看,倒是看了一肚子理论知识。后来他还装成大学生跑去清大机房蹭微机用,虽然个子高却因为面相太稚嫩被机房管理员给揪出来检查学生证,他只能说掉了,又胡诌自己的专业和班级。过来上机的一个计算机教授看到给他解围,还和他聊了聊,帮他解决不少计算机方面的知识。

前阵子他让舅舅帮他去书店看有没有什么新出的计算机书,就看到一本清大新出的计算机语言教程,正是那位教授编写的。

舅舅就给他买了一本,还买了一套电脑世界和新电脑的合订本以及天文、物理等杂志给他一起随货送过来。

看过以后他就发现计算机方面的知识更新换代太快,初中看的现在已经不适应被淘汰,现在开始流行C语言了。

他又庆幸没有花钱买电脑,电脑一样淘汰很快。

至于别人说他来乡下浪费自己不如在首都机会多,他反而无所谓。对他来说无所谓在哪里学,只要自己想学就肯定能学会学好。

在这里没人管着他,也没人看他不顺眼整天唠叨他,他不知道多开心呢。

好吧,不是没人唠叨他,是唠叨得不让他烦。

林妍写完一章节,抬起头来自己捏捏有点僵硬的脖颈,活动一下肩周、手腕,一转头就看到韩慕阳的电脑书籍。

他什么时候买的,她之前居然没留意。

她忍不住把电脑报要过来翻翻,这杂志真是良心刊物,内容详实丰富,严谨科学,而且还有教一些使用技巧和编程的小程序。

这本杂志上竟然有教做火柴人如何做运动的教程。

可惜她大学时候学的C语言早就忘光,这会儿看了也想不起来。后来社会上畅销的是智能机,她只会用一些软件,至于原理什么的,她一点都不懂,也没懂的兴趣。

韩慕阳看向她,“你想学吗?”

林妍摇头:“我只想像看电视那样用,不想学原理。你喜欢计算机,为什么不学理科?这应该是理科专业吧?”

韩慕阳:“我喜欢计算机,也没规定非要考计算机专业才能学吧?文科也有计算机课。”

林妍:“那学的内容和深度不同。”

韩慕阳:“学的内容和深度不是你自己决定的吗?不是专业和老师决定的。”

林妍:“……”好吧,是我等凡人默守陈规呢,毕竟让她学计算机专业都学不明白,更别说自己钻研。

打扰了。

韩慕阳的世界,真的不是她这种普通学生能理解的,他的思维、他的思想,真的跟不上。

韩慕阳笑了笑,“干嘛一副想和我绝交的样子?”

林妍小声道:“要不攒钱给你买台电脑?”

年底会赚一笔钱,给他买台电脑绰绰有余。

韩慕阳摇头:“不要,太贵了。”

林妍:“你喜欢的话,就说明有用,值当买啊。”你一个随身听将近三千,一件羽绒服上千,你说电脑贵?

韩慕阳:“电脑这东西吧,一年比一年跌价,等我们读大学就更便宜。”

看电脑杂志也能了解,前几年一台电脑要两万,过两年就16000,去年还14000左右呢,今年就12000出头了。他觉得现在买不划算,用处不大,现在他没有应用的场合,县里好像还不能联网呢。

林妍:“那你就留意一下,买台二手的?”

按照林妍的了解,这时候电脑真的不划算,除非是专业需要,一般人根本没人买。一台一万多,第二年就出新款更高配置价格更便宜,更新换代非常快。

今年买的,来年就不稀罕,过两年就被淘汰掉。

韩慕阳:“再说吧。”

他以前以为自己想要的是电脑,后来发现自己是好奇电脑是个什么,怎么生产出来、如何工作、如何使用的。

第二日小休息日,下午不上课,让大家休息一下,搞搞卫生,准备迎接期末考试。

林妍他们也没去县里,反正每天通话,县里一切如常,有不同的就是一天比一天忙,脚不沾地的忙。

越是这样韩慕阳反而越是不多管,也不让林妍去,让他们自己忙。

晌午吃饺子,白菜猪肉馅、菠菜豆腐海米粉条馅儿,还有一大盘猪皮冻,是二舅妈做的,昨儿给送过来一盆。

吃饭的时候,韩慕阳还拿着本计算机的书看,看着看着就忘记吃饭。家人们也都习惯他,他只要对什么感兴趣就会非常专注地研究,之前修随身听也是,小心翼翼地拆开,把里面的结构一点点地弄明白,经常废寝忘食地摆弄,直到自己明白其中的原理才停下来。

可看书不能忘记吃饭,韩奶奶就时不时给他夹到碗里,让他赶紧吃。

韩慕阳看也不看就吃掉。林妍瞅瞅他,从猪皮冻里挑一大片姜放在他筷子上,“快吃。”

韩慕阳便夹起来放进嘴里,嚼了两下就被辛辣的味道冲得嗓子都火辣辣的,他放下书赶紧喝水,看着林妍,“你哪怕给我放一个辣椒呢?”

林妍:“吃饭就吃饭,你一边看书一边吃饭,会消化不良的。要是得了胃病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三宝:“对,我同桌就整天胃酸,说火辣辣的。”

林妍看他,“你有胃不舒服的感觉吗?”

三宝摇头:“没有,我消化好得很。”

三宝看韩慕阳,“阳阳,还有几天就考试,你不复习吗?”

大家都复习忙得昏天黑地,就他还在看不相干的书呢。

韩慕阳:“有什么好复习的?”就那么几个知识点,上课的时候还没学会?

常见题型、常考知识点,不就这点东西?

三宝:“那数学不得通起来复习一下?”

韩慕阳:“数学都是相通的,会了公式题型就会做题,又不是历史政治背过会忘还得通起来复习。”

三宝感觉攻击性不强,但是打击力度还是很大的。

他不但数学要通起来复习一下知识点,就语文、英语、物理、化学也都需要!

他都还没复习完呢!

幸亏他平时和李玉多有接触,两人见面就是做数学、物理、化学习题,所以他高一知识学得比较扎实,复习起来比以前感觉轻松一些。

林妍安慰他:“别跟韩慕阳比,他的大脑和我们结构不一样,肯定沟壑纵横,褶皱比我们格外多。”

三宝就哈哈笑,“我是门前的车辙印,你是路边的沟渠,阳阳就是马里亚……那个什么来着?”

韩慕阳抬眼:“我怎么觉得你这是在骂我呢?”

林妍笑道:“这是夸你聪明,深不可测,深不见底……”

韩慕阳:“那你可小心摔进去。”

正斗嘴呢,外面有人喊门。

韩慕阳站起来,“我托人买的东西到了。”

林妍和三宝跟他出门去看看,就见一辆小型皮卡停在路边,上面装着好几个箱子。林妍认出来,这是陆东升那边的一个运货司机,她忙上前打招呼。

司机帮韩慕阳把东西卸在门口,也不进屋,笑道:“还有别的货要送呢,得紧着去。”

韩慕阳跟他道谢,让他先走了。

姥爷也跟着出来,看到这么几个大箱子好奇是什么。

韩慕阳让姥爷别动,他去邻居借辆小推车,把几个箱子拉到屋里去。他和三宝一个个抬进去,让林妍他们去拆箱子。

林妍:“过年礼物?你这买得也太多了吧?”

姥娘和韩奶奶拿着剪刀过来帮他们拆箱子,箱子要保留好,下一次还给他们继续发货。

三宝拆开一个箱子,掏出一件很长很软的衣服,“哇,这么大的羽绒服,阳阳是你的。”

韩慕阳接过去,塞给林妍,“你的。”

林妍:“!!!”

韩奶奶掏出一件红色的羊绒大衣,递给林妍:“妍妍,这是你的吧。”

林妍接过去,看向韩慕阳,“你买这么多干嘛?”

韩慕阳:“多吗?”

很快林妍就抱不过来了,短款羽绒服,棉服,厚毛衣、羊绒衫、打底衫、牛仔裤、打底裤、羊毛裙、长筒靴、矮靿皮鞋……居然有三箱子是她的。

韩慕阳这是疯了!

她自己能穿得过来吗?

韩慕阳不以为意,“你可以送人呀。”

林妍:…………这事过不去了是吧。

除了林妍的,还有三宝的,韩奶奶、姥娘和姥爷都有。

他们的少一些,一人三四件。

姥娘和韩奶奶一人一件酱红色带福字的棉袄,看着特喜庆。

姥爷是一件穿着很显年轻的棉大衣,带拉锁和牛角扣,特别时髦。

三宝的是一件藏青色羽绒服,含绒量高,他个子不高,穿上以后就蓬松松显得特圆润。他一笑,脸也圆嘟嘟的,看得大家直笑。

三宝很高兴,“是不是很贵呀,羽绒服呢。”

韩慕阳:“没事,从你分红里扣。”

三宝就心安理得了。

林妍:“那我呢,你给我买这么多?”

这也太夸张了。

等等,那是什么?林妍看到还有几个小盒子,她拿起来看看。

韩慕阳也凑过来看,“这是什么?”他不记得让买这么小的呀。

林妍蹭就把盒子塞在衣服…内衣?

他耳朵尖一下子红了,他就把林妍的身高体重告诉舅舅的秘书,可没说林妍的三围是多少,也没让人家给买内衣。不过当时温秘书好像问过,林妍身材如何,他怎么说的?他说“她身材?就是正常身材啊,腰很细,腿很长,胳膊也长。肩膀?有肩膀啊,不溜肩。”

仔细想想,好像没说胸围臀围吧,他只要求给她把衣服买全套,让她可以随便换。

他有点不好意思,却故作镇定,仿若什么都没发生。

三宝和姥娘姥爷都催着林妍试衣服,一件件穿起来给他们看看,反正生着炉子也不冷。

林妍却有点不好意思,这也不是逛商场,但是看看这一屋子的衣服,逛商场也买不了这么多。

韩慕阳太败家了!

韩慕阳手里拿着书,靠在炕沿上看呢,瞅瞅林妍:“试试大小,不合适的还可以换。”

林妍就把他和三宝赶出去,她和姥娘、韩奶奶在屋里试衣服大小。

三宝站在房门外,探头从门缝瞅,急得要第一个看到,他小声跟韩慕阳道:“妍妍小时候可臭美,喜欢穿新衣服。我三姑都不给她做新的,让她穿姐姐换下来的,她就不高兴。每次三姑让她捡姐姐的旧衣服,她就说我要快点长高,比姐姐还高,你就不能给我穿旧衣服了。然后她就真的比姐姐还高,嘿嘿。”

韩慕阳垂着眼睫,笑了笑,现在一副教务主任好学生的模样,小时候不也挺叛逆的么?还总说他呢!只要他买衣服够多,就不怕她送人的!

林妍穿上一条牛仔裤,虽然不紧却贴身,包裹着纤长笔直的双腿,还能直接把靴子穿进去,上面是黑色的羊绒衫,然后穿上大衣。大衣羊绒含量很高,轻薄暖和,款型典雅简约,是经典款。

韩奶奶频频点头,不住地夸,“妍妍可真漂亮,真是女大十八变啊!”

姥娘也看得美滋滋的,还指挥着林妍转个圈。

三宝就推开门缝和韩慕阳俩站在那里欣赏。

姥爷:“这么俊的衣服,不照相白瞎了。”

前阵子照相都没新衣服穿。

韩慕阳:“让舅舅帮我们买个相机,到时候自己照。”

林妍又把长款羽绒服换上,太长了,哪怕她个子挺高的都拖到小腿绒服倒是正好,就是米白色,又不耐脏。

她一转眼对上韩慕阳的视线,他和三宝靠在门框上正打量她呢。

他黑眸亮亮的,眼睛里仿佛有星星。

三宝则笑得嘴巴要咧到耳后根了,不住嘴地夸她好看。

林妍:“我要穿这些衣服去上学,班主任得一天找我八遍谈话。”

前世她们穿条裙子,穿挂脚裤、夹克衫,他都紧张地说不要打扮,要朴素,要穿这么漂亮去上学,他的神经估计要被刺激断的。

韩慕阳:“那就说呗。反正不疼不痒。”

林妍:“哈,你讽刺我脸皮厚!”

韩慕阳就笑,“我那是奉承你淡定。”

姥娘:“就是白色的不耐脏,好不好洗啊?”

韩慕阳:“没事,回头丢洗衣机里洗……”

林妍:“会绞坏的。”现在洗衣机都是涡轮洗衣机,都进去统统绞成麻花,好衣服都绞坏了。

韩慕阳:“你就穿吧,大不了我帮你洗。”

韩奶奶笑道:“对,这样好,让阳阳洗,他力气大。”

林妍还是脱下来,家里烧火生炉子,灰大,穿上两天就没眼看,等过年再穿。

韩慕阳看着光鲜亮丽的少女又变成灰突突的小村姑,他扶额,“买来不穿干嘛?又不给你下崽。”

林妍:“保暖内衣洗洗就穿,毛衣也能穿。哪里不穿了?”

温秘书应该是个非常周到的人,给他们都买了保暖内衣。林妍就把大家的都收集起来,炉子上有热水,兑凉水放在大盆里一起泡泡洗洗,拧干挂在屋里让炉子烤烤明天就能穿。

内衣和少女文胸她也洗了,放一边自己晾着。他们院子里有一块专门晒内衣的地方,那里一天到晚都晒着老太太的大红裤衩。

林妍把衣服归置好去找韩慕阳,他和三宝在下猜棋。这是当地人玩的一种棋,全部扣着,一人掀一个,靠运气输赢,是小孩子喜欢玩的东西。三宝喜欢找韩慕阳玩这个,因为韩慕阳不能发挥聪明劲儿,只能和他拼运气。

结果三宝发现韩慕阳的运气也比他好,每次自己揭出一个大角色,韩慕阳就在旁边揭一个更大的或者对等的,真是气人!

韩慕阳笑而不语。

https://www.nantunwang.com/book/72901/45816343.html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