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军事 > 重生1997

报警(告诉我你脸红什么...)(1/2)

目录

这日大中午的店里还有小年轻在选礼品, 年底基本都是带对象过来买三金或者丝巾、口红之类的,老人家比较少,大宗订单也早就结束, 毕竟单位年礼也都发完, 这会儿该放假回家过年的。

邱爱香带着俩临时工在那里应酬,耐心地给顾客解答疑问。

这时候四个一脸痞子相的男青年进来, 他们穿着夹克式棉袄, 有的戴着狗皮帽子有的光着头,为首的那个嘴里嚼着口香糖,两手插在夹克兜里, 浑身颠哒颠哒地走进来。他一条腿站着, 另一条就帕金森一样抖啊抖, 左看右看。

邱爱香在青市菜场工作的时候见过各路人样,一看就知道这几个不是好东西, 她立刻亲自去招待,笑道:“几位顾客, 您有什么需要吗?”

“帕金森”抖着腿瞅着货架上那盒高档酒, 示意后面的小弟上前。

那个穿着单薄,冻得脸色青紫的小弟立刻抱着一盒高档酒放在柜台上。

“帕金森”下巴点了点, “退掉, 不要了。”

邱爱香记着林妍的话, 压着脾气,笑道:“请问您带购物小票了吗?”

他们每卖出一样东西,都有一个记录,一式三联, 给顾客一联,自己留着两份, 就因为林妍和韩慕阳要求这样,所以他们记账才格外麻烦呢。

这是必须的,因为这牵扯着很多问题,不出事还行,一出事就管大用。

“帕金森”梗着脖子,“什么小票,嘛玩意儿?早丢了。怎么你不想给退是吧?啊?你们不是说买东西可以退的吗?”

邱爱香耐着性子:“购物四天内,不影响再次售卖,提供小票,我们是给退的。但是如果已经拆封,使用过,那我们是不能退的,还请你们谅解。”

现在别家都是一旦售卖,概不退换,他们给四天期退换已经是够意思的。

“帕金森”就开始耍赖,说自己买了高档酒送老丈人,结果对象吹了,酒送不出去就想退掉。现在店里不给退,他吃大亏!他开始大声吵吵,影响别的顾客选购。几个年轻人看他,他就喊道:“看什么看,这样的店你们敢买吗?买了回头不合适想退,人家不给你退!还有,你以为你买的是真金白银?谁知道是不是破铜烂铁镀的?”

他这么一吵吵,几个小弟也开始骚扰其他顾客。

女孩子怕事,她们就赶紧离开,直接不买了。

“帕金森”几个得意洋洋,瞅着邱爱香,怎么滴?不给我退?我给你把生意搅黄!

三宝去跟林妍和韩慕阳说,韩慕阳让他们不要管。

他站在门口看了看,“让他们自己解决。”

平时他们也不可能天天呆在店里,遇到事情还是要店员自己解决的。

三宝有点着急,“三姑父也不在。”

林妍:“我爹解决问题还不如邱爱香呢,看她的。”

林父在的话,只会和人家吵吵,到时候打起来反而麻烦,被人家告店大欺客打顾客可不行,而且一旦动手,别人就有借口,到时候直接砸店更麻烦。

他们就关注着,看邱爱香怎么解决。

邱爱香招呼一个临时工,“你去附近派出所,先报警。”

“帕金森”怒了,“怎么的,你们和公安一伙的,有关系就欺负人啊?”

邱爱香:“你误会啊,没想欺负你,我们是想给你解决问题的。你这个酒……”

男人立刻递过去。

邱爱香不接,“你自己拿好啊,这是你的酒,要是经我的手你再说我给你换了,我可冤枉赔不起。你这酒,不是我们店出去的。”她另外拿了一盒酒,又把存单给他看,“我们的货品,每一样都有记号,给顾客的小票都有标记呢。”

想拿外面的假货来骗钱?你特么的活腻了吧!

要不是邱爱香时刻记着林妍的话,和气生财,对顾客一定笑脸相迎,再不满也不能拉脸子,她早拍桌子给他一脚踹出去了!

“帕金森”瞅了瞅,果然如此,自己这个和人家看着一样,但是细节不同。他立刻耍赖:“我是在你们另外一家店买的。你们在大柴镇也开了一家吧,一样的名字,都是高档礼品店,我在那里买的。”

邱爱香:“你买的多少钱?”

“帕金森”:“三……三十九呢。”

邱爱香:“你可得说实话,要不我也帮不了你。”

“帕金森”:“十……十九。”

邱爱香瞪了瞪眼,骄傲道:“这个牌子的酒,我们店里要卖五十九,可没那么便宜!”

“帕金森”:“反正是你们分店,他们自己说的。”

邱爱香立刻道:“顾客你好,你可得给我们做个证,到时候公安同志过来,我们就去那家店罚他们款!竟然敢打着我们的旗号骗顾客的钱,这人心肠忒黑了!”

“帕金森”立刻就想退,却被邱爱香眼疾手快一把抓住,她力气大,他一时间根本挣不脱。

邱爱香:“同志你可别走,你走了我们说不清。你也是受害者,你放心,公安同志一定会给你主持公道,给你把钱,不,假一赔十,给你十倍的要回来!”

恰好林父从外面回来,见状忙问怎么回事,他以为是小混混捣乱,拎着三轮车的摇把就来了。

有他堵着,小混混走不脱。

小混混还想耍横,他们四个人呢。

“干嘛呢?”两个公安同志大步跑过来,“不许搞破坏!”

派出所就在旁边不远呢,平时溜溜达达都往这里走。

公安来了就好办,直接抓着一问,帕金森叫王招财,是城郊的混混,整天不务正业,种地不踏实做生意又没那个本事,就带着几个混混四处游荡不是勒索学生就是在路上打个劫,进村偷盗什么的。

他犯的也不是大事,没有闹出人命,甚至也没打伤过人,所以一直也没受什么处罚。

这一次呢是他们早就盯着高档礼品店,觉得店里赚钱想过来勒索点钱过年,但是因为韩卫红总出入,他们又不敢直接勒索或者偷盗。

他们就想招儿,一开始想偷东西,可这里店员一个个火眼金睛,而且货物都在货架上,接触顾客的是玻璃柜台,他们够不着。店员也是拿两个商品下来,你要看别的她就把这个收回去,绝不给你一堆摆着,因为那样显得乱,不高档。

他们还想过买了以后回来说是假的,勒索他们,结果人家店员直接说假一赔十,都有正规厂家标志,提醒顾客检查,免得离店以后有人故意闹事。

他们绞尽脑汁也没想到办法,结果这两天发现大柴镇上开了一家分店,他们就去晃悠,发现那店和这个店远看着像,进去一看就知道区别,一个精致好看,一个粗制滥造,很明显。那家店里的商品呢,主营低档烟酒糖茶,高档也有,但是不多。

他们就挨个看,最后选中一个和县里一样包装的高档酒,打算来试试看。

这盒酒里面有两瓶,林妍铺子卖五十九块,但是镇上只卖十九块。

王招财就想买假的便宜货,到店里来退真的钱,哪怕换了人家真的酒也行。

可惜邱爱香不给他拿真的,也不接他的假货,还找了公安来。

王招财嘴硬,“我们也不是故意讹钱的啊,我们也不知道你们不是一家啊。那家老板说他和你们小韩老板是亲戚,是一家的呢,那我们能知道吗?”

邱爱香笑道:“那不管是不是亲戚,你哪里买的哪里退,也退不到我们家不是?”

王招财:“你们近啊。”

呵呵,是看我们贵吧。

邱爱香就建议两位公安同志把王招财和那家铺子卖的假货立案,好好查一查,免得再坑害别的顾客。

林父听得一愣一愣的,“等等,那镇上的店真是韩家亲戚?”

邱爱香:“那咋了?管他是不是亲戚,只要他敢卖假货,就给他查封罚款!”

她了解林妍的为人,和韩慕阳接触过以后也知道他的性格,小韩老板既不像别人那样想着偷税漏税,更不会让亲戚做违法的事儿。这个卖假酒的亲戚,指定是背着小韩老板故意坑人的。

王招财原本还想讹一笔钱,没想到反被邱爱香给赖上,他是看明白了,这家店和派出所的人关系好,有事儿就有人撑腰,真不该来打这个主意。

因为公安来了,韩慕阳和林妍就不得不出面。

韩慕阳:“那家店抄袭我们的店名和风格,还打着我们的旗号坑害顾客,我们自然要维权,绝不姑息。还是麻烦叔叔们联合工商人员,深入调查,把假酒团伙一网打尽。”

不但要把小吴礼品店收拾一下,顺便把造假酒的也打击一番。

韩慕阳跟着去派出所、工商局又走了一趟,这事儿就算立案。

派出所和工商局一看,乐了,没想到临过年还能立功捞个绩效,正好也别耽误时间,立刻去调查,先从小吴礼品店开始,由下游抓出上游的大鱼。

争取年前结案、立功、获奖!

那边报了案就等进展,韩慕阳也不去催,韩卫红知道也装不知道,违法乱纪的事儿哪怕是自家人她也不包庇,该怎么就怎么。

她甚至都没给韩三叔打招呼。

韩慕阳和林妍这边照旧忙得很,这日陆东升打电话让韩慕阳去一个长期合作的工厂处理一下问题。

因为年底出货量太大,各处调解不到就会出问题,有一批大宗订单逾期两天没到,说工厂出了点问题。陆东升除了省城的三家礼品店,另外还有公司业务,自己脱不开身就让属下去沟通,结果工厂那边各种耍赖。

陆东升便让韩慕阳去处理。

如果工厂不行,那来年就要换工厂,不可能让他们影响出货。

有些工厂就是这样,一开始小工厂没实力,陆东升和他们合作扶持他们,可一旦他们工厂做大,就想甩开陆东升自己做,把陆东升的货私吞另外高价卖给陆东升的竞争对手就是其中一个小伎俩。

韩慕阳亲自过去调查,发现这一次倒不是工厂老板白眼狼,而是他用人不当。他把自己情人放在财务当会计,她勾结自己旧情人和弟弟把这批货悄悄卖给别人,想跟陆东升哭诉一下说厂子太忙做不出,来年再给发货。

韩慕阳直接甩出合同,要跟他打官司,让他不想干就直接关门大吉,免得害人害己。

老板急得都要给跪下,连扇自己耳刮子,他这个厂是陆东升扶起来的,要是陆东升不念情面是真的可以给他搞垮。

他知道陆东升这人看着笑嘻嘻的脾气很温和,怎么都好说话,可其实骨子里带着狼性。毕竟他当初是跟着陆东升做过来的,哪里会不知道?陆东升不但自己狠,黑白两道又有人脉,他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会做白眼狼啊。

他说愿意赔付百分之二十的货款作为惩罚,韩慕阳让他赔百分之四十,等于把这几年的积蓄吐出来一部分,算是给他一个教训。

如果老实,跟着陆东升不两年就能赚回来,如果不老实,那就倒闭吧。

之后韩慕阳要求所有工厂都签订保密合同,不但图样、样品、数量、价格等不能给外人出示,只要关系陆东升公司生意的任何信息都不能不经允许随便透露给别人。

这么杀鸡给猴看,所有工厂都老实下来,那老板也彻底反省,把情人开除,请专业会计来管账。

解决了工厂的问题,韩慕阳又接连跑几个市里之前联系的酒店和饭店,因为他拿货的价格比他们自己拿的便宜,且利润高,他们就和他签订长期供货协议,他也借机拿到一个当地代理商的身份。

酒店用品一般都是特供,走专门渠道,不和市面其他日化品、食品等重复,这样他们能保证自己的独特性和优惠价格以及高利润。

比如各种酒类、饮品,基本都是如此。

韩慕阳做这个是以陆东升公司为依托的,业务大部分算在陆东升公司,但是有些白酒就走县城铺子的账。

韩慕阳被这事绊着就没来得及参加期末考试后全校的动员大会,成绩单、作业都是林妍帮他拿回来的。

这一次期末考试,韩慕阳文科班排名第一,林妍数学拖后腿,比中考时候排名还要靠后一些,但是她语文和英语成绩提高很多,历史和政治也比以前排名提前,所以她文科班排名第五,班级排名第三。

二班韩慕阳断崖式第一,郭建华第二,林妍紧随其后第三。

林妍刚拿到韩慕阳的试卷,周围同学都跑过来围观。他们看得啧啧称奇,韩慕阳的试卷可真干净,没有修改的痕迹,也没有笔墨模糊的地方,漂亮干净,就跟他的人一样。尤其他练过书法,一手楷书相当赏心悦目。

郭建华看了以后,“服气的。”

这一次语文考试是议论文,正好是韩慕阳的强项,他作文的分数比林妍还高一分。

林妍也服气,虽然自己有重生打底,可不得不承认韩慕阳有些观点犀利而精准,不是普通人能比的。

不过她也不会妄自菲薄,在普通人里她靠着自己的勤奋和努力,也是可以站得一席之地的。

她的小说稳定赚钱就是证明。

现在她在外面可是小有名气而且带有神秘色彩的作家林未来,只不过别人不知道是她而已。

韩慕阳虽然是文科班,可他的物理化学依然满分,虽然老师讲的敷衍,大部分同学也不认真学这两门会考科目,可人家韩慕阳依然按照自己喜好出发,并不会因为不高考就糊弄。就因为这个,五班班主任又是一阵惋惜,觉得自己亏大了,这个学生就应该留在五班。

当然,文科班的物理化学考试是相当简单的,给理科班前几名学生答,他们也是可以满分的。

三宝和李玉的成绩也有明显提高,两人在班级的名次全都前进好几名,虽然没有突飞猛进,却稳步提升。尤其李玉,原本班级五十个人,他是四十名左右,现在直接三十二名。他觉得如果自己下学期再使使劲,有望高考考个不错的成绩。

这几天林妍算账累得感觉自己有点透支,晚上抱着计算器睡觉,早上一睁眼继续算。就这么着她和沈艳玲两个才能把挤压的账目给盘点清楚。

小年这天他们也没放假,但是谁家里有事可以请假。

大家都表示小年而已,回家也就是吃顿饭,有什么好放假的?只要还有顾客来,他们就要钉在店里赚钱!

春节再回家不一样么,反正他们也不是离家多远,天天回家爹娘还烦呢。

晌午林妍吃了碗鸡汤面条,然后算一会儿账目,就趴在堂屋的八仙桌上睡着了。

https://www.nantunwang.com/book/72901/45857239.html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