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军事 > 重生1997

罚款、没收(再也不敢说他坏话了...)(1/2)

目录

三宝:“妍妍累坏了, 阳阳你不在的这几天,她可忙了,”

林妍直起腰来坐正, “对, 我好累。我脆弱,我受不了压力。”

她把脑子里刚才莫名冒出来的念头甩出去, 压下去, 太恐怖了。

韩慕阳笑了笑,站起来和三宝一起出去了。

林妍赶紧把账目拿过来,继续核算整理, 年前这几天要每天清理当天账目, 不能留到明年去。

过了小年, 各单位还要忙几天,等腊月二十□□才放年假。

林妍原本计划带三宝去省城检查身体, 不过他现在没有任何不舒服,冷不丁去似乎也没借口。想想距离他发病有将近十年的时间, 应该是几年后才开始的, 现在也不必过于忧心。

当下就专心忙店铺的事情。

林母已经回家准备过年的年货以及面食,林媛还没回家。

之前林妍给她通过电话, 说找了一份临时的工作, 寒假的时候做到小年, 腊月二十六傍晚到家。

前世林媛都是提前买火车票,一放假就回家,从来没留下打工,今世她想法和眼界发生了改变, 就乐于尝试,也能品尝到自己赚钱的快乐。

二十六这日依然很忙, 傍晚时候林妍让林父开三轮车去火车站接一接。

林父:“我没有功夫,你骑自行车去接吧。”

林父现在又是搬货又是两家店来回跑的,根本就没空,别说接林媛,他连偷摸抽根烟的时间都没,以前他还想和邱爱香斗智斗勇偷摸喝口小酒,现在压根就没那个想法。

林妍就去找韩慕阳,他和三宝也在忙,帮着盘货,年底了不畅销的就标记出来,看看是来年继续试试还是退回去。

他听林妍说要去接林媛,便把货单交给三宝,起身和林妍一起往外走。

他看了林妍一眼,“外面很冷,你不戴围脖?”

林妍就去把自己的围脖围在羽绒服帽子外面,又帮韩慕阳也拿出来,递给他。

韩慕阳戴了棉手套,懒得拿出来,就朝她倾身过去。

林妍看他突然凑过来,吓得往后仰了一下,这才明白过来,忙给他把围巾围上系住羽绒服的帽子。

他们去了火车站,就站在出站口那里等。

林妍穿着棉皮鞋,不是姥娘给做的棉鞋,就有点冻脚,不停地跺跺脚。

韩慕阳:“你过年要回家吗?”

林妍望着出站的位置,“不然呢?店要关门,他们也要放假回家,姥娘姥爷也得回大舅家。”她扭头看他,“你和韩奶奶……回高家村还是去首都?”

韩慕阳:“你说呢?”

林妍笑起来,并了并脚跟,“你等我初三去姥娘家,给你压岁钱哈。”

韩慕阳忍不住抬手在她后脑勺胡撸一把,“就比我大一个月,你还来劲了。”

林妍扭头看他,你现在很过分哟。刚认识他的时候,因为自己占着个救命恩人的头衔,他对她还挺尊重维护的。自从同居以后,他就有点没大没小起来,整天挑衅她。哼,不就是仗着个子高么。

对于韩慕阳来说,从16岁的夏天到17岁的冬天,这半年经历了人生重要的转折。这个年纪的孩子一般能经历什么事儿?

他小时候失去妈妈,爸爸再婚后妈进门,他叛逆离家出走,林妍把他从死神手里抢下来,他从首都重高转到乡下普高读书,和眼前这个善良倔强的女孩子一路同行,开了两家礼品店一起赚钱。

这些就是他人生中重要的经历和转折。

他想和她再亲近一些,而不是读不懂她的情绪和感情,时不时地就被她推开。

尤其这两天,她居然还想赶他回首都,他一点都不高兴,但他没生气,因为知道她为他好。就是真的不爽,想她说句贴心的他想听的话,可他知道她是不会说的。

这几个月天天在一起,朝夕相处,过年突然要分开,他心里有点……

林妍:“来了!”

思绪被她打断,韩慕阳便顺着她指的方向看过去。

林媛穿着一件收腰的驼色大衣,头发染成栗色烫了发型,脸上化着淡妆,整个人自信明艳,俨然就是大都市来的高级白领——如果忽略她拖着的大号行李箱以及后面还背着的大提包小提包。

前世她们就说每次回家、回校都是大包小包逃荒一样。

林妍忙迎上去,把林媛手里的大提包接过来,“车上很挤吧?”

林媛单手和林妍拥抱了一下,笑道:“挤得很,幸亏我提前订票才抢到座的,有些人没有票只能买站票,过道里、厕所里、座位底下都睡满人。”

韩慕阳伸手把林妍手里的提包接过去,跟林媛打了个招呼,乖巧地叫姐姐。

林媛看向他,夸道:“韩慕阳本人比照片还要帅得多。你们不知道,我室友们看了照片都想要你联系方式呢。”

韩慕阳垂眼看林妍:“我还挺受欢迎。”

林妍:”别骄傲。“

她要帮林媛拉皮箱,林媛不用,就把小包递给她拿着,自己拖着行李箱。

寒风一吹,林媛打了个哆嗦,“咱家可真冷啊,杭城这时候屋里冷,外面不怎么冷,穿一条裤子就行。我这是为了回家,特意把毛裤都穿上了。”

她看到边三轮惊奇得很,“你们还能骑这个呢?”

林妍:“韩慕阳骑,三宝也学会了,我不会。”

林媛:“你别学,女孩子骑这个太狂野。”

韩慕阳把林媛的行李箱捆在车斗后面,大包小包也捆上,然后让林媛坐右侧车斗里。

林妍突然意识到骑这个过来,那她就只能抱着韩慕阳的腰坐他后面了!

韩慕阳坐好,回头看林妍:“走呀。”

林妍犹豫了一下,暗笑自己矫情,有啥呀,她和韩慕阳天天同吃同住的。她坐在后座上,因为两座离得很近,她只能贴着他抱紧。

韩慕阳还提醒她:“你抱紧呀,掉下去我可不管。”

林妍示意他别耍贫,赶紧走,让林媛看笑话,怪不好意思的。

从火车站到铺子并不远。

林媛在信里听林妍说过韩慕阳在县城开了俩礼品铺子,生意还不错,原本她脑补的就是三中校门口那种小卖店,顶多两间门面,卖点小东西。哪里知道会是眼前这么打眼的店铺?蓝顶红砖墙,还刷着白腰线,铺子里面灯光明亮,装潢精致讲究。

就室内这种装潢风格,拿到杭城也不落伍,也是那种街边精致的店铺。

更让她惊讶的是店里竟然很多人在选购礼品,看他们大几十、几百的买,让她有些不真实的感觉。

乡下县城的购买力,这么惊人吗?

不过想想也是,年底去镇上赶集的时候,就连平时很抠门的亲娘,那时候也是不要钱一样买买,几十斤猪肉、各人的新衣服、一袋子一袋子的蔬菜、水果,谁家过个年不得花大几百块呢。

似乎辛苦一整年,节俭一整年,就是为着过个年,除夕年夜饭,正月走亲戚、招待亲戚,都务必要体面,不能丢人。

她悄悄问林妍:“铺子挺赚钱吧。”

林妍也小声回答她:“还行,主要是韩慕阳会经营,有他舅舅和姑姑帮衬。”

这话一点都不夸张,如果没有陆东升的货源,这铺子就开不起来,开起来也少赚一半,如果没有韩卫红和黄建设有空就过来转转,这铺子也没这么太平,隔三差五就得被小混混光顾捣乱。

看到林媛过来,大家都和她打招呼。

邱爱香是认识林媛的,她姐姐就是林媛的小学同学。

林妍又介绍沈艳玲给她认识。

这时候林父也从一店那边调货过来,看到林媛回来,两人聊几句,他又匆忙走了。

林媛看着林父那忙碌且清醒的样子,还有点不敢相信呢,“咱爹……没喝酒?”

身上居然没有酒味,虽然还有烟味儿,但是也不那么呛人。

林妍笑道:“没,邱爱香他们管着他呢,要是喝酒就罚钱,他可不舍得被扣钱。”

林媛笑起来,“这个办法还挺好使。你不知道他送我去读书,在火车上都和人喝起来,到我们学校食堂也想喝酒,结果人家不让。”

她发现不但林父大变样,林妍也变化很大。

原本她以为妹妹还跟以前似的衣着土气,她还特意从杭城给林妍买了衣服呢,结果现在一看,林妍穿得丝毫不比大城市的女孩子逊色,甚至因为容貌出众,身材比例匀停,皮肤白净细腻,显得更加有气质。

她拉着林妍去屋里。

韩慕阳帮她们把箱子提包送到房间,看了林妍一眼,就先出去忙了。

https://www.nantunwang.com/book/72901/45888042.html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