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军事 > 重生1997

过年(赚钱啦年底盘账分红...)(1/2)

目录

腊月二十八、二十九两天, 林妍和韩慕阳帮着沈艳玲把账目理清,因为一店和二店进货都是一起的,出货也互通有无, 所以账目没有办法独立核算, 就直接算在一起。两个店面加上张文博跑业务,今年一共盈利68600左右, 刨除工资、装修、房租、税务、电费、运费、电话费以及各种杂费, 最后盈利在47000左右。

沈艳玲觉得不可思议,按照正常规律来说,新店开张前三个月是不怎么赚钱的。

一般的店, 投入个万把块, 年底这么三个月顶多赚三千块左右, 大部分本金还压在货里呢,想赚回来还得花很长时间。

可人家这店愣是一开业就盈利!她悄悄盘算一下这个店大体的本钱, 算上亲朋筹借来的,还有小韩老板爸爸汇来的, 再加上小林老板之前的投入, 差不多总共也有57000到6万之间吧。他们居然盈利将近七万,这利润也太惊人了。就算刨除其他一些必须的本钱, 最后也还剩余将近五万呢。

这简直不可思议!

她再仔细扒拉扒拉, 又发现一个问题, 这些盈利不是所有本金的产出,还有一部分货款被小韩老板压在市里几个酒店和饭店并没有都收回来。

他借亲朋大笔钱,当时进了很多白酒和饮料,货却没运到县城店里, 而是直接运到市里,然后他联系那边顾客就地销售。

沈艳玲越想越心惊, 他一个半大孩子,是怎么把那么多饮品给卖掉的?

如果能把资金都回笼过来,那起码还有三五万货款呢。

高档烟酒、礼品等的利润真的是让她咋舌的程度。这利润,可真……不敢吭声,她签过保密协议的。

沈艳玲暗暗决定以后要留在这里好好干,来年肯定赚的更多呢。

其实虽然有这么多利润,但是大部分还是要重新进货,压在货里的,并不能全部拿出来。

接下来就是各家借款的回报,一股1000块,得100块的报酬,他现在就兑付,不用等一年。

再就是林父,韩慕阳之前承诺过林父的,让他比卖席赚得轻松且多一些。

他让林父把一万块本金留在店里,一年分两次分红,每次都是20的回报,这样一年有40的回报,已经是非常高的回报率。

1万块的投入一年回报4000,加上林父一个月500的工资,一年纯拿1万块收入。本来林父一个月可以呐550,可惜他时常出错,所以50块的奖金拿不到。

林父现在赶集一年是赚不到一万块的,他要算上本钱,因为暂时不给中间商货款,所以有时候也说自己赚一万块,净利润是没的。

现在能干脆利索的拿到一万块,还不用承担风险,林父自然乐意。

林妍带着三宝和沈艳丽把各家的分红用红纸包好。

另外韩慕阳、林妍和三宝作为小老板,自然也有分红可拿,韩慕阳有两千块,林妍1500,三宝1000。

林妍把红包递给三宝,“这个给你,自己随便花。”

三宝吓得不敢碰,“我什么都没干,怎么能拿这么多钱?”

林妍:“什么叫你什么都没干?你没一趟趟顶着寒气过来?你没给大家伙儿做饭?你这几天没帮忙理货、卖货?”

三宝:“这也没干啥啊?我就跟着跑腿,活儿都是你们干的。”

他寻思着达达投了五千块,能拿到500的收益,自己啥也没干就拿一千,这等于多投入一万块,他哪有一万块投进去?

他不敢要。

林妍逼着他揣起来。

三宝:“我现在跟着你们住,跟着你们吃,买资料你们帮我买,衣服也给我买,我拿着钱也不知道干啥啊。要不我就再投进去。”他把钱还给林妍,“阳阳的钱你帮忙保管,我的你也看着办吧。”

要是他拿着,娘娘再以为他偷钱。

林妍只好收起来,正月还打算出去玩呢,那就当游玩资金吧。

韩慕阳的自己也不肯收,林妍就一起收着,到时候存在银行里,出去玩就用这个开销。

韩慕阳:“过了年你能办身份证吧?”

林妍点点头:“能。”

说起这个今世她可得自己盯着,前世她的身份证是林母在乡下大队办的,手动输入生日,结果和别人弄混,生生给她弄大几个月,生日也不对。更可怕的是,也不知道那照相技术怎么那么差,照出来跟鬼一样,林母去找身份证的时候愣是没找着她的。

简直有毒。

韩慕阳就让她看看早点办身份证,“按说阳历年以后你就可以办的。”

不过得拿户口本去公安局户籍科办理,乡下镇上不能随便办,有点麻烦。

林妍就说年后再办也行,不差这几天,反正现在住店买车票都不用身份证。

腊月二十九就是除夕,下午林妍说放假,正月十五以后再开张,但是大家要提前来备货,员工们上班时间要在正月十二三左右。

她提前把这个月的工资结算给他们,挨个发了工资,又一人给一个红纸包,“过年大吉大利。”

一个红包是一百块,够他们过个丰盛年的。

大家都很感动,他们以前也在别的地方做过,都是私人老板,过年可没人给红包,能按时发工资就不错。

除了红包,林妍之前还让三宝去买的肉和排骨,一人两斤五花三斤排骨领回去当年货。之前他们三个去给韩卫红家送过,柳传志、王宏宇、别金海、李玉凤几家关系好的,她也亲自去拜访送过年礼。

沈艳玲带头鼓掌感谢,“年底猪肉涨了好多,正好带回家过年了。”

今年下半年通货膨胀厉害,猪肉从四块五一下子长到六块,过年这几天更疯涨,直接七块多了。

有些人感慨吃不起猪肉,不如直接吃牛肉便宜呢。

现在林妍直接发猪肉,他们自然乐意。

两个店的大部分货物都清空,剩下的也锁在库房里。之前林妍和韩慕阳商量着让人换了防盗锁,额外加了铁皮卷闸窗和门,拉下来一锁,安全又隐秘。

黄建设给他们介绍一个老单身汉,让他住在宿舍,每天帮忙巡逻检查,免得有混混过来捣乱或者撬门偷窃。

张文博、孙玫瑰、沈艳玲几个也排班轮流每天过来看看。假期韩卫红和黄建设也会抽空过来溜达一下,有他们过来就能震慑不少宵小分子。

林妍坐林父的车先回家过年,韩慕阳则带着三宝回高家村。

林妍和两人摆摆手,“路上慢着点,过年好好休息,别忘了写作业。”

韩慕阳:“你初几到姥娘家?”

林妍:“初三吧,到时候看看,我家这边也得走亲戚,大姑二姑家都要走一趟。”

韩慕阳:“哦。”

林妍看他表情有些落寞的样子,想想他妈妈早逝,他也不能去姥娘家,小舅舅在省里,估计没亲戚走动。她道:“要不你跟着三宝走走亲戚?”

三宝:“好呀,你跟我去姥娘家,回头我们再去妍妍家。”

林妍家走亲戚的安排是这样,初一本村本家拜年,初二同学们串门,林父去他几个姨家,初三就去姥娘家,初四去大姨家,初五一般去大姑家,初六去二姑家,三姑家因为和姥娘家一个村,基本同一天走动,然后一般初九都约着去林妍家。

往年是这样安排,今年林妍不是很想走这么多亲戚,她想和韩慕阳、三宝、林媛一起去市里或者省里玩玩,见见世面。

反正现在林母也管不住她。

林妍:“要不我初三来和你们会合,我们再商量后面安排?”

韩慕阳看着她,点点头,“成。”

林父已经把三轮车摇起来,林妍钻进车棚,跟他们摆摆手就先走了。

韩慕阳看了一眼,示意三宝上车,“你说她是不是一点都不想咱们?”

三宝笑道:“那不可能,妍妍可想我了。你不知道小时候她来和我玩都不肯走,我三姑找她,她就躲着,被拖走的时候一步三回头,眼泪汪汪的。她一哭,我也哭,我嬢嬢就说让我跟着去得了。”

韩慕阳握着摩托车把,视线落在虚空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一个哭咧咧的小林妍,不由得一个激灵,“走了。”

林妍和林父回家,林父没喝酒,开车就很稳当。

林父开始找话说,“店里的账都盘点好了?没问题?”

林妍:“韩慕阳亲自把关,没问题。”

林父:“那……没人偷钱、贪污什么的?”

林妍:“一个店至少俩店员,互相监督制约,问题不大。”

就算真的有一点小动作,也没必要揪出来,只要不触及她和韩慕阳定下的红线就问题不大。其实他们的店算干净的,店员有她自己人,梁春莉、邱爱香的人品她信得过,孙玫瑰也是熟人介绍来的,不好给别金海丢人。她们把持得住,后来的就受她们监督,向她们看齐。沈艳玲是会计,不直接接触商品,只管算账,没什么机会拿钱。

张文博是有机会的,但是这个也能接受,因为他做业务,会有一些应酬、差旅等支出,这上面略动点手脚没什么问题。

不客气的说,大部分出差的员工,都会或多或少给自己弄点灰色收入。

老板不知道吗?当然知道,不在意而已,没必要搞得那么较真。

林父一直都是自己做,合伙的时候也顶多就是雇林三叔或者大姨家刘金江什么的跟他一起去帮忙,一般合作个一两年就拉倒。

林三叔是好吃懒做不出力之流,刘金江则是有力气但是没眼力见,整天憨乎乎地不知道主动干活。

他还是挺操心的,怕人家偷钱,怕人家如何如何的,不过这段时间他看邱爱香几个挺能干的,也就不再说啥。他又想教育林妍,“你和人家韩慕阳关系好,要多替别人考虑,别让人家觉得咱不值当交。当然,也别太实心眼,还是要留个心眼,别被人家哄……”

林妍:“不用操心我,我自己都知道呢。你多上心林斐吧。”

她和韩慕阳什么关系他俩人都清楚,她什么人韩慕阳也清楚,韩慕阳为人如何她更清楚,她不贪他钱,也不贪他感情,他又能哄她什么?

林父看她不服气不爱听自己说,又开始唠叨。

林妍就随他去,反正她也不入耳。

等他们进村的时候,就看到林三婶和几个村里人在路口不知道说什么,比比划划的,见到林父的车过来,她剜了一眼,也不打招呼扭头就走。

林父:“那是你三孃孃?”

林妍:“对呀,她这样你过年还请她来吃饭喝酒?”

亏不亏心啊。

林父:“好歹是一家人嘛,年夜饭还是……”

林妍:“然后听她挤兑你还是嫉妒说酸话?等你喝了几盅借钱还是要工作?她找你有好事儿吗?”

林父一琢磨还真是。

林妍:“我三达达也没多尊重你,你要找人说话喝酒,找赵玉莲她爹不是更好?”

老赵虽然就会蹭酒喝,可人家捧哏到位啊,把林父哄得舒舒服服的,自信心爆棚,而且也不借钱也不要活儿也不说风凉话,全程就是喝酒然后恭维“叔儿你说得对,叔儿你真厉害,叔儿你最有见识”,这才是蹭酒应有的态度好吧?

像三叔和三婶那样,又想蹭饭吃,又想挤兑人,有点蹭饭的觉悟吗?

林父彻底没话了,他不喝酒真的是拔了牙的老虎一样没脾气。

车停在门口,院子里立刻响起林媛的声音,“我爹和老妹回来了。”

很快,林媛从家里出来,后面跟着钟瑞和林斐。

钟瑞看着林妍,朝她笑道:“现在要见你可真不容易。”

这么一说,林妍发现真的有日子没见钟瑞了,在学校分班以后他也没像以前那样总找她,就挺消停的。

他消停她对他态度自然也好。

林妍主动和他聊几句,问问期末考试如何。

钟瑞笑道:“还行吧,比期中名次进了,要是考不好我也不敢见你啊。”

看他那想不显摆却又压抑不住的小得意,林妍就知道他考得还行,看来分科以后是学习了。

林妍嫌外面冷,就邀请他回家说话。

钟瑞跟着她进屋里,看她把提包放在炕上,拉开拉锁把里面衣服拿出来叠好放在一边的柜子上。他双眼一错不错地盯着林妍,她越来越漂亮、成熟,有着和以往截然不同的气质,平和淡然,再也不是之前的倔强带刺,现在的她举手投足甚至称得上优雅。

优雅?这个词汇为什么会和乡下女孩子扯上边儿?

“妍妍,听说你们在县里开铺子。”什么听说,他早就知道,他大姑是县城的,他时常去哪里会不知道呢?林妍和韩慕阳不在的时候,他还去店里看过呢,也买过东西。今年他大姑父就从那家店里买了不少东西,什么保温杯、玻璃杯、茶叶之类的,甚至还买不少保健品,整天研究养生。

林妍:“嗯,韩慕阳开的。”

“听说你们借钱来着,我爸年底发了奖金,你要是需要跟我爸说,他可以借的。”他家平时不攒钱,他爸妈花钱都大手大脚的,一般年底发了奖金就会有闲钱。

林妍笑道:“也不算借,双赢。存银行利息也就五六个点,给他能回报十个点,一千块一年可以拿到一百。”

钟瑞不懂这个,不过听着也心动,投给店里比银行利息高将近一倍呢,那干么不试试?不过也不能多投,多了万一出问题,本钱都拿不回来呢?

对于一个家庭来说,一百块还是很可观的。县城工人一个月好的赚五六百,一般的三四百。

主要是家里有点存款,也不知道干嘛,只能存银行,存五年的定期才有五六个点。

“那我回家跟我爸讲。”钟瑞说得很轻松,“我爸听我的。”

林妍把书包也都拿出来整理一下,看了他一眼,“你和那个高大泉是怎么回事?”

钟瑞脸色闪过一丝不自然,“没什么,就是一点小摩擦。”

他怕林妍不信,就解释道:“我不是总去玩的,那天是有初中同学过来,就领他去打台球。”

林妍倒是无所谓他总去还是少去,反正和她不相干,“没事就好,外面社会鱼龙混杂,还是多注意得好。”

什么录像厅、台球厅、地下赌场,乱七八糟的。

钟瑞看着林妍,心里有一种很奇怪又刺激的感觉,以前他把林妍当小丫头,俯视她,时不时地逗逗她,调侃她,可后来她突然翻脸不再听他的,甚至都不理他,他则慌了,想办法挽留她,可现实是她离他越来越远,也越来越好。

他有一种自己追不上她的心慌感觉。

现在他们俩之间,她从容淡定,他诚惶诚恐,她高高在上,他小心翼翼。

他几乎要仰视她了。

他道:“你放心,我没有去台球厅赌钱,我就是放假在家里,和我爸妈他们偶尔玩一玩,玩很小的。”

听出他的小心翼翼,林妍笑道:“你不用和我解释,各人有各人的生活,你们家有你们家的习惯。”

他爸妈看似溺爱孩子,实际又不关心学习,一直都是放养状态,就算钟瑞前世高考那几天,他爸妈都在家里该看电视看电视,该打麻将打麻将,根本不特殊对待。

前世她很介意,重生以后自然就没什么,现在她和钟瑞是两路人,他只是她的一个同村关系好的邻居哥哥而已。

外面林母已经调好馅儿,就让林斐去奶奶家喊林媛回来包饺子,又问钟瑞家里包饺子没。

钟瑞:“我妈包呢,我姐在市里读卫校,放假就去医院兼职,过年也不回来。”

钟瑞家里最小,小时候包饺子用不上他,所以他不会擀皮不会包饺子的。前世他是和林妍一起以后,为了吃饺子才开始学的。

他知道自己应该告辞,但是林妍对他不温不火的,他又有些不甘心。如果她对他冷言冷语,他还能生气,赌气不理她,可他赌气几次以后也发现她是真的会不理他,赌气没用,所以他也就不再赌气。现在她对他不那么坏,态度温和,他又觉得事态得到改善,自己再接再厉,也许她会回到从前。

“妍妍,那我回家帮我妈包饺子,晚上你去我家玩吧。”一般本家关系好的,吃年夜饭的时候也会互相走动拜年,聊聊天什么的。

林妍往年都去他家,和钟母说话,钟母也会给她两块压岁钱。

抛开婚后的龃龉不说,小时候钟母和钟瑞对她还是不错的。

她点点头:“行呀,我去给大娘大伯拜年。”

钟瑞得到她的允诺就放心走了。

林妍洗手和林媛一起包饺子。

每年都是这样,她俩忙着包饺子,林父带林斐和林三叔等人去给祖先上坟,烧纸,林母则准备年夜饭的菜和肉、鱼等,还得准备供桌的供碗什么的。

过年的饺子主要是福气饺子,素饺子,菠菜、粉条、豆腐加上肉渣,小时候孩子们不爱吃,林母还包白菜猪肉馅儿的,现在大家都爱吃也就不做两样。

林妍和林媛俩轮流擀皮,因为擀皮累,每次手掌都摩擦得热乎乎的。

姐妹俩一边包饺子,一边说学校、村里以及家里的趣事儿。

林媛说林三婶这几天总来,跟林母说有的没的,估计是想借钱来年盖房子,还想让林父把他也弄进店里去干活儿。

林妍觉得好笑,前世林父回家以后,在镇上找了个不错的活儿,结果林三叔让他介绍自己去,然后人家老板看林三叔更年轻,这活儿一个人就行,就把林父给辞退了。如果林父敢张口,她就让韩慕阳把林父辞退,让林三叔顶上,看林父乐不乐意。

林媛又说学校的事儿。

她现在学校比前世的高了一个档次,校舍、学校地位、风气、老师、同学水平自然也都高一层,她也跟着眼界不一样,能力有提升,走出去找兼职说是工商大学的学生人家单位也愿意要,所以这一世她出去找工作很容易,工钱还都不低。

现在的林媛聊的和前世也有不同,见识见地也更高一层面。前世她被那个女生羞辱过以后,总是耿耿于怀,寒假回家也郁郁不乐,总是说一些学校不好的事儿。

现在的林媛神采飞扬,自信明媚,很有□□十年代港星明眸皓齿,顾盼神飞的气质。

林媛想起一件事,“对了,你让我打听杭城的房价,我了解一下,可贵呢。”

https://www.nantunwang.com/book/72901/45894274.html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