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军事 > 重生1997

赌钱(骂他个狗血淋头...)(1/2)

目录

林妍和林媛转一圈回家, 林奶和林母也给孩子们分压岁钱。

林奶一人给她们五块,林母一人给了十块,林父又一人分了十块。

往年压岁钱都给孩子揣两天, 就被林母要回去, 到时候一起交学费。

林妍现在不缺钱,也懒得揣两天再被要回去, 直接不要。

林母:“你拿着吧, 这个钱你们自己拿着零花,就不用还回来了。”

现在大女儿在大学兼职能赚钱,二女儿跟着韩慕阳也赚钱, 林父比往年卖席也多赚, 林母一盘算没必要对孩子那么抠搜, 就让她们自己拿着。

林妍就揣起来。

大年初一是本村拜年的时间,早上小辈给长辈拜年, 吃过早饭平辈大家聚一起说话聊天,尤其好久不见的同学都会聚起来打打牌, 说说话。

赵玉莲几个找林媛玩, 钟圆、梁春莉、林彩霞等人则找林妍玩儿。

一年年形成的习惯,年轻人喜欢找有出息、混得好的玩儿, 谁赚钱多, 谁学习好, 大家就去谁家。

往年林妍和林媛都不喜欢在家里招待同学,多数时候出去找同学玩儿,因为林母节俭,过年也不多买点好吃的零食, 同学来了没东西吃,她们觉得不好意思。

今年林母置办不少年货, 林媛回家自己也赶集置办不少零嘴,除了家家户户都有的瓜子花生,她也买了山楂饼、柿饼、什锦糖、蜜枣等,用几个大盘子装得满满当当的,同学来了也有东西招待。

钟瑞和钟鸣一起来的,给林父林母拜年然后就坐下一起聊天。

钟鸣比他们都大,和他们并不太有共同话题,不过他职业使然,很招小年轻好奇,围着问他市里的事儿。

赵玉莲几个很羡慕,“媛媛也读大学,是咱们村的骄傲。”

钟鸣笑道:“我没考上正儿八经的本科,不敢跟大学生相提并论。”

林媛:“钟鸣哥不要谦虚,其实大学也就那样。”

回到村里觉得自己优秀,进了大学就发现身边个个优秀,满校园都是大学生,根本就没什么稀罕的。

钟鸣忙说不敢,这个年代大学生还是值钱的,至少他单位里大学生入职的就能当助理法官之类的。

他问林媛:“留个联系方式吧,我有时候也去杭城出差,到时候可以联系。”

林媛就把自己宿舍的电话抄给他。

林妍的同学更多,她这个年纪的同龄人比林媛多了两倍不止,男男女女挤了一屋子。

在梁春莉几个和林妍聊过年趣事儿的时候,钟圆问道:“林妍,你寒假作业写完了吗?”

林妍:“英语写得差不多,语文写了一点,代数几何还没写。”

数学是她的痛,重生以后其他的都有BUFF,就这个是自带掉成绩的。她每天忙着构思故事、想铺子的事儿,还有其他科目,对数学就格外冷落一些。她是个渣皇,做不到雨露均沾,宠爱历史政治都超过数学。

钟圆听说她还没写完就松口气,怕自己过年玩得太疯耽误功课,现在林妍也没写,她就平衡。

林彩霞讥笑,“我说钟圆,你干嘛只问妍妍啊,你咋不问我?”

她的成绩和钟圆差不多,林妍的成绩比她俩都好,她就不懂钟圆为什么不问自己。

钟圆撇嘴,“那你写了吗?”

林彩霞:“写了呀,我借钟瑞的几何抄的。”

因为人多,钟瑞一直没插上话,这会儿出声道:“别胡说,我几何还没写呢。”

他嫌人多闹腾,就示意林彩霞和她堂哥赶紧走,别在这里缠着林妍,他都没机会说话。

林彩霞朝他翻白眼,偏不走!

几个男生和另外俩女生家里还有事,聊一会儿发现和林妍关系没那么到位,如今不在一起读书也不知道聊什么,就先告辞。

这时候梁翠和梁曼一起过来,一进门就喊:“林妍,在家吗?过来给你拜年啊。”

听见梁翠的声音,林妍有点诧异,她来干嘛?钟圆和林彩霞也很惊讶,她居然主动给林妍拜年?哟,稀客。

她俩小时候被梁翠吓唬巴结过她,钟圆还“背叛”过林妍,后来等梁翠不读书,她们俩主动和她疏远划清界限和林妍走得近,都是些小女孩子过家家式儿的矛盾,大了以后也就无所谓。

梁翠笑容满面,进屋就热情地招呼,“妍妍,过年好啊。我这两天在深市上班,都没机会和你们坐一起聊。”

林妍礼貌地应酬两句,请她们吃零食。

钟圆和林彩霞就问她在深市干嘛,赚多少钱。梁翠先说自己上班,后来被林彩霞挤兑就说做保姆,先说自己一个月一千,后来又说不是都拿到,要以后解约才都拿到,现在到手六七百。

她说了一堆,但是一句实话也不说,却问林妍县城礼品店的事儿。

林妍:“我也不太懂,是我亲戚在管。”

梁翠笑道:“铺子那么忙,是不是得请人呀?我在外面做过可有经验了。”她眨巴着眼睛,一副我递了台阶你赶紧顺着过来把我请过去的架势。

林妍没接话,而是问梁曼干啥。梁曼也是家里的养女,她养母做一手好毛线活儿,织毛衣、勾拖鞋都很厉害,村里不少妇女跟她学。

梁曼说在外地一个县帮人包包子饺子呢,一个月能赚三四百。

梁翠看林妍不接话,就问梁春莉,“你在妍妍亲戚的店里干活?一个月多少钱呀?”

梁春莉有点尴尬,她道:“就和别人一样,跟在工厂差不多。”

梁翠撇嘴,那显摆个屁啊,你爹娘这俩月在村里炫耀得跟什么似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一个月赚七八百呢。

钟圆对大城市感兴趣,就问梁翠深市什么样。

梁翠:“就住大高楼,有大商场。”她支支吾吾也说不清楚细节,问就是大城市都那样,没什么好说的。

林妍知道其实她根本就没在深市,不过是在青市边上的一个县里,现在回来是因为她三哥也要说对象,家里缺钱,她爹娘想让她给三哥换,或者先找个人家要彩礼给三哥用。

她冷不丁上门,八成是想托关系进店里干活的。

果然,在梁春莉几个陆续告辞以后,梁翠还是不走。她看林彩霞还不走,就挤兑道:“林彩霞,你现在学习好不好?”

林彩霞心里翻白眼,嘴上还得笑着道:“和钟圆差不多。”你个四年级都没读完的,问我高中生学习好不好?就你有个嘴?我用你问么?怎么这么膈应人?你赖在这里干嘛?

梁翠:“那你得加油,回去好好学习吧。”

林彩霞就不理睬她。

这时候林斐从外面跑进来,对钟瑞道:“钟瑞哥,人够了,我们打牌吧。”

林彩霞立刻说好,她也要玩。

钟瑞就看林妍,“过年,放松一下不过分吧?”

林妍:“你们随便玩,我不擅长这个就算了。”

有这个时间她不如多看两页书呢。

林斐一张罗,他们就在林妍这边炕上玩,钟鸣和林媛几个也被招呼过来。

林妍看了梁翠一眼,说实话有点尴尬,只是过年也不好意思冷落人,就强忍着随便聊几句。实在是没话说,她就说去小学老师家走一趟。

小学老师是梁翠本家的堂叔,她就拉着梁曼一起。

终于没有外人,路上梁翠就问林妍:“妍妍,你亲戚铺子还缺人吗?我很会看店的。”

林妍没好意思说店里至少要求初中水平,梁翠这样去算账可能都算不明白。最主要的也不是学历,而是梁翠的性格不合适。梁翠小时候被养父母和哥哥们惯得不成样子,拉帮结派地孤立不巴结她的同学,这种人骨子里就带着内斗的因子,要是去了店里,她先拉拢梁春莉孤立别人,然后再怎么样的,不出两天就把员工给搞得心不齐。

现在店里员工们还是很团结和谐的,这也是林妍精挑细选员工的缘故。

林妍笑了笑,“我真的说了不算,我才一个高中生,我爹说了都不好使呢。”

梁翠就笑,试探道:“妍妍,你不是还记恨小时候的事儿吧?那时候咱们都小,都不懂事,没必要那么记仇,对吧?”

林妍:“小时候有什么事儿啊?小孩子玩闹那不是很正常吗?”

“那你还不给我去?”梁翠有些不乐意。

林妍:“我说人还是要多上学多读书,否则的话,连话也不太听得明白。”

梁翠脸一沉,“你啥意思?”

林妍:“没什么,我去给老师拜年,你们随意。”

望着林妍的背影,梁翠气得咬牙,对梁曼道:“她狂什么?”

梁曼:“听说真的很赚钱,你看她现在穿的衣服,都是名牌,在大商场卖的。她身上这件羽绒服估计得好几百。”

梁翠:“她肯定傍上大款了!”

梁曼小声道:“人家妍妍不是那样的人。”

梁翠骂道:“她不是,你是?”

梁曼就要哭了。

林妍从老师家里出来去村后头的路上溜达一圈,这时候大家都忙着拜年,后面也没人走动,地里还堆着不少积雪,黑褐色和白色交叠像一幅黑白画卷。呼吸了一会儿新鲜空气,林妍便回家,林斐他们还在打扑克。

林斐:“哎呀,打扑克都没意思,要不我们也打麻将吧。”

他问钟瑞下午有事没,要不要继续玩儿。

钟瑞看到林妍回来,就对林媛道:“姐你和妍妍也去玩吧。”

林媛倒是无所谓,她读大学,放假也没作业,回家就是放松玩的,“我不知道妍妍有没有时间。”她感觉得出林妍现在抵触去钟瑞家,以前有空就去,现在要不是说拜年她估计都不去。

林斐就探头问林妍下午去不去钟瑞家打麻将,“可好玩了,比打牌好玩。”

林妍:“我学不会这个,不去了。”

钟瑞:“就放松玩玩呗,正月初一你总不至于要写作业吧?”

还从来没见林妍这么好学过呢。

https://www.nantunwang.com/book/72901/45926880.html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