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女生 > 侦探系统让我carry全场

第23章 第二十三章(1/2)

目录

第23章

让我们把时间倒回到几天前。

……

“萩原君, 你现在能告诉我到底是什么事让你最近这么反常了吗?”

萩原研二也收敛了之前玩笑时的态度,他敛眉思索了片刻,缓缓道:“我之前抓捕过一个犯人……”

……

随着萩原研二的讲述, 一件浸满血泪的案子在工藤理绪脑海中缓缓展开, 身为聋哑人母亲含辛茹苦地一个人将女儿抚养长大,小姑娘活泼可爱,善良孝顺,会经常兼职补贴家用。但就是这样一个正值花一样的年纪的女孩子, 却被恶魔轻易凌辱并夺取了生命,而践踏他人生命的凶手却能依靠权势继续逍遥法外,甚至恨上了当初逮捕他的警官,扬言要报复他身边的人。

对警官来说, 最无力的事不是解不开谜案,也不是抓不住凶手, 而是拼尽全力解决案子后,却发现法律根本无法制裁犯人。

这种情况下到底该怎么做?

是选择坚持法律的正义才是正义?

还是选择坚持自己亲手实施正义?

工藤理绪根本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结一秒, 尽管她曾经见过无数穷凶极恶的罪犯, 但是每当看见这些犯罪者的档案, 她还是会感到难以理解——或许每个人都有存在的价值和意义,但是像天羽谅这样的人,真的有什么活在世界上的必要吗?

他呼吸的每一口空气,都是对资源的浪费啊。

他甚至还扬言想要她的命。

真是可笑。

她垂下眼睫,在旁人面前仍然保持着一副柔弱无害的模样,纤长的睫羽遮掩住眼眸下的冷漠和狠意。

像天羽谅这样的人,对夺取别人的性命毫无愧疚之心, 而自己不过是在精神病院里关了几个月, 便觉得是受了天大的委屈。能培养出他这样极端以自我为中心的高龄“巨婴”, 多亏了他的家世背景。

所以,如果只是单纯地对天羽谅进行钓鱼执法,哪怕最终司法精神鉴定结果显示他不是精神病人,以日本法律的惯例来说,死刑是不用奢望的,最多也不过是让他进牢里蹲几年,然后就可以继续出来逍遥法外,对于站在他背后的人来说更是损伤不到皮毛。

这样的正义,不是她想要的正义。

她垂下眼眸,下定了决心。

【我会把你背后的势力连根拔起,那些帮你作假的、脱罪的、诡辩的、撑腰的——有一个算一个,全都别想逃。】

……

离开前,在萩原研二和工藤新一都看不到的位置,萩原千速单独拉住了工藤理绪。

“千速姐?怎么了吗?”

萩原千速看向她的目光里隐含担忧,但又像是已经洞悉了什么似的:“理绪,我大概知道你接下来想做什么。”在看见她的眼神的瞬间,萩原千速就猜到了她想做什么,像oon这样的人,不可能对天羽谅这种人渣视而不见,坐以待毙。

“所以呢?”工藤理绪的声音轻飘飘的,“千速姐你是想阻拦我吗?”

萩原千速微微摇了摇头:“无论你想做什么,我永远都是支持你的。我的意思是,这一次,让我来帮你吧。”

工藤理绪略有些震动:“千速姐……”

萩原千速微笑着握住她的手:“理绪,我已经不是七年前的我了。相比一直处于受害者或者旁观者的位置,我更希望真正面临困境的时候,我能站在你身边。”

钓鱼执法中最关键的一步就是“受害者”被天羽谅抓住,受伤昏迷,虽然另外的人会及时将其营救出来,但是这一步还是有一定风险的。工藤理绪原本想自己亲身上阵,却被萩原千速拒绝了:“你身体太弱,打不过天羽谅,如果‘受害人’是你的话风险太大,让我去会更合适一些。我体术不错,如果发现情况不对,至少能及时脱身,不会有太大风险。”

合作时最重要的是信赖,相信自己的队友能做好她该做的事,然后把所有精力投身到自己该做的事情中,才能确保最终的胜利。就这一点来说,无论萩原千速还是工藤理绪,都深谙这个道理。

一切都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先在萩原千速昏迷时向媒体放出消息,让民众们对这个案子打下基础印象,同时搜集天羽诚一和他背后所有牵连势力贪污受贿违法犯罪的证据,将准备好的棋子安插到天羽谅所在的精神病院,一切就绪后静待天羽诚一就职演讲全国直播的时机——在这个万众关注的紧要关头,精神病院将“突发”混乱,天羽谅趁机逃离,而萩原研二身上所携带的摄像头,会将这一切完整地展现在所有人面前。

这个世界一直存在着一个潜规则。

大家都明白公正和平等是谎言,自由和人权是说词,有权有势就是可以做到别人做不到的事,享受到别人享受不到的特权,这一点所有人都心知肚明。

但是——

但是再如何心知肚明,这也是见不得光的东西。

它可以在黑暗中肆意妄为,可一旦暴露在阳光下,只有被撕得粉碎这一个下场。

……

这一晚,整个日本网络都爆了。

itter、Facebook、Yahoo(日本人使用最多的搜索引擎)、2ch(日本最大的论坛)、nini(日本最大的视频网站)——所有平台的热搜榜单全部被今晚的直播事件占据。

https://www.nantunwang.com/book/73040/45004943.html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