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女生 > 侦探系统让我carry全场

第24章 第二十四章(大修请重新看一下)(1/2)

目录

第24章

【尊敬的玩家, 被动技能[正义惩戒]已触发,请您做好准备!】

系统提示音落下的瞬间,工藤理绪眼前的蓝色游戏面板上突然出现了一个画面, 就像是3D游戏中不可思议的超自然场景一样。

“这是什么?”

【审判庭——游戏系统中启用特殊功能所构建的虚拟空间。】许久不曾露面的Light解释道, 【[正义惩戒]这个被动技能发动的条件非常苛刻。如果想要发动[正义惩戒]技能,首先这个案子必须被超过数百万以上的人所熟知;其次,案件的凶手必须是曾经在现实中经历过法庭审判,但却被法院判定为“无罪释放”的人;最后, 凶手必须经过[审判庭]里所有陪审团成员们的审判,被判定为有罪的人,才会真正触发[正义惩戒]环节。】

“陪审团?组成陪审团的都是什么人?”

【现实中熟知案件的所有人。】Light淡淡地说,【[正义惩戒]会将判决的权利交给大众。】

工藤理绪抬起头, 看见大殿的上方正矗立着一座威严的女神像,女神像身着一身白袍, 头戴金冠,左手提着天平, 右手握着宝剑, 脚下正依偎着一条蛇和一只狗, 一条白布遮在她的双眼之上,整座神像威严而美丽。

白袍、金冠、天平、宝剑、狗、蛇、骷髅……这些要素足够让她认出女神像身上的这身装扮,正好是希腊神话中正义女神的形象。

Light的声音微微带笑:【犯人、陪审团、听众、审判庭——一切要素都已就位,现在唯一缺的就是能裁决一切的法官了。我想,没有谁会比“正义女神”更适合法官角色了吧?】

工藤理绪觉得这个发展有些不妙:“[正义惩戒]的意思,难道是要让所有知情的人都参与对案件的审判吗?”

【没错。】

心中不好的预感终于成真。

工藤理绪咬住嘴唇,感到了一阵荒谬。

司法也许有它的不足之处, 但无论如何, 判定犯人是否有罪的权利也绝对不能交给没有确切标准仅凭心意行事的大众手中。

程序正义即使在某些案件上无法真正制裁凶手, 但是如果缺少了程序正义,只是一味地让民众以自己的标准来进行判断,一定会出问题!

真正应该对凶手进行制裁的是司法而不能单纯是人心啊!

“停止发动这个技能!”工藤理绪喊道,“我已经掌握了足够逮捕天羽谅和他父亲的证据,不需要额外的审判和惩戒!”

【不行的。】Light的声音淡淡的,【[正义惩戒]的程序一旦启动,是不可能终止的。它就像是潘多拉的魔盒,很难打开,但打开之后,就不可能再关上了。】

……

宫本由美今年二十岁,是一名即将从警校毕业的预备役女警官。

身为一名社交达人和网上冲浪职业选手,“天羽谅直播视频”出来的第一时间她就已经知晓了整件事情的经过。

【简直是人渣中的人渣!】

【这么嚣张他眼里还有没有法律了哇!】

【还等什么呢政府快逮捕他们进行调查啊!!!】

作为一名正义感爆棚的准警官,宫本由美气得热血上头,冲浪平台从2ch转战到nini再转战到yahoo,熬夜痛骂了日本政府官员和政治家的腐败无能数个小时,凌晨时才顶着两个硕大的黑眼圈躺回床上,翻来覆去还是被气到睡不着。

她平躺在床上,心里泪流成河,又想起了前段时间流传的那个表情包——医生一边抢救一个躺在病床上生命垂危的病人,一边说道:“年纪轻轻的看什么热搜?被气死了吧。”

她觉得自己现在就是那个病人本人。

宫本由美:QAQ

反正也睡不着,不如起来再去看看新消息——抱着这样的想法,宫本由美一个鲤鱼打滚从床上坐了起来,但就在她打开电脑的瞬间,电脑屏幕里却突然跳出了一个奇怪的画面。

那是一个像3D游戏一样的画面场景,整座大殿是环住式建筑,宽敞明亮,周围立着多根爱奥尼柱式的柱子,拱门高阔,建筑上有圆雕,高浮雕,花浮雕等装饰花纹,是典型的古希腊建筑,它的拱门上赫然写着几个字,虽然宫本由美读不懂,但却能下意识地明白那几个字是[审判庭]的意思。

大殿周围是一望无际的海域,海域上方悬挂着两轮明月,一轮红月,一轮蓝月,红月散发着罪恶且不详的意味,蓝月则清冷而柔和,这两轮明月各托举着一个巨大天平的一端,恰好维持着天平的平衡,而最令宫本由美惊讶的是,天平上被锁链绑住的多个人当中,赫然出现了天羽谅和他的父亲天羽诚一!

这是什么?电脑屏幕上为什么会突然弹出这个东西?难道是哪家3A游戏公司新做的游戏宣传视频吗?

宫本由美有些好奇,她尝试着想要关掉电脑中的画面,却发现根本移动不了鼠标。她这才发现屏幕右下角,自己的身份牌上赫然写着[陪审团成员]的字样。

[陪审团]?这又是什么意思?

电脑屏幕中,在大殿的最上方,宫本由美看见了一座身着白袍,头戴金冠的蒙眼女神雕塑,她左手提着天平,右手握着宝剑,纹丝不动,明明能直观地感受她的美丽和威严,但奇怪的是无论怎么看她的脸,脑海中还是完全留不下任何印象。

白袍代表道德无瑕,蒙眼表示理智清醒不偏颇,王冠象征正义尊贵无比,天秤比喻裁决公平,宝剑现实制裁严厉,决不姑息,蛇与狗,分别代表仇恨与友情,两者都不许影响裁判——这完全是神话传说中正义女神的形象。(注①)

宫本由美对这个游戏感到有些迷惑,为什么大殿最上方会出现一尊正义女神的雕塑?难道这是个西方背景的游戏吗?

没等她思考太久,一行纯黑色的字渐渐浮现在电脑画面中。

【大道之行,明察惟检。】

【有罪?无罪?】

【你们说了算。】

字幕淡去的瞬间,游戏屏幕中出现了天秤上等待审判之人的犯罪画面,就像是人生走马灯一样在所有人面前依次播放——强奸杀人的、贪污受贿的、造假脱罪的、操纵舆论的……人性之恶在此刻展现得淋漓尽致,真是让人瞠目结舌,不寒而栗。

即使之前就已经听说过天羽谅一行人的罪行,但是当他们曾经的犯罪画面真实地展现在自己面前时,在场的人几乎没有一个不觉得愤怒。

【你认为天羽谅有罪吗?】

【你认为天羽诚一有罪吗?】

【你认为……】

一个有一个问题跳了出来,除了【有罪】和【无罪】以外,还有【弃权】的选项。

宫本由美突然意识到,这好像……并不只是一个单纯的游戏。

制作游戏的人,是要让他们这些民众成为审判者,对犯人进行审判吗?

可是,这是不对的啊!

身为一名准警官,虽然宫本由美也对天羽谅和他背后的人恨得牙痒痒,但是她仍然坚持无论如何天羽谅应该接受法律的制裁。司法是不可以把判定是否有罪的选择权交给大众的,因为没有一个确切的标准,民众很有可能盲目地判定犯人有罪或无罪从而做出过量的惩罚啊,当人们被狂热的群体所感染后,司法的威严和对人命的敬畏将在他们心中荡然无存,这不就是把普通人又变成了魔鬼吗?

宫本由美毅然决然地选择了【弃权】。

她不认为天羽谅等人却也不认为自己有资格宣判他们【有罪】。

但是,像宫本由美这样清醒的人终究还是少数。

或许是大多民众仅仅只是把这个当成了一个游戏。

或许是此刻的人们不需要再死守法律界定的底线,只需要遵循自己内心的声音,在群体的狂热影响下,想要惩戒犯人的冲动达到了巅峰。

除了极少数人选择“无罪”,一部分人选择“弃权”外,余下的所有人都选择了“有罪”。

选择【有罪】的人数最终还是胜过了弃权和选择【无罪】的人数。

结果一出,游戏画面中象征着【无罪】的蓝月沉入海底,象征着【有罪】的红月高悬夜空,审判的天秤在这一刻彻底倾斜,被捆绑在天秤上的罪人在红月的映照下,神色惊恐地落入盈满红月的大海中。

【判定结果:有罪。】

【[正义惩戒]程序正式启动。】

平静的海面突然疯狂旋转了起来,逐渐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似乎要将一切罪恶全部清洗吞噬,旋转到最后终于停止,[正义惩戒]的内容如同电影在众人眼前播放了出来。

……

天羽谅今年十六岁,是一名品学兼优,活泼开朗的高中生。

他出生在一个贫穷的家庭里,母亲在他幼年时便离开了他们,父亲是一个没什么文化的聋哑人,靠着做非常辛苦的体力活来赚取微薄的收入,一个人含辛茹苦地将他拉扯大。虽然家境贫困,但父亲非常爱他,视他如掌上明珠,日子虽然困苦,但仍然充满着希望。

为了不让父亲那么辛苦,天羽谅常常会选择在空闲时间去兼职来赚取收入,减轻家里的经济压力。但让他没想到的是,就在一个平常的夜晚,兼职结束回家的路上,他被人拖进小树林里试图进行□□,他拼命反抗却挣扎不了,最终被对方残忍地杀害了。

恐惧、痛苦、绝望、愤恨……他的人生就这样终结在一个再平常不过的夜晚里,他才十六岁,就已经永远地失去了未来和希望。

然而奇怪的是,不知道是不是人死后真的有灵魂存在,他发现自己被杀害后意识并没有消散,他就如一只孤魂野鬼般,一路看见了他死后发生的一切。

他的聋哑人父亲听闻了他的死讯,哭得几度昏死过去,短短一夜之间头发就全白了,整个人苍老了二十岁不止。幸而调查他这件案子的警方非常认真负责,很快就抓住了杀害他的凶手,但令天羽谅惊愕的是,凶手竟然利用他的权势伪造精神病病历,逃脱了法律的制裁!

天羽谅的父亲拒绝了凶手施舍般的赔钱补偿,在听说凶手被无罪释放后,当晚就在家中绝望地自杀了。

而毁灭了他和他父亲的凶手,不过是进精神病院里好吃好喝地待了几个月,就又继续出来逍遥法外。

天羽谅注视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对那个毁了自己和他父亲却还能逍遥法外的凶手恨得咬牙切齿,无数次想要扑上去撕咬他、殴打他、和他同归于尽,但他现在只不过是个灵魂状态的孤魂野鬼,除了眼睁睁地看着父亲绝望自杀,看着凶手逍遥法外,他什么都做不了。

https://www.nantunwang.com/book/73040/45004944.html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