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军事 > 小千岁

第116章 疑点(1/1)

目录

薛诺进京这么长时间,又有邱长青在旁帮忙,她当然知道靖安伯萧池掌管五城兵马司的事情。

她微眯着眼,就听到邱长青说道:“太子和大长公主都没事,只有白锦元伤重昏迷,连带着您跟沈家这兄妹二人遇了意外。”

“刚才来时听说太子和大长公主动了大怒,将萧池训斥了一顿。”

薛诺若有所思,她是听闻过萧池的脾气的,那般桀骜不驯的人按理说是不会来大长公主的马球会的,可他偏偏来了,马场这边一出事兵马司的人就把这里围了,太子和大长公主那边更早就有人护着。

她隐约明白今天这事怕是无妄之灾,那萧池恐怕是想要在这马场里逮什么人,结果那些人慌不择路只能朝着马场里的人动手,可是她又觉得这不合逻辑,如果是慌不择路,当时马场周围那么多人。

公子小姐大把,为什么偏偏是白锦元和沈却?

就算不是赵愔愔以及赵煦他们,那马场里的公子小姐随便死上几个萧池就吃不了兜着走,可那些人只射了两箭之后就直接没了,受伤的只有白锦元这个倒霉蛋,这未免也太奇怪了些。

“兵马司有没有抓到什么人?”薛诺问道。

邱长青摇摇头,想着天色太暗伏在他身后的薛诺瞧不见,连忙开口:“没有,探子说萧池他们护送太子回城的时候只是带了具尸体回去,没见有活口。”

薛诺皱眉,她那会儿看的分明,林子里动手的绝对不止一人,至少袭击白锦元跟后来射箭想要弄死沈却的不可能是同一个,可兵马司没抓到活口,连尸体也只有一具,换句话说,动手的人跑了。

邱长青跟薛诺说话时,脚下难免就慢了几分。

那边沈长瑞扭头就看到他们掉队了,直接开口道:“哎那边那个,你走快点,阿诺跟大哥伤势那么重,耽误不得!”

“来了。”

邱长青压着嗓音应了声,脚下快了点,好在河道两边崖壁本就狭窄,一次最多能走两三人,他混在后面,有自己人隔开倒是不耽误说话,他低声说道:“少主伤势极重,待会儿回去之后肯定会有人替您看伤。”

“我来之前已经传讯给了宁老头儿,他跟大长公主有些交集,又借口刚巧在城外附近已经来了这边,待会儿他会找机会替您诊治,别的人您防着一些。”

薛诺闻言微松口气,她正在考虑待会儿要是有大夫把脉怎么办。

这么重的伤,不治那是等死,无论是谁都会觉得奇怪,可要是治了,男脉女脉这东西根本就遮掩不住,她可从来都不会怀疑那些大夫判断男女性别的手段,可宁敬水来了就让她放心下来。

“去查查萧池今天追捕的是什么人,还有,白锦元受伤,孟德惠那边换个人行事。”薛诺想了想眼下京中局面,低声说道,“我记得成国公府有个纨绔子,引着他过去,记得做的干净一些,别叫人起疑。”

邱长青说道:“好。”

“等会儿上去之后,你就找机会离开,别让人发现。”

来寻人时乱糟糟的,天色又暗,混在里面不容易被发现,可一旦回去之后几家对开来,难保不会察觉到不对。

沈却他们落崖之后居然活着回来,虽然受了重伤,可命好歹还在,留在马场这边等消息的人都是惊喜至极,无论是沈家还是安国公府,亦或是大长公主和兵马司这边,谁都不想让沈却他们出事。

打发了人回京报信后,沈却三人就被送到了马场边林临时安置的地方。

萧池见到宁敬水过来都有些惊讶,这位太医院院判怎么过来了?

“宁太医,您怎么来了?”

宁敬水说道:“我今天正好有事出城,回来的路上听闻小沈大人落崖,先前与沈次辅有些交集,所以便过来看看。”

孙伯闻言惊喜:“宁太医来的正好,还烦请您替我家公子看看。”

宁敬水点点头,上前看了眼脸色惨白的沈却,再看了看旁边闭着眼的薛诺,嘴里说道:“小沈大人可真是福大命大,我方才去瞧过断崖的地方,那么高掉下去落马都被摔得断气,小沈大人还能活着,真是可喜可贺。”

沈却闻言眉心微皱,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这个宁院判嘴里说着可喜可贺,可怎么听着像是有些遗憾似的?

他断了肋骨,先前强撑着替薛诺拔箭,后来又一通胡乱折腾,撑着的那口气散了之后,伤势不比薛诺轻多少,只他神智还清醒着,朝着宁敬水说道:“麻烦宁太医先替他看看,他伤的比较重。”

宁敬水见他指着薛诺不由挑眉。

歹竹冒出个好笋子来,这沈家的小兔崽子倒还挺关心少主的。

他上前替薛诺诊脉,她体内血融丹发作,脉象紊乱,可血融丹的解药本就是大补之物,再加上邱长青刚才给的药丸能压制伤势和疼痛,暂时保住薛诺是没问题的,可沈却这边不同。

他是沈忠康最看重的后辈,又是太子和天庆帝都极为倚重的人。

沈家这小子要是死了是或者废了,自家少主肯定背锅。

宁敬水把完脉后又塞了颗药丸给薛诺后,这才重新回来:“她伤势虽重,可一时半会儿死不了,倒是小沈大人,您这肋骨断了,内伤又极重,要是不及时医治往后恐怕会成了废人。”

旁边孙伯他们都是急了起来,沈却是沈家下一代的脊梁,是整个宗族希望。

他年纪轻轻就已经是翰林院六品讲学,又是太子最为倚重之人,谁出事沈却都不能出事。

孙伯急声道:“还烦请宁太医替我家公子诊治。”

宁敬水点点头:“你们先把这小孩儿挪到隔壁去,记得不要碰她伤口,也别让人去动她,我替小沈大人看完之后就去替她医治。”他说完又着重叮嘱了一句,“她背上这一箭震伤了脏腑,绝对不能动她,明白吗?要不然大罗神仙都救不了她!”

沈长瑞神情一凛:“宁太医您先替大哥看伤,我亲自看着阿诺,绝不会让人动她。”

宁敬水是听邱长青说起过沈家人的,知道沈长瑞跟薛诺交好,且少年说话时也满目慎重,他这才朝着身边药童说了句:“你跟着沈四公子过去看着。”

那药童极为沉默,点点头就跟了过去。

沈家的人将薛诺小心翼翼的挪去了旁边的屋子,有沈长瑞守着,谁都不敢去碰这个“血人”,宁敬水这边则是替沈却看伤,去掉衣物时才发现沈却胸前后背都是血淋淋的,那肋骨断掉的地方甚至隐隐有些突起。

后背被石头撞过的地方皮肉翻开,有些地方都露出血骨来。

宁敬水吩咐着人替沈却清理了身上泥沙之物后,这才上手替他正骨,他一把按在肋骨之上,沈却疼的冷汗直流,抓着床沿的手上青筋暴起。

https://www.nantunwang.com/book/75365/46761560.html

目录
返回顶部